《燕子传奇》

第02回 寻查公主

作者:卧龙生

二堂上果然摆好了一桌丰盛的酒席,两个侍酒的书童也早已伫立厅中。

马巡抚让江千里坐上位,江千里执意不肯,坐了客位,三人举杯互敬。

江千里只管喝酒,似是一直躲避着马巡抚的问话。

马文中已知江千里要等燕飞来,才谈正事,认为江千里有意给燕飞面子,只好耐着性子等待。

足足等了半个时辰,燕飞才赶到二堂,向马巡抚、尹知府告了罪,才入席落坐。

江干里敬了燕飞一杯酒,尹知府已抢先问燕飞如何安顿两个要犯。

燕飞欠身答道:“卑职调派了十二名捕快,四人一班,轮番看守,除了牛筋索绳捆绑之外,又加了两条铁链子,锁了双腿,告诫两人,如有逃狱行动,立刻以弓箭对付,并断去双腿。”

尹知府道:“好,好,天一亮就备文上呈……”忽然想到巡抚就在眼前,急急改口道:“大人可有指示。”

马巡抚笑一笑,道:“这是钦拿的要犯,尹大人这一功立的不小,我会在奏摺上力加保举,俟圣意定夺,解京候审,还是就地正法。”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尹知府高兴得眉眼都在跳动,把刚刚被罚俸半年的臭事,也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心中一直在盘算着,这一功如讨了圣上欢心,说不定也可弄个巡抚干干呢!

“江先生!”马巡抚笑笑,道:“我们可以谈谈别的事么?”

“好,江某洗耳恭听。”

马巡抚道:“江先生是答应了?”

江千里道:“大人的破格礼遇,江某是感戴万分,力能所及,不会拒绝,只不过江某也要提出一个条件,要大人作主成全。”

这一下,马巡抚可愣住了,想不到江千里老年成精,倒打一把子,如果他不愿应承,提出了一个自己力难所及的反条件,岂不是说了也是白说。

一时间,犹豫不定,脸色也沉重起来。

第一个反应的是尹知府,跟着收敛了笑容,脸也拉长了。

燕飞皱皱眉头,道:“江兄,巡抚大人已明示的很清楚了,是要你江兄代为找一个人,那是江兄独步江湖的本领,至干江兄的条件,能不能先说出来,也好让巡抚大人斟酌一下?”

江千里微微一笑,道:“燕总捕头,江某人提的条件和你燕总捕头有关。”

“和我有关,那好,我先答应你,就是要我的人头也立刻宰给你!”

“燕飞,别太冲动……”马巡抚的脸色解冻了,条件放在燕飞的身上,没什么大不了的,但说话的口气却十分慈和,道:“听听江先生说法再作决定。”

这就是作大官能耐,心里想的口里说的,未必就是一致的。

“不!卑职先答应他,江兄,你说吧,要我燕飞的什么?”

“你的儿子,小燕子,他今年十五岁了吧!”

燕飞道:“小燕子,他……他还是个孩子啊!”

“对,再晚两年就来不及了,你肯不肯答应?”

“这个……江兄,你要他做什么?”

“是不是想收作徒弟……”马巡抚笑了,笑得很开心道:“江兄看上了小燕子,准备要传授衣钵?”

“大人,这一次只猜对了一半。”江千里微笑着说:“小燕子是江某人几十年见到最好的资质……”

“江兄的意思是……”燕飞想到江湖上有利用童心配葯的传说,心情大为紧张。

“江某人直说了吧!我还没有收小燕子作徒弟的资格,因为,我这点本领太有限了,收了他,等于糟蹋了他,你燕总捕头那点本领,充其量和江某人半斤八两,咱们都不配作小燕子的传艺师父。”

“江先生的意思,是要替小燕子推荐一位名师了?”

“对!这才是江某人留在开封府最大原因,至于追踪转龙手,只不过适逢其会,燕老弟也许还不知道,我和小燕子已经认识七八个月了,也传了他几手功夫,那真是叫我震惊啊!”

“有这等事?小燕子从未对我说过。”

“是我不准他说的。”

“那江兄又震惊什么呢?”

“燕老弟,我不知道你传了小燕子多少武功,我江某传他武功不过五个多月,几乎已被掏去了压箱底的能耐,他能一学就会,举一反三,我看再有三个月我就没有什么可教的了,燕老弟,小燕子是百年难遇的奇才呀,可惜未遇上真正的师父,我要他去见一位风尘奇人,我想,他会为小燕子的才质而破格收录门下。”

“江兄,能不能告诉我,那位风尘奇人是谁?”

“现在不能说,小燕子还未拜入他门下……”

“这是好事啊!文中也要插一腿,如果燕总捕头同意,我想收小燕子做个干儿子,怎么样?”

“大人,这……这是小燕子的造化了。”

“好,就这么说定了,尹知府请看个日子,带小燕子到我家去,正式拜见干爹干娘……”

“对!要大排筵席,好好热闹一下。”尹知府讨好的说。

“也不用太铺张了,客人也不要多,心诚就好了,燕总捕头,你说呢?”

“一切由巡抚大人作主……”

马巡抚一笑,道:“以后……燕总捕头,咱们就是干亲家了。”

“下官高攀,下官高攀……”

“燕老弟,你还没有答应我呀!准许我把小燕子带走,快只三年,迟则五载,还你个绝世高手的小燕子。”

“行,我答应了,不过,回去可要对老婆费尽口舌了。”

“可是,江先生……”马巡抚急急叫道。

“我知道,我会先办巡抚大人的事,现在,我答应了,大人请说明内情吧?”

马巡抚脸上泛出欢愉之色,但也只是一闪而逝,叹口气,道:“江先生,这件事不但关系着文中的前程,也关系尹知府、燕总捕头的进退,严重点说,只怕还牵连着身家性命……”

这番话太严重了,尹知府本来的一腔欢喜,突然间如冷水浇头,脸色大变,燕飞也听得愣住了。

江千里脸色沉重地道:“大人,什么人如此重要?”

“是啊!大人……”尹知耐不住心中的疑惧,接口说道:“难道那人是比转龙手张不空还重要的钦犯?”

“抓不到钦拿要犯,刑部的责任会比地方官员重大……”马巡抚语声幽沉的说:“大不了降旨叱责一番,绝不会牵连到身家性命”抄家灭门啊!……“尹知府脸色更见惨白。

“不错,我不是危言耸听,找不到这个人,圣上一定震怒……”马巡抚道:“抄家灭门确有可能,就算圣上宽厚,也会办一个罢官充军,永不录用。”

“我的妈呀!……”尹知府差点叫出口来,强忍急吞,还是把我字叫了出来。

“尹知府,你想说什么,就说出来吧?”马巡抚望着尹知府。

“卑职是想知道一些详细的内情,大人可否明示呢?”

“是要说清楚的……。江先生不明内情,也无法着手找人的,三公主凤驾南游,在这里失踪了……”

“在什么府县失踪的?”尹知府急急迫问。

“就在贵府地面上,开封府东大街的高升客栈,三公主夜宿那里,天亮后,人已不见了。”

“卑职怎么一点都不知道三公主到开封的消息……”尹知府说:“如果卑职得到讯息,自会全力保护,保不住公主的安全,甘愿领罪受刑,死而无怨,但卑职……”

“公主是轻骑南下,我也是在公主失踪后才得到消息的,这件事,本来不应该怪罪到地方官员,但天威难测呀!……”

“大人……”燕飞开口了:“公主离京,难道就没有官廷的侍卫随行保护么?”

“有!只不过,他们是在三公主失踪之后,才到巡府中见我。”

“江某斗胆,请问大人,他们是几时到巡府中报案?”

“午时过后……”马巡抚道:“日上三竿,还未见公主起身,他们还认为是三公主旅途劳顿,睡得香甜,不敢惊扰,直到近午时分,才觉情形不对,破门查看,三公主芳踪已杳,不知去向了。”

“护送三公主南下的有几个宫廷侍卫?”江千里神情冷肃地说:“是否有宫女随行?”

“三个侍卫,两个宫女,但两个宫女都被人点了穴道,倒卧在三公主的住宿房内。”

江千里道:“那两个宫女现在何处?”

“在巡府中。”

“哪三个侍卫呢?”

“他们似是已被这件事吓得六神无主了,一直催着文中想办法找人。”

“大人又是怎么找上江某的?”

“这就多亏李总镖头了。”

“黄河镖局的李青竹……”

“不错!”马巡抚叹息一声道:“巡抚府下,本有一位很精明的总捕头韩涛,和开封府的燕总捕头合作良好,使河南省地面上一向平静,可惜的是韩涛得了一种怪病,已卧床三月,也曾两度请辞,但文中念他立功甚多,是一位难得的干员,准他半年病假,半年内病情如没有好转,再作计议,想不到在抱病期中,竟然出了这么一件重大的案件。”

“快刀韩涛竟然卧病了数月,但不知他近日的病情如何了?”江千里感叹地说。

“病势甚重,为了三公主失踪一案,文中亲到韩府中探视,顺便说明了案情,他推荐文中请李总镖头出马相助,李青竹果然耳目灵通,早已知道江先生屈留在开封府衙,要文中求先生相助一臂之力。”

江千里叹口气,道:“李青竹也不能置身事外,他对豫、鲁道上的形势了如指掌。”

“好!天一亮,文中就请他来此和先生见面,以襄助先生。”

“这件事,不用大人费心了,江湖中的事务,要用江湖人的办法处理,我自己会去找他,不过……”

“江先生有什么需要,只管说出来,文中无不尽力支应。”

“江某想先和三个侍卫两位宫女详细谈谈,不知方便否?”

“方便得很!”马巡抚脸色突然冷了下来,道:“他们护卫不周,论罪当死,文中已经训斥过他们一番了,江先生要问他们,我立刻去找他们来。”

江千里道:“那就有劳大人了,我要详细的问一下内情,看能否找出一点头绪来。”

马巡抚召唤来随行旗牌官员,立刻去带三名侍卫两位宫女来开封府内厅相见。

此时,已起五更,正是人们好睡的时刻,但马巡抚、尹知府竟都毫无睡意,生死大事,毕竟是让人精神紧张,心弦震荡。

三个侍卫的年龄都不大,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但江干里却看出他们都是内外兼修的好手,只可惜,太缺少江湖历练了。

两个宫女也相当美丽,虽然哭得双目红肿,脸色苍白,但却掩不住天生的丽质。

深宫内苑中,果然是人才会聚之地。

三个侍卫说的,大致和马巡抚说的相同,他们入夜后,分班在三公主卧房外面巡守,直到近五更时分才松懈下来,回房休息。

江干里暗暗忖道:“真是少不更事,最危险的时刻他们竟然都回房睡觉去了。但想到住在开封府这等一省首善之区,没有江湖经验的人,也难免会减少戒心。

他没有责备三个侍卫,这些宫廷内卫,平日趾高气扬,就是一品大员他们也不会有所畏惧,但此刻对江千里却是恭恭敬敬的,有问必答。

两个宫女更是战战兢兢的回话,但回答的都是一些没有价值的东西。

她们和公主同住在一间分内外的大客房中,三公主住在内间,两个宫女合住外间,她们什么都不知道,穴道被解,醒了过来,这才知道公主失踪了,吓得三魂都出了窍,哭得双目红肿,心中已害怕到茶饭不思了。

尹知府听得不住摇头叹气,道:“这算什么回答,简直是说了等于白说!”

马巡抚却冷笑一声,道:“你们和公主合住一房,公主失踪了,你们却一点也不知道,这可是抄家灭门大罪,本巡抚就是先把你们重责一顿板子,皇上也不会怪罪下来的。”

两个宫女刚刚停下来的眼泪,又开始垂下双腮,哽咽着说:“婢子该死,可是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大人处死我们,婢子亦无怨言,反正回到宫里也会被活活打死。”

马巡抚没辄了,吓吓她们可以,真要动刑逼问口供,他这位一省首长还真的不敢,毕竟她们是皇宫中的人。

“大人!”江千里低声道:“这件事,还是交给江某处置吧!”

“好!好!那就有劳江先生了。”

“两位姑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回 寻查公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子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