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传奇》

第20回 微波又起

作者:卧龙生

由京师南下少林的原班人马,仍然回转京师。

到达京师,王彤、韩涛、燕飞等大内高手立刻进官向皇上复命。

三公主朱云也趁这机会转回宫中,并言明五日后向江千里报到。小燕子则回家与母亲欢聚几天。

江千里带着黑僧、白羽以及王重山等人住在天门客栈,以便等三公主和小燕子前来会齐后,再一起闯荡江湖。

匆匆五日已过,小燕子如期来向江千里报到。

偏偏三公主却逾期未来。

又过了三天,还是不见三公主踪影,江千里不由着急起来。

黑罗汉七巧僧道:“江大叔,别等了吧!咱们还是上路要紧。”

江千里摇摇头道:“不成!三公主虽然已说过和咱们不分尊卑,但她终究是金枝玉叶,不来必有原因,她就是改变了主意,也必定会给咱们一点消息,若不等她就走,总是说不过去。”

“正因为她是金技工叶,所以才不可能和咱们一起吃苦,她说要跟咱们一起闯荡江湖,依我看那不过是随便说说而已。”

“话不能这么说。我看得出三公主虽然年纪很轻,但却不像言而无信之人,若说她不能吃苦,你小子这话就大错特错了。”

“为什么?”

“她在西域受过两年折磨,什么苦头没吃过,你可曾受过她那样的苦?”

黑罗汉无言以对。

就在这时,只见王彤匆匆而来。

江千里忙道:“王老弟来得正好,三公主是否不准备出宫了?”

王彤神色间显得既忧郁又紧张,叹了口气道:“兄弟此来,正是要告诉江兄这件事。”

“莫非宫中发生了变故?”江千里急急发问。

“宫中倒没发生什么变故,变故是发生在三公主一人身上。”

“到底什么事?”江千里有些迫不及待。

“三公主体内的虫毒又发作了。”

江千里啊了声道:“听说三公主身上的虫毒是活虫,上次不是已经取出了吗?-”可是现在又发作了。“

“上次替三公主取虫的,是个老妖婆,那老妖婆呢?”

“早就不知哪里去了。”

“为什么要放她走?”

“是三公主答应她的。”

“当初下虫的也是她吗?”

“她自称是下虫人,但这话是否真实,那就很难说了。”

“为什么?”

“因为三公主被下虫时,已先被点了穴道,她自己并没看到下虫的究竟是谁?”

江千里低头沉思了片刻,再问道:“三公主目前的情形如何?”

王彤紧皱着双眉道:“兄弟今天一早即蒙三公主召见,看她的气色并没什么两样,精神也无任何异状。”

“既然如此,怎知虫毒又已发作?”

“当然是听三公主说的。”

“她怎么说?”

“据三公主说,那活虫是施放在小腹部位,每天十二个时辰内会随血液循环而移动位置,好在移动范围并不很大,以小腹为中心点,大约只能上下左右移动五寸左右。上次由那老妖婆施行术法后,在感觉上的确像已被取出,岂知由少林返回的第二天,小腹内便又有了变化。”

“有了什么样的变化?”

“据说在感觉上,小腹内似乎又有一种东西在慢慢活动。”

“那东西自然就是活虫了,是否和以前的一样大小?”

“从前那活虫足有鸽蛋大小,现在的大约有黄豆那么大。”

“那是说很小了?”

“现在虽然很小,但它会慢慢长大。”

“怎么知道?”

“也是三公主说的,她在西域最初被下虫时,也是这么大,两年后便长得足有鸽蛋大小,在感觉上这次小腹内的虫和上次的完全一样。”

“就因为这原因,三公主才无法出宫?”。“不错,三公主对这事感到很歉意,特别交待兄弟来告知江兄,要江兄不必再等她了。”

江千里陷入沉思,神色一片黯然,许久才长长吁一口气道:“三公主因此而不出京是小事,但她身上的虫毒却不能不治。”

王彤苦笑道:“兄弟何尝不为这事发愁,解铃还须系铃人,此刻最重要的便是找到那老妖婆,可是那老妖婆早已不知去向了,又到哪里去找呢?”

江干里望了小燕子一眼道:“你上次不是也替三公主治过么?”

小燕子脸上一热道:“小侄正在为三公主疗伤时,宫中便已捉住了那老妖婆,所以上次为三公主取虫,可说完全是出于老妖婆一人之手。”

“小燕子,上次如果提不到那老妖婆,你有把握能为三公主治好虫毒吗?”

“小侄连虫是什么样子都没看到,哪里会有把握。”

“好小子,三公主是金枝玉叶之躯,你既然一点把握都没有,竟敢随便乱来。听说三公主连衣服都脱了,你这小子胆子也未免太大了,若皇上降罪下来,只怕就有灭门之祸。”

谁知小燕子却理直气壮的道:“江叔叔,当初你好像也曾鼓励过我,现在怎么又说出这种话来?”

江千里顿了顿道:“我鼓励过你什么?”

“江叔叔真是贵人多忘事。您说小侄已得了师父‘天雷神掌’的真传,以天雷神掌的内力,必可将三公主体内的虫毒逼出。小侄因为受了江叔叔的鼓励,才敢斗胆一试,不然小侄哪里有这种胆子。”

只听王彤插言道:“江兄,天雷神掌真有这种功效吗?”

江干里略一沉吟道:“江某的义兄天雷老人,在当今武林是公认的天下武功第一,他的天雷神掌掌力之雄浑,无人可及,以掌力驱除体内剧毒,不乏先例。小燕子已得其师真传,江某当时要小燕子一试,只是情急间作出的决定,当然也丝毫没有把握。”

“既然如此,何不再要小燕子进宫一试?”

江干里大感犹豫的望向小燕子道:“小子,你是否有勇气再进宫一试?”

小燕子耸了耸肩道:“师父交待的三件事,其中有一件就是凡事都要听从你老人家的吩咐,只是……”

“只是什么?”

“您刚才说过,如果乱来而治不好三公主的病,很可能就有灭门之祸,这事小侄一点把握也没有,而听您老人家的语气,也没有把握,小侄自已被杀头没关系,若连累了我爹和我娘……”

“好小子,你倒抓我语病……”

江千里嘴里虽这么说,因为兹事体大,照样也不敢邃下决定。

王彤忙道:“江兄不必为难,就让小燕子去试试吧!依兄弟所料,就算治不好三公主的病,小燕子也绝对不会有祸事临身。”

江千里哦了声道:“王老弟恁什么能提出这项保证?”

“兄弟不相信江兄看不出,上次出宫到少林,再由少林返回京师,三公主早已对小燕子暗生情愫,尤其一道飞虹苟女侠曾表示过,有意将他们两人配成一对……”

小燕子听到这里,立即红着脸离开房间。其实他心里也早有数,三公主确实对他有情,至于他自己也早对三公主心生爱慕,只因自己是个平民,身份地位相差悬殊,不敢表示而已。

王彤继续说道:“更何况三公主的身体已经让他看到了,纵然他治不好三公主的病,三公主也不可能怪罪,而且说不定还会心存感激呢。”

江千里沉吟着道:“这话也有道理。可是若万一被皇上知道,那就不是三公主所能作主的了。”

“这个江兄放心,这事若不禀报皇上,皇上根本不可能知道。”

“倘若有人偷偷禀报皇上呢?”

“除三公主本人外,这事只能让怜花一人知道,怜花是三公主的贴身侍婢,她怎可能偷偷禀报皇上呢?”

江千里终于点点头道:“好,就这么决定,让小燕子进宫一趟。”

就在当日傍晚,王彤带着江千里和小燕子进入后宫。

不消说,江千里和小燕子都换了一身大内侍卫服装,而且带了腰牌。

至于黑罗汉七巧僧、小道士白羽以及王重山,仍留在天门客栈待命。

江千里和小燕子被招待在王彤的侍卫统领住处。

燕飞得知儿子入宫,连忙赶来与小燕子相会。

对于儿子此来,燕飞是又高兴又惶恐。

高兴的是若儿子真能为三公主治好虫毒,这一笔大功劳将会让他全家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如果儿子进一步作了驸马,那就越发光宗耀祖了。

至于惶恐方面,自然也是担心万一治不好公主的病而遭到灭门大祸。

不过,这事既已由王彤和江千里作了决定,他并不想表示意见,好在这事应该是喜多于忧,即使碰碰运气也十分值得。

王彤先到“听蝉院”去见三公主,说明上情。

三公主一口答应下来。

王彤再回到住处,只见江千里、燕飞、小燕子正在一面闲谈,一面等候消息。

江千里抢着问道:“怎么样?”

“三公主完全同意。”王彤道:“现在天色已晚,正是时候,咱们走吧!”

“小燕子一人随你去就成了,难道我和燕老弟也要去?”

“江兄是有名的万事通,待会儿若有疑难之处,必须向你请教,至于燕飞老弟,不妨在听蝉院门外负责警戒。”

于是一行四人,在王彤的带领下,一同进入听蝉院。

在院门外,燕飞首先留下,江千里则在天井留下。

小燕子由王彤直接带入三公主寝宫。

怜花连忙卷帘迎接。

三公主气色很好,根本不像有病的样子。

其实这是意料中事,三公主目前体内的活虫只有黄豆大小,起不了多大作用,所担心的只是日后渐长渐大而已。

小燕子虽然上次在往返少林途中,已和三公主多日朝夕相处,但尊卑之礼却不能废,跨进门槛后,立即躬身深施一礼道:“燕春风参见三公主!”

三公主坐在床前,含情脉脉看了小燕子一眼,一边欠了欠身道:“彼此相识多日,燕少侠用不着拘礼,快快请坐,王统领也请坐。”王彤和小燕子略一谦逊,依言在一旁坐下。

三公主再望向小燕子道:“我体内虫毒复发的事,王统领已对燕少侠说过了吧?”

“王统领已对草民说得很详细。”小燕子神态拘谨。

“在我面前,用不着自称草民,等我虫毒治好以后,还要和大家一起闯荡江湖,那时彼此身份完全相同,若大家还把我看成是金枝玉叶,那就不好相处了。”

/.燕子和王彤都没说什么。

三公主默了一默,再道:“燕少侠,你有把握能替我治好体内的虫毒吗?”

小燕子心神一紧,连忙躬身道:“这方面我怎能谈得到有把握,本来我是不敢前来,但禁不住江叔叔和王统领的吩咐,只好前来一试。”

三公主淡淡一笑道:“试试就试试吧!我相信你会有办法的。”

小燕子心头一震道:“三公主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三公主道:“你是天雷老人的唯一传人,家师说过天雷老人是当今之世的第一高人,以他的掌力所发出的神功,可说无所不能。

我相信家师的话,当然也就相信你了。“

由于三公主的这几句话,反而使得小燕子坐立不安,早知如此,他绝不进宫来做这种毫无把握的事。

如今,他等于已骑虎难下。

王彤怎会看不出小燕子的为难,忙躬身道:“禀三公主,燕少侠的确无绝对把握,这方面三公主必须要事先心里有数,否则……”

三公主摆摆手道:“用不着解释了,我自然明白。即使华佗再世、扁鹊复生,也不敢保证一定会医好病人的病。我既然答应要他进宫,就决定让他试试看,至于是否有效?那就听天由命吧!”

小燕子终于心情轻松下来。

王彤忙起身道:“那么卑职告退!”

王彤走后,卧房内只剩下三公主、怜花和小燕子三人。

怜花问道:“燕少侠准备怎么为三公主疗治?”

小燕子道:“在下只能以天雷掌力试着躯除三公主体内虫毒,并无其他办法。”

“那是和上次一样罗?”

“不错。”

怜花望望三公主道:“三公主就请在床上躺下吧!”

三公主很听话,随即在绣榻上躺了下来,并闭上眼睛。

小燕子站起身来,走近榻前。

此刻,他内心难免又开始紧张。

怜花轻咳了声道:“是否仍要三公主脱下衣服?”

小燕子点点头道:“在下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回 微波又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子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