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传奇》

第21回 如此嫖客

作者:卧龙生

翌日一早——王彤还没来得及去拜会马文中,马文中便率同开封府知府尹守义,又来到了客栈,准备拜见三公主。

这次仍是由王彤接待。

三公主则托病未出。

至于江千里,由于不方便和马文中见面,自然也未露面。

不过江千里心里有数,马文中可能已知他随同三公主来到开封,只是也不方便向王彤详问而已。

马文中曾一再向王彤表示,希望三公主能率领随从人员,进驻抚署行馆,如此也好方便接待。

但被王彤婉言谢却。

当日午后,开封城内最大的一家妓院“迎春阁”,来了三位年轻贵客。

不消说,这三人正是赵保、陈宏与小燕子。

这三人本来就仪表不俗,再加上衣履光鲜,在“迎春阁”来说,毫无疑问是贵客临门。

“迎春阁”不愧是开封城内最大的秦楼楚馆,仅看进入大门后那设有假山水榭、亭台回廊的宽敞庭院,就有着无比的气派。

这里共有百来位姑娘,每位姑娘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形容为“美女如云”绝不为过,可惜那时候的女人都是不露腿的,否则必定还可加上一句“粉腿如林”的形容词。

在小燕子等人的想像中,此刻的“迎春阁”一定是门可罗雀,生意清淡。岂知大谬不然,寻芳客们涌进门的,照样还是人潮汹涌,络绎不绝。

生意好得很。

原来嫖客们有人身中虫毒的事,多数人并不知情。

有的虽然听到传闻,也并不相信毛病是出在“迎春阁”的姑娘身上,更何况至少半数以上到这儿来的,目的只是让眼睛过过于瘾,并不一定要“真刀真枪”上阵,原因是春风一度的代价所费不货,不是一般人负担得起的。

两名龟奴正站在大门进口处,他们眼尖,一见有三位贵客上门,便有一名叫尤三的哈着腰,全身骨头不到四两重的迎了上来。

尤三以九十度的鞠躬,眯眼咧嘴的笑迎道:“三位大爷请到花厅坐!”

小燕子望望陈宏和赵保,并未说什么。

陈宏和赵保在这方面是老手。

在京城时,他们曾经是八大胡同的常客,两人点了点头,便在尤三的陪侍下由水榭一侧登上了花厅。

所谓花厅,若拿现在的名词来讲,就是贵宾接待室。

里面分成若干小房间,每个小房间都布置得十分高雅。凡是有身份地位的客人前来,多半先请到这里,然后再召唤姑娘。客人中意了以后,姑娘就把客人领到自己房间。当然,相熟的客人就用不着这一套了。

进入小房间,小燕子三人坐下后,尤三忙着倒茶,一边咧嘴问道:“三位大爷好像是初到开封来的吧?”

陈宏道:“你的眼力不差,不过只说对了一半。”

尤三怔了怔道:“大爷这话怎么讲呢?”

“我们只能说是初到‘迎春阁’来,至于开封,却已来过多次。”

“如果是这样,三位大爷从前那几次到开封来,简直是白来了。”

陈宏故意哦了声道:“现在该我问你这话怎么讲了?”

尤三张着蛤蟆嘴道:“小的是说若来开封,谁都不能不光顾‘迎春阁’。”

“有这种事?‘迎春阁’居然是不来不可,如果不来,会有什么害处?”

“至少会让您心情不愉快,就像肚子饿了没吃饭一样。”

“有这么严重吗?”

“小的绝不敢骗三位大爷。”

“那就怪了!”

“大爷有什么奇怪的?”

“我从来没到过这种地方,可是肚子并不觉得饿,如果肚子饿了,也是要到饭馆去解,莫非你们这里也开饭让吃不成?”

尤三干咳了两声道:“如果三位大爷要吃饭,小的可以马上到外面叫。”

“不必了。”

“那就用些点心吧!隔壁就是点心房,小的现在就去拿。”

“也不必了。”

尤三这才稍微安静下来,搭讪着问道:“三位既然是第一次到这里来,一定还不会有相熟的姑娘,小的现在就去替大爷们叫三位姑娘,不知三位大爷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陈宏哦了声道:“你先说说这里都有什么样的姑娘?”

“有高的、矮的、胖的、瘦的、不高不矮的、不胖不瘦的,全看客人的爱好。总而言之,统而言之,总统而言之,不管是什么体形,没一个不漂亮的。”

“有没有聋的、瞎的、塌鼻的、兔chún的、缺手断腿这一类的姑娘呢?”

尤三听得有些哭笑不得,龇着几乎要滴出油来的黄板牙道:“您老开玩笑了,就是打着灯笼找,在我们‘迎春阁’也找不出这种人来。”

陈宏不动声色道:“如果我们喜欢的就是这种姑娘呢?”

“大爷越发取笑了,世界上恐怕还没有这种人吧?”

“那是你少见多怪,我们三个就是这种人。”

尤三呆在当地,不知该再说什么才好。

陈宏喝了口茶道:“既然你们这里找不到我刚才所说的那种姑娘,我们也只好将就点了,现在你把所有的姑娘都召集来,让我们自己挑选一下,怎么样?”

尤三苦笑道:“大爷,您这不是让小的为难吗?”

“你有什么难处?”陈宏故意问道:“你做的不就是这种事吗?”

“我们这里的姑娘有一百多位,而且现在房间里多半已有客人,怎可能把所有的人都召集来?”

“那就把没有客人的姑娘都召集来。”

“没客人的姑娘,恐怕有几十个,若统统叫来,这里怎能容纳得下?”

“那就分批前来!”

“这……”

陈宏连忙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放在茶几上道:“这是一点小意思,不管召集来的姑娘我们中不中意,银子都是你的。”

这锭银子足够尤三两个月的薪水,尤三岂能不看着眼红,虽然陈宏要求得过份,看在银子份上,他也非照办不可。

于是,他忙不迭的揣起银子,哈着腰道:“小的现就去叫姑娘来,不过姑娘分批前来,时间也许会耽误久一点,大爷千万要耐住性子等。”

他说着,便奔出小房间。

小燕子大为不解的问道:“陈大哥,你这么做是为什么?”

陈宏像胸有成竹般再喝了一口茶道:“当然是要找出会下虫的姑娘来。”

“你凭什么能看得出来?”

“凡是擅于虫术的,多半出自万虫门,万虫门出身的多半带一些妖气,只要留心观察,就不难看出蛛丝马迹来。”

“陈大哥相信你有这种眼力吗?”

“这是当然的事,谁都有这种眼力,待会儿姑娘到了,两位也要帮着仔细看。有句话说,眼睛要盯到肉里去,凡是心术不正的,反应必定与众不同,一眼就能看出破绽。”

小燕子和赵保两人,只有姑妄听之。

不一会儿,尤三便带着三名姑娘掀帘走进小房间。

用不着龙三吩咐,陈宏、赵保、小燕子三对眼睛立刻一瞬不瞬的直盯在三名姑娘脸上、身上。

和陈宏说的差不多,三对眼睛六条视线竟真像要盯到姑娘们的肉里去。

这情形连尤三都看得有些发呆,他看过的寻芳客成千上万,却从未见到客人竟“色”到这种程度。

不消说,姑娘们也都被看得低下了头。

她们心里难免在想:这三位客人不但年轻,而且又都一表人才,为什么看到女人会这种样子?以他们的条件,姑娘们只怕连倒贴都干,何必如此?足足半盏茶的工夫过去,陈宏才收回视线,挥挥手道:“要她们都回去!”

三名姑娘走后,尤三打了一躬道:“三位大爷看中了没有?”

陈宏摇头道:“没一个中意的。”

尤三怔了怔道:“三位大爷刚才看得那么仔细,小的还以为是”你以为什么?”

“以为是一见钟情呢!不然何必看那么久?”

“我们高兴看,你管得着吗?”

“既然看得高兴,那么当是中意才对?”

“可惜有点毛病。”

“毛病在哪里?”

“在我们眼睛里,没必要告诉你,快去再招呼别的姑娘来,那锭银子不是白给你的。”

尤三哈着腰倒退出去。

小燕子问道:“陈大哥,这样看究竟要看多久?”

陈宏道:“现在天还不黑,就是看到半夜,也要看下去,不然咱们就白来了。”

“可是小弟看姑娘,一点要领也没有。”

“多看脸,身上只要瞄一瞄就成了。”

“可是她们脸上也没标记。”

“我不是说过吗?凡是会下虫的,十有八九是万虫门出身,万虫门在苗疆,苗疆的人和咱们中原人脸形和表情总是有些不一样,眼神也有极大的差别,你只要在这方面多留意就成了。”

说话;司,尤三又带进三位姑娘来。

前后两次这六位姑娘虽非貌美如花,至少都是中等以上姿色。

由此推断,“迎春阁”的尊尊燕燕的确称得上夏天的棉被——不是盖的。

这次陈宏等三人,仍是老样子,老表情。

不过这三位姑娘和刚刚的三位姑娘已有所不同,她们虽然年纪不大,却已称得上是“老乌”了,不但不在乎别人看,反而索性和陈宏等三人展开对看的架势,照样也是看得目不转睛。

这一来,陈宏等三人顿时被看得表现出甘拜下风模样。

陈宏心里一急,忙摆手道:“你们都回去!”

偏偏三位姑娘都不肯走。

其中一名叫小桃的姑娘,抛个眼波道:“这位大爷,你们把我们看了半天,连我们身上有几根汗毛都一定看出来了,我们哪一点不好?为什么要我们回去?”

这三名姑娘都很够风騒,小桃似乎是最风騒的一个。

陈宏干咳了两声道:“听说你们这里有百多位姑娘,我们必须全部看完才能决定要哪三个。”

“大爷,你说这种话像话吗?简直要让人笑掉大牙!”

“我说的哪里不对?”

“我们一百多个姑娘,大部分屋里都有客人,你想全部看完,只怕一辈子也办不到。”

“我可以全部包下。”

小桃忽然探出粉嫩的手臂道:“拿来!”

陈宏怔了怔道:“拿什么?”

当然是拿银子,我们姑娘接待一次客是三两银子。”

“可是我还没让你接待。”

“我是说你只要拿出五百两银子来,我就负责把所有的姑娘集合起来给你看,而且必须明天来。”

“为什么必须明天来?”

“有客人的姑娘,总不能把客人赶走吧!”

“那我就明天再带银子来。”

小桃撇了撤嘴道:“我看大爷还是省省吧!有了那五百两银子,我小桃情愿陪你三个月,如果你觉得对我很满意,陪你半年也成,另外三个月不算钱,由我倒贴。”

陈宏还真是难以应付小桃这种女人,顿了顿道:“老子有了钱,何必一定找你?”

小桃媚眼一飞:“大爷,好吃的桃子必须咬上一口才知道,只要你跟我上了床,保证你不想再下床,你不妨打听打听,我小桃在‘迎春阁’可不是盖的,客人只要照顾我一次,就一定是我永远的老户头。”

陈宏皱眉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现在还没客人上门?”

“我的客人刚刚才走,冲着尤三的面子,奴家才来给你看,不信你就到我房门口看看,一定又有客人在等了。”

“那你就忙你的去吧!大爷我不想耽误你的生意。”

“可是人家已经看上了你。”

“我有什么好看的?”

“你这位大爷既高大又结实,一表人才,唯有和我在一起,才能配成真正的一对。”

小桃说到这里,猛然上前一拉陈宏,道:“大爷,跟我走吧!”

一边又回头道:“杏花、海棠!另外两位大爷也不错,你们还站在那里做什么?”

就在陈宏、赵保和小燕子离开东部客栈前往“迎春阁”后,一名身着便装的开封府捕快偷偷的进入了东都客栈。

这名捕快年在四十左右,名叫张仁,在开封府充任捕快已有七八年,是曾任开封府总捕头燕飞的老部下。

他此来正是要找老长官燕飞的。

正好这时燕飞在后院客厅,和王彤、江千里等人喝茶聊天。

张仁一闯进客厅便向燕飞双膝跪倒,而且还满面泪流。

燕飞定了定神,才吃惊的叫道:“张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回 如此嫖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子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