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传奇》

第22回 智审知府

作者:卧龙生

时已三更,街上早无行人。

小燕子背着林家声,在江千里的掩护下,很快便来到东都老栈的后院围墙外。

为了不惊动店家,他们必须越墙而入。

正好小燕子房内有个空床位,便让林家声和他住在同一房间。

小燕子直睡到天亮,才解开林家声的穴道。

林家声悠悠醒来,一见自己已不在开封府牢房,又想起昨晚有人闯入牢房的事,立刻坐起身来,道:“我……我怎么到这里来了?你是谁?”

小燕子这时早已穿好衣服下了床,当即把救他的经过叙述了一遍。

当林家声得知自己已被救出,急急下床跪倒在小燕子身前,道:“原来少侠是我的救命恩人,大恩大德,真不知让我怎样报答!”

小燕子道:“别说这些了,快起来,你一定很饿了,待会儿我就给你送饭来。”

正说话间,江千里推门而入。

江千里一进门就问道:“事情经过,全告诉他了吧?”

“对他讲过了。”

小燕子说着,又对林家声道:“这位是我江叔叔,昨晚江叔叔也到过开封府大牢,我是奉了江叔叔的命令才去救你的,江叔叔才是真正的救命恩人。”

林家声刚刚站起来,立刻又跪倒在江千里身前,连连的磕着头道:“多谢江大侠救命之恩。”

江千里摆摆手道:“该谢的是你舅舅张仁,如果昨天下午不是他来说出这件事,你恐怕已经没几天好活了。”

“小的知道,听说小的这几天就要问斩。”

“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小的只想快快回家看看父母和家里的人。”

“好小子,想的倒不错,你若现在回去,马上就会再被抓进大牢,而且很可能就地正法,到那时老夫和小燕子谁都无法再救你了。”

“那……小的该怎么办?”

“只有暂时住在这里,不能离开房间一步。”

“倘若知府衙门派人来搜查呢?”

“这里住着一位大内侍卫统领,别说尹知府不敢搜查,就是马巡抚也不敢乱闯一步。”

林家声真没想到客栈里住的这些人,来头竟是如此之大,自己也就完全放下心来。

小燕子担心林家声肚子饿,连忙出去吩咐客栈伙计送份一人的早餐来。

小燕子又到街上买了两套衣服交给林家声换洗穿用。

这时候,自王彤以下,所有的人都已知道林家声已被救来客栈。

林家声读过不少书,人也长得十分清秀,而且彬彬有礼。因之,所有的人都对他很好,王彤还特别交代他一些有关文案方面的事。

午后,江干里把小燕子叫到房间。

“小燕子,你在街上有没有发现画着图形缉捕林家声归案的榜文?”

小燕子摇头道:“我在街上走了不少地方,并没发现贴有这种榜文。”

“有没有听到有人议论昨晚劫牢的事?”

“也没听到。”

江干里沉吟了一阵道:“这也难怪。”

小燕子茫然道:“难怪什么?”

“被劫的死囚是尹知府侍妾的未婚夫,尹知府为了名声和前程,明里当然不敢张扬,但暗地里却必定越发加紧追查。”

“这么说,林家声不但永远不敢回家,也永远不敢在外公开露面了。”

“的确如此,只要尹知府在任一天,那小子就必须躲藏起来。”

“那怎么办?咱们不可能在开封太久,自然也不可能永远保护他。”

江千里显出为难之色。

他沉思了半晌,忽然双目神光一闪道:“小燕子,你再去做一件事!”

小燕子哦了一声道:“您老人家又要我做什么事?”

“你和他都是年轻人,比较谈得来,不妨去问问他。”

“问他什么?”

“问他对他的未婚妻孙小凤是否已经死了心。”

“这方面用不着问了,他若是死了心,就不至于冒着生命危险,擅闯知府后衙去看孙小凤了。”

“说的也是,不过关键不在这里。”

“江叔叔指的关键是什么?”

“孙小凤是否对他还有情?”

“孙小凤被尹知府已经霸占两年多了,现在是否还对林家声旧情不忘,只怕林家声也无法知道。”

“他一定心里有数,你只管去试探试探他,回头再把情形告诉我。”

小燕子回到自己房间。

只见林家声正在室内闲得无聊。

小燕子在床前椅上坐下,笑道:“林兄,看样子你一定很寂寞吧?”

“唉!既不能回家,又不能到外面走动走动,怎么不寂寞呢?”

“只怕还不止这些吧?”

林家声听出对方话中有话,不觉一怔道:“不知燕少侠指的是什么?”

小燕子故意想了想道:“林兄这次被押人开封府大牢,起因又是为的什么呢?”

林家声立刻怨愤交加,低下头道:“燕少快不是早已经知道了吗?”

小燕子点点头道:“我是说你这么做是否值得?”

林家声眨动着两眼道:“男女之间,不过是为了一个‘情’字,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和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如今他被别人霸占了去,我当然不能忘情于她。”

“我是说,男女双方必须都有情才成。”

“燕少侠,我可以对天发誓,纵然海枯石烂,她对我也绝不会变心;如果她已变了心,我又何苦冒着那么大的危险去看她呢?”

“可是你和她已经分手两年多,又怎知她不会变心?”

“我们当初曾发过誓,我绝对相信她一定还想念着我。”

“这只是你想当然的事,事隔两年多,人心也绝不是永久不变的,谁能保证她对你会永远不变心?”

“燕少侠既然这么说,我还有什么好讲的呢!”

“哦讲这话,也是以常理推断,并非随便乱讲的。”

“燕少侠根据什么常理?”

“孙小凤目前虽然只是一名侍妾,但却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府上的家庭环境能和一名知府大人相比吗?”

林家声不觉脸色大变,他简直不敢相信小燕子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但对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他又不便出言顶撞,只好胀红着脸低下头不再开口。

小燕子也用不着再说什么,随即来到江千里房间。

江千里正在等回音,连忙问道:“怎么样?快告诉我!”

小燕子把和林家声交谈经过说了一遍。

接着,又提出自己的看法道:“孙小凤一定不会变心,莫非江叔叔也想把她一起救出来吗?”

江千里似乎已有决定,拍拍小燕子肩膀道:“这次该你单独出马了。”

“可是我弄不清孙小凤住在后衙什么地方?”

“我已问过你爹,当然会告诉你。”

“是否也要把她救到这里来?”

“不成。你只要把我的话交代她就成了,不过必须先试探她是否变心,如果已经变心,我的办法就不灵了。”

“好,江叔叔就告诉我,您的办法是什么?”

江千里随即低声向小燕子交代了一阵。

小燕子边听边点头道:“果然好办法,如果只把她救出来,麻烦事还在后面,这么一来,才算把问题真正彻底解决了。”

江千里郑重其事的道:“进去后必须保持机警,若尹知府正在她房中,那就赶紧回来,明天晚上再去,千万不能惊动任何人。”

大约三更,小燕子已潜伏在知府后衙的屋顶上。

凭他的轻功,果然并未被任何人发现。

本来,后街等于内院,必须通过重重警戒和巡逻,才能来到这里,而这里反而是警戒最疏忽的地方。

三更,正是夜深人静时刻。

由屋顶几乎可以俯视整座内衙。

除了一两处房间尚有灯火外,其余全是漆黑一片。

天井内也不见人影。

不难想见,后衙似乎并无人巡逻。

这对小燕子的行动,实在是一大方便。

他已知孙小凤的住处,那是后衙西侧的一处跨院。

这处跨院是独门独户,全院并无灯光射出。

小燕子在屋顶观察了很久,才跃下跨院天井,脚下并未发出半点声息。

孙小凤既然独拥一处跨院,不消说是住在正房。在正常状况下,至少应该有两名丫环也住在这里。

跨院内既无灯光又寂静无声,毫无疑问人都已经睡了。

小燕子此刻最担心的是尹知府宿在这里。

那就等于今晚白跑一趟了。

不过,这种可能并不很大。

因为据他所知,尹知府有两位夫人,侍妾也不止一个,孙小凤纵然得宠,尹知府也不一定夜夜前来。

就在小燕子刚刚跃下天井,忽然厢房内亮起了灯。

小燕子料想亮灯与自己无关,立即飘身来到窗外,由窗隙悄悄向里望去。

只见屋内一张大床,一名少女拥被而卧,另一名少女则披衣站在床前。

想来这名披衣下床的少女正是起来点灯的。

小燕子不难料到,这两名少女必是负责服侍孙小凤的丫环。

只听床上的少女道:“小红,睡得好好的,又起来做什么?而且又点上灯。”

那叫小红的少女道:“人家哪里有你舒服,还要做事呢?”

床上的少女道:“什么要紧的事要半夜起来做?”

“难道咱们凤姨这几天不舒服,你也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

“知道就好,凤姨白天交代我,今晚三更叫她吃葯。我半夜起来就是要过去服侍她吃葯。”

“难怪凤姨对你好,什么事都交代你做。”

“你若想争功,就由你过去吧!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既然凤姨交代的是你,我够什么资格去?”

“那就别说凉快话,睡你的大头党吧!我穿好衣服就过去。”

小燕子听到这里,不觉暗喜!”

因为,由小红的话中已知尹知府不在这里。

他不能让小红出房后发现自己,连忙又跃身上了屋顶。

不大一会,小红出来了,直奔正屋。

由于小红并未叫门,可知正屋的房门未关。

正屋很快就亮起灯,隐隐可闻小红和另一个女人说话的声音。

另一个女人自然就是孙小凤了。

盏茶工夫,正屋的灯熄了,小红也回到了她住的厢房。

接着,厢房也熄了灯。

本来,小燕子想立刻进入孙小凤房间,但预料中孙小凤在弄不清自己是谁前,必定会出声喊叫,那时势必惊动厢房中的丫环。

无奈之下,他不能不使用随身带来的“五鼓返魂香。”

这是江千里交给他的,要他必要时使用。

好在这种迷魂香并不伤人,闻到后只是暂时昏迷,两个时辰后便会自动醒来。

于是,他再跃落天井,来到厢房窗外,燃上迷香,由窗隙中将烟雾送进室中,将两名丫环熏昏后,再推门进入孙小凤房间。

这次她并未蹑手蹑脚,有意让孙小凤听到声音。

孙小凤听到有人进来,不由问道:“是小红吗?怎么又回来了?”

小燕子应道:“在下不是小红,孙姑娘!用不着怕。”

孙小凤大吃一惊,急急由床上坐起,尖声问道:“你……你是谁?”

小燕子并不惊慌。

因为,孙小凤虽然惊叫出声,但是不可能有人听到。

他来到床前,语气平和的道:“孙姑娘,在下是林家声的朋友,有要紧的事来见你,绝无半点恶意,你只管点上灯。”

听了这几句话,孙小凤总算放下心来,连忙披衣起身将灯燃起。

当她乍见床前站的是个仪表不凡的少年,怔了半晌才问道:“你说是家声的朋友,家声什么时候有你这位朋友呢?”

“我们刚认识才不过一天多。”

“这就不对了!”

“哪里不对?”

“他…”

“他怎么样?”

“他已被关在大牢好几个月……”

“原来这事你已知道?”

“有人偷偷告诉我的。”

“那么昨晚有人把他劫走,你是否知道?”

“也有人偷偷告诉过我。”

“既然如此,在下和他刚认识就不足为奇了,救走他的就是在下。”

孙小凤一听面前这年轻人竟然是林家声的救命恩人,连忙走下床来便要拜谢,神情间显出无比的激动。

小燕子反而有些手足无措,急急说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回 智审知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子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