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传奇》

第24回 狐狸脱逃

作者:卧龙生

这厢房共是里外两间,外面是客厅,里面是卧室。

小燕子进入后,客厅里并无人影。

毫无疑问,桂飘香必在里面。

看情形卧房里可能不会有客人,否则外门必定关起。

小燕子不能太拘谨,必须装出老于此道的模样,索性就在客厅里坐了下来。

很快便听卧室内传出娇滴滴而又柔靡靡的声音道:“客厅里是哪一位?”

小燕子只好应了一声道:“是我!”

“你是谁?”

“出来一看便知道了。”

“那一定是老客人了,怎么声音却陌生得很,是不是我的耳朵有毛病?”

小燕子#未再说什么。

那娇滴滴柔靡靡的声音又道:“耐心的等我一下,壶里的茶是刚泡的,你自己倒来喝吧!”小燕子禁不住问道:“你在里面做什么?”

里面的女人道:“别问那么多,我很快就会出来招待你。”

小燕子暗忖:莫非这女人正在里面弄虫?他真想冲进去查看一下究竟,但又觉得这么做很可能会因小失大,若误了大事,岂不弄巧成拙!

看来只有耐心的等待了。

足足过了盏茶工夫,还是不见里面的姑娘出来。

小燕子终于耐不住再问道:“你怎么还不出来?”

里面应道:“马上就好。既然是老客人,您就多等一会又有什么关系!”

说着,人已向外走来。

只听她边走边道:“人家到现在还没听出您是谁?只好出来亲眼看看了。”

接着,卧房门帘一掀,扭腰摆臀的走出一个千娇百媚的俏佳人来。

这女人看来果然只有二十左右年纪,一身细皮嫩肉,明眸善睐,顾盼生姿,隐约可见眼神中似有一股妖气。

偏偏这种“妖气”是一般男人,尤其是这种地方来的寻芳客所喜欢的。

只听这女人一出门便啊了一声道:“原来是位新到的公子,难怪人家从声音里中未听出是谁?公子为什么不先到花厅,却直接到这里来了!”

小燕子极力装出是欢场中老手的模样,道:“在下已经到过花厅,是那位叫尤三的介绍我到这里来的。”

姑娘眨着一对水汪汪的媚眼道:“尤三都对公子说过什么?”

“他说你是这里最美的姑娘,也是最会招待客人的姑娘。”

“那您就该要尤三先把我叫到花厅里看看才对。”

“我相信尤三说的不会是假话,同时尤三说姑娘的客人很多,不一定能叫得到。”

“所以你就自动来了!”

“不错。”

“现在您看我和尤三说的是不是一样?”

“比尤三说的更胜十分。”

“直的?”

“在下何必故意讨好姑娘!”

姑娘用那勾魂摄魄的眸子斜睨了小燕子一眼,道:“你这位公子也是我接过的客人中最英俊潇洒的一位,咱们该是天配一对、地设一双”

小燕子满身不自在的耸了耸肩道:“我是世上最丑陋的男人。”

姑娘咯咯笑道:“随便你怎么说,只要我喜欢就好。”

说着,扭动着腰肢,走到门口,把外面的门关好上了闩。

“为什么要关门?”

“奇怪了?连这个也要问吗?关门便表示里面已经有了客人,别的客人就不可以再往里闯了。”

“咱们坐在客厅里,别人看得到,照样也不可能再进来。”

“现在是在客厅里,待会儿免不了就要进卧室,难道也不怕别人闯进来吗?”

“方才姑娘在卧室,为什么没关门呢?”

“那是因为只我一个人在卧室,如果刚才卧室里也有客人,又怎可能不关门?”

姑娘说着,来到小燕子跟前,猛然转过身,竟一下子坐在小燕于大腿上。

小燕子哪里有过这种经验?何况投怀送抱的又是这般软玉温香的女人,顿时体内有如通过了电流一般,大有难以自制之概。

好在他立刻想到对方是否会趁这机会对自己下虫,有了这一警惕,终于又恢复了镇定。

姑娘故意把屁股坐在小燕子大腿上扭磨了几下,才吃吃笑道:“公子,看样子你一定很少接近过女人。”

小燕子全身不自在的轻咳了声道:“你怎么知道呢?”

“如果你经常接近女人,现在一定会伸开双臂把我抱住,而现在你却动也不动,让人家一点安全感也没有。”

“就因为我不动,所以我相信你绝对不会从我身上摔下来,这才是真正的让你有安全感。”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怎么会呢?”

姑娘立刻扭过身来,像蛇一般将小燕子紧紧搂住,接着将火红的樱chún凑上了小燕子的嘴。

小燕子必须越发提高警觉,他怀疑对方很可能会借口腔传递虫毒,一面急急转头,一面用力把对方推开。

姑娘只好坐到另一张椅子上,吃惊的道:“看公子像个文弱书生,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别说这些了,咱们谈点别的好吗?”

姑娘侧身倒了一杯茶,递给小燕子道:“先喝口茶润润喉咙。”

小燕子接过来,再放回茶几。

他现在必须处处小心,几乎已到了疑神疑鬼的程度,唯恐被对方在暗中动了手脚。

“这是最好的茶,为什么不喝呢?”

“我不渴。”

“真不渴还是假不渴?”

“我有必要骗姑娘吗?”

“好,那就待会儿再喝吧!”

“还没请问姑娘贵姓芳名?”

“客人到这里来,只知名字就好,从没有人问姓的。”

“我就请问芳名!”

“我叫桂花。”

小燕子暗忖道:这么看来,老妖婆说的大概不会有假,老妖婆说她叫桂飘香,她自己说叫桂花,不可能是巧合吧?“不过他还是搭讪着问道:“桂花这名字很雅,是否姑娘来到这里以后才取的花名呢?“

桂花霎了霎眸子,不答反问道:“公子为什么要问这个?”

小燕子顺口道:“我见你门前有棵桂树,所以才有了这种联想。”

“那就随你猜想吧,反正你知道我叫桂花就成了。”

“姑娘来这里多久了?”

“日子不长也不短。”

“那是多久?”

“公子何必老问这些与你不相干的事情,你也不可能娶我为妻,用不着调查得这么清楚啊!”

“难道咱们不可能做个朋友?”

“做个朋友便怎样?”

“我会常常来捧你的场。”

“那我太好了,现在就到卧室去吧!”

桂花立刻站起身来,拉着小燕子的手道:“随我进去!”

小燕子并未起身,问道:“就在这里谈谈,不是很好吗?”

“咱们在床上谈,不是比这里更舒服吗?”

“床上谈有什么好?”

“在床上可以躺着谈,躺着谈当然很舒服。”

小燕子本来已下定决心,绝不能进对方的卧房。

但是,此刻他已改变了主意,他想唯有到里面仔细地观察观察,才能进一步地找出蛛丝马迹。

正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想到这里,立即起身随着对方进入卧室。

卧房内布置得别有旖旎风光。

靠内壁是床榻,床榻上绣褥锦被,上方罗帐高悬,不论铺的盖的、遮的掩的,全是火般的大红颜色。

紧靠着床榻是梳妆台,妆台上摆放着数不清的瓶瓶罐罐。

小燕子只感室内香气袭人,但却弄不清这香气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他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梳妆台上那些瓶罐,心想说不定其中装有虫物,而这股扑鼻沁心的香气,很可能也与虫物有关。

桂花轻轻拍了拍小燕子肩膀道:“你老盯着梳妆台看做什么?”

小燕子定了定神道:“你们女人用的东西好像真不少,我从前一样都没见过。”

“要看待会儿再看,现在上床要紧。”

桂花边说边一把便把小燕子推倒床上。

桂花的这一推,越发可以证明老妖婆并没骗他。

因为若桂花只是一名普通的弱女子,绝不可能将身具上乘武功的小燕子推倒在床。

小燕子迅速坐起身来,像想起一件重大事般道:“糟糕!我必须马上出去办一件事……”

桂花讶然问道:“你要出去办什么事?”

“一件非常重要的大事,我竟然把它忘了!”

“到底是什么事?”

“与你无关,实在没必要告诉你。”

“办完事是否还要回来?”

“有你这么好的姑娘陪伴,我当然要回来,更何况我已要你招待了这么久,也不好意思不回来。”

“你的事情要办多久?”

“那要看进行得是否顺利,不过我可以保证,在三更前一定可以回来。”

“好,我等你。”

“你这里夜渡资是多少?”

“我和别的姑娘不一样,别的姑娘是三两,我八两。”

“那就干脆说是半斤了,你为什么要比别人价码高呢?”

“你不是说我很美吗?如果客人不肯出这种价钱,那就别到我这里来。”

小燕子掏出一锭十两重的银子,放在梳妆台上道:“这锭银子你收着,多出来的让你买花戴。”

桂花收起银子道:“你一定要来。”

“当然要来,只是……”

“只是什么?”

“万一我赶不回来,银子也是你的,只要你今晚不接别的客人就成了。”

“我既然收了你的银子,当然不会再接别的客人,这还用交代吗?”

小燕子起身便往外走。

桂花跟在后面道:“我送送你。”

“不必送了!”

小燕子来到假山旁,还好!老妖婆仍然瘫坐在那里。

他探手为老妖婆解开麻穴,道:“咱们回客栈去吧!”

老妖婆全身麻木久了,伸了个懒腰,又活动活动几下,才站起身来道:“你看到了些什么?”

“我相信你不会骗我。”

“为什么要回去?”

我若强行将她带走,众目睽睽之下当然不成,所以必须先回去向江叔叔和王大人请示一下,事情该怎样处置,由他们决定。“

“也好,那就走吧!”

回到客栈,才一更天。

江千里和王彤都在客栈等候消息。

小燕子当即把经过叙述了一遍。

王彤喜不自胜的道:“好极了!这一来咱们就用不着再和马文中打交道了。”

江千里却紧蹙着双眉道:“这事江某总是有些不解?”

“莫非江兄怀疑那叫桂花的姑娘不是老妖婆的师父?”

“如果她真是老妖婆的师父,那么这女人不论在西域魔教或在万虫门,身份地位一定都很高,为什么却要在青楼里鬼混?”

“江兄的意思是……”

“我怀疑这可能是马文中的有意安排,但马文中身为河南巡抚,抚署又是在开封,他把这种女人安排在青楼散播虫毒,又是什么用心呢?”

王彤不觉也皱起眉头道:“若非江兄提起,兄弟还真没想到这方面去,马文中究竟用心何在,的确令人费解。”

江千里略一沉吟道:“这些事暂时用不着多想,如何能让那位叫桂花的姑娘替三公主疗好虫毒,这才是最重要的。”

“江兄以为该用什么办法?”

江千里目注小燕子道:“你若能把那姑娘诱到客栈来,便算大功告成。”

小燕子道:“我也想到该这么做,但又担心操之过急,会弄巧成拙;一旦把事情弄砸,反而不好收拾,好在这事也用不着太急。”

江千里点点头道:“也有道理,今天太晚了,事情就明天进行吧!”

王彤问道:“江兄准备明天如何进行?”

“凡属红姑娘,应召外出陪客是常事,明天咱们摆一桌酒席,把她召出来,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只是若直接把她召到咱们这里,恐怕传出去不太好听。”

“那就把酒席摆在另外的地方,散席后再设法把她带来。”

“她若死不承认精擅虫术呢?”

“到时候江某自有办法,更何况有老妖婆作证,她不承认也不成。”

江千里接着又对小燕子道:“你小子辛苦了,今晚设事了,就回房睡吧!”

次日,王彤派人在一家酒楼订了一桌酒席。

为了不惹人耳目,赴宴的由韩涛、陈宏、赵保以及王重山等人参加,王彤和江干里都不准备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回 狐狸脱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子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