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传奇》

第25回 武当假僧

作者:卧龙生

江千里问道:“今天凌晨双方打斗的地点在哪里?”

青木道:“就在天井处,江施主仔细看看,地上仍可隐约见到血迹。”

江千里留意望去,果然地上有多处血迹斑斑。

当观内观外四下侦察了一遍之后,青木道:“江施主和王大人也进内休息吧!现就由贫道在门外找处隐密所在负责警戒,一有动静,马上向二位通报。”

江千里点点头道:“也好,那就辛苦道长了!”

青木立即向观门外而去。

江千里和王彤并未进内休息,两人仍在天井内四下走动。

王彤道:“现在才不过一更左右,对方要来也绝不会这么快,咱们还是到里面休息休息吧!至于警戒,除青木道长外,咱们自己最好也派出两个人去。”

江千里忽然心有所动的道:“王老弟不觉得今晚的事有些可疑吗?”

王彤愕然道:“哪里可疑?”

“那三名女子,为什么今晚要住在这里?这件事就令江某百思不解。”

“莫非江兄认为其中有诈?”

“江某不能不有所怀疑。”

“这么说来,青木道长也有诈罗?”

“此刻不能断定,至少咱们要提高警觉。”

“既然如此,江兄刚才为什么任由他离开?”

“只有让他单独离开,才能判断出他究竟是敌是友?”

“江兄这话?”

“王老弟随我来!”

进入一间空室,江千里要王彤先在空屋内等候,然后自己去把小燕子和小道士白羽叫了过来。

江千里问小道士白羽道:“你是武当出身,可认识先前到开封,为咱们带路的青木道长?”

白羽摇摇头道:“好像没见过。”

“既然不认识,为什么不早说?”

“江大侠是知道的,小道原被武当逐出门墙,离开武当已经好几年了,不认识他,并不足为奇。”

“在民家的那些道长,你是否认识?”

“也不认识。”

“他们的年纪都比你大,可见他们都是你的师兄师叔辈分,那么多人,怎可能一个都不认识?”

小道士白羽为人机伶,哪能听不清江千里问话用意,啊了一声道:“莫非其中有诈?”

江千里不动声色道:“此刻还无法完全确定,不过我oj必须格外提高警觉。”

小道士白羽忙道:“其实小道因为对他们一个也不认识,自然内心也有着疑问,只是因为……”

“因为什么?”

“因为小道的上一代师伯师叔们,的确是青字辈,若小道向他们盘根究底,总是有些不礼貌。”

别说这些了,你现在就和小燕子到道观门外负责警戒,一有情况,立即回来通报。“

小燕子四下望了一眼,问道:“那位青木道长呢?”

江千里道:“他已先到门外负责警戒了,你们两人必须先和他会合,并暗中留意他的行动。”

“如果找不到他呢?”

“那他就越发可疑了,同样也要回来通报。”

小燕子和白羽领命而去。

江千里和王彤回到众人休息之处。

只见黑罗汉七巧僧、老妖婆、王重山、陈宏、赵保等人,有的已经睡着了,有的则在低声聊天。

江千里和王彤决定就在云房一角暂时闭目养神。

大约顿饭之后,忽见小燕子匆匆奔了进来道:“江叔叔、王大人,那位青木道长不见了,我和小道士找了半天都没找着他。”

江千里立即站起身来道:“糟糕,咱们中计了!”

其他的人也全闻身而起,并各自抄起兵刃。

江千里吩咐小燕子道:“快出去继续负责警戒!”

王彤也命令赵保、陈宏至道观两侧及后方注意监视。

王彤又问江千里道:“江兄,咱们该怎么办?”

江千里略一沉吟道:“事到如今,若现在撤走,反而不妙;不如就在这里和对方决一死战,说不定还会有所收获。”

“道观后是片树林,咱们是否该撤到树林内,迎敌反而方便。”

“也好,那就马上行动。”

于是,众人立即由道观后门撤至树林,一面派人通知小燕子、白羽、陈宏、赵保也撤离原地。

树林离道观不过三五十步,附近是一片山坡。

江千里和王彤重新部署,陈宏和赵保担任树林后方和左右两侧警戒,前方因为预料中是对方主攻必经之地,仍派小燕子和白羽负责监视。

小燕子和白羽到达树林之后,两人经过一番商议,决定把警戒地点向前推进至道观的大殿屋顶上。

因为大殿是整座道观最高的建筑物,居高临下,又有月光,至少可以看出数十丈远的景物。

两人很快便跃上大殿屋脊后方,只露出半个头向外观看。

此刻,小燕子和白羽的心境是既紧张又兴奋,紧张的是这一战后果难料,兴奋的是终于有机会大显身手了。

负责警戒是件并不轻松的事,一分一秒也不敢松懈,越毫无动静,反而越觉不安。

就这样足足一个时辰过去了。

估计时间已是二更过后,小燕子和白羽终于发现有了情况。

月光下,只见道观前的树林前方小径上,足有几十条人影向道观方向缓缓蠕动。

小燕子和白羽心神为之一震,精神也为之一振。

人影虽然蠕动缓慢,但却在不久之后已越过树林,停留在树林前缘的隐密处。

小燕子虽是武功极高,却难免缺乏战阵经验,低声问白羽道:“咱们要不要回去一人向王大人和江叔叔通报?”

白羽道:“用不着着急,看情形他们一定还不清楚咱们的人已撤到庙后树林里,等他fij开始行动后,再通报不迟。”

“可是咱nl早些儿通报,他们就可多一些时间准备。”

“你放心,他们谁都不曾睡,只要对方有了声音,他们必定会听到。”

小燕子不再说什么了。

这时,对方那数十人仍隐伏在树下未动。

显然,对方是在观察动静,然后再大举进攻。

只听一个沉浑的声音道:“你能断定他们已在道观中了吗?”

另一个声音道:“是属下把他们带进道观去的,他们一定在道观里。”

“难道他们就不可能又撤走了吗?”

“不可能,咱0]在道观四周半里之外派有警戒,如果他们已撤走,一定会被咱们警戒的弟兄发现。”

“可是为什么一点动静也没有?”

“一定是睡着了。”

“你也未免太把他们小看了,王彤和江千里是何等样人?怎么会连这一点警觉心都没有?”。另一人似乎答不上话。

小燕子和白羽早已听出,另一人正是自称武当青木的人。

沉寂了半晌,那雄浑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道:“阴昌,既然他们是你带进道观的,现在就由你进去探查一下,然后再速速向我回报。”

小燕子和白羽这才知道那假扮青木的叫阴昌。

阴昌似乎有些胆怯,顿了一顿道:“属下和他们离开这么久了,只怕现在他们已经起疑心了。”

那沉浑的声音道:“我曾要你一直和他们周旋下去,直到我们的大队人马到来,再设法离开,谁让你一把他们引进道观就回来的?”

阴昌声音发颤的道:“属下是为了早点回来通报,所以……”

“什么所以不所以的,那处民家住的全是咱们的人,难道他们不能通报?废话少说,快进去看看!”

白羽轻轻碰了小燕子一下,道:“现在咱们一人应付这叫阴昌的,一人回去通报。”

小燕子道:“那就由你回去通报,这里交给我了。”

白羽立即由大殿后方跃下,奔向后面树林。

小燕子也由后面跃下,然后绕到天井。

当他刚刚来到天井不久,便见阴昌蹑手蹑脚的由大门外走了进来。

小燕子低声问道:“是青木道长吗?”

阴昌先是一怔,但很快便走近过来道:“原来小施主在这里,可是负责警戒的?”

小燕子点点头道:“不错,道长也是负责警戒的,在下怎么到处找不到你?”

青木干咳了两声道:“贫道担心她们来时,王大人和江大侠可能措手不及,只好到庙外树林前缘了望,以便让王大人和江大侠多些准备时间。”

“她们怎么到现在还没动静?”

“贫道也觉得奇怪,所以才不得不回来向王大人和江大侠通报一声,他们是否都睡着了?”

“他们因为一直不见动静,料想对方可能不来了,便决定大家都休息,只留在下一人负责警戒。”

他们睡在什么地方?“

小燕子随便一指道:“就在大殿一侧那间空屋里,道长要不要进去见见王大人和江大侠?”

阴昌摇头道:“不必了!”

他的话刚刚说完,猛然一指,直向小燕子前胸“玄机穴”戳来。

小燕子的动作比对方还快,阴昌的指风尚未发出一半,便已先被制住穴道,当场倒下人事不知。

小燕子立即夹起阴昌,以最快的速度由后门奔回树林,将阴昌往地上一扔,道:“王大人、江叔叔,青木道长来了!”

这时王彤、江千里、王重山、黑僧、白羽、赵保、陈宏以及老妖婆,早已集中一处,手持兵刃,准备停当。

江千里问道:“是死的还是活的?”

小燕子道:“活的,要不要解开穴道问话?”

“来不及了,先把他搁在一边。”

小燕子立即把阴昌移到草丛中。

大约盏茶工夫过后,对方数十人已由道观后方以包围方式掩了过来。

显然,他们是已搜索过道观内空无一人,才再向树林接近。

一轮明月,高挂中天。

对方又渐行渐近。

王彤和江千里方面的人可以清晰看出,这数十人全是清一色黑色衣袍打扮,且个个戴着头罩,手里则多半横着明晃晃的长刀,月光下耀眼生辉。

王彤低声问道:“江兄可看出来人的身份来路?”

江千里紧皱着双眉道:“江某一时之间也难以观察得出。”

“咱们是否马上冲出去迎战?”

“现在对方必定还未发现咱们,最好等他们接近至两三丈距离,再冲出去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江千里说着,一面向身后众人低声交代,一面继续监视。

就在对方距树林前缘只有两三丈时,突然在其中一人手势指挥之下停了下来。

接着,那指挥者转头吩咐身旁一人道:“赵铮,你先进去看看,要特别谨慎小心。”

这指挥者声调沉浑,正是先前在庙前树林里发话的那人。

那叫赵铮的奉命之后,手横长刀,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向树林而来。

此刻,王彤和江干里等九人,都集中在林内一丛矮树之后,若一移动,反而更易被对方发现。

于是,江千里当先一跃而出,手起一剑,便将赵铮斜肩带背臂倒在地,然后腾身直向敌阵中冲去。

王彤等人一见江千里动上了手,随即也手仗兵刃冲了出去。

其余七人几乎也在同一时间腾身而出。

一场腥风血雨的搏杀就此展开。

顿时,兵刃交击与喊杀之声交织成一片。

王彤、江千里、小燕子三人全称得上是当今武林绝顶高手,而黑僧、白羽也都是武技超群,即使王重山、陈宏、赵保、老妖婆等人,身手也都一流,照说以他们九人的武功,必能一出手便给予对方重创。

岂知大大出乎意料之外的,对方的数十名黑衣蒙面人身手也都高得出奇,纵然王彤、江千里、小燕子三人一出手便放倒了好几个,但是对方却人如潮涌而上,似乎个个都是悍不畏死。

大约盏茶工夫之后,陈宏、赵保、王重山三人都已身负重伤。

黑僧、白羽也都受了轻伤。

王彤、江干里、小燕子三人一方面要迎战来敌,一方面又要护卫受伤者的安全,无形中战斗力也大大打了折扣。

那数十名黑衣蒙面人原本希望能将王彤、江千里等人一举歼灭,但因王彤、江千里和小燕子这三人身手太高,而自己一方又伤亡近半。又激战了顿饭工夫,终于在那为首者的号令之下迅速撤离现场。

王彤和江千里因己方也受伤过半,自然也顾不得追赶。

检视之下,除王重山、赵保、陈宏重伤,黑僧、白羽轻伤,更令他们吃惊的是老妖婆已经不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回 武当假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子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