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传奇》

第27回 祝家察访

作者:卧龙生

当日午后,小燕子和白羽又来到邙山脚下。

他们是奉命到祝家访查的。

既然有名有姓,又已早知概略位置,而且山上住的人家不多,不消一个时辰便已打听到了。

祝家虽是山居,住的却是一幢不算小的宅院,粉墙红瓦的四合院,大门外还围着一道篱笆,看来古色古香。

篱门关着,里面的大门也关着,听不到半点人声。

小燕子道:“是不是搬走了?”

白羽摇摇头道:“怎么可能?”

小燕子道:“如果祝老先生夫妇俩和祝姑娘不同意这门亲事,除了偷偷搬走,还有什么办法?”

“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咱们最好还是在附近等一等,确实查明再说。”

大约盏茶工夫之后,一名农夫模样的中年人走了过来。

那农夫走到了小燕子和白羽面前,自动停了下来,好奇的问道:“两位是要来找祝先生的吗?”

小燕子道:“我们正是要到祝府来的。”

“两位可是山寨里的人?”

“不,我们是祝家的亲戚。”

“为什么不上前敲门?”

“外边篱门也关着,进不去,怎能敲门?”

“这篱门从外面就可以打开……”

那农夫正说着,忽然指着小径上由远而近的一名荷锄汉子,道:“那不是来了!”

小燕子和白羽向那汉子望去——大约四旬上下年纪,光着脚,裤管向上挽了一大截,露出半截黑黝黝的小腿,完全是一副做粗活的乡下人模样。

小燕子呆了一呆道:“祝先生怎么会是这样子?”

那农夫咧咧嘴道:“这人是祝家的长工,叫许有田。”

接着又高声招呼道:“老许,这两位是你们主人的亲戚,快带他们进去吧!”

此刻白羽穿的也是便装。

许有田霎时望了两人半晌,才道:“咱好像从没见你们两位来过,请先说说贵姓,也好先让我们老爷知道。”

小燕子和白羽并未隐瞒,各自道出姓氏。

许有田道:“两位就请在外面等一等,老爷要不要见,马上就会通知你们。”

说着,打开篱门,再敲大门。

出来应门的是个中年女人,也是乡下人模样。

许有田进去之后,复又把大门关上。

白羽望了那尚未离去的农夫一眼,道:“祝家好大的规矩!”

那农夫叹了口气道:“祝家最近出事了,所以才这样的。”

“出了什么事?”

“两位既然是祝家的亲戚,进去以后自然明白,其实祝家究竟出了什么事?我们也不太清楚,好像和这里最近成立的一座山寨有关系。”

那农夫说完话,便自行走开。

直等了很久,才见许有田打开门走出来,道:“我们老爷有请!”

小燕子和白羽想不到居然能被接见。

他们哪里知道,这是祝秀才误以为两人是从山寨来的,不敢不予接见。

进入大门,庭院整理得十分雅致。

许有田往正屋中央一指道:“我们老爷已在客厅等候,二位就自行进去吧!”

只听客厅内有人轻咳了一声,接着门内现出一个老人身影。

其实人只是五旬开外年纪,并不很老。穿一件青布外罩黑缎马褂,看来面貌清瘦,雍容儒雅,神色间则又显得一副沉凝冷肃。

不消说,这人便是宅主祝秀才了。

小燕子和白羽连忙双手一拱,齐声道:“祝老先生,打扰了!”

这种口气,越发令祝秀才误认两人是山寨白寨主派来的。

不过,祝秀才难免有些意外,像这样两位翩翩潇洒、倜傥不群的年轻人,怎会做起贼寇来呢?当下,祝秀才毫无表情的道:“两位请坐!”

小燕子和白羽落了座。

由于气氛不对,两人一时之间还真不知该如何开口才好。

祝秀才也在对面坐下,轻咳了声道:“两位有话就请直说吧!

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老朽除了听天由命,还有什么办法。“

小燕子怔怔的望了白羽一眼。

白羽立即抱拳道:“祝老先生,你可能把我们误会了。”

祝秀才两眼眨了眨,道:“莫非两位不是山寨来的?可是老朽并不认识二位。”

“我们不是山寨的人。”

“那么二位辱临寒舍……”

“我们正是听说此处山寨白寨主准备强与令媛成亲的事而来的。”

祝秀才似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顿了一顿道:“那么二位是……”

白羽正色道:“我们暂时还不方便说出身份来历,总之,我们一定有办法帮府上的忙,您放心!”

祝秀才依然怔怔的道:“就凭二位……”

小燕子接道:“我们当然还有人。”

“就算二位还有人,也不可能比山寨的人多。”

“我们固然没有白虎手下的人多,但兵不在多而在精,请祝老先生相信,我们必可以一当十,以十当百,甚至以百当万。”

祝秀才长长吁一口气道:“两位的这份勇气和义气,很令老朽感动而又感激,但为二位着想,还是别过问这件事的好。”

小燕子和白羽心里有数,对方的用意不外是怀疑他们是否有能力管这件事,若只是凭一时意气说说大话,那的确是件反而弄巧成拙的事。

于是,两人互弟了个眼色,决定先显露几手绝活给祝秀才瞧瞧。

只听小燕子道:“晚辈跑了半天路口渴得很,可否借杯茶喝喝?”

祝秀才哦了一声,连忙歉然陪笑道:“请恕老朽失礼,还没替二位倒茶。’,小燕子等倒好茶后,由桌上取起一杯,直向客厅门口走去,又头也不回的猛一扬手,道:“接住!“

白羽原地未动,探臂一抓,已把一杯茶接在手中。

奇怪得很,满满的一杯茶竟然半滴也不曾溅出。

白羽将茶杯放回桌上,再将右手中指探入杯内。

但见他脸色一凝,深深吸了一口气,不久之后,那茶水似已滚腾如沸,接着水气顺着手指直升手臂大约半盏茶时光,杯中茶水已全被吸尽,而白羽的一条右臂衣袖却从袖口湿到上臂。

祝秀才几曾见过这等惊世骇俗的内功真力?早已看得目瞪口呆。

白羽这才又拿起茶杯,微微一笑道:“燕老弟,干嘛给我一只空杯,敬茶不是这种敬法,还是把空杯交还你吧!”

说着,右腕微扬,再将茶杯掷回。

小燕子扬手接住,却把茶杯紧紧握住,立刻一缕缕白色粉末由指缝飘落地面。

只听小燕子笑道:“难怪这茶杯装不住茶水,原来轻轻一捏就破了。”

祝秀才越发看得胜日结舌。

突见小燕子右手随意一抬,立刻便有一只壁虎由天花板掉落地上。

这时忽有一只麻雀由屋外檐前飞过,小燕子似乎连看都没看,又疾出一指破空戳去。

那麻雀离小燕子站身之处足有两三丈远,竟然也应手而落。

祝秀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半晌之后才失声问道:“二位少侠莫非是神仙下界啊?”

小燕子笑道:“青天白日,那里来的神仙,雕虫小技,老先生还请不要见笑!”

祝秀才呼了一口大气,终于完全定过神来。

他望着两人深深一揖道:“二位高人快快入座,老朽有眼不识泰山,失敬了!”

于是,小燕子和白羽再回到原位。

祝秀才激动无比的道:“二位高人准备如何帮老朽的忙?”

小燕子道:“先请老先生说说,那姓白的山寨贼首是否和老先生以及令媛早就相识?”

祝秀才摇头道:“老朽怎可能和那般人早就相识呢?至于小女,一向是足不出户,更不可能和他们认识,何况那山寨成立不久,山寨里的上上下下据说都是外地来的,老朽和他们根本没有来往的可能。”

“既然如此,那叫白虎的寨主怎会起意强霸令媛为妻呢?”

“他们自然是听说小女品貌不差,还有……小女很可能已被他们看到了。”

“怎样看到的?”

“小女虽说足不出户,但舍下是山居人家,有时候难免会到门外站会儿,被他们的人看到也并非不可能。”

“那位白寨主可曾到府上下过聘?”

“有过,白寨主派人送来二百两银子,还有一匣首饰。”

“老先生拒收才对啊!”

“老朽当然坚决不肯收,但他们放下聘礼,只讲了话便走了,老朽想退也无法退。”

“那些聘礼,老先生是否动用过?”

“一直放在那里,原封未动。”

“难道老先生就没有对他们讲出必须拒婚的理由?”

“讲过。”

“什么理由?”

“老朽对他们说小女已经订过亲,年底就要过门。”

“他们怎么讲?”

“他们根本不管这些。”

“那么令媛是否真的已经订过亲?”

“没有,如果有,把小女的未婚夫婿找来,事情也许好办些。”

“在下倒有个办法。”

“少快有什么办法?”

“老先生可以连夜搬走,随便躲到哪里去,他们定不容易找到。”

祝秀才摇摇头,深深一叹苦笑道:“老朽怎会没想到这办法,可惜这办法已经行不通了。”

小燕子眨动着两眼道:“为什么行不通?府上似乎并未受到监视?”

祝秀才再叹口气道:“那位白寨主早就想到老朽会这样做,竟把小儿掳到山寨作人质去了。”

小燕子哦了声道:“不知老先生有几位令郎千金?”

“老朽膝下只有一儿一女,小女十八,犬子只有十三岁。”

令郎是被强行掳走的?“

“他们说小儿长得聪明活泼可爱,要把他带到山寨玩玩,就这样便被他们强行带走了。”

“老先生现在有令郎的消息没有?”

“老朽料想,他们一定会把犬子照顾得很好,这一点老朽用不着挂心。”

这时祝夫人已闻声而出,主动进入客厅。

祝夫人比祝秀才年轻,只有四十出头年纪,面目姣好,端庄秀雅,一看便知是位知书达礼的女子。

祝秀才连忙为小燕子和白羽介绍。

小燕子和白羽和祝夫人见礼之后,也报上了姓名。

祝夫人道:“你们刚才所讲的话,我都听到了,舍下现在是落难时期,难得还有像两位公子这样雪中送炭的人。”

祝秀才忙道:“你只听到了两位公子和我谈话,却没有看到两位公子所表演的神技。”

祝夫人讶然问道:“两位公子表演过什么神技?”

祝秀才先把小燕子和白羽刚才炫露的身手叙述了一遍。

他接着又说道:“我是读书人,从没见过这种技击功夫,刚才总算开了眼界,这两位公子是名副其实的一代奇侠,早知道如此,连我也想弃文从武了。唉!可惜老了,已经来不及啦!”

祝夫人望望小燕子,再望望白羽。

她口中赞道:“真看不出,两位公子竟有这么一身好武艺,香亭!若你也有这般的好身手,那山贼怎敢欺侮到我们头上?”

祝香亭歉然苦笑着道:“夫人说得对,果然百无一用是书生!”

忽听祝夫人啊了声道:“我倒想出一个办法,不知这位燕公子肯不肯答应?”

祝香亭道:“夫人想出什么办法?”

“你不是告诉那些山贼,咱们月英已经有了婆家吗?”

“告诉他们有什么用,到哪里去找未来的女婿出来作证?”

“现在就有,香亭!你就求求燕公子吧,咱们月英和燕公子年岁相当,只要燕公子肯答应,凭他的武功,也许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

祝香亭一听这话有理,急急望向小燕子道:“燕少侠,既然有援救老朽全家之心,就答应这件事吧!”

小燕子不觉脸上一热,显出大感为难的模样。

白羽侧脸道:“只管答应下来,何况并不是玩真的。”

小燕子紧皱着眉头道:“我当然知道这只是在演戏,但总该回去禀明家父和江叔叔,只要他们同意,我还有什么不可以的。”

祝香亭哦了声道:“原来令尊大人和令叔也到了,他们两位在哪儿?”

白羽抢着代答道:“都在洛阳城里。”

祝香亭喜于色道:“那就请他们两位也一起到合下来,寒舍空屋很多,招待客人最方便不过。”

“我们那边的人还很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回 祝家察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子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