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传奇》

第29回 刀光剑影

作者:卧龙生

小燕子和白羽真没想到还被招待一顿酒饭。

由于酒饭是提前用的,散席后还不到午时。

白虎决定马上就到祝府去。

他果然只带了黄、许两名小头目。

再加上小燕子和白羽,路上一共是五人。

他们仍是由后门离开山寨,黄、许两人在前带路。

大约走了盏茶工夫,忽见白虎紧皱着眉头道:“他奶奶的,想到大喜的日子即将到来,心里实在高兴,偏偏有一件事却又让人高兴不起来!”

小燕子哦了声道:“寨主有什么事不高兴?”

“老弟一定知道,前些天本寨主曾把祝府的小兄弟接到山上来玩,想不到……”

“莫非祝小兄弟病了?”

“病了是小事,那算什么?他……他昨晚不见了!”

此语一出,连黄、许两名头目也吃了一惊!

但他们却不敢多问。

小燕子也吃惊的道:“是走失了,还是被人掳走了?”

白虎气呼呼的道:“昨晚是我送他回房睡觉的,出来时还把房门反扣,大门外又派有警戒,那里会是走失的!”

“那是被人掳走的了,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能耐?”

“我也感到奇怪,谁有这么大的能耐呢?”

小燕子忽然像悟出了道理,忙道:“白寨主,你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白虎两眼直眨的道:“莫非老弟想到了什么?”

“这件事毫无疑问是你的手下人干的,而且必定还是你最亲近的人,连那门外的警戒都脱不了嫌疑。”

“老弟猜想的果然有理,除了自己人,别人绝对办不到。奶奶的,回去以后非马上把他们集合起来一个个查问不可。”

小燕子冷冷一笑道:“你还想回去吗?”

白虎不觉脸色一变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小燕子向一侧跃开数步,道:“白虎,在下方才走在你的身后,若想暗算你,不费吹灰之力,但明人不做暗事,现在咱们就手下见个真章吧!”

原来小燕子和白羽出发前,王彤和江千里便已有交代,要他们在无人之处,先把白虎做掉。

正好现场附近不但地形复杂,两边又有树林,而且又是四下无人。

白虎哪里会把小燕子放在心上?他刚要近前动手,谁知小燕子说完话竟转身向树林内逃去。

白羽也跟着往树林里跑。

这也是小燕子和白羽原定的诱敌计划,他们要把对方诱进树林内再下手,以达杀了人而又神不知鬼不觉的目的。

白虎带着黄、许两头目,立即随后追去。

当双方已深入林内之后,小燕子和白羽返身便和对方展开了拚搏。

白虎岂是小燕子的对手,不足十招便被他一掌击中前胸,倒地不起。

小燕子俯身又是一掌,白虎门哼一声,立即心肺震裂而亡。

白羽独战黄、许两名头目,也在不足半盏茶工夫,将两人双双送上西天。

正好林内地上有个大坑,两人便把三具尸体丢进坑去,再以上石掩埋妥当,然后回到祝宅。

当小燕子和白羽返回祝宅时,江千里、王彤、祝香亭都在客厅等候消息。

这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连江千里和王彤都不能掉以轻心。

当他们听到小燕子和白羽的回报以后,祝香亭干大喜之余,免不了又担心将有大祸来临。

江千里正色道:“祝先生放心,事情既然是我们干下的,我们就一定负责到底,府上的人最好能进城躲一躲,不过你必须暂时留下。”

祝香亭不住点头道:“学生城里正好有家亲戚,那边有地方可住,江大侠看什么时候行动较妥?”

“时间以天黑后为佳,出发时江某自当派人护送,现在时间尚早,就请祝先生交代夫人收拾收拾,贵重的东西随身带走。”

“学生这就交代去。”

祝香亭离开客厅后,王彤忙道:“江兄认为这里是否马上就会有事?”

江千里道:“暂时不会,山寨的贼寇们十有八九不会知道白虎和黄、许两名小头目已死。”

“可是他们必定知道白虎是到这边来了?”

“也不见得,他们在山寨出发时走的是后门,可见白虎并不想把这件事让他的属下们知道。”

“难道江兄就认为这里可以平安无事?”

“若这里能平安无事,就用不着要祝先生把家小送到城里,王老弟!我现在已有了一套应敌腹案,不知你是否同意?”

“江兄有何高见?”

“把三公主也接到这里来,那边的人也全过来,最好能留下两人,在城里负责维护祝先生家小的安全。”

“兄弟也有这种想法,只是对方山寨里盗匪有数百之众,另外山后黄河南岸更有一个水寨,以咱们现有的人手来对付他们,总嫌单薄了些。”

“擒贼擒王,咱们只要杀了匪首,余下的人数再多,于群龙无首之下也必定不战自乱。若老弟仍有顾虑,另外还有办法。”

“什么办法?”

“这里离少林寺不过百余里路,不妨派人持皇上密旨,请少林掌门人大智禅师连夜调派高手前来支援,不出两天便可到达。”

“好!就这么办,咱们上次到开封前,已行在少林住过几天,兄弟也曾让大智掌门人看过皇l密旨,现在随便派一个人去,事情就可办成。”

当日晚饭后,由小燕子、白羽、怜花护送祝夫人、祝月英、祝英杰进城。

至于长工许有田和那名女佣人,仍留在这里,以便负责打杂和烧饭洗衣。

王彤并交代小燕子和白羽,要燕飞、赵保、陈宏三人留在城内,负责祝府家小的安全,韩涛则赶往少林寺请求大智禅师调兵遣将。

当夜三更——三公主、黑罗汉七巧僧、王重山、老妖婆史妙秋全来了,小燕子、白羽、怜花三人自然也都跟着回来。

为慎重起见,夜晚并轮班派出警戒。

但是并无任何情况发生。

次日早餐后,山寨里来了三名大汉。

为首的是名香主,叫高登魁,年在四旬左右,是白虎最得力的亲信。另两名则是高登魁手下的喽罗,一名姓陈,一名姓谢。

江千里立即命所有的人都躲进屋内,由他一人陪同祝香亭留在天井里。

出去应门的是长工许有田。

高登魁一进门就问道:“祝老爷子在家吗?”

许有田陪着小心道:“老爷在!”

进入天井,祝香亭连忙迎上前道:“阁下是什么人?可是要找老朽?”

高登魁面无表情的道:“你大概就是祝老爷子了?咱们到里面谈。”

祝香亭把高登魁引进客厅。

江千里也跟了进去。

陈、谢两名喽罗则分站在客厅门口。

坐下后,高登魁两眼凶光闪射的望着江千里道:“这位是什么人?”

祝香亭代答道:“是老朽的好友。”

“那里来的?”

“他就住在洛阳城内。”

高登魁似乎不疑有他,没再说什么,只顾眨着两眼四下张望。

祝香亭搭讪着道:“还没请问尊姓大名?找老朽有何见教?”

“在下高登魁,由山寨来的,想请问老爷子几件事情。”

“好汉有话请讲,不必客气。”

“我们寨主是否到府上来过?”

“白寨主从没到舍下来过,好汉为什么要问起这个?”

“寨主昨天中午有事外出,到今天天亮还不曾回去,在下料想很可能是到府上来了。”

“没来过,寨主怎会到合下这种地方来呢?”

高登魁忽然嘿嘿笑道:“祝老爷子,依在下料想,寨主昨日外出,十有八九是要到府上来的。”

祝香亭一脸茫然之色道:“老朽听不懂好汉这话是什么意思?”

“老爷子,你好像在装糊涂?”

“好汉何妨把话说明白!”

“你是我们寨主未来的老支人,我们寨主不到府上来,会到哪里去呢?”

“原来好汉还不清楚这事已经获得解决。”

“解决什么?”

“老朽早就请黄、许两位香主回禀过寨主,小女已经有了婆家。”

“可是我们寨主并不相信。”

“不错,寨主要见到老朽那未来的女婿才肯相信,所幸他前几天已经来了,经黄、许两位香主告知寨主后,寨主很够义气,已决定取销这门婚事。”

高登魁转动着一对精光闪闪的圆眼道:“这事我怎么没听说过?”

祝香亭陪着笑道:“若寨主没对好汉说,好汉自然不会知道。”

“既然知道,在下现在就要见见府上这位未来的姑爷!”

祝香亭不由不安和犹豫起来。

只听江千里道:“既然这位好汉要见令婿,就要令婿出来见见吧!”

“也好,我现在就去把他叫来。”

祝香亭很快便带着小燕子进人客厅。

小燕子冷冷瞥了高登魁一眼道:“是那一位找我?”

高声问话,无疑已激起高登魁的怒火,立即哼了声道:“客厅里只有在下这么一个生人,你还问什么?’”

小燕子连忙拱了拱手道:“原来是尊驾找我,有什么要事?”

高登魁猛地站起身来,一把扣住小燕子腕脉,道:“随我到山寨一趟!”

小燕子并未甩开对方手臂,怔怔的问道:“为什么要我到山寨去?”

“别问什么理由,去一趟就明白了!”

祝香亭装出惶恐无主的模样道:“好汉,有话好说,他是个读书人,担不得这样的惊怕!”

高登魁阴笑一声道:“老爷子,你如果不放心,那就连你一起也到山寨去。”

“这……”

“如果你不肯去,就别拦阻,反正你们两个至少要去一个!”

江千里站起身来道:“祝兄,山寨里并非不讲理的地方,就由令婿去一趟吧!”

高登魁道:“还是这位老兄看得开,祝老爷子,在下现在就带令婿上山了,你们不必送了,他很快就会回来!”

祝香亭装作要向前拉,被高登魁一把推开。

小燕子这才一甩手臂道:“用不着拉,在下跟你们去就是了!”

高登魁冷笑道:“谅你也跑不掉,走吧!”

于是,陈、谢两偻罗在前,小燕子在中,高登魁在后,离开祝宅。

祝香亭装出大感不安的样子,跟出了大门,直到人影不见才回身把门关上。

大约走出半个时辰以后,便进入一条两旁全是巨松夹道的小径。

小燕子停下脚步道:“好汉,我实在太累了,让我休息一下好不好?”

高登魁道:“只走了十几里路便走不动,你小子简直是个饭桶!”

“好汉怎么骂人?”

“骂人?现在就实对你说吧!进了山寨,你就别想再出来了!”

“你们准备把我怎样?”

“那就要看寨主如何处置了!”

“贵寨寨主不是还没回去吗?”

“他老人家也许现在早就回去j。”

只听那姓陈噗罗道:“香主,你说这小子是饭桶,但他偏偏能讨一个大美人做老婆。”

“可惜那大美人已经不是他的了。”

只听小燕子叹了口气道:“早知读书无用,我就该学点武功,跟你们一样,那样谁还敢霸占我的老婆?”

“你如果想学,现在也来得及。”

“好汉这话是……”

“我可以马上教你。”

“那太好了,好汉现在就教吧!”

“咱们先讲明白,学武功必定要吃些苦头,待会儿吃了苦头不能怨我?”

“这点苦我不在乎,不吃苦中苦,难为人上人,这道理我懂。”

高登魁望了陈、谢两嘤罗一眼,道:“你们看,这小子好像活得有点不耐烦了!”

陈姓噗罗道:“这是他自己找的,怨不得香主。”

“好吧!我现在就教他几手。”

高登魁话刚说完,便一记“黑虎掏心”探手向小燕子前胸抓来。

他眼见小燕子就在身前不足三尺,岂知这一抓不但未抓到,反而越抓越远,当纵身一步五指探出后,对方竟已远在七八步外。

小燕子究竟用的什么问避身法?不但当事者的高登魁没看清楚,连站在一旁观瞧的陈、谢两名步罗也全像遇上了障眼法。

高登魁呆了一呆,才转动着两眼道:“莫非你这小子还学过迷踪步法?”

接着,腾身一式“饿虎扑羊”直向小燕子扑去,同时又趁势推出一掌。他这腾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回 刀光剑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子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