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传奇》

第30回 寡妇酒店

作者:卧龙生

在这刹那,马文中内心惊多于喜,不由泛起一阵忐忑。

他不能不担心这是王彤和三公主定下的一计,将他就地逮捕,然后秘密解进京去治罪,果真如此,他手下的力量再大也来不及救应。

但事已如此,他又是不得不硬着头皮晋见。

三公主的住处是后行的一所独立跨院。

跨院里也有客厅,怜花正站在客厅门口。

王彤叫道:“怜花姑娘,快进去通报三公主,马大人已经到了。”

怜花立即应声而去。

进入客厅,马文中不敢落座,只能站在一旁,恭候凤驾。

三公主很快便在怜花的陪侍下走了进来。

马文中连忙深深打了一躬道:“卑职参见三公主!”

三公主含笑微微一答礼道:“马大人不必多礼,快快请坐!”

“在三公主面前,那有微臣的座位?”

“马大人那里话,你是封疆大员,就是在我父王前,也该坐着讲话,何况是我?”

马文中只得又谦逊了一会,才在一旁坐下。

三公主望了怜花一眼道:“怜花倒茶!”

马文中忙道:“不敢,不敢!不敢劳驾姑娘。”

但怜花还是倒了茶,双手端向马文中面前的茶几上。

客厅内沉静了甚久,才听三公主冷冷问道:“三日前,邮山发生盗匪包围民宅屠杀无辜之事,马大人必定已经知道了吧?”

马文中心头一震,但表面上依然装得十分镇定,道:“微臣正是为了这事而来。”

三公主不动声色道:“马大人可知道住在那幢民宅里的是什么人?”

马文中顿了顿道:“好像是位姓祝的秀才……”

“那批盗匪和祝秀才有宿仇吗?”

“微臣正在调查!”

“不必调查了,因为我已经请王统领调查得清清楚楚。”

马文中越加感到不安,望向王彤假意问道:“那就请王大人把事情说说清楚!”

王彤神色沉凝的道:“邙山是马大人所辖地面,以马大人的精明,对各地所发生的事情必定了若指掌。”

马文中干咳了声道:“王大人请讲下去!”

“邙山在半年前,啸聚了千余名盗寇,分别成立了水陆两寨,水寨在山后黄河南岸,陆寨则霸占普救寺为寨址,这事马大人不能说不清楚吧?”

马文中神色间已显得又惶恐又尴尬的道:“下官也早有耳闻,正想派兵进剿,不想他们却先行闹了事。”

王彤不动声色道:“既属盗寇,岂有不闹事之理,他们因何要对祝宅下手,马大人不妨仔细调查调查。”

“听王大人的语气,似乎对这事已知之甚详,还请对下官说明。”

“祝秀才有一千金,名叫祝月英,生得端庄秀丽;山寨寨主叫白虎,竟然要强霸祝家姑娘为妻,并把祝秀才的幼子掳上山去做人质。”

“有这种事?这批山寇未免太无法无天了,王大人对这事怎会如此清楚?”

“实不相瞒,那位祝秀才是王某的一门表亲。”

马文中故意啊了声道:“原来如此,那么那晚在祝宅和盗匪们对抗的,是王大人和你的手下人了?”

王彤整了整脸色道:“王某算得了什么!那晚连三公主也住在祝宅,那批山寨里的贼定分明存心杀害三公主和所有大内的人。”

马文中忙摇头道:“王大人言重了。盗寇们必定不知情,若他们知道是三公主和王大人住在祝宅,就是借天做胆子,也不敢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来。”

王彤冷冷一笑道:“不见得吧j如果他们还知王法,就不会占山为寇、残害百姓了。”

马文中见事已如此,只好不再言语。

只听三公主语气平和的道:“王统领,别在马大人面前说这么重的话,河南一省地面这么大,马大人那能管这么多!其实地方上治安不好,主要的责任还在朝廷,不能把错全推在马大人身上。”

王彤道:“三公主说得是。其实卑职也只是就事论事,并非有意责怪马大人,还请马大人万勿介意。”

马文中忙道:“下官不敢,同时也深感惭愧。”

三公主点点头,然后神色严肃的望向马文中道:“马大人,既然你已知邙山贼寇为患,就该早日派兵进剿,绥靖地方。如果力量不足,我可以请王统领亲率他的几位手下协助。总之,绝不能让贼势坐大。”

马文中躬身道:“三公主训诫的是,下官一定马上采取行动,这是下官份内的事,不敢再劳动王大人亲自出马。”

“我希望你的行动越快越好,你预定需要多少天,才能把这批贼寇平定?”

“最多十日,下官一定会肃清这批为非作歹的贼寇。”

“那很好,我决定等你平定了贼寇以后再离开洛阳,你现就可回到抚署调动兵马准备行动了。”

马文中随即躬身告退。

马文中来洛阳,本意是要和鱼化龙密商对策,以便进一步对付三公主和王彤,万想不到事情竟会演变到这种地步。

现在,他除了让鱼化龙将手下的水陆两寨撤出邙山,根本没有别的办法,否则那就是明目张胆的与朝廷作对了。

为了保住前程,继续为西域魔教效力,他当然不会那样做。

王彤别过三公主,再来见江千里。

他先把三公主召见马文中的经过详细说了一遍。

江千里道:“三公主处置得很好,马文中只要向鱼化龙交代一声,鱼化龙必可在十日之内将手下徒众撤离邙山,说不定事后马文中还会来向三公主请功呢!”

王彤心有所虑的道:“鱼化龙的手下撤离邙山之后,祝老先生必定要回到故居,兄弟对他全家的安全仍有顾虑。”

“这方面老弟尽管放心,先前你既已对马文中说明和祝先生表亲,不管马文中是否相信,他必定非负责祝家的安全不可,何况白虎已死,其他人似乎也不致再对视家姑娘心存妄念。”

“江死以为鱼化龙的这批手下会撤到什么地方去呢?”

“这就很难说了,此时此刻,必须保住马文中面子,不能赶尽杀绝,否则,人急造反,狗急跳墙,很可能一发不可收拾。”

王彤沉思了片刻,再道:“目前最重要的一件事,便是逮住桂飘香等三个女人,咱们是否该马上赶往潼关马寡妇那里?”

江千里摇头道:“依江某愚见,还是暂住洛阳,等鱼化龙的手下撤出邙山再说。”

“可是桂飘香等三个女人若已先行西奔,咱们再追恐怕已来不及了。”

“老弟放心,那三个女的经过这次变动,是否能回西域,还很难说。咱们必须先弄清楚情况,才能发起下一步行动。”

“可是如何才能弄清情况?是否该马上派人再潜入普救寺侦察?”

“不必,这种事外人很难查出。”

“江兄的意思是……”

“老弟不必心急,我想薛老弟一定还会再来,只要他一到,咱们什么消息全可知道。”

第二天深夜,薛百胜果然来了。

他是由行外直接越墙进入后行的。

王彤和江千里当即在客厅接待。

王彤问道:“山上的情形如何?”

薛百胜道:“水陆两寨已经准备好撤退工作,不过他们必须等待马巡抚到来。”

“为什么要等马文中?”

“马巡抚若不亲率官兵前来清剿,他们有什么理由撤走,这出戏当然要做出来给王大人和江前辈看,同时也等于让马巡抚立下一次大功。”

王彤颔首道:“老弟说得很对,现在王某最想知道的就是那三个女人的去向。”

薛百胜皱了皱眉道:“晚辈正是为这件事而来,那三个女人此刻的动向,似乎尚未确定。”

“这话怎么讲?”

“记得晚辈第一次在开封和王大人见面时也曾说过,那三个女人对中原颇为留恋,并不想回西城去,只是却又不得不听从马巡抚,如今山寨有变,她们说不定真会留下,再回开封。”

“老弟是否在山寨见过她们?”

“她们的行动很诡秘,想看到她们不是一件易事,不过晚辈可以确定,现在她们仍住在山寨。”

“既然如此,王某是否可以派人夜入普救寺,将她们掳出?”

“恐怕很难,打草惊蛇,反而弄巧成拙。”

“困难在哪里?”

“不瞒王大人,晚辈虽可确定这三个女人仍在山寨,但却弄不清楚住在什么地方,王大人派去的人又如何能探悉她们的住处?”

“不妨逮住一名喽罗逼问。”

“连晚辈我这个有资格参与山寨机密的人,都无从得悉,逼问一名喽罗又能问出什么来呢?”

“依老弟看法,这事该如何处置?老弟一定知道,王某和江大侠这次随同三公主出京,目的就是为了找到那叫桂飘香的女人,如果不能将此女逮到,那就等于白来了。”

“晚辈现在就口去,一定会将确实消息尽速向王大人报告。”

十日后,马文中果然亲率大队马步精兵将邙山的水陆两寨贼寇驱出洛阳。“

事后,马文中还特地再来晋见三公主。

他的目的不外是:“表功”。

三公主也假意嘉奖一番,并答应回京之后将他缓靖地方的功绩面奏皇上。

马文中也向三公主拜谢了一番。

另外,王彤和江千里亲自去了一趟祝宅,见一切完好无损,才再派人护送视香亭全家返回故居。

祝香亭为表示衷心谢意,于返回故居当晚又备下盛筵款待,除三公主和怜花外,其余的人全体赶往祝宅,大吃大喝了一顿。

席间,王彤终于透露了他们这一行人的身份来历。

祝香亭全家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家里接待过的这批客人,竟然是金枝玉叶的公主和大内皇上身边的人以及当代武林大侠。

因之,第二天特地再回洛阳,前往府衙向三公主叩谢恩典。

三公主当即亲切接见,并交代罗知府今后对祝香亭一家要多多照应。

另外,王彤和江千里最想知道的一件事,终于得到了消息。

据薛白胜来报,桂飘香等三名妖女经马文中指示,仍要前往西域,而且必定路经潼关。

因之,王彤和江千里一行人众,随即保着三公主离开洛阳向西进发。

潼关——地当华山之北、渭水之南、黄河之西。

其东群山连亘,以至灵宝;其西则旷野天开,平畴万顷,为晋、秦、豫三省要冲之地,形势险要,自古兵家必争。

王彤、江千里等人保着三公主,不几日便由洛阳来到潼关。

不消说,他们的身份都极端保密,依然扮作商贾模样。

当日下午,一行十余人住进城内东大街一家客栈。为行动方便起见,仍是包下了整座后院。

现在,最重要的一件事便是找到马寡妇的那间酒店。

王彤和江千里仍派小燕子和白羽负责这次行动,因为两人曾有多次合作经验,已成了最佳搭档。

于是,小燕子和白羽略事整理,重新换过一身衣服,离开了客栈。

他们先在东大街参观了一棵枯槐。

原来这棵枯槐在传说中大大有名,当地的人可说家喻户晓。

这枯槐树身上有一大洞,相传三国时,曹操被马超所败,曾经兵败断袍剃须,以避马超追逐。后来马超追到此树旁,曹操绕树而走,马超长枪刺入树上,曹操得机会脱身、后来曹操便把这株巨槐封为树王。

虽然这只是传说中的故事,但当地的居民却言之凿凿,三国演义上更是有过精彩的描述。

看过枯槐,很快便打听到马寡妇的酒店所在。

这倒并非马寡妇的酒店开得大,而是马寡妇本人的名头响亮。

据说马寡妇只有二十出头年纪,是个标准的美人胚子,体态轻盈,风姿绰约,尤其对待客人手腕高明,凡是到马寡妇酒店光顾,多半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但马寡妇的高明处,也就是在这一点,虽然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登徒子多如过江之鱼,却没听说过有一个曾沾到她便宜的。

正因如此,才能使她盛名不衰。

否则,岂不天下大乱。

小燕子和白羽连袂来到马寡妇的酒店门外。

果然,门面并不大,只在门外悬了个随风飘扬的布招,上面写着“桃林居”三字。

可见马寡妇果然有名,因为她的人名已经代替了店名。

从门外便可瞧见店里只有五六张桌子,即使客满,充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回 寡妇酒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子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