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传奇》

第31回 弃暗投明

作者:卧龙生

当她一眼瞥见那素衣女子,也差点叫出声来!

她和惜春,有五年的时间朝夕相处,她俩同是三公主身边最得力的侍婢,两人更是情同姐妹。

惜春被驱逐出宫时,她一直依依难舍,万想不到竟会在这里相见。

但此时此地,她却不能开口说话,只能瞠目结舌的向外望着。

素衣女子并未回答小梅的问话,凝视着西厢,半晌才淡淡的道:“那对少年夫妻是不是就在里面?”

小梅点点头道:“是。”

“东厢是单人的吗?”

“是。”

“有多大年纪?”

“大约二十五六!”

“那对年轻夫妻呢?”

“看样子最多二十岁。”

“可问过他们的姓名?”

“没有。”

“为什么不问?”

“他们可能要住好几天,婢子就会问的。”

“你为什么也没睡呢?”

“婢子恐怕夫人有事,不敢睡。夫人,你真的有事吗?”

“没什么,你随我来,这边的事不必管了。”

说着,缓步由一侧的通道绕向跨院。

小梅紧紧跟随在后。

小燕子岂能放过这机会,低声交代了怜花几句,便立即出房跃上屋顶。由屋顶看得很清楚,素衣女子和小梅正走向院西首的一间厢房,然后关上门去。

小燕子不觉暗喜!

因为他终于找到了对方的住处,也等于获悉了一项机密。

他轻轻掠下天井,来到那间厢房的窗外。

奇怪的是里面连一点声息都没有。

难道她们会一进房倒头就睡?听先前素衣女子的语气,显然是把小梅叫来问事的,进屋之后,根本不可能不发出半点声响。

这是怎么回事呢?小燕子只有耐心的在窗外窃听。

谁知足足顿饭工夫过去,竟是连鼻息声都毫无所闻。

小燕子暗忖:这间厢房绝不可能有两个门进出,素衣女子和小梅分明在里面,难道她们会土遁不成?由窗隙向里望去,因屋内并无灯光,月光也无法透进,小燕子虽视力过人,也无法看清里面景象。

他真想破窗而入,但又觉得那样做势必坏了大事。

最后,他决定还是先行回房,等天亮后再说。

进入自己所住的后院西厢,怜花正坐在床沿等候,一见小燕子回来即迫不及待的问道:“怎么样?她们那里去了?”

“姑娘先上床睡吧,明天再说。”

次日天还未亮,小燕子和怜花便已醒来。

小燕子主动把昨晚探查的情形向怜花说了一遍。

接着他又道:“那素衣女子像极了惜春,到底是不是惜春,你应该看得出来?”

怜花道:“的确太像了。如果真是她,那么马寡妇就必定是另外一个。”

“我也这么想,据说马寡妇主持这家酒店已有一两年时间,甚至时间还要更长,而惜春离开宫中才不过两三个月。”

“如果那素衣女子真是惜春,那就说明惜春也住在这里。马寡妇是西城魔教派过来的,惜春本来就和她是一道上的。”

“可是小梅把素衣女子称为夫人,惜春那会这么快就嫁了人?”

“那也很难说,据说西城魔教的男女婚姻有不少是由上级做主配对的,很可能惜春一回到西域就被许配给某一个男人。”

“那她太命苦了,刚嫁出去就做了寡。”

“怎知她做了寡妇?”

“如果不是寡妇,那有新娘子穿素衣的?”

“说的也有道理,好在她没有丈夫却还有权,看小梅对她那种毕恭毕敬的样子,就知道她目前的身份地位一定很高。”

“死了丈夫,身份地位再高又有何用?”

怜花白了小燕子一眼道:“对一个女人来说,丈夫就有那么重要吗?”

小燕子一本正经的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女人嫁出去以后,大半辈子要和丈夫生活在一起,若一出嫁就死了丈夫,能说不严重吗?”

“一辈子不嫁人的女人,也不是没有!”

“那就另当别论了,姑娘!咱们别抬杠,商议商议正事要紧。”

正说话间,窗外有了脚步声!

接着是小梅的声音:“公子开门,送盆洗脸水来了!”

小梅来了,正是设法解开迷底的时候。

小燕子连忙打开门来。

小梅踏进门来,笑着道:“你们小俩口这么早就起床了,真是难得呀!昨晚睡得还好吧?”

小燕子伸了个懒腰道:“我从没住过这么静的客栈,夜里半点吵闹的声音都没有,当然睡得好。”

小梅笑道:“我们这里等于住家的,根本不是客栈。”

“贵酒店人数一定不少,为什么只看到姑娘一个?”

“我们‘桃林居’早上不做生意,中午才开始营业,公子现在当然看不到别人。”

“可是姑娘为什么一直在忙?”

“我是负责服侍你们三位的,不忙行吗?”

“那真是辛若你一人了。”

“算不了什么。”

小燕子本想转弯抹角问问正题,但又觉得问得太露骨反而容易引起对方的疑心。

事实上他心里也有数,对方很可能早就疑心了,说不定自己这方面已经落入了对方的圈套。

于是,他决定不再多问了。

小梅走后,小燕子和怜花一径来到东厢。

东厢的白羽也早起床了。

当小燕子说明昨晚经过后,白羽道:“看来只有回去向王大人和江前辈请示一下再说,看看他oj有什么主意。”

“由你回去还是由我回去?”

“你是有新婚夫人的,离开不太方便,就由我回去吧!”

白羽回到客栈,把经过向王彤和江干里汇报了一遍。

王彤紧皱着眉头道:“你能确定那素衣女子就是惜春吗?”

白羽道:“是小燕子看到的,怜花也看到了,他们说十有八九是惜春。”

“有人看到马寡妇没有?”

“马寡妇始终未出现。”

王彤望望江干里道:“江兄的意思该怎么办?”

江千里略一沉吟道:“以小道士述说的情形,看来咱们非采取行动不可了。”

“江兄请说出采取行动的理由!”

“依我所料,那三个女的很可能已经到达潼关,若不采取行动,一旦被走脱,以后将永远无法找到她们。”

“江兄准备如何行动?”

“那跨院内的厢房,室内必有秘道通往别处,只要冲进秘道,必有所获,不过,必定要冒极大的危险。”

“这话怎讲?”

“秘道内必定设有重重机关埋伏或其他禁制,咱们的人很可能会先受其害,我们不能不先有心理准备!”

王彤不由起了犹豫:“如此说来,最好还是暂时按兵不动,因为咱们这边的人都不懂机关埋伏之学,被困在密道中是小事,万一因而送命……”

江千里苦笑道:“可是,若不及早行动,一切必将落空。”

“江兄准备要哪些人冲进密道采取行动?”

“目前住在那边的人是小道士、小燕子和怜花,当然应由他们三人行动。”

“我们这边所有的人是否可以一起去?”

“那样不妥,人去多了,反而会毫无所获。”

王彤不再说什么。

他虽然不反对江千里的提议,却又不便公开表示赞同。

因为,万一小燕子、白羽和怜花因采取行动而身遭不测,他如何向三公主和燕飞交代呢?江千里自然也不愿坚持己见,最后望向小道士道:“你现在就先回去吧,和小燕子继续在暗中留意对方的行动,若有新发现,能处置就当机立断的加以处置,不然就尽速回来通报。”

白羽回到“桃林居”,刚到西厢和小燕子、怜花见了面,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见小梅提着一个食盒进来。

小燕子道:“开饭不是在餐厅里吗?”

小梅笑道:“你们三位和一般客人不同,不必到餐厅,本来,我该到东厢也送一份去,只因你们三位原是一道来的,就在一起用吧!”

“姑娘,为什么始终没看到掌柜的?”

“掌柜的昨晚就有事出去了。”

“掌柜的以在店里做生意为主,外面会有什么事呢?”

“你这话错了,店里各人管各人的事,掌柜的不在并不耽误生意,至于对外的来往却全要由掌柜的负责。”

“那就难怪了。”

小梅走后,院子里果然开始有人来往。

不消说,他们是“桃林居”的工作人员,其中还有两三个女的。

小燕子等三人至今仍弄不清他们昨晚住在哪里?一天下来,除白羽早上曾回过客栈外,三人都未离开“桃林居”一步。

傍晚,小梅再送饭来。

她不解的问道:“三位为什么整天都不出门呢?白羽道:“我们是生意人,生意昨天已经谈妥了,只等货物一到,便要赶往长安,现在货未到,只有休息,何必出去?“

小梅只是笑笑,并未再说什么。

当晚入夜后,后院里又已不见酒店的人。

小燕子找来白羽,和怜花三人开始讨论该如何行动?小燕子道:“咱们现在等于守株待兔,若兔子不出洞,岂不是一切落空?”

白羽点头道:“你的意思是想进洞查看?”

“不错,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可是秘道内必有机关埋伏,连王大人都不希望咱们轻举妄动。”

“江叔叔不是主张咱01采取行动吗?”

“江前辈虽然主张咱们采取行动,但照样也有所顾虑。”

“不管它,老按兵不动,绝不是办法。”

三人商议的结果,决定今晚三更再在后院和跨院侦察一次,至于是否正式采取行动,再视实际情况而定。

于是,三人先小睡了会儿,待二更过后,便在小燕子的带头之下,先在后院展开搜查。

这时三人都已携上兵刃,兵刃是昨天小燕子和白羽带怜花来时装在行囊中带来的,并未让小梅看到。

他们不难想到这里的人,自马寡妇以下,必定个个都有过人身手,仅看小梅的轻功便可知道。

后院里果然每个房间无一人。

三人再进入跨院。

跨院里仍然不见人踪。

小燕子来到那个厢房窗外,道:“昨晚素衣女子和小梅就是进入这房间的,既然江叔叔断定里面有秘道,咱们现在就该进去看看。”

白羽道:“是否该留一个人在外把风,以便万一发生意外时负责接应。”

小燕子略一寻思道:“那就你们两位在门外把风,由我一人进去。”

“千万小心!”

“不劳叮咛,我想机关埋伏在秘道里面,在屋内绝不可能发生意外。”

小燕子说着,推了推门。

门是关着的,只好将窗撬开,轻轻爬了进去。

白羽和怜花则全神戒备的守护在窗外。

进入室内,视力很快便可适应,小小一个房间一目了然,除了一张床榻,几把椅子外,别无他物,根本用不着搜索。

现在,小燕子最重要的一件事便是寻找秘道。

他不难预料,秘道口必定在地面,而最可能是在床下。

忽听白羽在窗外道:“既然里面没事,那我们也进去了!”

“好,你们就进来吧!”

白羽和怜花很快便越窗而进,然后再把窗关上。

此刻,小燕子已在地上到处摸索。

白羽道:“既然跨院空无一人,就不妨点上灯,找起来也容易些。”

“你可带着火拆子?”

“夜晚行动,怎能不带这个!”

白羽从怀里摸出一根火拆燃亮,果然床头茶几上放有一盏油灯。

点上灯,然后向床上照去。

小燕子爬到床下,很快便发现地面似乎有裂痕,探手摸去,可以感觉得出是一块大约两三尺见方的木板覆盖在地面上,颜色与地面完全相同,若非仔细查看,很难发现有什么异状的。

毫无疑问,这就是秘道的出入口了。

小燕子刚把木板掀起,便听里面发出嘶嘶声音!

白羽江湖阅历丰富,急急叫道:“快退!”

他的喊声刚刚落音,便听一连串骤急的“咻咻”之声响起,足有七八支弩箭由地下的洞内射出。

箭力强劲,竟然把上面的床板射穿。

小燕子本打算揭开木板后,就直接由洞口跃下,这一来,使他不得不暂时按下这念头,同时也深深感激白羽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回 弃暗投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子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