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传奇》

第33回 探察敌情

作者:卧龙生

由于夜路难行,荒山野岭在视线不明之下不宜施展轻功,江千里和小燕子回到原来所住的民家时已经是三更将尽了。

这时三公主、王彤和所有的人都已入睡,江千里和小燕子也就不再惊动任何人。

直到翌日一早,所有的人才知道江千里和小燕子已经回来。

当他们得知天雷老人已经有救时,个个都惊喜不已!

三公主还特别来到江千里房中,询问师父苟慧月的事。

江千里道:“苟女侠对三公主体内虫毒未除的事也是关心不已,她为了救小燕子的师父天雷老人,必定会在青云崖大荒洞作较长时间的停留,也许过些天会主动前来看望三公主的。”

三公主摇摇头道:“不!那有师父探望徒儿的道理,我该去拜见她老人家,青云崖离这里有多远,我现在就去。”

江千里忙道:“这边的事也很重要,连我和小燕子想留在那里她都不肯,三公主如果非先去见她不可,过几天我和小燕子自当陪你前去,不必急在一时。”

三公主终于打消原意,回房而去。

当日上午,王彤和江千里又把所有的人分成四组,分头各处寻觅西域魔教在终南山的分坛。

出于意料之外的,这次三公主也自告奋勇要参加。

她这一组全是女的,由怜花和惜春随行。

王彤建议三公主最好再挑选一人随行,因为有些事必须有男性出面才较方便。

江千里趁机派出小燕子随同三公主行动。

不消说,他的这一安排是意总为的。

偏偏小燕子反而有些不大情愿。

虽然他明知一道飞虹苟慧月有意撮合他和三公主成为一对,却总觉有些不妥,而且他把一切荣华富贵都看得很淡,只想遵照师父的话,在武林中做一个行侠仗义、堂堂正正的人,至于其他方面,毫无所求,也绝不想强求。

但如今江千里吩咐下来,他也只有服从。

因为他永远记得师父在自闭洞门前所殷殷叮咛的三件事。

这三件事便是:一、尽力逐出魔教,以解武林之危。

二、不得出仕朝廷为官牧民。

三、要总听江叔叔的吩咐行事,不得违命抗拒。

实际上,从师父自闭石室后,小燕子早已把江千里看成像师父一样。

他不会忘记,设若没有江千里的识拔把他送入天雷老人门下,自己那里会有今天的武学成就。怜花和惜春当然欢迎小燕子加入三公主这一组。

至于三公主,可能还不清楚师父对自己终身大事的安排,否则场面必定很尴尬。

于是,三女一男开始出发。

路中,怜花问道:“三公主为什么忽然要亲自抛头露面呢?”

三公主道:“大家从离京到现在,所有的行动,可说全是为了我一人,我若再躲在屋里不出来,那就太对住大家了!”

接着望了惜春一眼,又道:“你是唯一到过魔教终南分坛的人,路上务必多多留意观察。”

惜春道:“婢子早对三公主说过,当时是被蒙着眼睛的。”

“不管怎样,你总他的人环境要熟悉些。”

这时小燕子已跃身走在最前面。

三公主问道:“莫非燕少侠对这里的路径很熟吗?”

小燕子道:“草民是个男人,走在前面是应该的。”

只听怜花“扑嗤”一笑道:“燕少侠,你也是吃饭长大的,为什么自称草民?”

她因为曾经与小燕子相处过,彼此已经十分相熟,因之才会言语无忌,开开玩笑。

三公主立即叱道:“怜花,怎么可以和燕少侠这么说话?你来自宫中,想不到还这么缺乏教养!”

怜花那里还敢说什么,红着脸低下了头。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已进入山之深处。

正行走间,忽见远处山腰一个灰衣人影正沿着崎岖山路向这边而来。

惜春惊喜的道:“禀三公主,这人很像摩教教徒,您和燕少侠、怜花姐最好能暂时避开一下。”

三公主哦了声道:“隔得这么远,至少还有半里路,你怎么能够看得清楚他是魔教教徒?”

“婢子只是由衣服的颜色分辨。”

“为什么要我们避开呢?”

“如果真是魔教教徒,婢子因为在分坛住过好几天,他必定认识,婢子自信有办法套出底细来,若三公主三人在旁,他又怎么肯说实话?”

“有我们在,可以逼他说实话。”

“三公主把事情看得太简单了。魔教的人都被训练得把生死不当做一回事,为了保守教中机密,他们绝对不会在威力之下屈服,万一他咬舌自尽,那咱们岂不就断了线索?”

三公主见惜春说得有理,连忙和怜花、小燕子躲到路旁一块大石之后。

惜春也随即在路边的一棵树荫下坐着。

大约盏茶工夫之后,那灰衣汉子已经走近。

灰衣汉子大约四句左右年纪,虽然一身灰衣,但却是油头粉面,看来很像是一个“相公。”

当灰衣汉子一眼瞥见坐在路旁的惜春后,不觉咦了一声道:“你不是龙夫人吗?为什么不在潼关却来到这里?”

惜春站起身来,满面含笑的道:“我是有事要到分坛的。”

“夫人现在不是在潼关代理主持‘桃林居’的吗?”

“你怎么连这些事也知道?”

“我是听马堂主和龙副堂主说的,他们两人有事来分坛,那边由你代理,不是吗?”

“可是我有更重要的事,必须亲来一趟分坛不可。”

“什么重要大事?”

“现在不方便讲,见了分坛主,我自然会对他说。”

灰衣汉子眨着一对色迷迷的鼠眼,咧嘴问道:“夫人既然到分坛,为什么却还坐在路边?”

惜春喘息着道:“我赶了大半天的路,当然要休息休息。”

“既然如此,我就陪夫人一起休息休息,我也累了!”

毫无疑问,灰衣汉子是想趁机一亲芳泽。

惜春正是求之不得,便又再坐下来。

灰衣汉子四下望了望,然后紧靠着惜春身边坐下。

惜春搭仙着问道:“最近分坛里很忙吧?”

灰衣汉子淡笑道:“还不是老样子。”

“只要不出事就好。”

“在终南山会出什么事呢?只是马堂主和龙副堂主一直很担心潼关‘桃林居’方面会出事。”

“那边也不会出事。”

“话不能这么说,据马堂主和龙副堂主讲,京城大内方面有些了不起的高手,很可能到潼关来。”

“我怎么没听说过?”

“难道堂主和龙副堂主离开‘桃林居’时,不曾交代过夫人?”

“一字都未提过。”

“那就谈点别的吧!”

灰衣汉子故意把身子再向惜春靠了一靠,笑眯眯的道:“夫人,咱们说了老半天话,你到底认不认识我?”

惜春也透着无限情意的柔声道:“我当然认识你这位大哥,不然我会随便和一个陌生人坐得这么近说话吗?”

“夫人是怎么认识我的?”

“那我要先问问,你是怎么认识我的?”

“夫人在分坛住过好几天,分坛里根本没有几个女的,而你长得又那么美,我们男人谁都会对你留意三分。”

“你看我美吗?”

灰衣汉子顿时有如心花怒放,咧咧嘴,涎着脸道:“当然美,美得比花还好看,很多人都在背后说过一句相同的话……”

惜春眨动着滴溜溜的眸子道:“他们说什么?”

灰衣汉子咽下一口唾沫,道:“他们说……说龙副堂主真是艳福不浅!”

惜春似乎不以为意,淡然一笑道:“他们是胡说八道,相信你这位大哥一定不会说这种无聊的话。”

灰衣汉子伸长脖子,顿了顿道:“我嘛……我嘛……”

惜春紧追不舍的道:“你怎么样?”

“我……我也是人,当然看法和他们一样,不过我只是没有讲出来,只是心里在想而已……”

“想不到这位大哥还是个多情人!”

“多情有什么用,如果将来能讨到老婆,不要说像夫人这样的,只要是个女人,只要有头有脸、四肢俱全、五官不缺,就心满意足了。”

惜春霎时像感到一阵怅惘,长长叹了口气,低下头不再说什么。

灰衣汉子茫然问道:“谈得好好的,夫人为什么叹气?”

惜春又叹了口气道:“我是触景生情,自叹命薄,大哥就不必再问了!”

灰衣汉子两只鼠眼不停的转动着道:“夫人嫁给龙副堂主,生活美满无比,怎么忽然自怨命薄起来?”

“我和龙在天之间的私事,大哥怎么会知道?”

“现在闲着也是闲着,夫人说出来听听好不好?”

“你想知道?”

“当然想知道。”

“为什么想知道?”

“我……我是关心夫人!”

“好,我就告诉你,我和龙在天之间相处得并不美满。”

“怎么会有这种事?”

“他娶了我,还不知足,在撞关‘桃林居’经常夜出不归,在外面拈花惹草……”

灰衣汉子听到这里,两眼瞪得眨都不眨,猛一跺脚道:“龙副堂主简直太那个了,如果换了我……”

惜春不动声色道:“换了大哥便怎样?”

“如果我能讨到像夫人这么一朵花似的老婆,一定日日夜夜守着她,就是拿鞭子赶我走,我也不想离开她半刻钟。”

“早知如此,我就该嫁给大哥,能有丈夫一刻不离的守在身边,那多好,有句形容词,大哥必定听说过吧?”

灰衣汉子连忙得意忘形的道:“只羡鸳鸯不羡仙,对不对?”

惜春点点头道:“原来大哥肚子里还装了不少墨水,真是人有人才,文有文才!”

灰衣汉子拍拍胸脯道:“我的确读过不少书,小时候本来想参加科举的,谁知后来干了这一行,有学问无处用,现在还只是一名教丁,如果当初去应试,说不定会连中三元,也许现在不是一品也是二品的大官了!”

“真可惜,辜负了大哥这样的人才,不过……”

“不过什么?”

“一个人是否让人看得直,并不在乎他官大官小、身份高低,只要学问好,别人就会崇拜他,像大哥这种人正是我崇拜的对象。”

这时的灰衣汉子全身骨头似乎已不足四两重,简直有飘飘慾仙的感觉,咧了咧嘴道:“夫人别老是捧我了,连个老婆都没有,捧有什么用!”

惜春柔声安慰道:“你又不是七老八十,凭着一表人才,将来何愁讨不到老婆。”

灰衣汉子干咳两声道:“可是……可是我现在就想要!”

“讨老婆是终身大事,怎可能想要就有?”

“而且还想要个像夫人这样的。”

“大哥一定有机会。”

灰衣汉子听出惜春话中有话,顿了一顿道:“莫非夫人……”

惜春似真似假的道:“现在四下无人,就对大哥说了也没关系,我已经不想再跟龙在天守活寡了。”

灰衣汉子大喜过望的问:“真的?”

惜春整了整脸色道:“这种话可是随便乱说的吗?”

谁知灰衣汉子却又像皮球泄气般道:“可惜我……”

“你可惜什么?”

“就算夫人和龙副堂主分了手,我也不敢娶你。”

“为什么?”

“我只是一名教丁,怎敢娶副堂主的堂下妻,就连教规也不允许。”

“你真死心眼。”

“莫非夫人还会逃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吗?”那……好像书上说过,那叫私奔。“

“大哥,你错了,这不叫私奔。”

“可是书上是这么说的。”

“私奔是指有丈夫的女人或有妻子的男人跟别人跑了,而我那时已和龙在天正式分手,你又是没妻子的人,咱们一起走,怎能称作私奔?”

“可是万一龙副堂主不同意和你分手呢?”

“那就只好私奔了!”

“这样就太好了,夫人!我现在就可以向你提出保证。”

“保证什么?”

“在一起逃走的路上,如果我雇不起车和轿,就背着你或者抱着你,总而言之,一切辛苦事都由我做,我情愿给你作牛作马。”

“凭大哥这几句话,就太让我感动了,为了终身幸福,看来我非跟你不可了。”

惜春说到这里,站起身来道:“大哥下山,是否有什么要紧的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3回 探察敌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子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