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传奇》

第34回 血洗魔窟

作者:卧龙生

这边虽以三公主为首,但出面的却是王彤和江千里。

江千里低声问惜春道:“姑娘是否认识魔教分坛坛主?”

惜春道:“认识,就是当中穿黄衣的那一个。”

“他叫什么名字?”

“叫黄龙。”

“马寡妇和龙在天是否在里面?”

惜春搜视了对方的人马一遍,道:“好像不在里面。”

王彤再问小燕子道:“你是见过桂飘香的,是否在里面?”

小燕子早就留意对方阵中是否有桂飘香在,立刻摇摇头道:“晚辈没看到。”

站在后面的老妖婆史妙秋忙道:“桂飘香和另外两个女的算是这边的客人,她们不可能随黄龙出来的,待会儿把黄龙制服后,不愁捉不到她们。”

只听黄龙已经发了话,喝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胆敢闯进西天圣教分坛?”

王彤朗声道:“在下王彤,现任大内侍卫统领,奉皇上密旨,前来剿灭你们这西域魔教终南分坛!”

黄龙顿时双颊青筋暴起,冷声大笑道:“好哇!仅仅十几个人,竟敢口出狂言,这是你们自寻死路,待会儿怪不得本坛主手下无情!”

他说到这里,忽然两眼一直,视线停在惜春脸上。

他怔了一下,又道:“你……不是龙副堂主夫人吗?怎会和他们在一起?莫非是落在他们手中受胁迫而来?”

惜春叱道:“我叫惜春,别再在我面前提龙在天,不过你若能把他和马彩云交出来,我们王大人也许可以饶你不死!”

黄龙听惜春的口气,再想起她以前曾在宫中做过宫女,料定王彤所说的话可能不假,但他岂肯束手就缚?此刻黄龙已很快拿定主意,那就是将王彤带来的这一伙人来个一网打尽,岂非人不知鬼不觉,就算皇帝老儿也查不出来。

于是,他立刻下令手下的上百位魔徒们,将王彤一伙人团团围住,围了个水泄不通,另外又派出十余人将分坛的进出口堵住,绝不留下一个活口。

以此刻的情势,三公主一伙人等于必须背水一战。

只听黄龙大喝一声道:“缩小包围圈,开杀!”

顿时杀声震天,魔徒们人如潮涌,兵刃交错的冲杀过来。

三公主这边以三公主、王彤、江千里、小燕子武功最高,四人分四方各当一面,其余武功较弱的,则在第二线迎敌。

这一场人如潮涌的近身搏击,直杀得昏天黑地。

魔徒们虽然人人身手不弱,但遇上了三公主、王彤、江千里、小燕子等人,根本无法招架,一个个被杀得有如剁瓜切菜一般,转瞬间便已尸横遍地血流成渠。

偏偏魔徒们却又个个悍不畏死,明知非死不可,还是一波一波的涌向前来。

大约顿饭工夫之后,魔徒们已死去大半。

三公主决定不让对方留下活口,看看这边已压力大减,立刻率领惜春,怜花以及小道士白羽赶往分坛出入口,将堵住出入口的魔徒,不消半盏茶光景便已全数杀光,然后再返回继续大开杀戒。

这时魔徒们已剩下不足二十人,小燕子也直接和黄龙交上了手。

十几回合过去,黄龙已难以招架,心慌总乱之下,只好转身向分坛的石屋奔去。

小燕子岂能容他逃脱?他遥空一指,便将黄龙点倒在地。

当小燕子再回身时,魔徒们已全部就歼,果然是一网打尽。

于是,王彤下令,所有同来的人展开逐屋搜索。除马彩云、龙在天以及桂飘香等三妖女外,要一律格杀,绝不留下半个活口。

又是顿饭过去,在石屋内未现身的几十名魔徒也被全部杀光。

这一战,名副其实的血洗魔窟。

最令众人兴奋的是桂飘香等三名女妖也被逮住。

三公主命王彤带着韩涛、燕飞押着桂飘香三人先回民家,然后就在一间石屋内将黄龙提来审讯。

负责审讯的是江千里。

小燕子将黄龙提进石屋,然后解开他的穴道。

三公主、惜春、怜花、老妖婆都守在旁边。

黄龙对面前众人除惜春外,其余的一个也不认识,当他开穴醒来后,只是呆呆的不发一语。

江千里不动声色,问道:“你这分坛现只剩下你一个人了,你该心里有数吧?”

黄龙哼了声道:“要杀便杀,用不着多说废话!”

“你只要肯说实话,也许会饶你不死。马彩云和龙在天哪里去了?”

“不知道!”

“真不知道?”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老小子!休想在本坛主口中套出半句话来!”

江千里望望三公主。

三公主道:“既然不肯说实话,那就成全他吧!”

江千里扬手一掌,向黄龙前胸劈去。

黄龙喷出一口鲜血,仰面倒地毙命。

三公主吩咐道:“再到处仔细搜查一遍,绝不能让马彩云和龙在天变成漏网之鱼。还有,惜春到黄龙住处也仔细搜查一下,看能不能找到解葯。”

一个时辰之后,所有的人都已回来,并未发现一名活口。

至于惜春,也未能在黄龙室内找到解葯。

三公主只好吩咐大家一起返回所住之处。

桂飘香、石榴、凤仙三名妖女被王彤单独禁闭在一间空屋里。

王彤曾对三女做过初步审讯,得知桂飘香在魔教小西天雷音寺地位不低,是一名香主身份。

至于在“迎春阁”化名石榴和凤仙的两名妖女则是桂飘香的心腹侍婢,女主人和心腹侍婢一同到妓院做妓女,这倒是罕见罕闻的事。

三公主回来后,先要小燕子和老妖婆再对三名妖女复审一遍。

小燕子把老妖婆招呼过来,道:“史老,现在该咱们两个去看看你师父了。”

谁知老妖婆竟然吓得发抖,打了个哆嗦道:“老身我……我不敢去!”

小燕子忍不住笑道:“真奇怪,你竟怕她怕成这种样子,她现在已经做了阶下囚,生死大权操在咱们手里,还有什么可怕的?”

“可是她……她是老身的师父!”

“她不过教了你一点虫术,算什么师父?那有师父比徒弟年纪轻的,若论年纪,你做她的祖母足足有余了。”

老妖婆终于胆气渐壮,抖了抖肩膀道:“好吧!我跟你去,不过有什么话问她,一切以你为主。”

小燕子随即和老妖婆来到那个空屋。

只见桂飘香、石榴、凤仙都坐在地上,想必已被点了麻穴。

小燕子轻咳了一声道:“桂花,你该还认识在下吧?”

桂飘香还没有来得及开口,便见老妖婆躬身施了一礼,道:“师父好,弟子史妙秋拜见你老人家!”

小燕子真恨不得打老妖婆一耳光,但他还是极力忍了下来。

桂飘香视线盯着老妖婆,叱道:“史妙秋,亏你还是西天圣教一名资深弟于,竟然做了投降变节的事,还有什么脸面来见我,干脆去死好啦!”

老妖婆全身发抖的道:“师父,弟子是弃暗投明,不是投降变节。”

桂飘香面色如罩寒霜,哼了一声道:“胡说,还不给我跪下!”

只听“扑通”一声,老妖婆已双膝跪了下去。

小燕子简直火冒三丈,喝道:“老妖婆,想不到你竟这样下贱,亏你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让我说什么好呢?”

他嘴里这么说,内心却已暗生警惕。

看桂飘香的表现,显然是宁死不屈,为了要她为三公主除虫,绝不可把气氛弄得太紧张,否则万一她寻了自尽,岂不误了大事。

他只好缓下声音道:“桂花,你还没答复我的话!”

桂飘香冷笑几声道:“我当然认识你,那晚讲好了你要宿在我房里,为什么后来变了卦?”

“你问的等于废话,难道在下会心甘情愿的让你下虫吗?”

桂飘香视线再转向老妖婆,秀眉带煞的叱道:“史妙秋,你这个混帐东西,事情全坏在你一人身上!”

史妙秋依然跪在地上,低着头道:“弟子做错了什么事?”

“那晚若不是你指点他,他怎会知道我的真正身份?”

“弟子……”

“你以为我没看到你?我早就看到你扮成一个老头子,和他走在一起,而且还向我房里指指点点。”

老妖婆嗫嚅着道:“弟了既然已弃暗投明,就不得不帮他们做些事情。”

桂飘香双目圆睁,喝道:“好啊!你想找死?我现在就让你死!”

她说着,用力想将右掌举起,可惜因已全身瘫痪,根本无法举起手来。

岂知这一来正好壮了老妖婆的胆。

只见她霍地站起身来,冷哼一声道:“桂飘香,老身从现在起,已没有你这个师父了,你给老身做孙女还差太多呢!老身现在不打你屁股,就已经算对你客气了,你想要老身死,那是妄想!”

桂飘香顿时气得两眼发黑,险些昏了过去。

老妖婆犹自喃喃说道:“姓桂的,臭丫头,别给脸不要脸,你以为老身怕了你吗?老身现在想杀你,比捏死一只苍蝇还要容易,自己也不撒泡尿照照,你算个什么东西!”

桂飘香当真已被气结,那里还能说出话来?岂知老妖婆竟越来越火大,走过去左右开弓,一阵噼噼啪啪,把桂飘香打得翻倒地上,半晌不起来。

这时小燕子反而不得不连忙阻止,回身道:史老,该消气了,用不着再和她计较。“

老妖婆冷哼道:“若不这样,这臭丫头怎会知道老身的厉害!”

“她现在早就知道你厉害了,连我也怕你,好不好?”

“老身一见她就有气,小兄弟!现在就由你问她话吧!老身走了。”

老妖婆一转身便出门而去,嘴里仍在嘟囔着骂个不休。

小燕子伸手把桂飘香拉起,语气平静的道:“现在该你消消气了,别理她!”

桂飘香双颊红肿,气喘吁吁的道:“你是亲眼看到的,这还像话吗?”

“是不是像话,算你当初看走了眼,教出这么一个欺师灭祖的徒弟来,下次再调个好的就是了。”

别看这几句似真不真、似假不假的话,竟然使得桂飘香对小燕子产生了好感。

她抚摸着双颊,半晌才缓缓仰起头来道:“你来看我是什么意思?”

小燕子一本正经的道:“这时除了你那不肖弟子史老婆子以外,和你认识的就只有我了!”

“你错了,你们三公主朱云和惜春、怜花也认识我。”

“她们虽然认识你,却和你谈不到有交情。”

“你和我又有什么交情?”

“我曾在你房间耽了很久,连你的床都上过,怎么说没有交情?”

“那时你是我的客人,我当然要招待你。”

“这就是交情,天下女人成千上万,我为什么在那种地方只认识你呢?这就是有缘。”

“既然有缘,那天晚上你为什么不来?”

“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不能不防你在我身上下虫。”

桂飘香摇摇头苦笑道:“燕少侠,你错了,我下虫是看客下菜的,如果你是真心待我,我又何苦害你呢?”

“这话当真?”

“如果不相信,今夜我情愿陪你一晚上。”

“别说笑话了,我现在已经不做那种事情了,我有什么理由找你陪。”

“就让我还你那一晚上的债,不好吗?别忘了,我曾白收了你十两银子。”

“那就以后再说吧!”

“你要订个日期?”

“先办完正事再说。”

“你说的正事我明白。”

“说说看!”

“为三公主朱云除虫。”

“既然你知道,那最好不过了。上次你那徒弟史妙秋为三公主除虫,一直无法根除,你这做师父的,当然要比徒弟高明。”

桂飘香此刻显然已意志动摇,默了一默道:“我如果把你们三公主的虫毒治好,她拿什么谢我?你又拿什么谢我?”

小燕子整了整脸色道:“你若不替三公主治虫,必定性命难保

……“

“我若替她治虫呢?”

“她一定会饶你不死,你还年轻,将来还有美好的日子等着你,总不会不希望活下去吧!”

“你能替我保证吗?”

“这事包在我身上,我愿意以性命担保。”

桂飘香转头望望石榴和凤仙,却没说什么。

石榴忙道:“香主就答应了吧!燕少侠说得对,咱们都还年轻,既然有活路,为什么非死不可呢?”

桂飘香长长吁一口气,再望向小燕子道:“好,我答应!”

桂飘香开始为三公主治虫了。

为防她动别的手脚,老妖婆、惜春、怜花都紧紧守在旁边监视。

据桂飘香说,要想把三公主体内的虫毒彻底除尽,至少需三天时间。

因之,三公主决定继续留在终南山这处民家三天。

另外留下的则有江千里、小燕子、王重山、七巧僧、白羽、老妖婆等。

至于王彤,则带着韩涛、赵保、陈宏等大内高手又返回潼关。

这是因为他们必须再对“桃林居”下手,以便捉住马寡妇和龙在天。据王彤和江千里等人判断,马寡妇和龙在天必定已回到“桃林居”。

不过三公主有交代,要王彤和他的手下只负责监视“桃林居”的动静,等到终南山这边的人马也到过潼关后,再采取行动。

江千里闲来无事,决定带小燕子再到青云崖大荒洞一趟。

这次虽然洞门已开,但他俩却不敢迳自闯进,只能先到草棚找包忠夫妇。

据包忠说,苟慧月此刻仍在大荒洞中,至于天雷老人则已于昨夜醒了过来。

这消息简直让江千里和小燕子兴奋到了极顶,“返元大还丹”

果然真有起死回生之效,同时对苟慧月的感激也无以名状。

江千里迫不及待的道:“我和小燕子是否可以进去看看?”

包忠摇头道:“苟女侠有吩咐,没有她的许可,别人不能向里乱闯,江大侠不必急,她马上就会回来。”

果然,包忠刚倒了茶,一道飞虹苟慧月便进了草棚。

江千里和小燕子连忙起立相迎。

江千里抱拳深深一礼道:“苟女侠妙手回春,竟然真能让我那义兄苏醒过来,现在情形怎么样了?”

苟慧月揩试了一下额角的汗水道:“可是包老人家告诉江大侠的?他醒来后,神志也完全清醒,此刻已能开口说话了。”

江千里越发喜出望外,道:“他的眼睛是否已经复明?”

苟慧月略一迟疑道:“我现在已经开始为他进行复明手术,除葯物外,另施以金针过穴之术,我虽然没有绝对把握,至少有七成以上希望。”

“时间上大约需要多久?”

“我希望能在三天之内完成手术。”

“我和小燕子现在是否能进去看看?”

“好吧!你们辛辛苦苦来一趟不容易,就随我来吧!”

进入大荒洞,江千里和小燕子都不自禁放轻脚步,几乎连大气也不敢出。

跨进石屋,屋内点着油灯,照见天雷老人正躺在床上,手脚都在活动。

苟慧月回身示意不要声张,然后来到床前,低声道:“天雷,你那义弟江大侠和爱徒小燕子来看你了!”

天雷老人顿时脸上现出激动模样,似乎想要支撑着坐起来。

苟慧月急急俯身将他扶起。

只听天雷老人抖动着声音道:“他们在哪里?”

江千里连忙趋前几步,俯身握住天雷老人的手,声调急促的道:“大哥,兄弟在这里……”

小燕子也几乎在同一时间,急急趋前叫道:“师父,徒儿小燕来看您老人家了!”

天雷老人伸出另一只手,把小燕子的手紧紧握住。

江千里兴奋得流下了眼泪道:“大哥,您现在总该明白了,苟女侠并没有忘怀于您,为了您,这些天来她不分昼夜为您恢复元气辛苦……”

这时天雷老人双目中也流下眼泪,点点头道:“当年她误会了我,我也误会了她,现在已用不着再解释了,但愿以后的日子……”

天雷老人再握紧小燕子的手道:“你下山后,是否一直跟随江叔叔?”

小燕子热泪盈眶的道:“弟子永远不会忘记师父自闭洞门前所训诫的那三件事,这半年来我一直跟随着江叔叔。”

天雷老人神色间现出安慰之意,道:“那我就放心了。”

又谈了几句,苟慧月示意两人必须离开。

两人回到草棚不久,苟慧月也回来了。

包忠夫妇又倒了茶。

江干里问道:“先前还忘记一件事,我那义兄当年曾身中西域魔教七煞毒针,苟女侠是否有办法为他疗去体内毒伤。”

苟慧月淡淡一笑道:“不必了。”

江千里讶然道:“为什么不必了?”

“我已用金针过穴之法测试过,他体内的毒针剧毒已全部消失。”

“怎会这样呢?”

“理由很简单,这半年多他不饮不食,血脉活动已完全静止,无形中他体内的毒针剧毒也因停止活动而自行消解。”

“这么说来,不久之后他便可以完全恢复正常了?”

“不错,他会恢复到像二十年前的他完全一样。”

接着,苟慧月问起三公主那边的事。

江千里道:“目前那边的人马分成两部分,三公主在这边疗治体内虫毒;江某的几名手下也全留在这边;王统领则带着手下的侍卫高手去了潼关,以便对‘桃林居’负责监视。”

苟慧月默了一默道:“如果那边的人手不够,我决定也去帮忙。”

江千里大喜道:“可是这边的事,苟女侠怎可放下不管?”

“我当然要在他完全复原之后才能到云儿那边去,说不定我会和他一起去。”

“那太好了,若有苟女侠和我那义兄亲自出马相助,一切就好办了。”

苟慧月从怀里掏出一只绿色玉瓶,倒出三粒丹丸,道:“上次云儿到这里来,曾说过惜春那丫头急需解葯,江大侠就请把这三粒丹丸带回去交给惜春。

江千里喜出望外,伸手接过道:“据说惜春所需的解葯是西域魔教独门所有,苟女侠是从哪里得到的?”

“这丹九可解百毒,我相信惜春体内之毒绝不会超出百毒之外,虽非独门研制,惜春服用之后照样也会有效。”

“那我就代替惜春多谢苟女侠了!”

你们现在就回去吧,我相信天雷一定会很快复原,不久的将来咱们再在潼关相见。“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子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