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传奇》

第05回 七巧罗汉

作者:卧龙生

燕飞要下跪,却被王彤拦住,道:“我不算正式的官员,总捕头不用多礼……”探手入怀取出一个玉瓶,倒出一粒白色丹丸,交给王重山道:“吞下去,你能接下追魂七煞的两次合击,未被追去魂魄,相当不错了。”

这是说,他已看到了追魂七煞第一次的攻势,才急急御舟飞渡,看他目光中的神采,必有过人的目力。

“是的,江湖上能接下他们合力一击的人不多……”

王彤打断了燕飞的话,道:“怎么会惹上追魂七煞呢?”一面挥手示意,让王重山坐下来调息。

直到此刻,那小舟才靠近岸边,两个全身劲装的佩刀侍卫系好小舟,快步行来。

那是两个精壮的年轻人,对王彤似极敬畏,距离五六步就停了下来,恭守一侧。

“他们是著名的杀手,不会无故杀人……”燕飞说:“三公主失踪一案,变中有变,卑职和重山兄北上迎驾,就是想早一些向统领报告内情。”

“好!本应接到了飞鸽传书,就兼程南下,这件案子非常诡异,燕总捕头有什么话,只管请说,这地方大概不会有敌人的耳目!”

锐利的目光,四下搜寻。

燕飞心忖道:原来内宫禁卫竟也在江湖上布置有传讯的飞鸽,勿怪他来的如此之快。当下把江千里探得内情,尽皆相告,只隐去了小燕子投师学艺和燕夫人遁离开封两件事情。

“好一个马文中……”王彤沉重地道:“三年前他夜入禁宫,被我发觉惊退……”

“那是说,统领大人三年前就发觉马大人……”

“当时有四省巡抚奉旨入京晋见,马文中为其中之一,那夜我追至礼部宾馆附近,人踪消失。当时,礼部宾馆中住有四省巡抚和随员,我不便入馆查问,只好心中存疑,下令加强戒备内宫,印证了今日燕总捕头之言,那夜混入内宫的人,定是马文中了……”王彤长长吁一口气,道:“本座想不通的是,马文中贵为一方大员,身受皇恩深重,劫持公主用心何在?”

“这一点,卑职也是百思莫解,但取向所指,似无可疑,欠缺的只是证据……”

“追踪踩迹之能,江千里堪称第一,这老小子为德不卒,怎么会中途撒手而去。”

“江前辈告诉卑职,他会尽快回来……”

“江千里说过的话,一定算数,只是时间迫促,找不出二三公主的下落,恐皇上震怒,兴起大狱,那就株连太多了。”

“这件事,圣上已经知道了?……”

“现在还不知道……”王彤道:“但隐瞒不了多久的,皇上钟爱三公主,消息一旦曝光,龙颜色变,恐怕是千万人头落地的大屠杀了……。

千万人头落地,他燕飞必然是其中之一。

“最好的办法是,消息未漏之前,先把三公主救出来……”王彤叹息一声,道:“可惜江千里不在这里。”

王重山忽然挺身站起,道:“二叔,江千里的追踪之术,真的那么神奇吗?”

“怎么,你不相信?”

“是!武当门下也有追踪踩迹之法,小侄留心观察,实在看不出江前辈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王彤微微一笑,道:“你总可以看出来,他和你的追踪术有些不同的地方吧?”

“小侄发现他不同之处是,不停在运用鼻子……”王重山说:“好像是在利用嗅觉分辨什么?”

“那就对了,江千里的鼻子能分辨出五里内不同的花香气味……”王彤微笑着道:“他被人尊称为天狗,只不过,这外号有些不雅,所以,没有人当面叫他。”

“原来如此,那就勿怪被称为天下第一的追踪高手了。”王重山无限敬慕的说。

王彤长长吁一口气,道:“不错,他是一位游戏风尘的奇人,观察事物和判断敌情的精密,也非常人能及,不可稍存轻视之心。”

“是,小侄知错了!”

王彤的目光转注到燕飞的脸上,道:“燕总捕头,马文中在开封的地面上,除了赵二堤这股力量之外,还有什么势力?”

“马巡抚统御有术,步、骑两军都对他唯命是从,三千步兵,两千精骑,都是精锐之师,是_股很可怕的力量,他们擅射、骁勇,不易对付。”

王彤沉吟一阵,道:“如果我表明了身份,步、骑两军的统领会不会听命于我?”

“这个,卑职就不敢乱猜了。”燕飞说:“平常很少和步、骑两军交往。”

“这就有些麻烦了,这次离宫不便请旨,只有内宫禁卫统领的腰牌,若步、骑两军统领不买这个帐……”

“难道他们敢讲逆皇命……”王重山大不服气地道:“我看朝中的一品公侯,也要给叔叔几分面子。”

“那不同,他们知道我的身份……”

“马巡抚也知道啊!”

“但河南省步、骑两军的统领,却未必知道,马文中要是真翻了脸,不承认我们的身份,那就难应付了。再说,我们这禁宫侍卫,未奉圣旨,也不能公然对付一方大员。这件事有些棘手……”

“大人……”燕飞似是想起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道:“卑职心中有几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尽管请说,王某洗耳恭听。”

他放下内宫统领的身份,改以江湖人的口气,意思上已把燕飞当朋友看待,让燕飞畅所慾言。

“马巡抚另养了五百精骑,好像都是回回………”

“什么?另养了五百精骑……”王彤有些吃惊了。

“是!那五百精骑不属骑军统领管辖,另外驻扎在一处地方……”燕飞道:“这些事本和卑职的职责无关,未予以追查,现在想来,觉得有些可疑……”

“这件事太重要了……”王彤道:“制外练军,显然出于私意,脱离国家的建制,是谓一支私兵,但你怎么肯定他们都是回回呢?”

“卑职注意到他们的采购,全以牛、羊肉为主,当时只觉得他们吃得特别好一些而已,此事虽然无法说出具体证明,但不难一查即知。”

“大概不会错了,看起来,训练的不是五百精兵,而是五百名剽悍的勇士、高手,勿怪他不肯离开河南省巡抚的职位,坚持不要吏部尚书的大位。

“这个人真的是要造反了。”王重山道:“私下练兵,浪费公带……”大明朝正值承乎时期,造反他还不敢……”王彤沉吟一阵,道:“但他们胆敢掳掠三公主,似乎是另有一番大胆计划,不致是单纯的掳人勒索了。”

“既然如此,咱们不用到开封府了……”王重山道:“退回河北,调动大军,再渡黄河……”

“轻启大战,不知要造成多少的无辜伤亡,非到万不得已,不宜动用,再说,三公主还在他们手中,救人要紧。”王彤淡淡一笑,道:“马文中也不会给咱们回头的机会了,他雇用了追魂七煞,显见心中顾忌仍大,看情形倒不如将计就计,和马文中斗斗心机了。”

“二叔的意思是。。,…”

“咱们回开封府去……”王彤说出了一番计划,要燕飞尽量把他的身份宣扬出去,最重要的是让步、骑二军的统领知道。

燕飞点点头,和王重山飞身上马而去。

王彤嘱咐了两个随来的两名精干手下一番,要他们伺机把消息传出去,才远蹑燕飞等身后而去。

燕飞和王重山先回到开封府行,晋见了尹知府,告诉他是内宫侍卫统领,已亲率大批的侍卫赶到,当然,燕飞也交待属下的捕快,尽量把消息传入步、骑军中。

一时之间,’开封府上上下下全知道,内宫侍卫统领已到了开封的事。

尹知府第一个反应,就是晋谒巡抚大人……。

王重山、燕飞随从尹知府进入了抚府二堂,尹知府只说了一句:“王统领已到开封……”门房传来了王彤求见的话。

马巡抚略略沉思,道:“请入书房待茶……”回头一顾知府,接道:“走!咱们去见见王统领。”

燕飞要告退,马巡抚却微微一笑,道:“燕总捕头已见过了王统领,再见一次何妨?王侍卫来自内宫,自是非见不可了,一起去吧!”

起身先行,步入书房。

王彤早已在座,两个佩刀侍卫也跟着进来了,分立身后。

马文中还未开口,王统领已大声嚷道:“马大人,你这地面上不清静啊!兄弟一渡河就碰上了追魂七煞……”

这和王彤平时为人的沉着,大不相同,马文中微微一怔,道:“追魂七煞……”目光转到燕飞的脸上,道:“是什么样的土匪,敢拦劫统领大人?”

他装得有模有样的,真是唱作俱佳,燕飞也一躬身,正容答道:“是七个有名的杀手,如非统领及时赶到,卑职和王侍卫恐已遭毒手了!”

“这等杀手,出没于开封地面上,你这个开封总捕头是怎么干的?……”目光转到开封府尹知府的脸上,道:“先是三公主行踪不明,又有杀手出现黄河渡口,你回衙去听参吧!……”

尹知府战战兢兢的应了一声,道:“卑职尊命……”目光转注到燕飞的身上,道:“燕飞,本府一向对你信任,想不到,终是被你拖累,来人哪,给我拿下,重枷锁绑,押回开封府牢。”

立刻有从卫应声而入,铐了燕飞,带出书房,返回知府衙门。

王重山想阻止,但见王彤视若无睹,只好抑制住激动的心情。

这时,书房中,只有马文中一人,王彤如有擒拿他的用心,应该是最好的机会。

但王彤却哈哈一笑,道:“好!地方官,不能绥靖地方,任由盗匪出没,应该严办,文中兄果然是治事有方。”

“兄弟是有苦难言哪……”马文中叹息一声,道:“圣上十分震怒吧?”

“这件事,还被兄弟压着,但时间不能太久,只弟兼程赶来,就是想和马兄研商个应对之法……”王彤说:“最好是先把三公主救出来,那就平安无事了。”

“文中曾重金礼聘江千里,追查三公主的行踪,料不到江千里中途离去,他带走了万两重金,三公主仍是杏如黄鹤,文中实不知如何下手了,王兄何以教我?”

王彤暗暗吁一口气,忖道:如非先得燕飞报告,真要被他弄得晕头转向了,这个人实不简单。

但是,王彤却故意皱起眉头,道:“这……这就有些麻烦了,文中兄,三公主最受当今宠爱,出了事,不但兄弟这个内宫侍卫统领担待不起,只怕马兄这个巡抚的职位……”

“丢官的事,自在预料之中,怕只怕要祸连满门……”马文中道:“若是罪及九族,我岂不成了马家的罪人?想来真是惶恐得很。”

王彤忖道:他只谈惶恐却不提办法,心机之深,果然可怕。当下说道:“文中兄,现在是救人要紧,可否提供一些追查的线索?

“燕飞已见过了统领,难道他没有提供线索么?”

“唉!他如是提供了线索,我怎么会来此打扰马兄……”王彤低声说:“江千里追踪之能,天下第一,难道没有告诉马兄什么?”

“提起此人,兄弟就有些愤怒难平,江湖中人,不能给人信任,骗钱骗人,可恶至极,再犯我手,立杀无赦。”

马巡抚的脸上,泛起了冷厉的杀机。

王彤眼看油田难浸,再谈下去,亦无收获,站起身子,道:“兄弟告辞了!”

“统领意慾何往?”

“马大人无法提供助力,兄弟只好自力追查了。”

“非不慾也,实不能也,文中就在街中恭候消息。”

王彤道:“好,找出线索,还望巡抚大人能予协助,缉拿凶手。”

“那当然,本抚职责所在,自是不容推辞。”

离开了巡抚府,王重山忿忿的说:“他好像完全置干事外的样子……”

“现在,咱们要找一处可以安身的地方,最好是易守难攻的所在。”

王重山道:“怎么?马巡抚……”

“他已经摆出了翻脸的架式,最好的办法,是把咱们完全杀死……”王彤道:“我千思万想,竟未想到他如此阴狠!”

王重山道:“可惜,燕飞也被他们押回开封府牢中了……”

语声一顿,又接道:“既然要翻脸了,刚才何不先把马巡抚拿下再说?”

“拿下他,岂不是逼他们杀害三公主……”王彤说:“消息一旦泄漏,马文中心中再无顾忌,必将倾尽全力对付咱们……”

“他已经拉下脸了,难道还会手下留情不成?”王重山不太服气地说:“他示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回 七巧罗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子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