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传奇》

第08回 尴尬使者

作者:卧龙生

果然,大出意料之外。

王彤、王重山、燕飞三人,全听得怔住了!

三公主的心腹女婢之一,竟是魔教中派人皇宫的姦细?

皇宫内苑之中,究竟还有多少这样的姦细呢?

怜花呢?是不是也是魔教中人?

抬头看去,只见怜花呆呆的站在那里,望着惜春,脸上是一片茫茫的神情,似是听到了天下最奇怪的一件事情,有些不知所措?

“惜春,你真的是他们派来的人么?”怜花道:“我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来呢?”

“是的!我一直把自己隐藏得很好,以三公主的精明,就没有发觉。”惜春微笑如花地说道:“我十三岁被选中派人皇宫,一下子便潜伏了五年……”

“唉!惜春,你还可以潜伏下去的,为什么要自曝身份呢?三公主没有怀疑你,我也没发觉什么?你……你可以永远把自己隐藏起来…。。-”

“最后,总有一天,我要现露出本来的面目,对么?”

“不!”怜花固执地道:“人生只不过短短数十年辰光,你一直装下去,直到死去,又有谁会知道你是个潜在皇宫的姦细呢?”

“怜花,我知道你对我一直很好,我也很抱歉欺骗了你,不过,只要我有选择的余地,我绝不会伤害你……”

惜春不禁黯然起来,又道:“这些年来,我们相互爱惜,情同姐妹,我真的不愿意伤害到你,可是,我不能抗拒师长的召唤,也不能忘去本来……”

怜花点点头,道:“我知道,这些都是无可奈何的事了,不能怪你的……”

“那就好,怜花,你纯洁的像一块白玉,我真的很希望永远和你相处在一起……”

“可能么?惜春,你会不会杀了三公主……”

“不会,只要三公主肯和我们合作,她会受到最好的照顾,而且,你和我也会像过去一样,伺候她。”

“可是,三公主的脾气,会忍受这些屈辱么?”怜花流着泪珠儿问道:“她如果发起了公主的脾气,你们还能够容忍她么?”

王彤、王重山、燕飞都听得全神贯注,暂时忘却了处境的凶险。

因为,两个人谈的事情,也都是他们心中最关心的事情。

“我也一直很担心这件事情。”惜春说:“但三公主的聪慧和远见,却大大的出了我们的意料之外,她平静如常,一点也不见激动,所以现在不用担心三公主了,我相信她会合作的。”

怜花沉吟了一阵,目光扫掠王彤等三人,道:“他们呢?”

“王统领是我们的传话使者……”惜春微微一笑,道:“至于燕总捕头和王侍卫的下场,就要靠他们自己应付了……”

“惜春姐,我听懂你说的意思,他们自己要如何应付呢?”

惜春道:“好吧!看在妹妹的份上,我就指点他们一下,能领悟多少就得看他们的悟性了。”

冷厉的目光缓缓由燕飞、王重山的脸上扫过,又道:“人贵自知,在什么样的环境下能够保护自己?最好能想清楚自己有多少份量,过犹不及,都非自保之道。”

“惜春姑娘!”王彤叹息一声,道:“在下能不能见见三公主?”

“王统领,你会见到的,不过,不是现在……”惜春微笑道:“今晚,我们就动身离开,马文中会在这里等你的回音,你已经一败涂地,很难有挽回大局的机会,我希望你能识时务,最好把你召集到开封来的那批手下,先行遣离这里,他们留下来不会有任何作用的。”

“我知道!”王彤道:“我会带他们离开这里,不过,我希望和马文中说几句话。”

惜春点点头,道:“怜花,咱们走!你已经尽到了心意,剩下的由他们自己去选择吧,走吧!”

望着二女远去的背影,王重山长长叹息一声,道:“我有着一种奇怪的感觉,和惜春谈条件,似是比马文中更加困难?”

“王侍卫夸奖了!”马文中缓步行入室中,笑道:“女孩子见识浅薄,顾虑不周,难免会率性而为。”

但使燕飞和王重山震惊的是,马文中的身后,竟然紧随着转龙手张不空。

燕飞怔了怔,道:“张不空……”

“真是风水轮流转啊!三年河东转河西,燕总捕是名动中原的缉捕高手,现在好像是……”张不空微笑道:“阶下囚了!”

燕飞叹息一声,垂首不语。

马文中微微一笑,道:“燕飞,不要难过,想想那大漠之上,黄沙之下,埋了多少蒙古少年,多少汉家儿郎,这些人也都有父母妻儿,马某人正尽我才智能力,在挽救这场浩劫,不让它继续下去,用一点化敌为友的手段,又算得什么呢?”

燕飞道:“姬重天呢?”

“他也活得很好……”马文中笑道:“他算得上是铁铮铮的汉子,熬过了五刑却过不了美人关,这也难怪啊!英雄美人一向是千古佳话呀!”

“你是说,姬重天也投入魔教……”

“王见也知道姬重天这个人,看来,他真是个很有名气的人物了。”马文中道:“他没有投入魔教,只是愿为兄弟效力就是……”

目光转到燕飞的身上,接道:“江千里很想到手的那本武学奇书,姬重天也交出来了,那是一本记载中原武林中多种绝技秘本,果然是珍贵得很,只可惜江千里这头老狐狸的希望要成泡影了。”

他说的是很具体,但却始终没有说出那本书的名字。

王彤和燕飞都未再问,他们心中明白,马文中如不愿说,问了反而自取其辱。

果然,马文中转过了话题,道:“王兄,你看要多少时间,才可以回我的消息呢?”

“快马兼程,来往也需十天以上的工夫,最好有一个月的时间给我……”

“不行!”马文中冷冷地道:“最多二十天。”

王彤沉吟了一阵,点点头,道:“可是,我的身体……”

“我会解开你受制的经脉,你可以恢复五成的武功,足可以让你纵马飞行了。”

“可是,时限紧迫,我希望早些动身。”

“明天一早起程……”马文中说:“不过,有些事我要先说明白,二十天内你如不赶回来,我就先杀了王重山和你的两个侍卫赵保和陈宏,接着是黑罗汉、薛百胜、心印大师、燕总捕。”

“我一定如约赶回,但我要你马大人一句话,他们这些人要毫发无伤……”

“一言为定!”马文中道:“如果王兄能带来皇上的承诺,这些人也都是我马文中的贵宾,我答应你,这二十天内我不会对他们有所慢待,也不会用术法引诱他们。”

微微一笑,接着又道:“你如果二十天内赶不回来,只怕王兄也难再看到第二天的日出了……”

“这一点,王某人早想到了。”

“好,再奉劝王兄一句话,在你出发之前,我们是术、毒并用,最好不要妄生解毒之心,那可能促使潜毒早发。”

“多谢指教了!”

马文中一挥手,道:“三位好好吃一顿饭,仔细的聊聊,明天我有事,不来给王兄送行了。”

转身大步而去。

“厉害呀厉害,整个开封府摆满了各种圈套,只要走一步,都会跨入圈套中。”燕飞懊恼中,又不得不流露出十分敬佩的神情,说:“马文中的设计、才智、行动、布置,当真是绵密无暇,点滴不漏,连姬重天、转龙手,他都能收为己用。”

王重山突然哈哈大笑一阵,道:“这么看起来,江千里不但寻人、追踪之术天下无双,判事隐身之能亦是神鬼莫测了,马巡抚在开封府布下了重重罗网,就是网不住江千里。”

燕飞心中忖道:说的也是,他不但突破了马巡抚重重的罗网,而且竟把小燕子和他娘也带出了开封,这份能耐真是不可思议了。

大局已明,心中反而少去了那份密云不雨的忧闷,面对着丰盛酒菜,燕飞等暂放愁怀,开怀畅饮起来了。

王彤心中盘算了千百遍,怎么算,也无法对王重山和燕飞提供出帮助的能力,只好要两人随机应变,保存性命要紧,这等国家大事已超出了他们的职司范围。

燕飞叹口气,道:“大人,不用为我等多费心思了,一切事务,马文中似是都已安排好了,倒是大人要如何突破他的设计,才能放手一搏。”

“目前的局势变化,已完全超出了我的控制。”王彤放低了声音,道:“马文中的设计不错,对皇上的性格也有着充分的了解,我相信皇上可能接受他乞和的要求,使我担心的是,马文中是否会真如所说,到时候履行诺言,把心印大师、薛百胜等全数放出,而不以术法控制。”

王重山呆了一呆,道:“二叔的意思是……”

“我认为马文中不会完全相信皇上的承诺,所以他会在中原武林道上,有所布置。”王彤苦笑了一下,道:“他会留下一着,让咱们心中顾虑,不能放手搜查他布留下的耳目、姦细。”

“对,像惜春这样的宫女,也许还有很多……”王重山提出了他的看法。

“惜春故意暴露出身份,是一种恐吓和警告。”王彤道:“深宫内苑之中,都藏有魔教高手,说明了他们无所不在。”

燕飞道:“以王统领的看法,深宫内苑之中是不是还有他们的人?”

“有!”王彤道:“一般人不敢涉及这等大逆不道的欺君之罪,那要株连九族,但马文中不怕这些,所以他可以不择手段的把她们送入禁宫,另一个可能是他们就在宫中吸收弟子,传授魔教的术法,适才听惜春的口气,在雷音寺中的身份似是不低,但她的年纪却是很轻,那说明了,她是千万人中选一个的优秀才女,也是雷音寺的杰出弟子。”

“说的是啊!十三岁进入皇宫……”燕飞道:“能把身份隐藏得如此周密,而且由千百名宫女中脱颖而出,成为三公主的贴身女婢,这份才慧、耐力,成年人也未必能办到。”

“如果三公主真如他们形容的那等绝世高手,竟然未发觉长随身侧的女婢也身负上乘武功,那才叫真的可怕。”

王重山道:“对!以怜花和她的亲密程度,都没有发觉可疑,可见她的小心谨慎,真的是已到了风雨不透的境界。”

王彤四顾无人,低声道:“重山,二叔很对不起你,想不到竟把你拖入了这么一个险境之中。”

“江湖何处不凶险……”王重山道:“二叔请放心,小侄绝不会给王家丢人,必要时我会……”

“一定要等我回来……”王彤道:“马文中如果食言而肥,我不会任他离开中原,我要策动朝廷全力出击,也发动武林中各大门派遣派高手,随军征战,踏平雷音寺,歼灭蒙古全族。”

“太狠了吧!……”鱼化龙缓步行了进来,道:“别说这件事不容易做到,就算你真能策动举国大军,尽出边塞,你也要想想看,要牺牲多少汉家儿郎的性命才能办到,塞外风沙变化莫测,不比中原,蒙古可汗已和维吾尔族结为兄弟之帮,连结西域十余国,组成联盟,天朝国势虽值盛时,但这一仗也会打得筋疲力竭,败固可悲,胜亦惨胜。王统领以为自某人的看法如何?”

鱼化龙伤势已愈,气度恢宏,似是根本已忘去了王彤打他一记飞针的事。

“马文中处心积虑,安排了重重陷阱,咱们被擒受制那也就认了,但朝廷有法、江湖有道,三两人的生死是无法改变大局的,但事在人为,人能影响到大局的变化。”

王彤神情严肃,冷冷地又道:“我赞成马文中的想法,也愿全力促成两国罢息争端,但我希望马文中也要信守承诺,不能伤害三公主和我的朋友。”

“好,这个请王兄放一百个心,你未回来之前,兄弟担保你的朋友不会受到任何的伤害。”

“那就好,王某也会如期赶回。

王彤不知道马文中用什么方法,解除他身上的禁制,醒来时,感觉到武功已经恢复了不少。

留在房中的只有一个鱼化龙,而且,住的地方也完全不同。

这是开封府一家客栈。

鱼化龙笑一笑,道:“马匹、车辆都已经准备好了,王兄,几时上路任凭自主,兄弟不打扰,就此告退。”

拱拱手,退了出去。

一个店小二托着一个木盘子,缓缓行了进来,木盘上放着四盘菜一壶酒,还放了两双杯筷。

王彤一皱眉,道:“我没叫酒菜,也吃不下,要他们为我备一辆快车,两匹随行健马,我要立刻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回 尴尬使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子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