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传奇》

第09回 蓄势待发

作者:卧龙生

只见车帘低垂,帘子前有两个铺有软垫的坐位,很明显的有两个车夫同坐驾车。

迎接王彤的大汉低声说道:“王爷,小的叫马三,车上那位叫马五,你需要什么招呼一声就是。”

伸手搭起垂帘,接道:“请上车吧!”

“嗯!马三、马五,两位都是马大人的亲随了。”

“是!”马五道:“巡抚大人吩咐,王爷是贵宾,不能慢待,所以,要小的们随行照顾。”

王彤登上篷车,目光转动,发现实在是一个很舒服的地方,车身宽大,长度也够,外面不怎么起眼,但内部却极尽豪华。

车内的羊毛地毡上,有一张可以睡觉的软榻,一张小巧的水几横在软榻之前,红绫馒遮着的木架上,摆了十几瓶酒。

篷车缓缓启动,越走越快,但王彤却没有颠动的感觉。

敢情这篷车的承轴是特别制造的,装上了强力的弹簧,再加上两寸厚的地毡,车上的人已没有坐车的感觉。

王彤暗中很留心的打量过马三、马五,发觉他们眼神凌厉,精气充沛,分明是内外兼修的高手,随行照顾也是监视,当然也有保护的意思。

马文中解去王彤身上的禁制,使他恢复了几成功力,但他一直没有机会测试,此刻盘坐调息,运气行动,立时感觉丹田处有滞止的感觉,内力无法畅行百脉。

王彤不禁黯然一叹,忖道:现在,不论是马三还是马五,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轻易的制服我了。

天色暗了下来。

篷车中更是一片漆黑。

耳际间水声滔滔,篷车似是驰_上了一艘大船。

玉彤看也懒得看了,心中想的是如何解除身上的禁制。

他经验丰富,已感觉到不是被一般截脉制穴手法所伤,能否解除身上禁制,完全没有把握。

这威胁太大了,表面上看来他毫发无伤,但事实上,十成内力大概也只能用出三成而已。

这也使王彤藏起了在途中和宫卫联络的打算,全副精神用在解除禁制方面。

很可惜,王彤五日夜坐在车中,除了便溺离开车中片刻之外,食、宿都未曾离开过车,但却未解开身上禁制。

马三、马五除了应传奉侍之外,从不多话,一直到车入京城,马三才隔着窗帘道:“已入京城,请王爷裁示。”

“走了几天……”

“五天五夜,途中三次易马,五次打尖,这时是第六天中午时分。”马三道:“幸未辱王爷之命。”

“很好,马文中这辆坐车舒适极了,不知两位是否会在京中等我?”

“王爷的意思是……”马三低声问。

王彤道:“南下之时,我想仍坐此车,不知两位意下如何?”

马三道:“南下行程,最多六天,王爷在京师有八日停留,咱们在东城门外天门客栈候驾,由今日算起,第八天掌灯时分,仍不得王爷消息,我们就自行起程了。”

“好,一言为定!”王彤掀开车帘,下车而去。

但王彤心中却暗暗忖道:天门客栈,大概是马文中在京中联络的所在了,如有征剿行动,必得先破去他在京中的耳目。

皇上在御书房召见王彤,听完了王彤的奏述之后,颇有难色,一时也真无法拿出个主意来。

皇上沉吟了一阵,才道:“此事不宜张扬,朕觉得还是以你们江湖上的方法来处置最好,不过我颁一道密旨给你,必要时可以调动各地军马援助,撤退西北大军,容朕提交阁议后再颁旨撤军,但三公主必需保全,不得有毫发之伤。”

“是!”王彤道:“马文中出身雷音寺,那里为西方魔教之宫,武功奇诡,似通邪术,势力非常庞大,就算尽出内宫侍卫,也未必能够和他们颉颃。

皇上皱皱眉,道:“那是说,一定要派大军围攻开封了?”

王彤笑笑道:“那倒不用了,侍臣之意,请皇上颁道手渝,着厂卫暂由侍臣调动,以为助力……”

“好,这件事容易,我立刻下诏,还有什么事么?”

王彤道:“皇上如能赐臣一道密旨,征召江湖上各大门派中人,助臣锄除魔教并授臣以全权处置马大人一案,不受刑、兵两部的干予,臣当全力以赴,以最小的牺牲早结此案,再请皇上放臣归籍。”

“归籍的事,以后再说。”皇上挥挥手,道:“其他的事,朕都准奏。”

圣恩已极浩荡,王彤不敢再多请旨。

花了三天的时间,王彤由内宫中侍卫选出了十个人,随同南下,但却从厂卫中调集了三十名好手,要他们先行南下待命,重新设计好宫中的防卫,这才换上便装,赶往天门客栈去。

这是一家并不著名的客栈,矗立在东关外的荒郊边缘。

也就是说,过了天门客栈就是一大片的田园,在客栈的后面,有一片杂树林和万株修篁杂生在一起。

看过了周围的形势,王彤心中吃惊,如若能充分利用那片树林、竹子交集而成的杂林,隐藏个千把人也不会露出痕迹。

果然,马文中是一代霸主之才。

王彤步入了天门客栈,意外的是,这里的生意并不是想像中那么个坏法,大厅内、餐室中竟然坐满了人。

但却有一股强烈的羊肉膻味,王彤立刻明白,这里是塞外、大漠来人的集中所在,也是回回的聚会所在。

王彤还未开口,马三已迎了上来,道:“王爷,走!二楼坐,那里有雅室。”

敢情这座天门客栈的前半部,是一砖到顶的三楼建筑,后半部平房接连,院落分明,直到树林边缘,才建起了一道围墙。

二楼果然是雅座,而且房间设备非常豪华,但更让王彤吃惊的是,接待客人的竟然是娇艳动人的美丽少女。

她们穿着的服装,设计得很特别,似是有意把少女的美好部位,夸张的暴露出来,看上去,这些女孩子都很性感、充满着诱惑。

马三点了几道菜,王彤虽然见多识广,但却连那些菜名字也未曾听过。“

菜送上桌来,王彤才发觉都是牛、羊身上的东西,不过,味道奇特,从未吃过,感觉蛮不错的。

马三敬过两次酒后,才笑笑道:“这些口味,王爷是否吃过?”

“没有,味道奇特,但非常可口。”

“谢啦!”马三道:“这只不过是普通的牛、羊肉,但因烹调手法不同,味道才会奇特,这是马巡抚创造出来的。”

“想不到,马文中对吃的这一行,竟有如此精深的研究。”

“是!马大人很敬重王爷的为人,小的也希望能和王爷成为朋友,所以,我们希望王爷带来的是好消息。”马三道:“当然,我们也知道王爷作不了主,要当今圣上裁决,不管如何,我们都承王爷的情。”

“我提前赶来这里,消息当然是不会太坏,天威难犯,我王彤可是冒着抄家灭族的大罪力争到的。”

“真是辛苦了王爷,今个小的要好好招待王爷一次,到开封,再由马大人正式致谢。”

马三说着话,人也站了起来,深深一个长揖。

“慢来……慢来……”王彤说:“事情虽然已十之八九了,但还须等几天才有正式消息。”

马三怔了怔,道:“这话怎么说?”

“成祖先皇订下的规矩,军国大事要阁议通过才行,皇上是答应撤军了,但交给阁议的结果却还没有消息。”

“这……”马三焦急地道:“会不会有什么变化呢?”

“应该是不会,皇上交议的事,一向都是照案通过。”王彤道:“就我所知,阁议中从没有推翻过皇上意思的决定。”

“那就好,那就好,王爷辛苦了几天,今晚就留在天门客栈一宵。”马三诡秘的笑了笑,道:“包你身心舒畅,疲劳尽消。”

王彤心中忖道:反正我已经身受内伤,形同废人,再中一次暗算也是无所谓了,何不留下来见识见识!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好吧!只怕留下会打扰两位。”

“不用客气,王爷准备几时南下?”

“快则三天,要是慢起来,恐怕要十天左右了。”

“那岂不是耽误了你和马大人的约会?”

“这才是王某来找你的重点……”王彤道:“如要知道阁议结果,必须要等下去,不过,我也可以先走,到开封再等阁议的结果,马文中和我约定了三件事,两件都有了肯定的结果,总算有个交代了。”

“王爷,我看还是等到阁议有了结果再南下,反正,急也不在乎多个十天八天。”

“我在乎得很……”王彤道:“马文中在我身上下了禁制,约定二十天要王某赶回开封,如是拖延了时间,岂不是要了我的老命?”

马三道:“说的也是,如果一定要延长时间,看小的能不能想到办法?”

“这是生死相关的大事,不能碰运气……”

“有理……”马三道:“明天午时之前,我一定给王爷一个肯定的答复。”

“好吧!那我就等到过午之后再走!”

但他心中却暗暗笑道:任你马三姦似鬼,也要被我牵着鼻子走一回。

王彤受到了帝王般的招待。

在三楼上一间豪华的房间中,有一座可容八个人同时沐浴的大浴池,四个健美的少女脱光了衣服,替王彤洗澡。

只见她们为王彤搓搓背、按按摩、冲冲水,别说她们的动作极其挑逗,单是四具穿梭往来的美丽胴体,就让你心猿意马,难以自禁。

王彤放荡地在享受着,把四位少女全留了下来,一夜的缠绵,真是享尽了人间最美好的欢乐。

事实上,王彤他并不好色,他这么放纵自己,是要马三误认他是个酒、色之徒,而不再多心防范。

果然,第二天中午时分,马三就有了很大的反应。

他把饭菜开到王彤的卧房中吃,四个陪侍的少女也未离开,不停的为王彤捶捶背、捏捏腿,招待得热烈又亲切,简直叫人忘去了世间还有不快乐的事情。

直到马三提了一个皮箱子进来,才替王彤遣走了四位姑娘。

关好房门,马三打开了皮箱的盖子,王彤骤觉眼前一亮!

黄澄澄的金锭足足有半箱,至少有三千两左右,再加上十颗鸽蛋大小的明珠,金色珠光,看得人眼花缘乱。

是的,好色的人必定也爱财,王彤留下了四女陪宿,应该是非常好色的人,所以,马三又献了黄金、明珠。

王彤心中冷冷笑道:出手果然大方,不要白不要。于是便装出一副贪婪的神情,望着黄金、明珠出神。

“王爷!”马三笑一笑,道:“在北上之前,马大人交给小的这一箱黄金、明珠,要在王爷最需要的时候,由小的送上。现在阁议要讨论圣批交下的撤军一案,马三觉得现在就是王爷最需要的时候,以王爷的身份、地位,再送点礼物,要他们周旋一下,还不是手到擒来……”

“唉!这是一件好事,两国息争,老百姓才能安居乐业……”

王彤道:“皇上都同意了,他们应该一致赞成才对,还需要送礼活动么?”

“反正也不用花王爷一个铜板,有人出钱,你何乐而不为呢?”

马三道:“只要他们收了礼物,就算你王爷搭上了一份交情,日后的用处很多。”

“说得也是啊!……”王彤合上了箱盖,道:“礼物我收下了,我看怎么个分配法才适合……”

“这个就由王爷全权作主了……”马三笑了笑,道:“哪里该送,哪里不能送,全由王爷酌处。”

“可是,我王某人最关心的是我这条老命,美女相从,金银成堆,要是没有命去享受,那才真的遗憾呢!”

“这一点,王爷请放心,马三已求得一枚葯物,请王爷服下,至少,可以延长半个月的时间,明天,我就差人去通报马大人一声,说明内情……”

“口气要活一点,照我的推断,三天之内阁议十之八九可以批准,说不定咱们三两天内就可以上路了。”

“那是最好不过,但有备无患,王爷服下这颗葯物,也好安心一些。”马三微笑着,从怀中取出一颗用白蜡封着的葯丸,准备捏碎。

王彤伸手止住,笑道:“慢着,慢着,不用太急,葯效只有半个月,王某还是晚几日服用较好。”

对对对……“马三把蜡丸交给了王彤,道:“服用时,捏开蜡丸用酒或开水冲服都可,千万不可以茶和服。“

王彤收起葯丸,提起了皮箱,道:“这一趟,真是收获丰富,只可惜,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回 蓄势待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子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