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鸣风萧萧》

第11节

作者:萧逸

寂静的夜。寂静的四周。寂静的人,却包含着一颗不甘寂静的人心。

坐在洞穴里,想到了激情之处,不禁怒发冲天,眉剔目张,恨不能仰天长啸一番近有供散步的林荫道,亚里士多德喜欢和学生边散步、边讲,才能微抒壮怀。思念再转,他的激昂情绪立刻平息了下来,却又兴起了怅怅的幽怀。

总之,一句话,他永远无法忘记那个人,那个占据在他的内心,极有分量的人——郭彩绫。一想起她来telesio,1509—1588)、布鲁诺;18世纪法国的罗比耐(jean,寇英杰内心不禁充满了深深的遗憾与矛盾,似乎感觉到有一种强烈的冲击力量激动着他,要他去接近她。然而,他的自尊却又强迫着他相反的挣扎,这就是他深以为苦的因素,今夜,他觉得格外的痛苦。在经过长久艰苦的忍耐之后,忽然触及到这个问题,他感觉到一种新的冲击,越加的难以克制。

山洞里点着一盏豆油灯,荧荧的灯光,摇曳凄迷的昏黯,这时候他忽然发觉到外面下雪了。雪花如同棉絮般的由天上洒落下来,地面上很快就积满了白白的一层了产生权威和服从的社会经济原因,说明在任何社会活动中,这是今年初度的降雪。

寇英杰总算沾染了一点新鲜的气息,暂时把填膺在胸里的一腔心事抛开。

人在暗处目睹落雪,别有一番清新的滋味,洁洁的白雪反映出一天的灿烂,河水可能都已经结冰了,雪落下去白白的一片,更加宽了视野。

寇英杰轻舒了一下身子,刚想站起来,就在这时,他看见了一个人,严格说,他只看见了一个黑影子。

到底是人还是兽,他还难以判定,总之,那条影子太快了,快到令人不及交睫。它初起时,是在冰河之上,闪得一闪,已落向岸上,等到寇英杰定神再看时,已然消逝无踪。

须知寇英杰今日之功力造诣,已登极峰,一些所谓的武林高手,也不容在他面前卖弄玄虚,这条影子来得好突然,好怪道。寇英杰心里一惊,忖思着有一探究竟的必要。脑子里想着,手掌微按,身形已如同箭矢般的穿穴直出。

最上乘的轻功是以气御躯,也就是借提气以轻其身的内功运用,这是一种至高的内功境界。寇英杰显然已达到了这种境界,他身子飞纵出的一瞬,看过去宛若御风飞行,待到一双脚尖沾临地面之初,身躯已经第二次拔起来,象是一只拍翅直起的鸿鸟,霍地扑起。这一次较诸前一次更快,一阵衣袂震风之声,他快捷的身子已扑向结冰的河面上。

然而,他却是什么也没有看见,事实上这附近怪石如林,衍岸而伸,要想藏上一个人或是一只兽,那是极其简单的事。只是即以能够逃避开寇英杰的追扑而论,对方的速度,已足以惊人。

寇英杰微微一愣,第二次拔身,已落在了岸边。地面上的积雪,大概有寸许深浅,寇英杰以气御身,落在雪面上,不曾留下一点痕迹。

他闪烁着精光的一双眸子,缓缓的在附近地面上扫视着,这时新雪方落,平整而广,任何足迹都可以清楚在目,然而眼前这片雪地里,却找不出任何足迹。寇英杰脸上现出了一片沉肃,他忽然发觉到事悄的不凡。

“是朱大哥么?”脑子里想着朱空翼,禁不住开口出声。

话声随风散开。

“是朱大哥么?”

“是朱大哥么?”

余音在这片辽阔的山洼子里回荡着,历久不歇,等到迂回的话声完全消失之后,现场仍是一片沉寂。甚至于连一声浪花的翻响也听不见。

寇英杰站立的身子一动也不动,他已经确定来人绝不是朱空翼,事实上朱空翼为人直率,尤其是对于自己,他不可能开这个玩笑。然而,除了他与寇英杰自身之外,什么人又能够具有这么精湛的踏雪无痕功力?

他已经断定出刚才那条黑影是人不是兽了,因为任何的野兽由雪原上跑过时,都不可能不留下痕迹,天下有踏雪无痕的人,绝不可能有踏雪无痕的兽。

是以,寇英杰心里保持着一份警惕。

他不相信方才自己是看花了眼,事实上他自从练习极上内功之后,目力精湛,视觉敏锐,绝不可能看花了眼。

他依稀的记得,那条黑影是向这边飞掠而逝的。是飞鸟?不可能,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鸟?即使是有,这般大鸟起飞动翅时,该是何等的一番声威,绝不可能毫无声息。那么剩下来的谜底,就只有一个了——人,而且必然是一个身怀奇技,轻功特佳的奇人!

寇英杰经过这一年来的潜习之后,无异脱骨换胎,较诸昔日简直不可同日而语,他的一举一动,由举手投足到临敌对阵在在都显示出他的卓越不凡,显然已是一个出类拔萃,卓绝不群的强者风范了。

雪地里,没有一点声息,没有风,没有动静,雪花在继续飘散着。

此时此刻,称得上万籁俱静。寇英杰打量着眼前情形,算计着如果刚才所见的那条影子果然是个人的话,那么这个人必定就藏匿在附近,不可能逃离的很远。想到这里,他随即心里有了主意。当时他身子向前跨进了两步,全神贯注在听和视的感觉上。顿时,他伫立在雪地里的身子,就象是一尊石像般的,一动也不动。

这聚精会神的结果,果然被他察觉出了一些端倪,他似乎听见了一种声音,其实根本不能说是一种声音,只能说是一个极轻微的动作而已。

对于象寇英杰这种身手的人来说,他必然是善于捕捉机会的能手,任何的一点动作,声响,都能给他适当的判断与反应。

眼前三数丈内,狼牙交错般的共列有十数根石笋,他的眼神就在闻知声响的一刹那,已直觉的认定了其中之一,紧接着不假思索的腾身直起,飞鹰搏兔般的直向那根石笋背侧落下去。

他身子落下的一刹那,却正是那人腾起的一刹那。

一条白影,似乎运施着一鹤冲天的轻功绝技,就在寇英杰落下的同时,倏地拔空直起,足尖拔起了有七八丈高下。

有一点可以认定,对方是一个“人”,绝非是什么鸟兽,只是这个人却具有远比鸟兽更为灵活的身子。

寇英杰嘴里喝叱一声,紧循着这条白影起身的势子倏地拔起来。

拂面的雪花里,白衣人忽然就空一个倒折,用双插手的动作,在突然一个翻转的势子里,直向寇英杰两肋上直插下来。

寇英杰立刻就觉出来人疾劲的掌力,在他双插的手势之下,却具有利刃般的威力,自是不能等闲视之。

那人穿着一袭雪白的长衣,身躯瘦长,头上似乎戴有一顶式样特别的帽子。这只是寇英杰匆匆一瞥之下所能见到的。

迎合着白衣人的一式双插手,寇英杰的两只手同时递出,他并不迎架对方的一双掌锋,却用两只手腕子去磕架对方的手腕。

四腕托架之下,白衣人那股猛劲的两只手竟是难以得逞,反之,寇英杰亦觉出对方的两只腕臂坚硬如铁,一迎一架,其间力度何止千斤?

两个人几乎是同一个时间坠落下来,一左一右,象一双剪空而分的燕子。倏地一分,随即下坠。象雪花一般的轻飘,那么迤逦如意,不着痕迹。

双方距离在五丈左右,白衣人遂即不再离开。

可能是心存戒惧,又似惺惺相惜,这个人,那双炯炯的目神,瞬也不瞬的盯在寇英杰脸上。他的脸,显现出无比的惊疑,似乎对于寇英杰这个人的出现,感觉到无比的怀疑。

那人约莫在五旬左右,瘦削的身躯,鹰目、隆鼻、双颊高耸,配合着尖瘦的下巴,形成了一个等边三角形,略略下陷的chún角,拉下来深深的两道纹路,给人的感觉是阴沉,恐怖,工于心计。

除了那袭宽大质料华贵的白缎长衣之外,这人上身还加覆着一件鹅黄色面子的皮背心,束着一根宽宽的白玉带子,玉带正中有一块结头,闪烁着一片异光,黑夜里很不易分清楚是什么颜色,却与他头上所戴的帽结的那一块玉石光泽相似。

这个人虽然到目前还不曾开口说话,但是却别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概。

寇英杰同时注意到紧紧贴着他的右面肋下,配戴着一柄式若回人用的弧状弯刀,不甚长,但刀面极宽。

他脚下踏着一双高筒薄底的快靴,包括此人全身上下,看上去都有一种说不出的华丽,绝无寻常江湖人的那般寒酸相。

四只眼睛彼此对看着。少停,那人冷笑了一声,咧开的嘴chún里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尊驾好纯的功夫!”说话的人有意撇着京腔,混在并不高明的京韵里,说不出的刺耳。

冷笑了一声,这人一对锋芒毕露的眸子,上下在寇英杰身上打量着:“请教老弟你贵姓大名?你我素昧生平,何以初初一见,即下杀手?”

寇英杰抱拳一拱,道:“在下姓寇!至于垂问在下因何冒犯,那可要请问足下来此的意图了。”

白衣人嘿嘿一笑,冷峻的道:“笑话,这荒山野地,人人可行,尊驾莫非还想占山为王不成?”

寇英杰发觉对方词锋很厉害,冷笑了一声道:“光棍眼里揉不进砂子,朋友你是干什么的,请你交待清楚,要不然,恕在下有所开罪。”

白衣人哈哈一笑,冷声道:“老弟,你既然有这个意思,请放心,我绝不会叫你失望就是了。”说到这里,他微一吟哦道:“不过,我有几个问题,你却要如实告诉我。”

寇英杰道:“那要看当言与否了!”这“当言与否”四个字,足能发人深省。

白衣人焉能听不出这“弦外之音”,只见他脸色猝然一变,仰天发出了一阵狂笑。黑夜里这阵笑声随风远播,声传数里,寇英杰十分气恼的冷声说道:“有什么好笑的?”

白衣人笑声一顿,说道:“尊驾已是不打自招。很好,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老弟你这身功夫,我着实赞赏,很愿意交一交你这个朋友。”

“在下无意高攀。”

白衣人嘿嘿一笑,冷冷的道:“日前我们有几个朋友来这里,不用说一定是被老弟你给打发回去的,可是?”

寇英杰点点头道:“不错!是我干的。”

白衣人脸色一沉道:“你的胆子不小。”

寇英杰道:“你们的胆子更大。”

白衣人一瞪眼道:“放肆。”说话时,他的一只手已经按在了肋下那柄佩刀柄上:“你知道我的身分吗?”

“我不管你是什么身分。”寇英杰冷笑着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也就怪不得我下手无情。”

白衣人道:“那么,你可就闯下大祸了。老实告诉你,我们是来自禁城的。”说着由腰间取出一块玉牌晃了一下,又收回到怀里,道:“我姓苏,职掌大内神武营副统领,有钦赐四品的功名。寇朋友,你莫非有胆子阻拦本座办案不成?”

寇英杰道:“在下不敢。”嘴里说着,心里着实吃惊。他虽然不识这个姓苏的来龙去脉,可是却知道神武营在当朝的煊赫气焰。对方职掌神武营副统领,说起来确是高出侪辈,必然是炙手可热的一个人物。

使他吃惊的更不止此,而是这个姓苏的既然来了,绝少可能是一个人,而且必然负有重要使命,倒不得不防他一防了。心里这么想着,脸上情不自禁的带出了一片严肃。

姓苏的白衣人见他如此,只以为对方实是被自己身分所惊,一时越加的盛气凌人。当时冷冷的道:“寇朋友,我知道你在这件事情里,纯是局外人,我也不妨提醒你一声,你犯不着蹚这趟子混水!”

寇英杰发觉到主题来了,他抱了一下拳,略带讥嘲口气道:“苏大人你可以说得清楚一点么?”

白衣人往前跨进几步道:“你不会不知道。老实告诉你吧,我们是奉命来拿钦犯,你应该知道阻止皇差该是一个什么罪状吧?”

寇英杰一笑道:“笑话,这荒山野谷,岂能有什么钦命要犯,苏大人你真会说笑话。”

白衣人目光如炬道:“这个犯人可是大大有名,你不会不知道。”

“洗耳恭听!”

“好,我就告诉你吧!”白衣人冷森森的笑道:“此人也就是曾被先皇夺去世袭宁王爵位发配边地的朱空翼。”

寇英杰心中暗吃一惊,其实他早就猜出了对方来此的意图,只不过猝然证实,内心亦不免有些吃惊罢了。“宁王的大名,在下久仰,苏大人的意思是,这位被发配边地的王爷,莫非藏身在这里不成?”

姓苏的嘿嘿一笑,道:“不错,他就住在这里。不过他确实的落脚之处,还要请寇朋友你证实一下。寇朋友你若肯成全,以前的事我们可以一笔勾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马鸣风萧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