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鸣风萧萧》

第13节

作者:萧逸

门外显然是站满了人!

魏大娘也在,她害怕地站在一边,手指着屋里的卓君明,向当中的一个黑胖子道:“就是他……七爷!”黑胖子显然就是那个所谓的徐七爷了。

徐七爷本名徐有义,少年时出身少林,干过几年和尚,因为爱吃花街之酒,不守清规,方丈一怒,逐出寺外,就这样和尚被迫还了俗,从此以后越加的横行为恶,渐渐成了家乡泉州一霸。泉州那个地方容不下他,再者距离蒲田师门少林寺太近,有点碍手碍脚的感觉,二十五岁那年把心一横,这才远走异乡,打出了今日这个土太岁的名头。

徐有义虽然名为有义,其实是专干无义的事,干的坏事简直太多了,细数起馨竹难书,其中最明显,而使他致富的就是逼良为娼和拐卖少女。在秦陇地方,上百家的窑子,里面的娼妓,有一多半都是他由内地拐骗来的,他成了这行业中的大龙头,手下拥有几百个如狼似虎的奴才,各以保镖的名目,分发各妓院,坐收红利,不数年间他已是家财千万,俨然这地方的大霸王了。

他与李快刀,可以说是臭味相投,互相借重利用,彼此狼狈为姦。这红水晶虽非他的天下,他却也能称得上半个主人。李快刀都不敢得罪他,卓君明哪里放在眼中!圆瞪着一双鸭蛋眼,闪闪冒着红光,那副样子简直就像是要把卓君明这个人生吞下去。

“小子!”他沉声喝叱道:“你是干什么的?”

“来玩玩的!”卓君明答得好:“来花钱的。”

“捧这小子!”

“打死他!”

显然徐七爷身后的那伙子人都忍不住了,群起鼓噪,为虎作伥。

姓徐的虽然是靠女人起的家,可是倒是名副其实的少林出身,练有一身好功夫,那双“招子”可不含糊。

所谓“光棍只打九九,不打加一”,对方是吃几碗饭的,只凭一眼他就能看出来。在他面前的这个年轻人,那种风度气势,他焉能看不出来?

“小朋友,你敢情是个会家子?”

“不敢!”卓君明道:“粗通一二。”

“报个万儿吧!”

“卓君明。请教!”

徐有义眉毛一皱,冷冷地道:“卓朋友你来到这里,难道连我徐七的名字也不知道?”

卓君明微微一笑道:“原来你就是那个专营贩良为娼的徐七,失敬,失敬!”

徐有义脸上一阵发紫,按理说应该发红才是正理,只因为他的脸太黑,是以人家发红,他发紫。

“哪里哪里!”徐有义嘿嘿笑道:“卓朋友你这是抬举我了!”

堂子里灯光大作,各房里的嫖客姑娘都出来了,把这片地方围得水泄不通。

徐七爷还在拿对方的斤两:“我风闻关外有个卓小太岁,与足下是不是相识?”

卓君明一笑道:“没有听说过。”

徐有义脸上顿时现出了一种轻屑,冷笑道:“这地方上,多年来敢给我玩硬的,你是第一个人,今天要是不教训你小子一下,难平众怒。”说到这里,他身子向后面退了一步,一个身材不高,细目黄脸汉子突地由他身后闪出来。

卓君明早就注意到这个人的蠢蠢慾动,心中自有准备,黄脸汉子看来身手不弱,身子甫一闪出,二话不说,足下一上步,陡地出右掌,直向卓君明咽喉上插来,卓君明身子向下一矮,黄脸汉子一掌插空,紧随着他长身而起,一阵风似的由卓君明头顶上掠了过去,紧接着他身子向前一探,双手以“抱树功”猛力的向卓君明两处后肋上抱了过去,这一次却是抱了个实在。

黄脸汉子复姓司徒名威,在徐有义手下数百名黑道人物中算得上是一把好手,他练过抱树功,双腕上有五百斤的沉力,运劲力夹之下,很少有人抵挡得住。

眼看着他那一双有力的胳膊一下子将卓君明抱住,在场各人俱都由不住惊叫了一声。司徒威心中更不禁为之大喜,他双腿猛的向上一挺,双腕上已运足了力道,霍地向着当中一挤,呕!一声骨响,卓君明的肋骨倒没断,反倒是司徒威的胳膊脱了臼,一阵子钻心奇痛,司徒威脸色猝变,步履蹒跚地一连向后退了三步,大颗的汗珠子顺脸直下。

卓君明掌势一吐,司徒威身子陡地仰面翻倒,一时面若金锭,顿时闭过气去。四周各人,目睹及此,俱不禁发出了一阵惊叫,姑娘们更是惊吓得花容失色,乱成了一片,俱都以为闹出了人命,惊叫声中,纷纷转回房中。

徐有义神色微变,走上几步,弯下腰略为察看了一下司徒威的情形。他显然别有见地,先探二指在司徒威鼻下试了一下,随即以拇食二指略略把司徒威紧蹩的双眉施展开来,面色倏地变得严肃,挥了一下手道:“抬下去!”

身后各人答应了一声,顿时把司徒威笔直的身子抬下去,徐有义鼻子里冷哼了一声:“足下好厉害的‘闭穴三险手’!”他又慢吞吞地道:“如果在下猜的不错,卓朋友当是出身岭南武功一系,这倒是失敬了!”

卓君明倒不曾想到这个俗物竟然有此“目鉴”之力,一时倒也不可轻视。“姓徐的!”他冷冷地道:“我久闻你是本地一霸,素日为恶多端,今天倒要向你讨教了!”

徐有义脸上闪着紫光,嘿嘿笑道:“这么说你是有心来生事的了?”

“也可以这么说吧!”说了这句话,卓君明后退一步,目光深邃地注视着他:“请吧!”他左手握拳轻轻竖起,右手张开虎门轻轻托在左腕肘下。这一手看似无奇,其实却显示着一种迹近于“隐象”的高明手法。

徐有义看了一眼,心中着实又吃了一惊:“卓朋友既有意与在下一分胜负,这里不是地方!”

“哪里才是地方?”

“请随我来。”说了这一句,转身向外步出。

他身后跟着四个人,一同向外踱出。

卓君明回头看了一眼,翠莲早已被先前的场面吓傻了。他点点头,说道:“你不必害怕,且安歇去吧!”说完随即跟着徐有义向外步出。

前面的五个人一直走出了长廊,穿过一个月亮洞门,来到了一进院子里。

卓君明远远打量着,只觉得那进院子异常的安宁,积雪被雨水冲化了,只留下点点白痕,五个人进去以后,不曾带出了一点声音。他已经领会出这个徐有义的刁猾,决心要给他一个厉害,当时不动声色,继续向院中步入。在洞门口,他站住了脚步,向着院内窥伺了一下,发觉到是一所梅园,虽不得见绽开的蓓蕾,却有盈鼻的清香。“徐七,我进来了,有什么厉害的手法,你就施出来吧!”话声出口,身躯微飘,已闪身门内。

也就在他身子方自闪进门内的一瞬,迎面倏地响起了一股尖锐风力,一大蓬黑色的物件,昏天黑地,席空盖顶般的直向着他身上拥了过来。

卓君明早已防到了有此一手,像是展翅的白鹤,一袭长衣陡地随风抡起,迎着了空中暗器一兜一卷,只听得一阵子叮咚声响,全数收入衣内化为乌有。

四条疾快的身影,几乎是同时现出,四口刀也同时递出。

在一阵衣袂荡风声中,四个人,四口刀,在同一个扑势里,由四个不同方向,向着当中的卓君明兑挤过来。

天黑,无云,不折不扣的杀人之夜。

这一招联手对杀之势,的确当得上高明二字,只可惜卓君明早已料定了他们会有此一手。看起来真是微妙极了,就在四人猛力向中兑挤的一刻,卓君明身躯陡地向下一矮,四口刀可全数都落了空,非但如此,还险些招呼到了自己人身上。

说时迟,那时快!这一刻,在他们四人来说,可是来得去不得,在他们猝然发觉不妙,警觉着待要向后撤离时,已是慢了一步。

那一袭长衣,抡施得何等美妙!夹杂着一股凌人的疾风,随着卓君明一式漂亮的旋身出手,长衣下襟一平如水,宛若飞云一片,呼啸声中,已由每个人喉下扫过。一时之间,鲜血怒溅。卓君明振衣长身,捷如飞鸟般的由四人之中拔身而起,翩翩落向一隅。

他身子落下的时候,也正是四个人倒地的同时。

四个人分向四个不同的方向倒下去,却不见一个人再能爬起来,每个人喉结部位,显明的留下有一道血槽,怒血如箭般地由那里喷出来。

卓君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奇快手法,握腕之间,连杀四人,却把那个暗中窥伺的徐有义吓得面无人色。

徐有义陡地闪身,待向一棵雪松后面躲去,面前人影闪处,卓君明已拦在眼前:“姓徐的,现在该是我们见见真章的时候了!”

“卓……朋友!”徐有义面色不动,呐呐地道:“好高明的手法!”

“你少给我来这一套!”卓君明冷笑道:“这梅园端的是安静地方,今夜晚,我就要为宝鸡地方上除了你这个害群之马!”

徐有义嘿嘿一笑,他一双手抄在长衣下摆里,一时却拿不定他是在转着什么念头。听了卓君明的话后,他身子缓缓向后面退了一步。“卓小兄弟!”徐有义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大概是徐某人不会做人,开罪了地面上的朋友,胡乱地在徐某人身上安些罪名,卓朋友你不深入了解,只是道听途说,就妄断徐某人的为人,那可是天大的冤枉。”

“冤枉?”

“的确冤枉!”

卓君明冷笑道:“只凭你逼良为娼,拐卖良家妇女一项,就百死不赎其罪!”

徐有义一双猪眼,咕咕噜噜地转动着,像是在动着什么歹毒的念头,只是他脸上却作出一副很沉得住气的样子。听了卓君明的话,他嘿嘿一笑,狡黠地道:“逼良为娟,拐卖人口?唉唉!小兄弟,这些子罪名,你可不能随便往我身上安呀!”

“废话少说,我接着你的!”说着,卓君明向前逼近一步。

徐有义往后又退了两步,他仍是双手抄在袍子里,两腕弯弯地抬起来。这副样子看起来虽然并没有什么特别,可是卓君明却不便把身子逼得太近了,他虽然不知道徐有义这一手是什么名堂,却可以由他外表上判出来,对方是在运施一种厉害的气功,果真要是没有猜错,在不明情况之下猝然迎身,那可就说不定要吃大亏。是以,卓君明特意留下了一分仔细。

二人保持着三尺的距离,卓君明打量着徐有义的那个胖脸,一时倒也对他莫测虚实。

“卓兄弟!”徐有义冷冷地说:“有句俗话不知兄弟你听说过没有?”

卓君明冷冷道:“在下实在不敢高攀,请不要这么称呼我!”

“哈哈,”徐有义朗笑了两声:“那就是卓朋友吧!”

“朋友两字意义何等深奥,更是不敢当。”卓君明冷笑道:“什么俗话?”

“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这句话朋友你不会没听说过吧?”

“你是要我不要多管闲事?”

“哈,朋友你真是聪明人,一点就透!”

说话时,徐有义肥胖的身子,反倒向前逼近了一步,卓君明却不曾后退。

徐有义必然有感于卓君明身上那种凌人的潜力,他的脸色随即变得异样的阴沉,他早有出手的意图,可是却深深了解到一旦出手,而一击不中的后果。

卓君明也有同样的心思,这就是高手对招异于寻常之处,双方看起来都显得那么慎重。

徐有义赫赫笑道:“同走江湖路,共饮江湖水,卓朋友,你凡事何不留下一条退路?撇开了今天这码子事不谈,徐某人必有份人情!”

“徐七爷,你是在跟我谈钱?”

“哈哈……这么说,太俗了!”徐有义往前走了一步,口中呐呐地道:“怎么样,这个数目?”一面说,他张开了巴掌,现出五根手指:“五百两银子!一点小意思,帮助朋友你回程的川资!”

卓君明沉着脸没有说话。

徐有义以为有希望,嘿嘿笑道:“怎么样,这已经是两个姑娘的身价了!”

“哼哼……”卓君明低下头笑了几声,姓徐的要是有三分知人之明,也当听出了笑声里隐现出的杀机,只可惜他虽有一身武功,奈何久系商场,终日与钱为伍,养成了金钱万能的观念,却忽视了江湖人物的那种血性。

“卓朋友你要是嫌少,我还可以加……只是徐某人却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你还有请求?”

“当然,”徐有义挺了一下肚子:“在商言商,天下哪有大把银子白花的道理?”

“什么请求?”

“很简单!”徐有义嘿嘿笑道:“要朋友你另外接下徐某的一份兰谱,铁马令!”

卓君明冷冷地道:“请恕在下听不懂你的意思!”

徐有义嘿嘿笑道:“这还不懂,兰谱乃是兄弟之交,铁马令是患难之交,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马鸣风萧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