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鸣风萧萧》

第14节

作者:萧逸

收回了刀,彩绫的脸雪也似的白,卓君明惊讶地看着她道:“姑娘,你觉得怎么样?”

郭彩绫冷冷地道:“不要紧……李快刀他们既然就在这座楼里,不怕他插翅而飞。我们搜一搜看看!”说罢转身往里面就走,在她转过身来时,卓君明发觉到她背后下侧方已染满了鲜血,心里一阵痛惜方针政策问题。,忙自伸手去搀她。郭彩绫苦笑着看着他,点点头道:“谢谢你,我还挺得住!”说完挣开他的手,倔强地独自向前走去。

卓君明看着她凄凉地叹息了一声,其实他内心早已麻木了。忽然,他触及了加诸在身上的那番新仇,顿时如同万针刺体,一股热血上冲脑门类文明是性爱受压抑的产物,人的性爱因遭受压抑,无法满,他再也忍耐不住,紧了一下掌中的剑,向前扑进。

二人一连踹开了几扇门,发觉到房里空无一人。

这座红楼占地极大,楼上足有十几间房子,布置得很是豪华。二人一左一右挨个儿的搜,一连闯了好几间都空无一人。最后一间,房门却上着锁,彩绫推了两下没推开,却听房子里人声混杂。郭彩绫正待提聚内功破门而入,卓君明已发出掌力,双掌推处,轰然一声大响,似乎整个的一座楼房都为之震动了一下,那扇门随即在卓君明的巨大的掌力下被敞开。

屋子里挤满了人,一屋子的女人。这些女人俱都穿着漂亮讲究的衣服,年岁看上去都不大,总有十来个,挤在屋角里,人人面现惊恐,忽然发觉到二人闯进来,情不自禁地同时发出了哭叫声音,郭彩绫倒不禁呆了一呆。

十几个女人哭叫着跪了一地,有的磕头,有的叫饶命,整个屋子里乱成一片。

卓君明手执着明晃晃的一口剑,怒叱一声道:“不许哭!”这一声真管用,房子里顿时鸦雀无声。

卓君明恨恨地道:“你们都是什么人?”

十几个女人,你看我,我看你,却是没有一个敢出声发话。

卓君明大声喝道:“说,不说话都杀了!”

莺燕丛里立刻暴出了一片哭声。却有一个生得白白净净,年在二十二三的少妇装束的女子膝行向上,向着卓君明磕头道:“大爷请息怒,我……说就是。”

卓君明点头道:“好,你说吧!”

少妇直起腰来道:“我叫秋儿,”一面用手指着身侧各人道:“她们和我一样,都是可怜人家的女儿。”说时,眼泪禁不住连连地淌了下来。

郭彩绫冷笑道:“看你们这种穿着打扮,能称得上可怜么?”

秋儿流泪道:“大小姐你哪知道……我们都是被李大当家抢过来的,我们……”说着她双手捂着脸,禁不住呜咽着哭泣了起来。

彩绫铁青着脸,点了一下头道:“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原来你们都是李快刀的妻妾,可是?”

秋儿止住哭声,委屈地说:“什么妻妾?根本都没有名分,李大当家的高兴就把我们当个人看,不高兴就送到红水晶妓院里去接客,再不就打一顿……”说着又垂下头,呜咽着哭泣了起来。

另一个穿着红袄少妇痛泣道:“前几天,方婷婷就是受不住折磨才上吊寻死了!”

彩绫道:“谁是方婷婷?”

那妇人抽搐着道:“是大当家的新由外地押来的姑娘,她因为不肯顺从大当家的,被脱光了衣服绑着打了一顿,后来大当家就……”

彩绫道:“我知道了,你不要再说了!”她紧紧地咬着牙,气得身子发抖。

卓君明冷笑道:“好个李快刀,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郭彩绫看着面前的这群妇人,面色转为和善,轻叹一声道:“你们用不着害怕,起来吧!”十几个年轻妇人聆听之下,纷纷磕头站起来。

彩绫道:“你们想不想回家?”

秋儿哭道:“当然想,想死了!”说着触动伤怀,随即放声痛哭,其他各人也都跟着悲伤痛哭起来。

一个妇人道:“大小姐,你行行好,放我们回去吧!”

另一个眼泪汪汪地道:“我家住在冀北,离家已经两年了,我爹娘还不知道我在这里呢!女大王,求求你开开恩,把我们放回去吧!”

郭彩绫心里一阵难受,差一点连眼泪都淌了出来。她苦笑道:“你们都不要再哭了,我也不是什么女大王,只是看不惯姓李的欺压善良,所以才挺身而出,决心杀了李快刀和那姓刘的为民除害,那时候你们就可以回家了!”

众妇人一听到这里,俱都面现喜色。

那个叫秋儿的少妇立刻就要跪下来向彩绫磕头,后者伸手把她搀住。秋儿涕泪直淌着道:“女侠客您这么做,真是我们大恩人,我们一辈子都感激你!”

彩绫道:“不要这么说,不过眼前你们还不能走,须要等我们杀了姓李的,把他的势力完全铲除以后才行!”

卓君明这时才插口道:“李快刀是不是藏在这座楼里,你们谁知道?”

秋儿立刻道:“是藏在这楼里。”

穿着红袄的那个妇人道:“这楼里有个密室,李快刀他们就藏在那里!”

卓君明道:“你可知道那间密室在哪里?”

那妇人摇摇头道:“这就不知道了,那个地方隐密得很,他们不许我们接近!”

另一个年纪更小的妇人道:“李当家的身边有两个穿蓝衣服的人保护他,那两个人本事很大,大侠客,你们千万要小心一点!”

彩绫与卓君明忍不住对看了一眼。这个妇人的话,证明了刚才被杀死的那个人话没说错,宇内十二令的确派来了四个人,已经死了两个,另外两个守护在李快刀身边。

郭彩绫冷冷一笑点头道:“我们知道了,你们好好地留在这里!等一会杀了李快刀,再来找你们!”说罢随即转向卓君明道:“卓兄,我们走吧!”

二人刚要转身,就见那个叫秋儿的少妇上前道:“等一下……我好象记起来……”

彩绫道:“记起什么了?”

秋儿道:“有一次……被蒙着眼睛,好像被送到那个密室去过一次!”

彩绫道:“好极了,你还记得那个地方么?”

秋儿吟哦道:“我当时是蒙着眼睛看不见……不过我好像记得他们在推一堵墙,墙是活动的。”

卓君明道:“是楼上还是楼下?”

秋儿思索着道:“好像是楼下。对了,一定是楼下,来,我带你们去找找看!”说着她就走出房外,彩绫同着卓君明跟出来,秋儿好像显得很兴奋,一个人跑在前面带路。二人跟着她一直下了楼,只发觉到整个大楼空空洞洞,没有一个人。

彩绫道:“这里的人呢?”

秋儿道:“李快刀平常是住在楼上,楼下是住着他的护院打手,这些人都派出去对付二位大侠了!”

卓君明冷笑道:“原来这样,他们早已死了多半,看来是不敢回来了!”

秋儿走几步停下来想想,再走几步又停下来想一想,忽然她像是触及了什么,立刻地调过头来,向另一条窄小的过道里走过去。她推开一扇门,进到一间房子里,摸索了一阵,又敲打了一下墙壁,失望地摇摇头道:“不对,这一间错了!”

卓君明帮着她一连打开了几扇门,让秋儿进去察看,结果证明都不对。

秋儿沮丧地皱着眉,忽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道:“对了,我记起来了!”说着她放开脚步,一直走到底,又向后退了几步,指着一扇门道:“是这一间!”

卓君明立刻踢开了这扇门,却见是一间很小的房子,里面空无一物,却吊有一盏大灯。

秋儿呆了一下道:“奇怪……”

她刚要转身步出,卓君明唤住她道:“等一下!”眼睛看着那盏被铁链子吊着的大灯,卓君明吟哦着道:“这么小的一间房子,为什么会装这么大的一盏灯?”

彩绫冷冷笑道:“这里面一定有名堂。”

卓君明身形略晃,掠空而起,左手一探,已结实地抓住了吊灯的铁链,使劲儿地向下一拉,就听到一阵隆隆声响,眼看着后面的那堵石墙霍地高升起来,秋儿乍见,惊喜地尖叫一声,猛然扑了过去。

彩绫一惊,道:“秋儿小心!”话声未完,即听见秋儿惨叫一声,仰身就倒。那张姣好的面颊上,霍然中了一支银色短箭,箭头深入,以至于秋儿连话也说不出一句,顿时丧生。

事出仓促,彩绫与卓君明都大吃一惊。

郭彩绫探前查看了一下秋儿的伤势,认为已是无救,此时卓君明已怒吼一声,窜身掠入暗门。

彩绫几乎与他同一个势子,二人身子先后落入暗门的一刹那,又听见轰隆一声,那扇石壁暗门又再落下来,整个楼全部似乎为之一震,像是要塌下来一般模样,彩绫因系后进,差一点即被落下的石门砸中,禁不住出了一身冷汗。无论如何,两个人都已进入在暗门之内。

彩绫惊魂甫定,一打量眼前情形,只见眼前这间暗室的设计果然十分精妙。在插置石壁的两根油松火把照耀下,里面的布置一目了然。一条尚称宽敞的甬道笔直地伸展出去,甬道的尽头,通向一间石室,石室门扉紧闭,预料着那个李快刀与刘二兴等人,必然是藏身那里。

彩绫冷笑一声,娇躯纵起,起落之间,已扑向门前。她艺高胆大,虽然身入虎穴,仍然一身是胆,身子一扑向前,左掌霍地向外推出,即由手掌心里发出了一股凌人的巨大力道。只听得轰的一声大响,那扇门顿时敞了开来。也就在这扇门突然敞开的一瞬,即见眼前蓝影一闪,仿佛一人当门直立。尚还不曾看清那人是怎么一副模样,随着那人衣袖拂处,即有一股极为尖锐的风力直向着彩绫面颊上射了过来。郭彩绫身子一个快转,左手轻抄,已把来犯的这枚箭矢抓到了手中。一支分量颇为沉重的银色短箭。

发箭人显然具有相当的腕力,这一箭之力,相当可观,端的是可穿木碎石,一经射在人身,自是万无活理。

发箭人一身蓝色长衣,黑脸膛,扫帚眉,高而壮的个头儿。然而,使人对他最感奇特之处,却不是他的外型,而是他那身奇异的装配,一双手腕子上的装配。在他那双长而有力的手腕子上,各自戴有一截银光耀眼的钢锁铁袖,看上去,的确奇怪的很,前所未见。那是两截用无数钢片串连起来的两截袖子,其作用似乎是作为护腕之用,只是再配合着一双类如鹰爪般锋利弯曲的手套,看起来可就兼而具有攻击的能力。手套与袖面浑为一体,其间是用无数截细小的钢链串联一体,因此随着这人的每一移动,即会发出一阵唏哩哗啦声响,用以对敌,可以不虑敌兵刃,攻防兼宜,端的厉害之至。

郭彩绫方自将对方暗器抄在手中,蓝衣人已饿虎扑羊般的扑到了眼前。只听见一阵子锁甲声响,这人一双怒鹰般的利爪,已向彩绫面颊上抓了过来。郭彩绫娇叱一声,手中短刀霍地挥出,叮当两声,分别削在了来人的一双手腕上,这人由于钢锁片护着,不曾伤了皮肉,只是以彩绫刀身上所贯注的内家力道,自是可观,以至于那人踉跄着向后面退出,差一点跌倒在地。

这时卓君明却由侧面闪身而前,他倒不是对付蓝衣人来的,身形闪处,快若飘风般的直向这间石室内切入。

卓君明身子一切入,一口厚背紫金刀,搂头盖顶的劈了下来,他长剑一抡,当一声,把眼前紫金刀磕在了一旁,眼睛可就看见两个人,正自张惶万状的向着石室的另一扇门遁出。

两个人当中,一个是柱着钢拐的瘸子,另一个却是秃顶红脸的胖子,前者不用说也可以想知是刘二拐子,后者也可由他那身讲究的衣着与神态上猜出来,正是那个无恶不为的姦商李快刀。

这两人显然已被眼前的情形吓破了胆,不胜狼狈地夺门向外奔出。

卓君明怒叱一声道:“姓李的,你给我留下命来!”他身子一矮,方待窜身而起,奈何身边敌人,却是绕不过,一口厚背紫金刀,贴着地面卷起了一天金光,分向卓君明全身上下劈扫了过来。

施刀人矮胖的躯体,一身蓝衣,只凭他一连两式刀法,就可测知这人刀功不弱!

至此为止,四个蓝衣人已经先后全都露了脸,这四个人也就,是通过宇内十二令那位总提调鹰九爷的关系派来的,负责训练红水晶基层实力的四个高手。

先露面的两个人俱已作鬼,这后两个人,看上去较诸先前的两个人武技更为精湛。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李快刀必然对这四个人许以重金,才迫使得他四人不顾生死地为之卖命。

这人一口刀端的厉害,卓君明一时疏忽,差一点为他刀锋砍中,当时被逼退身,一足顿,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马鸣风萧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