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鸣风萧萧》

第21节

作者:萧逸

裴、郭二人不啻感同身受,这其中左臂神刀裴横似较追星手那样具有转动的余地,当此生死存亡攸关俄顷之际,哪一个又甘心坐以待毙!

左臂神刀裴横忽然悲愤的狂啸一声,掌中弧形刀向外一撩,格开了亥猪星马义的一口七星剑,倏地向外挤身跃出。他身子才挤出一半,雄鸡星葛山陡地横身而出的转变。与马克思合著的《神圣家族》、《德意志意识形态》,,掌中的一双鹤爪镰快似流星般地落下来,直取他的后背。裴横背后现刀,叮当两声,架开了葛山的一双鹤爪镰,刀势一吐,施展出他最拿手的“通臂一刀”,白光乍扬,匹练似的光华倏地一闪,砍中在葛山左胸上方,后者发出了一声惨叫,登时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左臂神刀裴横一招得手,哪里还敢恋战,足下一顿飞快的向厅门外纵去,不意面前人影一闪,却为妙手昆仑邬大野迎面阻住。裴横运刀就劈先宗经,经术所以经世,方不为迂儒之学。”清代章学诚也提,邬大野身子向下一伏,闪开了他的刀势,紧接着拧身现肘,陡地一掌击出,只听见碰的一声,正中在裴横前胸上。这一掌邬大野无疑施出了全身劲道,真有一掌判生死之威。

掌力一吐,声如裂帛,只见裴横身子球也似的弹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石壁上,登时横尸就地。

金鼠星莫雨秋眼见这般情景,生怕再有意外,当下不假思索的手起一刀,刺向追星手郭柱前心,噗哧一声,深入没柄,随着他往回起刀之势,一股血箭,足足喷出了两尺远近。追星手惨呼一声,连人带椅子一并向前面倒了下去,随即一命归阴。

不过是瞬间的工夫,三个强敌相继毙命。在场各人除了葛山以外,倒不曾有任何人负伤。

邬大野察看了一下葛山的伤势,虽说是不足以致命,却也不轻,当下急命人将他小心抬下去疗治,又吩咐各人将现场作了一番整理,三具尸体也作了一番必要的安置。

眼前铲除外来势力的第一步工作,做得很是得心应手,邬大野乃将此一情势的发展情况,悄悄知会了迎宾阁内的寇英杰,双方取得了默契。

在寇英杰所研习的武功之中,最称奇妙莫测者,除了鱼龙百变身法和风柱功等以外,还有一种唤做“小诸天收藏神术”,是他义兄朱空翼精心传授给他的。

这种功力的微妙之处,在于聚结体内的功能于一团一点,用以定点攻破穴脉,开脉合血,或是作身体某一部位的定点防范,都有神奇不可思议的效果。

当然,如果用以防止毒性的扩散,更是具有神效,神奇的令人难以置信。

寇英杰自从研习透彻了这门功力后,还不曾有机会施展过。然而,现在,就在这一时间,他的机会来了。

玉燕子战丕芝今天出落得异常标致。

一袭雪白的长衣,陪衬着她薄施脂粉的脸盘儿,显示得那么出落凡俗,就象是甫行开放的一朵水仙花,给人以不染纤尘之感。然而,谁又会想到,这一刻她心里所怀的鬼胎?

在兵刃相加,怒相搏斗的一刻,杀一个是极其容易的事,但是在冷静深思之后,动手去杀一个人,就并不容易了。

因此,当战丕芝双手送上这碗燕窝羹时,虽然她力持镇定,却也由不住有些神不守舍,尤其在寇英杰伸手接碗的一刻,她的心更像是要从嘴里跳出来,然而她却也不曾忽略了她的使命。就在彼此转手的一刻,战丕芝小指轻点碗内,预藏在指甲内的蛇藤毒粉,已经奇妙的注入燕窝羹内。正如铁夫人沈傲霜所言,这是一种特制的剧烈奇毒,入水即溶。

是以,这碗看来香美的燕窝羹内已经饱含了毒质,却是无色、无香,甚至于在你大喝几口之后,依然不会觉察出任何异常。

寇英杰接过了燕窝羹,目注向战丕芝的脸,后者下意识的低下头来。

“姑娘你不舒服?”

“啊!不……”战丕芝力持镇定的道:“我很好,没有什么”

寇英杰微微一笑道:“这碗燕窝羹看来一定很吃好,主人是专为我准备的呢,还是住在迎宾阁的所有客人,每人都有一份?”

“是……专为相公准备的。哦,不不,每人都有一份,每个人都有。”战丕芝连连的变着脸上颜色。显然,她是不擅于从事这类谋害工作的。

寇英杰那双眸子直直地注视着她。深邃的目光,就象是两根尖针,深深地刺到了她的心里。

人之初,性本善!他不相信天底下真有那种坏人,那种坏到投毒暗算的坏人。尤其是眼前这个姑娘,看来应该是属于“美丽善良”那一类型的,何以竟会昧却良知,干起阴险至毒的杀人勾当。这一点却是他想要明白的。

战丕芝在他眼光的注视之下,感觉到一种内怯,随即把眼睛移向窗外。然而,当她目光再回过来的时候,寇英杰已经在进食那一碗燕窝了。

他吃得很慢,从容置口,缓缓咽下。

战丕芝忽然间就象是为闪电击中那般的吃惊,最先她睁大了眼睛,继而面色发青,紧接着全身发出了一阵子战栗,簌簌地抖动起来。

寇英杰无视她的反常,继续地品尝着手上的燕窝,他已经吞下去有半碗的分量,仍在继续吞食着。

战丕芝再也克制不住内心的压迫,忽然尖叫一声,蓦地扑上去,陡地一掌击在了那只碗盖上,“叭!”青瓷细碗撞在墙角,顿时粉碎。

“你……”寇英杰霍地站起来:“姑娘你这是怎么回事?”

“寇相公……”只说出这三个字,她再也忍不住,蓦地扑倒在寇英杰膝下痛哭出声。

寇英杰惊讶的说道:“姑娘,你这是干什么?”

“寇相公……”战丕芝仰起了脸,眼泪涟涟的道:“你已经中了毒……燕窝羹里面是有毒……”

说到“毒”这个字时,就见寇英杰身形一晃,陡地坐了下来,刹那间那张脸变成了惨白颜色。

战丕芝见状,惊骇得道:“你……你怎么了!”她霍地跳起来道:“来,我帮着你,把吃下去的东西快吐出来……快!”

一声阴森的冷笑,起自窗外:“已经来不及了!”话声甫落,珠帘轻响一声,一个长身宫妆的美妇人,已经翩若惊虹的飘身进来。

玉燕子战丕芝乍然看见这个突然现身的妇人,不禁脸色猝变,倏地后退三步,行礼如仪:“夫人……你来了……”

来人显然正是那位身负杰出武技,在宇内二十四令之内,掌有生杀大权、地位仅次于总令主铁海棠的铁夫人——沈傲霜。

“丫头,你办的很好。一边站着去,回头有赏!”在说这些话时,她脸上不曾现出一丝笑容。

玉燕子战丕芝噤若寒蝉,答应一声,后退至壁角站定,一时宛若置身冰炭。

铁夫人的眼光,这才缓缓地移向座上的寇英杰。

曾几何时,寇英杰的脸上已经回复如常,目光里所显现的是异常镇定,他不曾开口说一句话,对于沈傲霜的即时出现,似乎也并不感到意外。

沈傲霜冷若寒冰的面颊上终于现出了一丝笑容:“寇英杰,有句话,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你终于也会上了我的当,现在你应该知道了吧!”

寇英杰仍是不出一声。

沈傲霜冷笑道:“我不妨告诉你,你所吃的这种毒葯,寻常人只要舌头舔上一舔,也必死无异,你虽然精于内功,至多也不过苟延一些时候,在半盏茶时间之内,你将会全身臃肿,七窍流血而死……”

寇英杰目光炯炯地盯视着她,显然防止着她的别有阴险,他正在默运神功,将吞下剧毒聚敛在一起,压制在右面气海穴内。

沈傲霜冷笑道:“你不说话,莫非我就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了,你是想用气机抗毒,将之逼出体外,可是?真是妄想!”一面说,她脚下往前踏进了两步。

一层强大的气力圈,在她足下踏进时,跟着向前逼了过去,寇英杰立时就有所察觉,他依然端坐不动。脸上表情不缓不急,静静地看着对方,倒要看看她向自己如何出手。

沈傲霜站住脚步,脸上带着傲然的微笑:“两年不见,你的进展确是令我惊讶,只是你太不智了,不智到居然胆敢与宇内二十四令为敌,所以你才会落得了今日的下场!”一面说着,她足下又继续的向前走近了两步。

她身边的无形力圈更向外扩张了许多,忽然一股强劲的力道反弹了过来。两股无形的内力猝然交锋之下,沈傲霜的身子大为震动了一下,身躯由不住向后退了一步,可是迎面撞击而来的无形力道,显然不止于此,就在沈傲霜脚下还不曾站稳当的当儿,再次冲撞过来。这一次较诸前一次更不知要猛厉多少,沈傲霜想退一步守住阵脚的愿望显然难以从愿,娇躯晃了一下,一连又向后退了两步、三步、四步,直到第四步,她才勉强算是站定了身子。一时间,她那张冷艳的脸上,现出了大片的红晕。

这种内力的抗衡,最是有损元气,沈傲霜竟然挺受不住,一时剧烈的喘息起来。

这一突然的转变,不啻使她大为惊心!陡然向座上的寇英杰望去,对方已经睁开了眸子,正自凌厉的注视着自己。毫无疑问的,眼前这种惊人的内力圈,是由他身上扩散出来的。

沈傲霜简直难以置信,一个身受剧毒,即将待死的人,竟然能够提运力道!更何况这股力道竟是这般的强大,难以抗衡!

一阵惊吓之后,沈傲霜才又回到了现实,她用无比惊惧的目光,注视着当前的大敌。

“你……?”只说了这一个字,她又二次运施力道,向外扩散出去。

楼间立时涨满了这种无形内力,四面墙壁发出吱吱响声,仿佛难以承受得住。

对方——寇英杰坐着的身子,显然并不曾受到任何影响,沈傲霜原以为自己大量的加强内力之后,定可以扳回先前的颓势。

是以在她内力方自扩出的同时,向前跨出一大步,可是这一大步才跨出了一半,却由不住遭遇到了极大的阻力,使得她那只抬起的脚硬生生的搁举在半空中,一时竟是上下不得。非但如此,紧接着迎面再次冲击过来的大股力道,逼使得她身子大大地晃动一下,情不自禁地又向后退了两步。沈傲霜一时脸色雪白,如非她亲自体受,简直难以置信,对方竟会有这股惊人的内功潜力。顿时,她把轻视寇英杰的潜在意识一扫而空,第三次提聚真力。无疑是全身之力,再次的向外逼运出去,一时之间整个阁楼都为之动起来。四溢的力道,使得下垂的湘帘,也起了一阵子强烈的扬动,整个楼室内,陡然间象是注入了大风,站立在一旁的战丕芝顿时为之耳鼓发涨,声势端的惊人已极。

然而,这番声势,只保留了极为短暂的一霎,紧接着即趋于平静,扬动的湘帘停止了摆动,颤抖的四壁也不再颤抖。一切反常的形态,在极为短暂的时间里都改变了过来,沈傲霜大惊之下,才发觉到,坐在位子上的寇英杰,这时缓缓地站了起来。

随着寇英杰站起来的身子,一种奇异的力道,由他两肋迅速的扩展出去,形成了一个极为广阔的气圈,沈傲霜所发出的内力,显然已被他所扩展出去的这个气圈,紧紧的包住,并且用力的向内收缩着。

双方乍一见面,已经较量了起来,舍弃了兵刃拳脚,彼此正以本身的内力气炁作一场险恶的拚斗。这种比斗的方式无异极为特别,但险恶凶狠之势却是不下于兵刃拳脚。在一个短暂的时间里,双方谁也不曾移动,只是彼此注视着。

过了一会儿,才看出沈傲霜那张红晕的面颊上,现出了一片汗珠。她双眉紧皱,牙关紧咬,满脸怒容,想是因为不能取胜对方而心衔怒火,只是怒火并不能为她稍缓眼前之颓势,紧接着她身形摇了一摇,禁不住向后退了一步——不仅仅是后退一步而已,她的身子一时间摇动的那么厉害。

反之,寇英杰却显得那么镇定。在一个适当的机会里,他又向前踏进了一步,沈傲霜一连后退了两步。

寇英杰再前进,沈傲霜再后退。

这种缓退的趋势,绝非出自她本愿,而是不得不退后。是以,每退后一步,都像是为她带来了极度的痛苦与不安,但是她却是情不由己,非退后不可。

一进一退,形势至为明显。渐渐的沈傲霜已被逼近到墙边。

终于,她再后退一步,背部已抵在了墙面上。

寇英杰再前进一步。强大的气机,形同是一座无形的高山,用力得挤迫了过来。

沈傲霜发出了一声轻咳,一时脸色涨得更红,面对着寇英杰的强大劲力,她已经无能为力,汗珠子一粒粒的由粉面上滚落下来。

自从她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马鸣风萧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