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鸣风萧萧》

第22节

作者:萧逸

那黑鹰鬼见愁边威,如果在负伤之前,或可心存不服,放手与对方一拼,只是眼前情形之下,哪里还敢心存侈想,由是在对方这股无形气势冲体之下,顿时不克自持,身形大大摇动起来。

所幸,成玉霜并非是真心向他出手,只是要他略知厉害而已。

果然,边威那双眸子里,情不自禁地现出了畏惧神采。

成玉霜看看他微微颔首道:“边老二,你虽然嘴里不说,我却是对你的来意一清二楚,白马山庄有今日之寇少主坐镇,未来声势更要高过昔日之郭大王,令兄果真心存异图,你不妨劝他早些打消这个念头的好,否则的话,他必当后悔无及!”

黑鹰鬼见愁边威怔了一下,阴森森的道:“边某有眼不识泰山,足下又是哪个?”

“哼哼!”成玉霜脸上带出了一抹微笑,只是给人的感触,却是发自骨子里的冷笑:“你也许不记得我了,只是令兄边震,却与我昔年有过几度交往。”

这几句话,非但使得黑衣人边威神情一惊,即连一旁的寇英杰也是一惊之后,才恍然大悟,明白了成玉霜何以会忽然阻止自己对此人的猝下杀手,原来对方之兄,即是目下声名显赫几与铁海棠齐名的黑衫客边震。

俗谓冤家宜解不宜结,自己刻下正是势单力孤,面对大敌而未卜胜负之际,自是不宜再结交大敌,尤其是象黑衫客边震这类极凶至狠的黑道高手,更是不宜招惹。

这么一想,寇英杰不禁暗自庆幸,总算当时未曾施展煞手,伤了对方性命,否则这个梁子,可就结得更深,势将无法化解。话虽如此,有此一闹,日后亦难望与那黑衫客边震彼此相安。大敌未去,又来大敌,自非是好兆头。寇英杰虽说身怀不世奇技,但绝非一般有勇无谋,所谓“暴虎凭河”之辈,这么一想,也就闷不吭声,暗暗责备自己遇事不够沉着老到,对于成玉霜的有心化解,大是心存感激。

黑鹰鬼见愁边威乍然听见对方报出了其兄姓名,以及一番说白之后,不禁气焰更为消沉,只是表面上却不得不作出一番做作:“且慢……”他冷冷一笑道:“家兄亦同在下一般,二十年不履中土,足下与家兄何能结识?这倒要请女朋友你赐告其详了!”

成玉霜冷笑道:“过去的事情,还提他干么!你不妨回去对令兄说,就说当年芦花河曾经助他一臂之力,并承他时常挂齿称谢的一个妇人,向他出言问候就是了。”

黑鹰鬼见愁边威顿时神色一呆,嘴里啊了一声。“你……莫非足下竟是当年人称‘玉手金花’的成玉霜女侠吗?”

一抹感伤,浮现在成玉霜脸上,微微一笑,她略略颔首道:“你猜对了。我就是成玉霜……难得你还知道我这个多年不曾听人道及的绰号!”

边威先是一呆,继而睁大了眸子,紧接着上前一步,双手抱拳,深深一礼道:“郭夫人别来无恙!当年芦花河事,如非夫人赐与援手,家兄与二弟子,必遭不测。此事家兄多年来一直道及,心存大恩待谢。边威当时虽不在场,只是其后在五里波,也曾与家兄见过贤夫妇一面……”说到这里,脸上现出一番悔恨,深沉的叹息一声道:“只恨边威有眼无珠,居然不识恩人在场,反倒恶言相加,真正是罪过了!”

成玉霜脸上现出一番伤感,微微摇头,冷笑道:“过去之事,不提也罢,二十年毕竟不是太短时间,如非我细心观查,也是认你不出来!”

边威恨声道:“夫人要是早一点说出来……边某也不至于出这个丑了!”冷冷一笑,似愧又恨的向着一旁的寇英杰瞟了一眼,只是频频叹息不已。

成玉霜冷冷地道:“你既然这么说,我倒有几句真心话要对你说了。”

边威抱拳道:“边某愿闻其详。”

成玉霜冷笑道:“当年芦花河事后,今兄虽是退居天南,不再身入武林,只是江湖上却传闻令兄有几件难见天日的事情,不知是否属实?”

黑鹰鬼见愁边威怔了一下,呐呐道:“夫人指的是什么事?”

成玉霜冷冷道:“太多了,就拿五年前,轰动京畿,大劫官银,一日暴尸二十七具一事,莫非不是令兄所为!你可知情?”

黑鹰鬼见愁边威先是一惊,继而冷笑道:“既承夫人见问,边某要是谎称不知,倒是不知进退了。不错,有这么一回事!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发些横财,也不枉人生一场!”

这么率直的一口承当,倒不禁有些出乎成玉霜意料之外。只见她两弯蛾眉蓦地一挑,可是转念之间,她随即压下了那股火气:“你倒是承认的干脆!”继而叹息一声道:“这些事其实与我无关……只是今天你们兄弟侵犯到了白马山庄,我这个故人却是万难保持缄默。令兄既有感恩图报之意,此举又当如何自圆其说?”

黑鹰鬼见愁边威神色一凝,一双鹰目转了一转、呐呐道:“愚兄弟潜隐海岛之初,却也听到了有关夫人的传说,不知真假如何。”

成玉霜道:“什么传说?”

边威道:“夫人既然直问,边某也就直说,冒犯之处,万请海涵!”

成玉霜哼了一声道:“你说吧!”

边威抱了一下拳,冷笑道:“愚兄弟听到的传说是郭白云在二十年前因某一缘故,已与夫人反目,夫妻因而仳离,可有此事?”

成玉霜微一点头,道:“不错,是有这件事。”

边威鼻子里哼了一声,说道:“愚兄弟更听说,郭庄主心存余恨,将夫人手刃剑下。”顿了一下,他呐呐道:“显然,这一传说乃系误传了!事实上夫人如今仍然健在。”

成玉霜脸色一片苍白,夜色里难以看出她凄怆极痛的表情,却能领会出那种冷若冰霜以及怒火中烧的神态。

黑鹰鬼见愁边威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

成玉霜总算没有发作。良久之后,她点头道:“这个传说倒也并非子虚,起码人云亦云,江湖上确是这么传说。只是,即使这个传说是真的,我真的不在人世,又与你们兄弟有什么相干?又何以使你兄弟动心有侵犯白马山庄之意?”

边威看看无词以对,却发出了一声叹息。

成玉霜冷笑道:“你怎么不说话?,”

边威冷冷一笑道:“愚兄弟不过对夫人一人心存感戴而已,对于郭白云可谈不到什么恩情,既然他这般狠心向夫人施以辣手,就不禁激发家兄一腔怒火,依家兄之意,想杀死郭白云,以谢夫人在天之灵,也算为夫人报仇雪恨了!”

成玉霜倒不曾料他会有此一说,顿时神色一阵黯然,一时无言以对。

停了一会儿,她才冷冷一笑,摇摇头道:“这就不对了。”

边威道:“怎么个不对?”

成玉霜冷冷道:“当年一点小小恩惠,承令兄如此看重,倒使我感动不已。如果令兄果真心存感恩,认为那项传说属真,有心为我报仇,就该在聆听之初,即刻找郭白云出手才是正理,何以却会在事隔二十年之后,等到郭白云早已身故,尸骨已腐才兴起为我复仇之念,岂非太也牵强附会!”

黑鹰鬼见愁冷森森的一笑道:“夫人这话可就错了,总之,我兄弟对夫人当年援手之恩情,念念不忘,一有机会就图答报,这番情意是不假的。”

成玉霜冷笑一声,道:“我领你们这个情就是了!”

边威道:“家兄前因仇人势力尚在,大内神武营统领平江一叟海大空,更奉命到处对我兄弟搜索,再加上家兄所练的哼哈二气未竟全功,是以不得不暂时固守海岛,如今的情势显然不同了。”

成玉霜道:“怎么不同?”

黑鹰鬼见愁边威傲气犹存的道;“如今仇人势力似已龟缩,平江一叟海大空闻说也已丢官弃职,家兄所练功力也已大成,正可纵横一时大展抱负,海南一岛万难对我兄弟拘束,哼哼!”虽是败军之将,却也顾盼生威,说到得意时,那一双深陷的眸子频频眨动,凶光迸现不已。

成玉霜冷笑道:“所以你们打算再入中原武林,以称霸业。”

“不瞒夫人,”边威狞笑一声:“愚兄弟确有这个意思。”

成玉霜道:“所以你们想到了白马山庄,意图占为己有?”

边威一怔,狞声笑道:“边某万万不曾料到夫人尚在人世,否则也不会有这个念头。”

成玉霜道:“这也罢了,那么今后呢?”

边威呐呐道:“边某返回之后,当把邂逅夫人实情向家兄禀报,一切听候家兄裁决。”顿了一下,他又道:“家兄对夫人一直心怀感戴,想必这件事当会看在夫人面上有所改变,详情是否这样,边某却也不便预测!”

成玉霜冷冷一笑道:“令兄功力深湛,二十年闭门练功,如今料必非同凡响,如果昧于自大,不知自爱,可就自取覆亡。白马门刻下虽在多事之秋,却也不容外人乘火打劫插上一脚,寇少主功力之高,较之当年郭白云更有过之……”微微一笑,她又接道:“……这一点想必你应该心里有数,贤兄弟还感念昔日情谊,就请退居事外,不要加插一脚,错过此一事件之后,我当专程趋府造访,向贤兄弟致谢,以全道义!”

黑鹰鬼见愁边威冷笑一声,抱拳道:“岂敢!”话声一顿,他那一双深陷的眸子却向着一旁的寇英杰看了一眼:“话可要说在前面,大丈夫恩怨分明,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尤其是边某,对于这位寇少主一掌之赐,却是不敢忘怀!话就说到这里了,打扰之处,尚要万请夫人海涵。告辞!”抱拳,拧身,飕的纵身而起,直向东侧面一堵高壁上落去。

显然,他已不能恃住来时的那种身法,身子才不过纵起四丈高下,已是后起无力,顿时就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似的,一溜子歪斜,由空中坠了下来,第二次再用力纵起,才落在墙上,自此头也不回的一径翻越过去。

成玉霜打量着他前去的背影,冷冷道:“看来这个梁子你们是结上了。”

寇英杰轻叹一声道:“刚才如非前辈临时阻止,只怕这厮已丧生在弟子五行真力之下。”

成玉霜苦笑道:“话虽如此,他却也受伤不轻,也是我发觉得太晚了,想不到事情这么凑巧,方说到边震其人,他兄弟就来了。”

寇英杰道:“方才动手情形,前辈当然再清楚不过,弟子即使存心相让,也是力不从心,梁子既已结上了,弟子倒也并不惧怕,边震果真象他这个兄弟一样对弟子心存衔恨,弟子只得随时恭候他的大驾就是了。”

成玉霜点点头道:“事已至此,后悔无益,好在那个边震当年还欠我一笔人情,如能就此打消,自是最好不过,否则,这件事我也不会袖手旁观,一切到时候再说吧。”

天色已晚,二人略交谈几句,这才分手自去。

静静的流水,在落日余晖里交织成一片柔和瑰丽的光彩,几只长嘴的翡翠鸟,不时的飞起又落下,发出清脆复尖锐的短鸣声,争着啄食穿梭于水面的那种小小的梭子鱼。大片的芦苇沿着布满了鹅卵石的岸边衍生着,一片碧绿摇曳在和暖的春风里。

天空带着那种粉粉的红,每一片云都象是镶了一道紫红色的金边。

郭彩绫静静的倚身在岸边的大石上,一旁树下系着她的那匹爱马黑水仙。自从前此与寇英杰负气绝裾以来,这匹马竟然无可奈何的落在了她的手上。

睹物思人,每一回当她抚摸着这匹黑水仙时,脑子里总会情不自禁地浮现出寇英杰的身影,更有无限的离情别绪交集在她无可奈何的悲愤情怀里。在几番焚心的痛苦挣扎之后、她决计把积压在心里的悲痛情怀暂时抛开脑后,以便专心一意的在武术上下点功夫。

每一回,当她触目于父亲郭白云留赠的那册“越女剑术之深奥探讨研习新篇”时,内心就情不自禁地涌现出一种愧疚,深深感觉到无颜以对九泉下的父亲。正因如此,她才下定了决心,必慾要把这套父亲苦心创新的深奥剑术研习透彻。

皇天不负苦心人,在经过数十天苦心钻研后,她总算深有所获。

越过眼前这片宽阔的山谷和溪流,即可以清楚的看见千翠叠障的一脉群山。

群山怀抱之中,那闪烁着黄金颜色的大片平原里,点缀着数千座楼宇,那片黄金色的光华,正是由于这些楼宇的反光所致。前有大河流水,后有群山为峙,左右双峰环抱,进可攻,退可守,好气势!当今名噪天下,声震四海的宇内二十四令总坛就在此地。

面对着辽阔的大片河水,金沙滩恰是这道主流的源头所在。

郭彩绫立足之处,虽然相隔甚远,却能把对方特殊的形势,观察得一清二楚。

苍郁的群山斜挂着百十道形状不一的瀑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马鸣风萧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