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鸣风萧萧》

第23节

作者:萧逸

青面老人一落向地面,紧接着身子再次弹起,起落之间,已至三丈开外,落向黄衣钓者正面,可是他却又快速地后退出了丈许。等到他站定之后,那张白中渗青,青筋暴现的瘦脸上却由不住带出了一种惊异的稀罕神态。

一旁的乾堂堂主欧阳不平,容青面老人站定之后,随即上前一揖见礼道:“多谢厉前辈对敝堂赐以援手,感激不尽。”话声微顿,他遂以手中摺扇指向郭彩绫道:“此女乃是白马山庄郭前庄主之后条中,最早使用了实用主义(pragmatism)一词。在美国最,前辈一位高足,据悉就是伤在她同门师兄寇英杰之手,前辈若能就此将此女擒到手里,即不愁那寇小辈不上门送死,对前辈与敝帮来说,都有好处!”

这番话自是极具扇动挑拨性,姓厉的青面老人聆听之下,顿时神色一变,那双小如弹丸的眸子里,顷刻间涌现出一片凶光。

欧阳不平察神观色,知道自己这番话算是用对了地方,正是火上添油,眼前大有可观,自己等正可退居一旁,坐山观虎斗,何乐不为!话声出口,心里十分得意,偷眼向一旁的风雷手秦渔递了个眼色,二人随即匆匆退向一旁,现出一副悠闲的观望神态。

郭彩绫虽不知来者何人,可是观其出手,以及由欧阳不平对其执礼甚恭的神态上看来,当知来人必具非常身分,而且在武林中辈分甚高。眼前情形,敌众我寡,自己方面只得二人,郭彩绫情不自禁地向着黄衣钓者身前走近过来。

黄衣钓者原意要她离开,可是由于眼前这个青面老者的忽然现身,迫使他不得不临时改变了心意。他仍然保持着原有的镇定,用那双深邃,极具关切的眼睛,向彩绫注视着。

郭彩绫向着他苦笑了一下,道:“不是我不走,看样子暂时我是走不了啦。又得给你添麻烦了!真不好意思。”

黄衣钓者面上不着表情,用手指了一下身旁的一块巨石,示意她到那边去。

郭彩绫对于他的始终不开口说话,心里实在是大惑不解,若非是眼前形势特殊,自己非得要激一激他,好歹也逼着他说话不可。然而眼前她岂能这般胡闹任性!当下只得依着他姗姗走到对方指定处,倚石坐下。

那块大石一面背水,高高居上,黄衣人把她安置在这里,大可放心,因为敌方如有任何图谋,必先要冲过黄衣人这一关隘。

青面老者目睹及此,由不住发出了一阵子阴森森的怪笑,面色益见阴沉!

他焉能不知道面前这个黄衣人的厉害!是以自现身之始到现在为止,除了摆定了姿态之外,一直迟迟不曾出手,这当然是有道理的。

越是所谓的高手对招,越是吝于出手,常常是殚精竭虑的结果,只作一招之搏,这一招也就是决定彼此生死存亡,抑或胜负之分的关键所在。

两个当事人迟迟不出手不打紧,倒是几个旁观的人看得心里沉不住气。

当然,以风雷手秦渔、潇湘侠隐欧阳不平这等阅历见识之人,自不会肤浅到看不出眼前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微妙情势。

他们两个甚至于更能体会出他们双方所以迟迟不出手的原因,俱不禁暗中为他们彼此捏上一把冷汗。

青面老者与黄衣人四只眸子对视了甚长的一段时间,奇怪的是青面老者自从上岸之后,即与黄衣人保持着相当的距离,一直不曾向前逼近,黄衣人自始至终也只守鹄着足下方寸之地。由于他心里一直记挂着郭彩绫的安危,生恐与对方青面老者鏖战之际,欧阳不平与秦渔两位堂主乘虚而入,他二人合力之下,郭彩绫势将不敌,这是黄衣人所不乐意的。正因为如此,他才紧守着眼前方寸之地,绝不予对方任何人可乘之机。

青面老者在几度运施内力与对方抗衡之后,已清楚对方的用心。登时,他青白的瘦脸上再次罩起了一片怒容:“这位朋友,老夫给你取个商量!”休看他一副鸡皮鹤发,老态龙钟模样,一开口说话,却是清脆的童音:“你我之间,说起来全系局外人,犯不着拼个你死我活,这样吧……”青面老人眼神如鹰,直直的注视着面前的黄衣人:“你老弟退一步,我退两步,你意思怎么样?”

大概是没有得到预期的回话,青面老人冷笑一声,继续道:“老夫的意思是……你老弟只管扭头走你的,我们这边人谁也不许拦阻你,只是,我们要留下这个姑娘!”

黄衣人脸上不动声色。

青面老人道:“怎么样?而且老夫可以答应你,绝不伤害这个姑娘。你应该知道,我只是用她作为人质,目的在迫使与她同一师门的那个姓寇的小辈自投上门。”提起了这个姓寇的,青面老人眸子里凶光迸现,由不住连声发出了一阵子冷笑!

殊不知这个姓寇的,对于那个黄衣人与郭彩绫所引起的感应,更为深刻强烈,绝不在青面老人之下,只是一方寄以深情关怀,一方意在仇恨,深痛恶绝,两个极端罢了。

“怎么样?”青面老人神色已似不耐:“老夫只等你老弟一句话。”

那一句话还是没有出口。只是黄衣人却作了一个摇头的否定表示,表示对于青面老者的提议不予赞同。

“哼!”青面老者冷哼了一声:“这么说来,你是非要与老夫我动手不可了?”

黄衣人冷笑不语,只见他的一只手,缓缓将那根插在地上的钓鱼竿拔出来。

青面老者顿时面色一怔,现场各人也无不大现紧张,只以为黄衣人要出手了。

然而猜错了。但见黄衣人钓竿划动,在地面上写了几个字:“你莫非是来自苗疆铁花坞厉铁衫么?”

青面老者登时一呆,狞笑道:“原来你有嘴一张,却是不能言语,不错,老夫正是厉铁衫,足下又是何人?”

黄衣人chún角带起了一丝傲慢,摇摇头,继续用钓竿一端,在地上书写:“少小出家江湖者,不识姓名久矣!”一笔狂草,虽然是信手挥来,却是力透地面。

厉铁衫冷冷一笑道:“你是不肯实说罢了。一向在哪里盘桓?”

黄衣人鼻子里哼了一声,力注竿梢,写下八字:“幕天席地,四海为家!”

青面老者厉铁衫嘿嘿一笑:“好狂的口气,今天你我适逢其会,就此讨教!”话声出口,只见他一双鸟爪般的瘦手,陡地一合,即闻得一阵清脆的骨响之声,密如贯珠,厉铁衫的两只脚随之向两边跨了出去。

现场登时有了一番异样,沿着厉铁衫站立之处三尺范围之内,顿时形成了一个气涡,只听得一阵沙沙之声,无数灰沙小石,随即在那团向外扩充的气机里,开始缓缓移动起来。

渐渐地,环绕在厉某人身侧的那个内力圈子,似乎越来越大,厉铁衫的那一双眼睛,情不自禁的也就眯成了一条线,透过一线目光,瞬也不瞬的盯视向眼前那个他绝对不敢轻视的陌生大敌。

黄衣人伟岸的身子,一动也不动的仍然站在原处。对于厉铁衫这般功力,他当然有所感受,淡棕色的面颊上,忽然显出了一番凄凉,长竿探出,继续作书,在地面上写着:“你有今日成就,确是不易,毁于一旦未免可惜!劝你还要三思!”

厉铁衫眼神越见凌厉,枯瘦的面颊上现出冷森森的笑容:“话倒是两句好话,只是光说不练,看来你倒是个外家,可知老夫所施展的是什么功力?”

黄衣人面现微笑,挥竿道:“内提三虚,外形三罡,谓之混元霹雳,此功倡之昆仑雷鸣子,终不脱前人窠臼!”

厉铁衫神色一变,点头道:“好见识!这么一说足见高明。说到前人窠臼,莫非你一身所学,岂能无师自通?”

黄衣人点点头,写下道:“然。我之武功皆脱胎于自然天机,前所未见,你慾胜我万万不能,我要胜你却是容易之至。你不可不慎重其事!”

一对一答,各人俱目睹耳详,对于黄衣人的这番自负,未免不心里暗自猜疑。

厉铁衫忽然发出了一声冷笑:“足下过于自信,只怕未必,老夫择居化外,已数十春秋不问外事,这一次承铁总令主惠书相邀,千里作客,这件事照说不便我这个客人多事,只怪你行事过分猖狂,二位堂主存心礼让,与你好言相商,居然毫不知情,这等行径,分明大悻武林道义,老夫实在看不下去,说不得插手管上这件闲事。你自不量力,休怪老夫手下无情。不必多说,即请出手赐教!”

黄衣人聆听之后,脸上兴起了不屑之色,只见他往左跨出一步,噗!将长竿插入地面,入地尺许,极见功力。

厉铁衫虽然话声不绝,却仍然保持着原来的姿态,两只手依然合十在胸,足下大阔步的跨出,看看内功已凝聚成形,冷哼了一声:“开罪!”二字出口,那一双形若鸟爪般的瘦手,已栗颤颤向外徐徐推出,顿时就有一片成形的罡力,自他栗颤的十指间向外涌出。

黄衣人与他对面而立,间隔距离约在丈许之间,他伟岸的身子仁立在当地,就象打入在地里的一根石桩,丝毫也不移动。

厉铁衫发自十指的罡力,该是何等的威力,这一点只须观诸他面前飞沙走石的情景即可想知。然而黄衣人却是那等的无动于衷,一副宛若未觉模样,非但如此,甚至于他身上那袭宽大的黄色长衣,也像他昂然的躯体一样,连衣角也不曾飘动一下。

汹涌的风力,事实上已在他身侧四周形成了威力,拳大的石块咕噜噜向后面滚动着,然而偏偏黄衣人茫然无觉。

郭彩绫站在黄衣人身后约有两丈远近,却已感觉到正面风力的罡劲,对于厉铁衫的功力大感惊异,对方双掌只不过才作势推出,已是如此,一旦全力击出,其威力可想而知。这么一想,她心里哪能不为面前的这个黄衣人悬心!

果然,随着厉铁衫缓缓推出的那双手掌,眼前所形成的空气压力渐渐加剧。

厉铁衫那双推出的手,不像是在凌空运功,倒像是在着力推动一座山。只见他双掌颤动的那么厉害,微微下蹲的身子,虽然刚挺如故,只是所担当的力道必属惊人,这一点只须注意他那一双踏在地面上的脚步即知。

那一双脚步,不知何时已深深陷入地面寸许有余,好厉害的混元霹雳掌功!

在他推动的掌力之下,三数丈范围之内,地面上已无可移动的浮物。倒是那几块一人多高的巨大石头,尚挺立如昔,再剩下的就只是那个黄衣巨人。

黄衣人岸然不动的身子依然如昔,尽管他身侧四周石滚土削,他却能依然故我,那炯炯的目神,既经注定厉铁衫之后,就再也不曾移动过。

厉铁衫的双手已推出了一半,他显然遭到了极大的困难,那未推出的一半,却是较已推出的要吃力得多,简直难以推出。

凡是有耳朵的人,都能清楚的听见自他掌力下所形成的那种轰轰低鸣声,这也是何以冠名为混元霹雳中的“霹雳”二字。从而也就可以联想到,一旦这种掌力推出之后,所形成的音波功力,该是何等骇人!

然而,厉铁衫却并不能如己心意而有所发挥。

渐渐地,他那如铁柱磨盘般结实的身子,也开始动摇了,一连摇动了好几下,随即又吃他死命的定住。

一片红云起自厉铁衫削瘦的脸上,甚至于他的一双眼睛也都变成了血红颜色。

旁观的几个人,看到这里都禁不住暗自惊心。事实明摆在眼前,厉铁衫虽然是发动人,似乎却是自讨苦吃,对方黄衣人虽然站着不动,甚至于连手臂都不曾抬动一下,但是在眼前双方暗较之下,他已经毫无疑问的占了上风。

难在厉铁衫的这一双手,可应了“羞刀难入鞘”那句话,眼前是前进无力,后退不能。

每个人耳间都发出一阵隆隆之声,强大的气压力道继续有增无止。

厉铁衫那双手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又向前推进了寸许,他那张脸已由原来的红色变成了紫色,一根根青筋颤颤着,象是无数条小蛇在蠕动着,他似乎已尽到了他所有的能力。直到这时,黄衣人脸上才现出了一片欣慰的笑容,只见他迈动足下,徐徐向前跨进了一步。

这一步,对黄衣人来说,似乎并不十分吃力,可是相对的加诸于厉铁衫身上可就大不轻松,蓦然间,他身子摇荡得那么厉害,黄衣人鼻子里哼了一声,一双光华内敛的眸子逼视着他,脸上微现怒容——他已经给对方颜色看了,怪在厉铁衫仍然梦想求胜,不自量力,因此这双眸子里的光采,含蓄着凌厉的责怪之意,像是予对方最后的一种警告。

厉铁衫身子在一阵剧烈的摇荡之后,竟然又为他稳了下来。那双踏立在地面上的脚步更见深入,几乎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马鸣风萧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