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鸣风萧萧》

第26节

作者:萧逸

那阵阵鸟鸣声,系发自黑衫客边震那个怪样妇人身上,也就是她肩上的那只硕大的鸟嘴里。那只扁毛畜生发出刺耳的叫声,一面用力的扇着一双翅膀,似乎有所发现什么似的。

或许那丑妇人平素的豢养有术,所以,那只乌鸦尽管叫声充耳,两翅猝扇,却不能擅自离肩。

三角脸的那个丑妇人,想是被这阵子鸦噪之声吵得心烦气躁,顺手拍了那畜生一巴掌,这么一来,那只乌鸦顿时就不敢再叫了,只是兀自频频扇动着那双翅膀,现出很不服贴的一副样子。

三角脸的丑妇人忍不住转脸向靠着自己这边最近的主人之一——墨羽岳琪道:“岳堂主,你们这大厅里,除了我等在场各人之外,莫非还有什么来客么?”

“这个……”岳琪立刻摇摇头道:“没有,没有!”

一旁的潇湘侠隐欧阳不平莞尔一笑,摇动着手里的那把描金招扇道:“扈大娘但请放心,慢说这聚义厅内外有专人重重看守,就是敝堡所在地的金沙滩附近数十里内外也都设有卡子,那是绝不容许任何外人擅越雷池一步的。”

丑妇人扈九幽聆听之下,微微点了一下头,只是一双三角眉频频皱着,道:“怪事。既是如此,我这铁翅火鸦怎么这等的不安宁?”

乾堂堂主欧阳不平一怔道:“大娘可是发觉了什么异状么?”

“倒不是我,是它。”一面说,她伸出一只形若鸟爪的瘦手,频频在那只乌鸦身上摸着,那双三角眉忽然分了分道:“如果主人不在意,是否可以令我这只扁毛畜生出去看看?”

欧阳不平含笑点头道:“大娘如是不放心,有何不可。”

丑妇人扈九幽点点头道:“好!”手拍鸦叱道:“去!”

那只硕大乌鸦忽然呱的怪叫一声,猝然张开双翅,蓦地冲天而起,频频在大厅内盘旋起来。

看到这里,寇英杰猝然将两扇纱帘合拢起来,一拉彩绫,迅速把身子伏了下来。

那只硕大乌鸦,敢情还是一只异种,虽然全身黑羽覆体,但张开的两翅之下,却现出一片赤红,莫怪乎名之为铁翅火鸦,倒是当之无愧。

只见它先是在大厅内低旋一转,之后遂即逐渐高升,在大厅内打了转儿,再高升一些,又打了个转儿,随即快速盘转起来。

寇郭二人情知这扁毛畜生已有所发现,当下连大气都不敢喘,各自闭着呼吸。如此一来,那只铁翅火鸦在打了十数个转儿之后,又翩翩落向那丑妇人扈九幽的肩头上。

想是这只火鸦自认失察欠职,一时束羽垂头,不时地啁啾短鸣,现出一副委屈模样,却受尽了丑妇人扈九幽的连续白眼。

这时,寇英杰才稍稍喘了口气,用传音入密的口音向身边的彩绫道:“不可再出声说话,须要谨防那只扁毛畜生。”

彩绫亦用传音入密回道:“我们眼前应该如何?”

寇英杰目光却注视着厅内主座几个人。

只见铁氏仍是一种雍容端坐的模样,他的两只手交握在胸前,脸色不愠不喜,那微微合拢的一双眸子,细细的收成两条线——凝锐的两道神光,就在这双眸子里左右旋回打转。

每一个身负内家纯真武功的人,即使他是一等韬光养晦的能手,却也难以隐藏住他的这双不可掩饰的眸子。

是以,如果你是一个内行的人,你只须可靠的运用你的智慧去观察这人的一双眼睛,你当可以知道这个人内功达到了一个如何程度,即以眼前铁氏而论,他这双眸子里所泛出的光采,已足以使寇英杰大感惊讶。

他原是对外传铁氏练有火海真经的功夫感到有些怀疑,可是此刻,当他仔细注视铁氏那双眸子之后,已可确实这种传说,确非是空穴来风。

现场的人,对他来说,可以称得上都是敌人,所以对于任何一个人的观察来说都是必要的。

寇英杰在仔细分辨过厉铁衫、边震、铁海棠这三个超级大敌之后,现在他的目光又徐徐地落向那个肩落乌鸦丑妇人扈九幽身上。

不看则已,这一仔细观看之下,又使得他忍不住发自内心的起了一阵子震惊。

彩绫盯着他的目神,担心的道:“怎么样?这个姓扈的女人你看她怎么样?”

寇英杰苦笑了一下:“简直是没有一个好对付的!在我看来,这个扈刀幽却像是练有一种异功……”

“异功?”

“我虽然看不出十分模样,但是昔日却由朱拜兄嘴里知道……”他侃侃的道:“你可注意到了,这妇人前额上现有一条横出的青筋。”

“不错。那又代表什么呢?”

寇英杰冷冷一笑道:“说不定她豢养着什么毒物。”微微一笑,他摇摇头道:“我实在不明白这显示些什么——如果你所说这个人真是出身狸族的话,那么,很可能这个人肚子里养有一条本命毒虫!”

“哦!”彩绫简直吓了一跳,“毒……毒虫?”“我久闻狸族诸部,很流行豢养恶虫!”寇英杰呐呐的道:“因此,我猜想这个扈九幽肚子里,极可能就养有这种东西。还有,你可曾注意到这妇人两腮乌黑,这又显示出她本身是个精于施毒的高手!”

“施毒……啊,这简直太可怕了!”

寇英杰道:“因此,你记住,以后你我与此人遭遇时,千万记住要紧闭呼吸,用内功‘胎息’之术,那么一来,她虽高明,也是无能为力了。”

彩绫点点头道:“你这么一说,我就记住了。”

寇英杰轻轻移动身子,向后退了一步,点头道:“我们这就走吧!”说时,足尖虚点,已轻巧的向后跨出了两步,郭彩绫连忙跟上。

就在这时,寇英杰耳朵里忽然听到了什么。

彩绫一愣道:“怎么了?”

寇英杰道:“有人来了,快出去!”他身形一塌,快似脱弦之箭,率先夺门而出。彩绫与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就在寇英杰身子方自冲出的一刹那,猛可里一条疾劲的人影,鬼魅也似地自一边闪了过来。这人来势之快,确是出人想象,身形一经现出,竟然如影附形,毫无声息地直向着寇英杰身边袭来。

这个人身上穿着一袭雪白的长衣,但满头长发却是未经整理,整个披散脸上,乍然看上去真当他是个鬼魅般的人物。

他的出现,正好配合着郭彩绫的现身。

如此一来,无形中可就成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白衣人扑向寇英杰,郭彩绫却扑向白衣人。

寇英杰在白衣人出现之前,先就洞悉于先,是以白衣人虽说是倾其全力的一扑,亦是难奏功效。他的一双手,紧紧贴着寇英杰的后腰蓦地落了下去,也就是说走了一手空招。

而紧紧蹑在他身后的郭彩绫却是放他不过,随着她足下一个前跨的势子,掌中一口长剑夹带着一溜子银白光华,直向着白衣人后腰上扎来。

这个长发白衣人果然像是有些来路,双手一击不中,倏地施了个怪蟒翻身,快极了!就在他转过身来的一瞬间,一把精光刺目的匕首,已由他两只手上猝然震了出来。

这一手功夫,在他来说施展得相当漂亮。

铮锵!一声脆响,黑暗里冒出了一点火花。郭彩绫那等猛厉的一剑,竟吃这人的一双匕首架了开来,这个人一双匕首更是不会闲着,左手匕首猛然向下一沉,猝然直向郭彩绫心窝上扎了过来。然而,他的匕首才递出了一半,已吃寇英杰由一边发出的劈空掌力,将他震出了三步以外。

这人无论如何没有想到这男女两个人具有如此真纯的功力,一时大惊失色!

寇英杰的掌力该是何等惊人!白衣人看似没有什么,其实却已被寇英杰沉实的内家掌力伤了内元,是以在他身子向外跃出之时,已多少现出了一些不自在。

也就在这个时候,寇等二人才看清了此人的那副尊容。

简直把他们两个吓了一跳,那真是一张不折不扣的鬼脸。苍白、瘦削、狰狞,乍看上去,简直只有巴掌那般大小,那是一张“七分脸”——鬼脸。

郭彩绫忽然想起了方才那个叫丁浩弟子的关照,得悉了这个人,正是铁海棠最得意的贴身近卫之一——鬼脸小徐。

事实上,鬼脸小徐这个人还是真不含糊,虽然他似为寇英杰的劈空掌力所伤,但是,此刻看上去兀自余勇可贾,而且最称厉害的是,尽管他已似负了些伤,却并不出声呼救,决计要以本身的功力,把来犯男女二人擒下。

然而他的这次要强,给他带来了万劫不复的杀难。

随着他极为快速的一个旋身,陡地直向着寇英杰脸上一匕首飞刺了出去。这一击像是包容了他全身劲道,他飞出的匕首,真是其力万钧。

寇英杰冷冷一笑,容得对方匕首已临到面前之一刹那,忽然左掌突出,这一次他决计要给来人一个厉害,一时真力内聚,陡地骈起二指直向对方手腕上敲去。

这一式敲骨震髓固然武林中不乏擅施之人,只是却须要视各人的手法而有所不同。

即以眼前寇英杰而论,二指之下,真有以铁断金之力,恰乎出手之时间地位,拿捏得如此之准,白衣人待到觉出不妙时已收手不及。登时,他只觉得那只右手一阵发麻,掌中一只匕首叮一声落于地上。

这人一一鬼脸小徐,一惊之下,才知道敢情自己遇见了极厉害的大行家,一念及此,正待开口出声,寇英杰已容他不得,鬼脸小徐的嘴不过才开了一半,登时只觉得喉头上一阵子奇痛,同时身来,当场动弹不得。

寇英杰施展了一手少阳指力——这是出道江湖以来,第二次施展。

这一手功夫,他得自拜兄朱空翼的传授,武林中知悉者极少,能够解开这种气岔穴道的人,更是少之又少了;寇英杰显然是有意留下一个难题,倒要看看是否能有人解开这手绝活儿。

虽然三个人动手交搏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可是却也不免惊动了那两个原本在楼阁上守望的侍卫。是以就在寇英杰向外遁出的一刻,一条人影疾如电闪的纵身过来。

寇英杰此刻全神贯注,称得上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那人身子方一纵进来,他已立刻得到了感应,倏地一个怪蟒翻身。欺近他身边的是一个长身少年,这人身披黄色长披,就在与寇英杰一照脸的当儿,他的一双手指猝出如电,直向寇英杰一双瞳子上点了过来。。

寇英杰当然了解眼前情形,那是丝毫也出不得差错,只要任何人出声一经招呼,惊动了大厅里的各人,那可就大为麻烦。是以,就在这人身子方一欺近的同时,他已力聚掌心,霍地向着这人前心推去。

这一掌,他功力内聚,所施展的乃是与朱空翼苦心所浸婬的风柱之功,是以掌力一经递出,即有立判生死之威。

那人身子根本来不及欺上来,只觉得心脏部位一阵子发麻,登时死于非命。

另一面郭彩绫也与一名侍卫打在一团。

寇英杰原想助她一臂之力,只是当他观及彩绫来去自如,腾雨啸风的剑术之后,不禁登时为之宽心大放。

那人所施展的兵刃是一对护手双钩,虽然虎虎生风,可是以行人如寇英杰眼中看来,他简直就进不到郭彩绫的环身战斗之内。

寇英杰并且立刻认出了彩绫所施展剑法的特别之处,心中不胜诧异,因为观诸她所施展的剑术路子,简直大异于她昔日剑术路子。

他当然还不知道,原来彩绫为了争一口气,近年来发奋用功,将父亲所赠送的一卷越女剑法之深奥探讨研究新篇,早已悟习透彻了八成。

这套剑法最初是得力于郭白云妻室成玉霜之手的新辟精见,后来他们夫妇因故仳离之后,郭白云就接下来重新整理研究,乃成今日之果,确是别开剑术之最新格局,新颖厉锐之极。

对方不过交手了三两招之后,顿时已分判出明显的优劣,尽管那少年弟子一双铁钩舞的虎虎生风,只是看来却连郭彩绫身边都难以欺近。

蓦地,彩绫身子向前一栽,那人以为有机可乘,快速把身子扑上去。

就在这一瞬间,郭彩绫陡地一个快速的回身,掌中剑嗤地划出一道白光,疾如电光石火,只一下,已由那人喉结上扫了过去,一股鲜血,象是喷泉般地由那人喉结上喷了出来。

这个人就这样一声不吭地倒栽了下去,手中的一对铁钩,相继撤出了手,发出了呛呛二声脆响。

寇英杰目睹之下,怦然一惊,慌忙伸手一拉彩绫道:“走!”

双双纵身而出,扑向楼阁背处。

彩绫有点慌张的样子:“师哥,咱们该怎么样?干脆跟他们拼了吧!”

“不行!”寇英杰用着镇定的口气道:“你身上带的有面具没有?”

彩绫忽然想起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节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