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鸣风萧萧》

第07节

作者:萧逸

邬大野冷冷一笑,转向彩绫道:“师妹,我们走!”

郭彩绫微微一呆,打量着寇英杰,呐呐道:“难道大师兄说的是……是真的?”

“姑娘,你看呢?”寇英杰冷峻的说着,一双眸子缓缓看向郭彩绫。他似乎感到伤心了,想不到彩绫也会向他提出这个问题,这使得他自尊心遭受到很大的屈辱与打击。

“我……”郭彩绫睁大了眼睛看着他:“我不知道!”

寇英杰冷冷的一哂,说道:“莫非姑娘也认为我是如此居心?我千里迢迢,千辛万苦的为令尊押运灵柩,为的是……想分你们家的财产?”

邬大野插口道:“怎么不是?”

寇英杰没有理他。他的目光只注意着郭彩绫,只须要求得她一个人谅解就够了,再多的人误解他他都不在乎。

他显然失望了。

因为郭彩绫并没有立刻谅解他的样子,反之,她那双美丽的瞳子里,交织着一片错综的迷惑。

寇英杰冷峻的目光,逼视着她道:“姑娘,你怎么不说话?”

郭彩绫迟疑的摇了一下头道:“我不相信你说的话……”忽然她瞳子里涌出了热泪:“爸爸最疼爱我,他老人家不可能连我也瞒着!而把郭氏门中不传之秘的十一字真诀,传授给你……传授给你这个外人!”

寇英杰惨笑了一下,心里真不胜凄苦!他呐呐道:“他老人家以为姑娘你凡事任性,生怕你……”

郭彩绫忽然站起来,嚷叫道:“不要再说了,我不信!”她大声嚷着:“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忽然她掉过身子来,一阵风似的向楼下奔去。

寇英杰怔了一下,赶快追上去。

邬大野身子一闪,拦在了他面前:“姓寇的,你想干什么?”邬大野冷笑道:“你最好还是本分一点的好!”

寇英杰强自按捺着心头怒火,师门礼教,不能不遵,退后了一步,他抱拳一拱,道:“是,大师兄!”

邬大野打量了他一眼,左右顾盼了一下,这里已无外人,他可以放心大胆的畅所慾言。

“寇英杰,”邬大野冷冷的道:“你可以不把那日被我打落山涧之事说出?”

寇英杰躬身道:“小弟不能陷师兄于不义之名!”

邬大野冷冷一笑道:“说得好,只是我看你心里忘不了这个仇!”

寇英杰霍地抬头,目光里凝集着无比的怒火。

邬大野也瞪视着他。

四只眼睛交接之下,邬大野鼻子里哼了一声:“你怎么不说话?”

寇英杰冷笑道:“以大师兄看呢?大师兄要是我,你我易地而处,你忘得了么?”

邬大野一声狂笑道:“说得好!那么你为什么眼前不向我出手?”

寇英杰紧紧咬了一下牙,摇摇头道:“我不能。”

“是不能还是不敢?”

寇英杰道:“大师兄视我如眼中之钉,想杀我的意图昭然若揭,我虽不智,却也不会愚蠢到自己找死!”

邬大野愕了一愕,冷冷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寇英杰道:“果真我愚蠢到向大师兄出手,大师兄岂不正合心意?我今体伤未愈,更非大师兄对手,岂不是自己找死么?”

邬大野神色一变,眸子里杀机迸现,他向前逼近一步,道:“那么,我现在主动下手,结果还不是一样?”

寇英杰冷冷一笑,摇头道:“那就不一样了!”

“有什么两样?”

寇英杰道:“这话要分几方面来说,其实大师兄智力犹超过小弟,何须小弟多说!”

邬大野嘿嘿一笑,道:“你这么一说,倒真的有几分象是先师的弟子了!”

寇英杰冷笑道:“只是大师兄却万万不会当着人前说这句话!”

邬大野一笑,坐下来道:“为什么?”

“因为大师兄早知道我所说的是实话,断定郭先师的确收了我这么一个弟子,只是却无论如何不肯承认!是不是?”

邬大野不动声色的听着,他冷笑了一声,道:“不错,三师弟,你果然智力过人,只是你可知道这是为什么?”

寇英杰道:“第一,多了我这么一个弟子,师门财产你就少了一份!”

邬大野一笑道:“这是最浅薄的见识,虽然也是事实,但是尽人皆知!”

寇英杰冷笑道:“第二,大师兄当然不会忘怀了先师口授于小弟的不世绝技,十一字内功真诀!”

邬大野怔了一下,道:“笑话!”

寇英杰道:“最重要的一点,大师兄心里明白,只是嘴里却不便说出!”

邬大野长眉微分,道:“你说说看。”

寇英杰叹息一声道:“这就牵扯到外面的一件传说了!”

邬大野冷笑道:“什么传说?”

寇英杰道:“大师兄何必明知故问?”

邬大野一双深湛的眸子,徐徐在对方身上转着,也许他已经发觉到这个小师弟,远比自己所想象的要精明的多,他不愿意把话说明了,而坠入对方彀内。冷冷一笑,反问道:“那么,你认为这个传说是真的还是假的呢?”

寇英杰不置可否的微微一笑。

邬大野无异是全神贯注着他,他自信阅历过人,只要对方寇英杰现出了一点点口风,他即能测出虚实,然而对方偏偏是一言不发。

这一笑,笑得太神秘了,即以老谋深算的邬大野来说,亦感莫测虚实!他不得不进而追迫,冷笑道:“我问你话,你怎么不说?”

寇英杰道:“我以为大师兄跟随恩师多年,这种话反来询问小弟,实在太好笑了。”

邬大野登时一怔,他忽然发觉到与对方斗口诚为不智,当下冷笑了一声,由位子上站起来。

寇英杰道:“大师兄要走了?”

邬大野目视着他道:“你应该认识你今日的立场,说的明显一点,你的生死存亡如今都操在我的手掌心里!”

寇英杰点头道:“不劳师兄告诫,这一点小弟省得。”

“那就好!”邬大野的手,又按在了他的小胡子上:“所以你最好不要跟我作对,否则,对你是没有什么好处的!”

寇英杰抱拳道:“谢谢大师兄的忠告,小弟不敢,也没有与大师兄作对的必要。”

邬大野哼了一声,面上现出了笑容,道:“反之,你却能受益无穷,小伙子,你是聪明人,仔细的琢磨琢磨吧!”

寇英杰笑了笑:“是!”

邬大野的脸色忽然缓和多了,他点了一下头,这才转身下楼。

寇英杰一直送他到梯口,抱拳作别,邬大野头也不回的去了。

寇英杰的心情,可想而知——他痛苦极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恩师故世之后,所留交给他的担子,竟是如此沉重,师门中人,竟是这般的复杂!大师兄的毒恶阴狡,他已是领教过了,二师兄还没有见过,不过想象里也绝不是好说话的。最使他痛心柔肠百结的却是那个郭彩绫。一想起她来,简直神魂无主,不知道怎么才好!

如果当初郭白云根本就没有说出要把女儿许配给他,并且一再的托嘱的话,他心里的感触也就自然不同。然而现在,他毋宁说心里始终压置着一块沉重的铅块。

更微妙的是,随着心境、感情、环境的变迁,玉观音郭彩绫这个人,更是日益严重的压迫着他,说得更明白一点,她的一举一动,也就左右着他的喜怒哀乐,他忽然发觉到,他已经缺少了昔日纵横于大漠,狂啸风沙的那番豪气了。

她到底是属于哪一型的人?实在说,他也摸不清楚。

寇英杰自信以百分的热情来对待她,然而他总感觉到收回来的似乎却是太少了。

他很清楚自己今日特殊的立场,是以言行举动,也就格外的留意。大师兄的话,已经很明显的在试探他了,双方虽然没有明显的说出来,可是无疑的,谈话的焦点却是在影射一件事——金鲤行波图的下落。

邬大野嘴里固然不曾明显的说出来,可是他似乎已在怀疑这卷先师所遗留下来的武林瑰宝,可能在寇英杰的手里。

寇英杰也故意说得很含糊,为此,他的性命才能暂时得到保障。

晨起,他试着又练习了一阵坐功,郭白云所传授他的内功十一字真诀,第一次在他身上发生了作用。一个时辰后,他全身见汗,顿时神采焕发,精神大振。

不知不觉,他已经在这所西阁楼里耽了一日夜,想到这所大宅子里到底是在进行着什么事?先师的后事如何的安置?彩绫,大师兄,二师兄他们又在做些什么……不想还罢了,一想起来,在在的困扰着他,使他坐立不安。

他换了一件洁净的长衣,决心不再保持缄默,随即步下楼梯,来到了楼下的厅堂。

两名身材魁梧的汉子,正在对坐着闲话,楼梯的响声,顿时使得他二人吃了一惊,相继站起。二人各着蓝衣,看着年岁也都不轻,俱在四十开外,一个散发披肩面色赤红,另一个却是颧骨高耸,双目深陷,老长的一张长脸上,嵌有一道显著的刀疤。

双方虽然不曾交谈一句话,可是寇英杰却能体会出他们明显的是被派来监视自己的。

果然,两个人同时走到了他身前站定,散发汉子抱拳,十分恭敬的道:“寇爷这是要去哪里?”

寇英杰抱拳道:“岂敢,只不过是随便走走罢了!”

刀疤汉子插口道:“大爷关照,说是寇爷身体不适,最好不要多走动!”

寇英杰一笑道:“邬大爷实在是太关照我了,我如今身体已大体复元,走走无妨,未曾请教二位兄台上下怎么称呼?”

散发汉子一笑道:“寇爷太客气了,在下姓雷,单名一个鸣字,这位姓曹名开武,承邬大爷提拔,目前在府里充当武师,闲下来调教庄子里汉子练练把式而已!”

寇英杰道:“失敬,失敬,这么说,二位兄台就是府里有十二武士之称的朋友了?”

疤面汉子曹开武哈哈一笑,道:“寇爷一进门,就把咱们哥儿们的底细摸清楚了,高明呀!”

散发汉子雷鸣用眼睛看了曹开武一眼,才向寇英杰道:“寇爷既然有心在府里走走,在下二人愿为寇爷充作向导,不知寇爷想要去哪里?”

寇英杰不禁对这个雷鸣心里十分折服,虽然明知他是奉令对自己监守,可是说出来的话,实在很中听,比那个面有刀疤的曹开武,却是上路多了。

了解了眼前的处境,寇英杰索性很大方的道:“承二兄台厚爱,在下想去老太爷的灵前看看,不知可方便?”±住⒉芏硕钥戳艘谎邸@酌婕垂肀档溃骸白衩?芤耄彼蛋丈辽砣每魇魄肟苡⒔芟刃胁匠觥*

三人出得厅外,雷鸣在前带路,寇英杰居中,曹开武走在最后。

绕过了一丛修篱,踏上花岗石铺就的平整石道,眼前豁然开朗。

寇英杰也才发觉到。这白马山庄非但占地极大,建筑精美,尤其余事,使得他甚感讶异的却是这些楼舍建筑座落的格式,大大的异于一般。

在一片松竹花石影里,座落着七座巍峨的石楼。楼舍的建筑式样大同小异,每一座石楼都占有很大的面积,画梁雕栋,飞檐碧瓦,称得上富丽堂皇。

七座石楼是采取六外一中的座落方位,楼与楼之间距离相等,其间串连迂回的画廊,远远看上去,显然的是一颗星的形状。

尤其妙的是当中的那一座大楼,这座楼显然是七座楼之中最大的一座了,看上去,地位重要,楼分六面,呈六角形,妙在每一面俱都照会着一座石楼,看上去有如一面蛛网,呈居中向外放射的形状,式样特别极了。

寇英杰虽然不能一眼就看出这些石楼设计的微妙玄奥之处,但是他已能体会出,这其中必然大有学问。当他再向前面走近一些,也许其角度移动的关系,却为他发觉到另外的一些奇特之处。原来正中那座六角楼的每一面正檐上,皆悬挂着一面白铜的大圆镜,镜面打磨得不染纤尘,借着阳光折射原理,镜面上发出匹练般的一道灿烂的光,是以,随着太阳移动的方位,镜面的折射光位和时间也就不同,以此刻而论,时近正午,太阳居中,六扇镜面俱都大放光明,反射出的六道白光,不偏不倚的正好照着六座石楼,这番设计,显然别具用心,称得上诡异绝伦了。

雷鸣、曹开武一直带着他来到了正中的那间六角楼前站定,顿时寇英杰即感觉到处身于炫目的强光之中,由四面八方反射而来的强烈镜光,几乎使得他一时睁不开眸子。

这座楼堂,显然也就是灵堂的所在地了。

六扇大门,俱都敞开着,是以六道匹练白光,皆可穿堂直入,几乎毫无障碍,可以看见陈列在灵堂正中央的那个金漆寿材。

寇英杰登时心里浮起了一片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马鸣风萧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