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鸣风萧萧》

第08节

作者:萧逸

传说中的两个主要人物之一,就是此刻站在面前的总令主铁海棠,另一个人却是这座白马山庄的女主人成玉霜——成玉霜就是郭白云下堂的妻子。

那段传说涉及了铁、成二人的一段恋情,似乎成玉霜的出走与夫妇反目,以及郭白云与铁海棠的种仇,都与传说有关。想到了这里,沈傲霜心里老大的不是个滋味“践行”,也称颜李学派。反对死读书,非难程朱陆王学说。主,偷偷的看了铁海棠一眼:“总令主如果见到了那个成玉霜,又当如何?”

“这个……”铁海棠白皙的面颊上立刻泛起了一片深刻的痛苦。沈傲霜眼睛紧紧的逼视着他,等待着他这句话。

铁海棠呐呐的道:“那就看她了。”象是有无穷的遗憾,又象触到了他恨恶的一面。他忽然紧紧的握了一下拳,脸上现着忿忿的表情道:“我们进去!”说着,即行大步向甬道上踏进。

沈傲霜一言不发的跟随着他向阵内步进,心里却另有一番见解,暗自把对成玉霜的仇恨,深深种在心里,留诸于见面后再为发泄。

二人向甬道深入了一段距离之后,阵式即已发动。

铁海棠湛湛的目神,在入阵之初,早已把此阵看透了八成,他胸有成竹,丝毫不显得惊惶。

但见镜光交插着,射过来一片刺目的白光,陡地足下所站立的地面,感觉上起了一种强烈的倾斜坡度。

铁海棠在镜光方自射出之始,已自看出了端倪,轻叱一声道:“起!”

起字方出口,已与沈傲霜双双拔身而起。

他二人果然是行家,纵起的身子,方自拔起来,却是不进反退,双双就空拧身,呼噜噜!带起了一阵衣袂声,却向侧后方落出三丈以外。

果然,就在他二人身形方自纵出的一刹那,正前方射来了一排箭矢。

这些箭矢是分三面射过来的,箭矢本身漆为黑色,衬以夜色,简直难以分辨出来,然而这一次却是全数射空。

灯光再起之时,铁海棠与沈傲霜已第二次拔起,直向左侧方袭进。

霍地,迎面射来了一片炫目的镜光,沈傲霜身子正要腾起,却被铁海棠拉住。

果然空中一排尖啸,四面八方交织着射过来一天的箭矢,少说也有数百支之多,箭矢就空互撞,跌落得满地都是,声势端的惊人已极。

沈傲霜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固然以她功力,未见得就会被这些箭矢射中,只是敌暗我明,敌虚我实,要想顺利处置这些冷箭,势必大费周章不可。

铁海棠在这些箭矢方自射出的一刹那,身驱陡地旋风般的转了出去,快同闪电的切入,有如蝴蝶穿花似的一阵疾转之后,已有八名蓝衫汉子,被他巧妙的镇穴手法定在了当场。

沈傲霜也在同一时间里出手将左侧方向出袭的两名蓝衣汉子点住了穴道。

灯光乍射,一条人影,有如穿梁燕子般的快捷,袭到了面前。

这人身手绝高,显然一流身手!

他身躯向前一欺近,陡然用金插手法,直向铁海棠当胸插过来。

铁海棠身躯向左后方划出一步,这人一掌穿空之下,身子绝不停留,陡然点足腾身,黑夜里有如一只穿梁夜蝠,直向星楼一角腾身落去。

一起一落,可以说毫无逗留,快如电闪星驰,只是在铁海棠这般强大敌人眼睛里,依然现出了破绽,带着一声冷笑,铁海棠陡然由金色大氅里探出了一只白手,追循着那人腾起的背影,虚空的按了一下,不闻风声,不见凌厉,只是空中那人,却已似吃受不起,随着他的掌势之下,身子一斜,向着侧面落坠下来。

这人身子一落下来,立刻打了个踉跄,却由星楼内扑出了一个汉子,将他急速的搀了回去。

沈傲霜遥遥打量着道:“这人身手不错,是谁?”

铁海棠鼻子里轻哼了一声,说道:“是司空远。”

沈傲霜道:“司空远是谁?”

“郭白云的二弟子。”

沈傲霜道:“怪不得呢!只是你为什么手下留情?”

铁海棠冷冷的道:“他总算是敌人之徒,叫他知道一些厉害也就是了!”话声出口,他身子陡地拧身纵起,一双手掌同时击出,只听得“波”的一声脆响,溅出了一天的星沫,这一座星楼,顿时间黯然无光。

铁海棠以劈空掌力震碎了高悬在星楼上的青铜古镜,已把这阵式最微妙的七镜连环破了一环,一时间威势大减。

刹那间,天旋地转,但只见六外一中,七座高楼形成了七堵巍峨高山,相继托天直起,排山倒海的压了过来。

任何人当此巨变,也都会张惶失措,足下一乱,可就陷入了此阵的厉害杀着。

然而当阵二人却是不惶不惊,在一阵极具形象的幻景之后。

二人足下不曾丝毫移动。

镜光交织下,一排持刀汉子,猛地袭到近前,沈傲霜心中一动,正待出手,铁海棠冷笑道:“不要动!”话声出口,一排刀光已向二人身上落下来,依然是幻景,刀光过体之后,沈傲霜已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

第二排刀光再度卷过来,却分上下四方,持刀的汉子各具形象,刀光闪烁,渲染出无比凌厉的一片杀机,当受者鲜能自持。

铁海棠果然是当世罕见的高手!就在第二排刀光加身的当儿,他已看出了真假虚实动态,陡地进身,怒叱一声,道:“放肆!”随着他身躯翩然一个飞转的势子,右手掀起,连同着身上的那袭金色披风已迎空挥了出去。

只听得呛啷一声脆响,一口厚背紫金刀足足被卷飞出十丈以外,摔在了地上,随着他荡空而起的金色披风,一名蓝衣汉子,有如空中飞人般的摔出了三丈外,当场昏死了过去。

铁海棠金披退敌之后,足下快速的一连几个飞点,已扑到了正中大厅当前。

他身子方自落下,沈傲霜已跟踪着纵了过来,她面色苍白,显然在方才虚刀幻影里饱受了惊吓,直到铁海棠金披退敌之后,她才忽然明白了,原来那些极具形象的人影刀光,其实只是一个人的化身,这个人利用四面八方巧妙的镜光折射原理,幻化出不同的姿态形象,一个人变成许多人,一口刀变成了许多刀,由于镜光的折射角度不同,这个人的姿态,也就各有微妙,用以制敌,真可以一当百,虚实莫测了。如非是铁海棠的灼见,在数十幻景里,认出了这个唯一的真人,予以制服,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这是星光七杀阵中最厉害的一环,却也不能瞒过铁海棠。

由于这一面星楼的突破,使得整个阵式现出了极大的破绽,已是形同虚设。

铁海棠、沈傲霜长驱直入,直扑向正中灵堂门前。

固守在堂前的八名本庄勇士,各人手中持着一面盾镜,一口长刀。

盾镜是用以折射灯光,配合阵法发动,予敌人以虚玄幻觉,现在乍见铁、沈二人已来到堂前,俱不禁大吃一惊。

八武士之中,以碧猴星谢小乙武功最高,也是由他负责指挥,是这个小队的一个头目,这个人二十八九岁的年纪,生得猴头猴脑、尖嘴巴,兜风耳,本庄十二武士之中,以他武功最好,八人之中,其他七人都是使的长刀,唯独他用的是一杆如意索子枪。

八个人显然还在做梦,尚以为敌人被困在迷幻镜光之中,猛见铁、沈二人来到面前,哪能不大吃一惊。

碧猴星谢小乙怪啸一声,首先腾身而起,身躯霍地向下一弯,左手盾镜先自一晃,右手索子枪哗啦一声脆响,枪头上闪出了一点寒光,直向铁海棠当胸扎了过来。

谢小乙是找错了对象,他的索子枪才自抖出一半,忽然接触到对方那双湛湛的眸子,心中就知不妙。

原来谢小乙出枪之前,先用镜光直射对方面颊,这时忽然发现对方根本不受镜光影响,自是心中一懔,哪里还顾得到再去伤人?当时用力的向后一撤招,陡地拧身就退。

面前的铁海棠长眉一挑,冷哼一声道:“大胆!”金色披风倏地掠起,一只白手已然探了出来,象是怒鹰搏兔的凌空抓出。

谢小乙身子已经转出了七尺以外,忽然象是平白的着了一记钢钩,只听他惨叫一声,天灵盖骨上顿时现出了五个深入脑髓的血孔,血箭哧的冒了起来。

可叹谢小乙那等轻功,竟然在一照脸的当儿,当场死于非命。

就在谢小乙毙命的同时,沈傲霜也发出了连声清叱,两条人影,随着她翻出的双手,球也似的抛了出去,八人小组顷刻瓦解,余下不死的五人,面对着要命的两个煞垦,哪里还敢上前送死?顿时呼啸着作鸟兽散了开来。

铁海棠一声朗笑,身躯弓伸之间,已跃到了大厅正门前方,双手合开之间,发出了极具功力的内元掌力,只听轰然大响,两扇古铜嵌有明镜的门扉,霍地敞了开来。

陡然间,空中一声娇叱,象是星落大地,一条人影直由大厦楼檐间跃身直下,现出了郭彩绫长身玉立的倩影。

由于来势至为疾猛,迫使得铁氏夫妇都情不自禁的向后退了一步。

铁海棠身躯站定,冷笑一声道:“郭姑娘,你敢拦阻老夫去路么?”

郭彩绫咬牙切齿的道:“铁海棠……你要是敢对我爹爹的灵体不利,我就跟你拼了!”

铁海棠冷笑道:“那可是看我的高兴了。郭家侄女,你能阻得住么?”说罢昂首阔步,直向灵堂步入。

郭彩绫怒叫一声,身子陡地腾起来,直向铁海棠身上落去,双足两手之间,挟持着极大的劲道,飞鹰搏兔般的直向铁海棠身上袭到。

铁海棠叱了一声:“好。”他身子似蹲又立,弓伸之间,已推出了一掌。

郭彩绫那么凌厉的攻势,竟然连他身边也不曾挨着,即吃对方奇异的掌势,迫使得就空一个疾翻退了出去。她身子落地之后,犹自收势不住,通、通、通的一连后退了三步,才得拿桩站稳。

天空中传出了急剧的一阵哨音,一阵厉啸之后,才行远去,以此试观铁海棠的掌力该是何等的惊人了!

郭彩绫面上一红,紧接着一阵发白,她忽然发觉到这个铁海棠武功实在太高了,自己无论如何不是他的对手,心里一酸,禁不住流下了泪来。

铁海棠冷哼了一声,再也不看她一眼,同着沈傲霜已踏入灵堂。

郭彩绫尖叫了一声:“不!”紧跟着也扑了进去。

大厅里异常的宁静,四盏油灯,摇曳出一堂的凄惨,素联招展里,烘托出那个漆刷得光可鉴人的大棺材,一个长身英挺的青衣少年,恭敬的侍立灵前。

迎着铁氏夫妇来势,这少年霍地由腰间拔出了一口流光四灿的软刀,刀光八面,一色苍白凄惨!

铁海棠蓦地站住了脚步,以他的神威不可一世,居然会对眼前这个青衣少年的神态心生震慑。

四只目光相对之下,铁海棠发觉到对方少年那双目神里,一片朗朗日月,居然丝毫不现惊惧之色,这等气宇胸襟,端的是大异一般!

铁海棠目光在对方身上一转,厉哼一声道:“你是什么人?”

掌中抱刀,少年爽朗的应了三个字:“寇英杰!”

铁海棠长眉一剔,惊异的点了一下头,说道:“你就是寇英杰,一路护送郭老尸身的那个人?”

“就是在下!”

沈傲霜已把这人看了个清楚,点头附和道:“不错,就是这个人,我认识他!”

铁海棠嘿嘿一笑,很斯文的脸上,笼罩起一片凌人的杀机:“寇英杰,你的胆子不小,竟然明目张胆的与本座作对,你大概是活得不耐烦了!”

寇英杰凌声道:“前辈所言差矣,在下与郭老谊在师徒,‘师有事弟子服其劳’,维护先师灵体,乃分内之事,虽斧钺加项,不敢稍移此志!”

铁海棠微微一笑道:“据说你功力平平,只怕你当不得本座举手之摧!”

寇英杰道:“生死事小,失志事大,前辈如若胆敢对先师灵体不敬,在下又何惜这颗项上人头?”

铁海棠冷哼一声,双手后绕,随即围绕着眼前这口棺材转了一圈,又向前逼进了三步。

寇英杰立刻觉出透过对方身躯之内,袭过来一阵凌人的无形气息。寇英杰身当之下,禁不住机伶伶打了一个冷战。

铁海棠却已把身子退后,点头道:“看来白云兄尸体果然在棺内无误。”说到这里,他轻轻一叹道:“我与郭白云数十年道义之交,彼此之敬仰,实非外人所能洞悉,一朝生死,人天永隔,人非铁石,焉能不为之动情?”

话声方落,却见郭彩绫已由身后扑上,她面沾泪痕,手指铁海棠道:“姓铁的,你少来这一套!你杀了我爹爹,说上几句好听的话,就想算了不成,哼!没有这么便宜的事!”

铁海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马鸣风萧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