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剑相思》

第01章 沈邱四恶老 肆虐临淮关

作者:萧逸

火烘烘的太阳垂挂在西半边天上。

天是红的,地也是红的,好像是眼睛所能看见的一切,都沾着了“红”——红得每个人心里都发了“毛”。

地里的庄稼大半都枯死了,剩下还没死的,黄焦焦地搭拉着,放眼看过去,所见者是龟裂的田陌,赤地千里,竟然没有一丁点儿的绿意。

“十足是荒年哪!”谢老九眯缝着两只大眼说,“天灾人祸,这一回八成是活不了啦!”

“哼!”麦七爷似乎不大得劲儿,连话都不愿多说,“活不了你不会刨个坑儿把自己活埋了……你死了还不是臭一块地,倒可惜了这身上的肉,白便宜了野狗。”

“哧,谁教你说的。”

谢老九自嘲地笑着,端起面前的茶碗“兹兹!”地吸了两口,咂着嘴,才发现只剩下茶叶没水了,“他娘的……毛尖儿,毛尖,你小子……上茶呀!”

毛尖儿过来了,十六七岁大的小伙子,赤着膊,光着两只毛腿,人瘦肚子倒挺大,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手里提着白钢大水壶,壶是够大的,就是没有水。

“九爷您多包涵……”举了一下空壶,毛尖儿龇牙一笑,下面的话可就省了。

“喝!”谢老九睁着大眼珠,叫道,“没水了?开茶馆的不卖茶,这倒是他娘的新鲜事儿,你小子得给我说说清楚,要不然……”

“要不然怎么样?”

麦七爷由躺椅上坐起来,接上了碴儿:“六十开外的年岁,小个头儿,瘦得像烧鸡,你还能怎么样?别他娘的不知足了。”麦七爷抖着早已湿透了的丝绸子小褂,露着两排肋骨,“也不拿眼瞧瞧,这么大的四个字,你是没看见?”

旱烟袋杆子边指带敲的这么一比划,谢老九才算是看见了,可不是吗?黄纸黑字清清楚楚的写着四个大字——

“荒年歇市。”

“这……这……”姓谢的脸上怪不得劲儿的,“才贴上去的吧,怎么早先没有看见呢?”

“早就贴上去了。”毛尖儿赔着笑脸道,“只是几位老客人来了,不能不照应,七爷你多多包涵,早先五口井出水,这会子只剩下了一口,水还不足。”

大茶壶哗啷啷的摔得直响,水伙计龇着牙赔着笑,道:“掌柜的说了,三位的茶钱一概免收,算是小店的奉送,接待不周。”

“哪里话,你们李掌柜的太客气了,你下去吧!”

麦七爷挥挥手,毛尖儿哈着腰退了下去。

所谓的“三位”,自然还有一位。

麦七爷、谢老九情不自禁的都注意到了偌大的茶座上,可不光是这么两个人,除了麦、谢二位之外还有一个人,这个人也不能算是外人,他们原是认识的——关先生。

认识他的人,都这么称呼他,姓“关”的只是随着第一批逃荒的人下来的,来了以后别的人走了,他却独个儿留下来。

年纪轻,人长得体面,能诗擅文,听说还是个举子,大家伙一商量,认为人才难遇,这里正需要这么一个人,可就把他给留了下来。最近姓关的更在麦家词堂大院里设了馆,名副其实地当起先生教起学来了。

有学问的人到哪里都受敬重,关先生也就无可无不可的在这里留了下来。

挽着白纺绸的汗褂,悬着右手,关先生正在写字,写的是一部《羯磨疏隋绿记》,蝇头小楷隶书体,一笔一划都不含糊,极见功夫。

这是答应附近石头岭出云寺和尚的一件善功,一卷手抄《羯磨疏隋绿记》足足写了一个月还没有完工,碰巧这茶馆主人李掌柜的是位笃信佛学的居士,时常往寺里走走,自然而然的就跟这位关先生交成了朋友,所以没事的时候,关先生也喜欢往这里走走,麦七爷迈着他的八字多,走到了关先生座头,低头看了看他的经文,一时赞不绝口:

“嘿!还真有你的!这笔小字真比上皇帝的折子还工整,大热天,可真难为你了。”

“七爷你夸奖了。”关先生依旧在写他的字,“闲着也是闲着,写写字打发时间。”

麦七爷是麦家的帐房管事,麦家是临淮地方的首富。大概是沾着了一房远亲,所以他也姓麦,肚子里多少有些墨水,所谓惺惺相惜,对于关先生也就格外的敬佩。

“唉!这种天……哪!”麦七爷苦着那张黄脸道,“再旱下去,大伙谁也挺不住了。”

“敢情——”

接话的是李掌柜的,黄胖黄胖的,摇着大芭蕉扇子由里面出来。

“七爷,不知您听说没有,颖州府那边更厉害,光饿死就有好几千,今天早上来的人说,小孩子都被杀来吃了,人吃人啦——这是什么世界?”

麦七爷愕了一下,瞪着两只眼道:“怕就怕这个,到底是来了……”

谢老九也踱了过来,脸上吓得变了色:“这种事我听我爷爷说过,那一年也是咱们这地头上,说是人吃人,女人和小孩都不敢出门,草根树皮都拨光了……不过五六十年的光景,又来了,我看咱们这地方一定是闹旱魃了,得快请道士来念咒捉妖才行。”

“妖不妖的倒不去说了。”李掌柜的愁容满面地说道。“有时候人比妖还要厉害,谁要是把这几个祸害头子给除了就好了。”

“怎么?”麦七爷又是一呆,“掌柜的你是听见了什么风声?”

谢老九也吓傻了,忙道:“什么?你是说沈邱的那四位主子?可有了什么动静?”

“岂止是那四个,多啦——”

李掌柜的一个劲儿叹着气:“刚来的消息,顾家桥的王家叫人给端了,上上下下四十多口子全被杀光了。”

“啊唷……”麦七爷失声大叫道,“你说的是王大人那一家子?那可是我们东家通家之好……谁?是谁能有这个胆子呢?王家有的是能人,有钱又有势,怎么会……”

李掌柜的苦笑道:“详细情形我可是不知道,只知道不是沈邱那帮子人干的,说是老少两个人,南边下来的,可真有功夫。”

关先生正在写字,听到这里情不自禁地悬着腕子定了下来,也听上了。

麦七爷嘴张得老大,半天都闭不拢:“这……是从何说起?天灾……人祸……日子往后可怎么过?王大人是归乡的朝廷命官,居然都遭了难,还有什么人能免得了?老天……我这就回去给我们东家好好商量商量……”

谢老九直着眼睛道:“麦大爷可是该出面了,火就要烧到眉毛了,再不想办法,大伙可都活不了啦!”

麦七爷说着就走,穿好了衣裳,铁青着脸,朝着李掌柜的、关先生拱了一下手,匆匆离开走了。

谢老九挤着一双火红眼,看着麦七爷离开的背影,摇摇头道:“临淮要是一闹,他麦家第一个保不住。首富嘛,不找他们找谁?”

李掌柜的挺了一下他的大肚子:“这话也难说,古人说的好——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天灾已经躲不过了,再加上闹人祸……嘿嘿!日子怎么过?”

谢老九摸着脖子又傻了:“这么说,咱们还是收拾收拾快跑吧!”

“跑?跑到哪里去?”李胖子苦笑着道,“卢州?蒙城?定远?比这里闹得还凶,人家还往这边跑呢!咱们有家有小的,你说往哪里跑?哼——只怕在半路上就叫人给捉住杀了,快打消了这个念头吧!”

谢老九冷着脸道:“瞧你这么说,只好等死了?”

“一动不如一静,就乖乖地躲在这里吧!”

李掌柜的冷冷笑了一声,接下去说道:“照我说,麦家倒是不怕呢,倒是我们这些人才最叫人担心。”

“为什么?”

“这你还不知道?”李掌柜的扇了一下芭蕉扇子,“第一,他麦家有钱有势,官府护着他们,第二,麦大姑娘那一身本事,谁不知道?听说是在九华山学的武,他们家人又多,光护院把式就十来个,差一点的江湖强盗,谁敢去碰这个钉子?”

谢老九点着头道:“就是嘛,所以咱们可全得仰仗麦家的大……”

说话的工夫,只听见外面传来一阵阵凌乱的脚步声,李、关三个人情不自禁地向外望去。

龟裂的田陌上,正有大批的逃荒饥民,扶老携幼地缓缓向这边移动着,隔着一片旱田,瞧见有人攀上了道边的榆树,抢食着所剩的半枯树叶,有人涌向早已经枯死的麦田里,抢抓着夭死的麦穗。

一个老婆婆狗也似的由麦田里窜出来,吹搓着手里的麦子,把半把黑色的麦粉,抹在道边可能是她孙子的小孩的嘴里,那小孩子看起来是那么的瘦小枯黄,光着屁股,全身没有四两肉,却拖着一个与他身材极不相衬的大肚皮。

到处都是知了的鸣叫声。

天是红的,地是红的,那样的一色朦胧,人的感觉便只剩下麻木与沉沦了。

关先生由麦家上房出来。

麦七爷送到门口,连连抱拳道:“多谢,多谢,要不是先生帮忙,这些帐我三天也搞不清楚。我们老爷另有事情向先生请教,这就请花厅用茶吧!”

关先生微微一笑,抱拳告别了麦七爷,此时早有一个书童上前道:“关相公这边请。”

麦家是临淮关地方的首富,屋宅华丽巨大自不在话下。关先生随着这个书童一路穿厅过屋来到了后院花厅,中途见数十家奴正在跟随一名师傅习武,舞刀弄棒,叮当乱响,一副大敌当前的样子。

麦大爷官印玉阶,早年为官也不过只做到一个员外郎而已,由于祖上有点儿钱,退休以后仍能享受,儿子麦琪在四川做外官,这样,虽是居家赋闲,却也与官场脱不了关系。

关先生一脚迈进了后花园,麦玉阶已闻讯由花厅内迎了出来。

瘦削的身材,似乎还不到六十岁的年纪,这个年纪就退休,看来似乎是早了一点。

“关先生么?怠慢!怠慢!”

一面吩咐侍茶,一面把关先生迎进了花厅。

双方似乎是第一次见面,互道久仰,一番客套之后,麦玉阶便道:“听说关先生在这里设馆,早就想去拜会,实在是忙。这些日子,地方上又不平静,所以也就很少出门。”

关先生点点头,未置一词。

“今天请先生来,全系老七的推荐,除了请先生帮忙料理一下帐务之外,主要还是想借重一下先生的高才……”

“麦先生有事就请直说吧,在下当量力而为。”

“好!”麦玉阶竖起了两根手指头,“两件事,第一件因知道先生高才,最近地方上不太平,你是知道的,想请教一下防守之道。”

不等对方答话,麦大爷又说出了另一件,“第二件,我有一个练武的女儿,大概关先生你是听说过了。”

关先生微微点头,表示听说过了。

麦王阶微微一笑:“这个丫头最是让我头疼,她由九华山回来也有两三个月了,女孩子家不喜欢针线女红,一天到晚拿刀动剑的,总不是个办法。”

关先生一笑道;“令媛得自异人传授,一定武技杰出,远近知名,也是难能可贵了。”

麦玉阶叹息一声,摇摇头道:“这就是最让我担心的事,老弟让你见笑了,咱们到底是诗书传家呀。当然,话说回来,逢着今天这个年头,学点武倒也不是坏事,只是——到底不能把文事给废了呀。”

这才言归正传:“先生的文采我久仰了,如果不嫌弃,我想请先生即日就搬过来,到我这里住下来,以后好好教教我这个顽皮的女儿,这两件事,还要请先生你破格答应才好。”

关先生道:“老先生言重了,在下虽念过几天书,粗通文事,但比之老先生仕优而宦,相去实在太远,还谈不上什么安邦之计。这第一件,老先生以保家卫乡之事见询,我就惭愧帮不上什么忙。”

麦玉阶叹了一声道:“这也罢了,至于教小女读书的事情,你也就不必再推辞了。”

“这件事在下就更为难了。”关先生道,“在下承贵地士绅推重,以子弟相托,如果应先生之请,来府上为令媛伴读,势将要辞去馆务,数十学子将为此荒废学业,在下便为人话柄矣。”

麦玉阶怔了一下,脸上微现不悦道:“这么说,关先生你是不肯屈就的了?”

关先生站起来一揖道:“老先生海涵,非在下不为,实不能也。”

麦玉阶淡淡地道:“只是我已经与小女说好了,难得她肯回心转意,愿意从你读书,这么一来岂非……”

关先生微微一笑道:“府上贤士多,在下仅区区一介寒儒而已,再得萍飘之身,不日或将远去,为此耽误了令媛的功课反倒不好,老先生万请见谅,勿罪才好。”

麦玉阶呆了一阵,遂苦笑道:“人各有志,岂能相强。既然关先生这么说,这两件事就作罢吧!还没请教先生大名是?”

“雪羽。”关先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沈邱四恶老 肆虐临淮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长剑相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