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剑相思》

第10章 身形如鬼魁 老金鸡呈威

作者:萧逸

黄昏时分。

冷飕飕的卷道里没有一个闲人,落叶在地面上沙沙移动打着转儿,天色由一片绚红灿烂而变得渐次昏暗。

这是八月十五日中秋之夕,距离着“人约黄昏,月上柳梢”那个时候可就不久了。

麦家两扇大铁门,紧紧地闭着。

此时此刻,你无须进门。隔着墙地能够体会出那种严肃的气氛,给人以窒息的感觉。这种感触,随着时光的消逝,越来越甚,直到那一刻的突然来到,然后爆炸开来,然后一切……

谁能知道未来的祸福?“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在经过长久的惊惧,恐怖,烦躁不安……连串的进逼之后,到了今天这个日子——中秋之夜,人心反倒是踏实了。

死亡的本身也许并不那么可怕,可怕的是死亡的预期……在混沌一阵,空虚一阵之后,你已麻木无知的心情,竟然又听见了脉搏的跳动,血液的流淌,你的口鼻又开始有知觉地在呼吸了,如此,恐怖的阴影,便又再一次地向你袭击过来……

往年这个时候,为应佳节,该是麦家最快乐的时候——太阳方一下山,麦家的帐户大管事便指挥着小子们,在院子里搭起了祭祖的神案,三牲俱备,荤素各具一案,应景的菊花、秋海棠,一盆盆整齐地排列着,各方食客,穿戴整齐,等候着主人夫妇祭告天地祖宗之后,欢畅入席,接下来便是“持螫赏菊”了,大个儿的螃蟹,满笼满筐,人人有份,不饱不休。

麦老爷三代为官,讲究排场,中秋夜的灯会、灯谜,使主客尽兴,等到这一连串的应景节目之后,才谈得上“赏月”二字。

那时候,后花园凉亭之内,麦老爷换上宽适的便衣,夫妻家人相偎依,香茗在几,案上摆着各式月饼,苏式的,广式的,翻毛儿的,提浆的。说到馅儿,有豆沙、莲蓉、枣泥、蛋黄、五仁、火腿、八宝……林林总总,可就数不胜数了。几样应节的水果也一定是不能少的,像鸭梨、柿子、沙果、鲜核桃、脆藕、于鲜蜜饯,样样齐全。

就这样,边吃边聊,直到夜深寒重,才在妻妾艳婢的服侍下,入内安息。

曾几何时,今年的风水变了。天灾、人祸已经重重地打消了这番兴头。人心原已经就枯萎了,却是祸不单行,平白无故地又飞来了这只老金鸡,真是“人何以堪”。

是以,今夜尽管是中秋之夜,尽管明月当头,麦家却已不再欢乐如昔了。

在“大祸将临”的眼前,人人头上都悬罩着死亡的阴影,上至麦玉阶,下至看门的阿财,脸上都已经失去了笑容,影响所及,就连麦家的那条老黄狗,也不再像过去那样地叫吠了。

阿财悄悄地打开了一扇耳门,探头向着门外张望了一会儿,又收回头来。

门房里,麦家护院苗武,单手压刀,一身劲服地坐在那里。五根手指头,轮流在桌面上敲着小鼓。他很紧张,铁青着脸,眼睛睁得滚圆滚圆的:“他娘的,”心里一火,可就冲着阿财骂了出来,“你他奶奶是犯践还是怎么回事?小心人家摘了你吃饭的家伙你就不看了。”

阿财挤着一双大眼,赔着苦笑道:“是……苗爷,是里面的五大爷关照说,有一点风声草动,叫我赶紧往里面传,我是怕误了五大爷的大事。”

“五大爷,嘿!屁!”往地上啐了一口。对于由衙门来的那几位捕爷,他可是打心里就瞧不起。这些日子在麦家要酒要肉,一副作威作福的样子,他早就烦了。就连那几个火枪手,一个个那份颐指气使的德性,简直像是一个窑里烧出来的。强人老金鸡还没来,麦家倒先是遭殃,大大小小二十来口子,要烟要茶,顿顿酒肉,提起来,麦家上下,没一个不对这群主子头痛的。

“看看你们还能神气多久。”苗武心里盘算着,下意识里却有股子冲动,恨不能让这些人一上来都死在老金鸡手上,才能一消心头之恨。

麦家大院里,冷清清地看不见一个闲人,却不能据此而判定疏于防守,事实上却十分的是外弛内张。顺着青石板铺的笔直通道,一直通向麦家大厅,当中一共有两处门亭,素日是特为护院、传达而设,今夜,可就显出了特殊的意义了。

第一座亭子里,由名捕神眼杜明,带同四名得力手下负责,五个人刀剑出鞘,弓矢齐备,前面一有动静,互可上前接应,两侧布置的强弓、火枪,更是待机而动,如臂使指,灵活异常。

第二座亭子里,由金刀震九州阮大元亲自坐镇。王子亮、侯迁居边策应。这里更是“火器”的交会连击中心,如真有人敢于强行通过,他所遭遇的阻力,必然是近于毁灭性的凌厉,非比等闲。

穿过了第二道封锁线,来到了大厅。麦家账房兼大管事,麦七爷本就坐镇在这里,随同他坐镇的,虽然另有麦家四名护院武师,但是也只能给麦七爷壮壮胆。敌人如果连破三关来到这里,麦七爷这一关肯定是挡不住来人的了,然而他却自然有他的主意,必要时与对方讲斤论两,谈条件,他却是有一手,所以他自愿担下重任,坐镇中枢,主持大局。

至于麦家主人麦玉阶,出乎意外的,他倒是表现得异常冷静。读书、为官,给了他从容的气质与修养,多年的养性,虽未必培养成“泰山崩于前而不溃”的气度,但是在过往的经历横逆里,倒也都能应付自如。只是今天所面临的较诸生平所经历的任何一件事都严肃得多。都令人难以抉择,他所感到最大的痛苦是,生死抉择之权,似乎操持在对方,而不是他麦玉阶自己手上,非但如此,大祸一旦降临。所殃及的并非仅仅是他自身一人而已,整个的家族很可能俱将连带毁灭,不存在了。

犹是如此,麦玉阶倒也是没有乱了方寸。在过去的几天里,他已尽可能地对这个家里的所有人,都作了必要的安排。为数众多的食客,一一遣散还乡;奴仆家人,除了极少数的几个决心自甘留下来的,都打发他们走了。偌大的一个家,昔日欢乐,已是难觅,更何堪萧瑟落叶,庭前秋菊,更平增无限惆怅。

今夜的晚餐也太单调了一点,只有四个人,麦玉阶夫妇,女儿小乔,义士黄通。此外,老仆麦贵、江婆婆、丫环碧喜,都是无论如何也遣不走的身边人,只得留了下来。

麦玉阶之妻马氏,一个坚强刚毅的妇人,所谓时穷节乃见,这个时候才显出她的贤淑刚贞。为丈夫,她向黄通亲手奉上了一杯香茗,她徐徐地退向一隅,坐下来。“老爷,”她和声唤着麦玉阶,一副从容地道,“你不必为我担心,事情也许还没有到这步田地,我们的女儿也许能保护我们,尤其是还有这位黄爷。”一面说,她目光转向黄通,颔首微笑首。

黄通站起来道:“夫人不要这么称呼我,担当不起。”

“黄爷你不要再说了……担当不起的是我们……”说到这里,她的眼圈红了,“黄爷对我们麦家的大恩,麦家世世代代都要记住,永远也不能忘。”眼睛一转,盯向女儿麦小乔,叮嘱道,“你要记住,永远也不能忘。”

麦小乔点了一下头,道:“我不会忘的,娘。”

“好了,时候大概也差不多了。”麦玉阶向妻子马氏说道,“夫人,你也该藏一藏了。”

“藏?”马氏怔了怔,“这光景你还要我藏?我往哪里藏?你呢?”

麦玉阶叹息一声,道:“我叫你藏,你就藏吧,自然有地方,来吧,”他随即站起身来,说道,“你们跟我来。”包括老仆麦贵、江婆婆、丫环碧喜在内,都不禁惊得一惊,大是出乎意外。

麦玉阶走了几步,见黄通仍然站在原处,不觉回头:“黄兄弟,你也来。”黄通应了一声这才跟上来。麦玉阶一路前行,穿过了花厅,一直来到了自己书斋,推门入内,里面一片黑暗。

敢情说话间的工夫,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掌灯——”

老奴麦贵应声,随即返身取灯。

麦玉阶看向夫人,感慨地道:“当年这些暗室,只为藏我麦家三代相传的文物书画,想不到到头来,却要赖它救命,也算是……”摇摇头,心情十分黯然。

麦夫人一时喜极而泣,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既然有这个地方,老爷你怎么不早说呀,这就好了……这就好了。”

说话之间,麦贵已掌灯而至。

麦玉阶当先步入,麦贵持灯亦步亦趋,小乔与碧喜扶持着麦夫人,黄通走在最后。

书房里静悄悄的,门窗齐掩,蚊蝇不惊。

在一橱藏书前,麦太阶站住了脚步,转向女儿道:“小乔,瞧瞧你的功夫怎么样吧!”

小乔点点头,想笑也笑不出来。这是她生平所经历的一件大事,连日来目睹家人四散,父母忧急,一颗心早就碎了。

麦王阶抬起手,指向书柜最高的一层,道:“第七层藏书《文彦集》第八册之后有一块青砖是活动的,移开它。”

小乔不待父亲把话说完,便已贴身柜前,聆听之下,随即施展出“贴掌游墙”的功夫。见她只用两只手掌向柜上一贴,由掌心聚力,即把身子上吸,活像是一只大守宫似的,一路沿墙游了上去。

麦氏夫妇见到女儿如此功力,全都惊得目瞪口呆,一旁的黄通看到这里,亦是由不住连连点头不已。

小乔行到顶上,遵照父亲所言,移开了那本《文彦集》,随即发现了那块活动方砖。

由于整个墙壁,皆以同色式样的方砖所砌,如非事先知道其中有一块是活动的,猝然观望之下根本无从辨识。待到这块方砖移开之后,才见到其中置有一个可供手握的把钮。

麦玉阶点点头道:“左二右七,你下来吧!”

小乔遵言,手握把钮,向左面转动了两下,只听见墙内“吱”地微响了一声,又向右面转了七转,即听得“吱呀!”两响,她随即从容飘身落下。紧跟着壁面上起了一阵沙沙声息。半扇墙壁,连同贴壁的书架一并移转开来,现出了一个半月形的拱门。

麦玉阶站在门外,轻叹一声向着妻子道:“你这就进去吧——还有麦贵,碧喜,江婆婆……都进去吧!”

马氏一怔道:“老爷你呢?……”眼睛一扫面前的黄通、女儿,“还有你……们……”

麦玉阶冷冷地说道:“你不必多问了,你先进去,如果不死,我与女儿自来会你……”还是那几句老话,要有逃走苟活之意,也不会等在今天了。马氏当然知道丈夫性情,多说也是无益。她虽有与丈夫同生共死的决心,但是却也知道此刻强留下来,于事无益,心里盘算了一下,黯然点了一下头:“好吧!我就在这里面等着你们了。”

麦玉阶道:“一切平安,固然不必多说,否则……七天之后,你们再看机会出来……自行逃命去吧!”说到最后,触及数十年夫妻,情不自禁为之热泪籁籁而下。

马氏低下头抽泣了几声,忍不住抱了一下女儿,点头道:“你们会来的……就是死,也让我们死在一块儿……”江婆婆、麦贵、碧喜——噙泪下跪,向老爷小姐辞别。在麦玉阶的再三催促之下,一行人才步入暗室,麦玉阶少不得传授了暗门开闭之法,眼看着妻子等四人步入、暗门合拢之后,这才算松下了一口气。

黄通点头道:“大爷这番安置,再恰当不过。如此一来便可从容应付,而无后顾之忧了,在下之意,如果大爷与姑娘也能……”

麦玉阶挥手阻止道:“我意已决,这件事不要再谈了。黄兄弟,如果我这么怕死贪生,让弟兄们代我受过卖命,也不配老弟你舍生抬爱了……走,我们到前面瞧瞧去吧。”说罢转身向外步出。

麦小乔其实何尝不想让父亲藏躲一时,只是她深知父亲个性,也就不敢多说,好在有黄通与自己二人侍奉左右,再加上外面众多护院官差,那只老金鸡也未见得就能稳操胜算。这么一想,真恨不能马上能见着了这个人,跟他拼个你死我活,才叫干脆。心里这么想着,麦小乔手上端着灯,紧紧跟在父亲身后,不意灯光照处,忽听见身后的黄通,嘴里“嗯”了一声道:“慢着——”

“怎么?”麦小乔连忙站定,回身举灯高照。

黄通却望向侧面的一扇天窗发着怔。

麦玉阶一惊道:“有什么不对么?”

黄通走向窗前,看了一下,转向麦玉阶道:“大爷,这扇窗户,一直是这样开着的?”

“这……我倒是记不起了……”

说话之间,黄通已然长身拔起。

他身形灵巧至极,陡然拔起,有如炊烟一缕,单手轻轻向上一探,已攀住了天窗边的横栏。

这时小乔忙即把灯举高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身形如鬼魁 老金鸡呈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长剑相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