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剑相思》

第12章 黑指逞杀功 金羽能却敌

作者:萧逸

虫声卿卿,落叶在地面上移动的沙沙之声……这一切先时间或毫无意义,而这一霎,却都有惊心动魄之势。猛可里,院墙外传来一连两响的清脆锣声。

尽管这声音来自远处的报更,静夜里听来却异常刺耳。由于来得正是时候,无形中形成出手的光头,像当头一声棒喝,提醒了当事者双方。

“呼!”“呼!”两条人影几乎是同时之间穿空直起。

虽然如此,却有高下之分,关雪羽的起势较高,过龙江起势略低,两者间距不及半尺。双方的势子俱疾,恍惚中,交晃而过,却已交换了一招。这一招太过微妙,除却当事者本人心里有数之外,第三者万难看穿。黑色的长衣,遮住了皎洁的月光,荡起了大股旋风,像是春雨呢喃声中的一双燕子,两个人已快速地分了开来。一南一北,不过是蜻蜒点水般地那么略一沾足,紧接着第二度腾身跃起。一个摔身倒扑,一个折腰反剪。

势子是一般的疾,双方乍扑的势子里,激荡起一股狂风,风势未已,两个人已二度交合,四只手掌乍合的一霎,显然有惊天动地之势,“呼——呼——呼——”双股麻花儿似的一连三度拧转,“唰!”一声再度分开。紧接着关雪羽一个疾扑,有如出云之龙,直向对方头顶袭过去,其势之快,有如电掣。只是一闪,已来到了过龙江顶头之上。

过龙江鼻中冷哼一声,抱膝一屈,向外穿出,虽然如此,他却没有忘了施展他的杀手。

这一霎真是惊心动魄。

关雪羽施了一招他燕字门不传绝技“出云爪”,原是向过龙江头顶上招呼下去,无如为过龙江事先看破,这一手“铁雨藏龟”施展得险中又险,只听得“哧!”一声,随着关雪羽指尖过处,金鸡太岁过龙江背上长披,已被划开了尺许来长的一道口子。

这一抓如果再下一些,姓过的可就难保不为所伤了,当真是险到了极点。

关雪羽原以为这一手燕门绝技当可奏效,却没有想到依然为对方险逃了过去。

一击不中,他知道情势不妙,猛可里在空中一个倒折,设非是有他这般灵活身手,万万不能如此施展。事实上当今武林,能够全凭运息腾身的人,只怕也是屈指可数。

无如这一次关雪羽所遭遇的敌手,实在是太过厉害,既狠又狡,再加上功力盖世,关雪羽一击不中,再想全身而退,已是妄想,那只是极快的一霎。

金鸡太岁也似施出了他难得一现的独家身手。那双乍然分开的手,像极了一只展翅雄鸡,上撩的指锋,既快又准地,直向关雪羽的心窝扎了过去。

这是他每遇强敌,动手不变的诀窍,“出手穿心”堪称一绝,并世无双。

关雪羽心中不禁一凛,自忖着必死无疑。

偏偏就在此一刻,好生生地扬起了一阵疾风。

这阵风来得好,至于风势之中凑杂得还有些什么别的物什,可就弄不清楚了。

总之,当它淬然袭向金鸡太岁过龙江时,过龙江不得不把运出的手掌,强行收回。

虽然如此,他老练的出手,在临回的一霎,兀自运用内功中“透点”的隔空指力,点中了关雪羽右胁上下的“桑门”一穴。

关雪羽只觉得身上微微一麻,情知不妙。

要是一般常人,只怕当此一霎,早已横死当场,或是动弹不得,关雪羽何许人也,自不能同提并论。

虽然如此,这一霎,他也感到冷汗淋漓。

性命攸关之际,不得不全力出击,乘着真力还未曾散开之前,在空中一式鹰翻,右手分处,施展出他燕家救命绝招之一的“断魂掌”法,一掌劈出,其力道足有拔树倒屋之势。

过龙江想不到对方在身中了自己“黑指”之后,兀自余勇如斯,确实令人惊异不置。

这一霎,他心情十分紊乱,既惊于关雪羽身手了得,又复觉出先时那一阵风,来得可疑,尤其是风中掺杂着的一些细小沙粒,其力道大悖常情。

眼前当然不是他细想的时候,首先,关雪羽这救命一击——“断魂掌”就不得不令他腾身回避。

过龙江在极不情愿的情况之下,腾身而退,“唰——”退开三丈开外。

关雪羽把握着这一刻良机,奋身一跃,没身于黑暗之中。

这一跃,已尽其全力,足足纵出四五丈开外,再加上过龙江后退之势,无形中已是十丈开外。

那是一片月亮照不到的地方。

关雪羽身子一经落下,就地一滚,翻出丈外,才觉出全身麻软不堪,几乎走动皆难,以他所练的内炁功力,虽然是可以打通各处关隘穴窍,无如这阵子麻痹之感,来得大异常情,如非他强自镇压,几乎有攻心之势。

这一来,他才知道其势果然厉害,身子一缩,局促于一堵亭角之下。

却有一只细着柔荑的手,猛可里自暗中探出,扣住了他的右手穴脉。

关雪羽心头一震,正待出声,耳边上传过来细柔的女子口音道:“嘘,不要出声。”

知道了对方并无恶意,关雪羽也就不再吭声。

紧接着一股暖流,发自对方那只纤纤玉手。

关雪羽心头一暖,原先的寒意,顿时去了一半,只是那阵子麻痹之感,并未退却。无论如何,较之先前之一霎,却是舒坦多了。

黑暗里,难以打量这位姑娘的娇容月貌。

关雪羽似乎已经认定她是谁了。

“谢谢你,麦姑娘。”

说了这一句,他颇似力不从心地闭上了眼睛。

那位姑娘鼻子里娇哼了一声,没有说什么。

她那袭高身子,自一开始就掩饰在眼前的石柱子后面,这地方,借助着高大的厅堂屏障,原本就够黑的,再一掩遮,神仙也难以察觉。

关雪羽自然心里明白,大敌当前,可不敢丝毫大意,细小如呼吸之声,亦不敢带出。

那位姑娘比他还仔细,睁着一双伶俐的眼睛,全神向暗中注视着,不时还适当地调整着她站立的角度。由于她那只纤纤细手一直紧扣着关雪羽的腕子,无形中关雪羽也只能跟着她移动。

当然,这番动作是含有作用的。

紧接着,当空一阵衣袂荡风之声,像是夜幅经空般地,飘过来一条人影。

落地之后现出了过龙江高颀的身影。

黑得紧,所能看得见的,也只有那一双精华毕现的眼睛,闪闪有神。

风势时起又歇,地上的枯黄落叶,沙沙作响。

过龙江,关雪羽,以及那个倚向亭柱的高挑长身姑娘,谁也没有出声。

静静观察了一番,过龙江一声不吭地这才去了,临去之前,他脸上所显示出的鄙夷、仇恨表情,却在关雪羽心目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关雪羽既愧又恨,自从出道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遇见敌手,无可否认,对方过龙江之功力,要较他胜上一筹,今夜如能侥幸不死,全系身后麦姑娘的临时抢救,这番恩谊是难得的。

他此来原是为解救麦家之危,想不到临到头来,反倒要人家姑娘临危援手,实在是不大好意思。

令他惊异的是,这位麦姑娘功力之高,似乎已与自己不相上下。

这一点只凭她握着自己那只手上所传来的气机,即可证实。如果没有极深的内功造诣,何堪臻此?关雪羽心中暗自钦佩。

“多谢姑娘搭救,我好多了。”

“是么?”身后姑娘俏皮地道,“我看不见得吧?”

声音很低,关雪羽也只能模糊听见。

他有说不出的倦怠感觉,全身麻软不堪,但是一想到麦家上下安危,有如万蚁钻心,实在静不下来。

“姑娘,你父亲伤势如何?他……”一想到麦玉阶很可能已死,大为内疚,叹了一口气,下面的话也就说不下去。

“你放心吧,我父亲好好的,一点事也没有。”轻轻哼了一声,她淡淡地道,“别光顾人家,还是看看你自己吧!我看你倒是有性命之忧呢!”

这几句话一经传入关雪羽耳中,由不住吃了一惊。方才一来对方说话的声音太低,再者大敌当前,只顾敌人还来不及,未及分辨。这时才陡然警觉到对方口音有异,虽然十分耳熟,但绝非是麦小乔,这一点是可认定。

心念微动,情不自禁地偏过头来,向对方打量一眼。

夜色虽暗,却亦难逃关雪羽观察之微,一望之下,由不住令他心头一震,半晌作声不得。

面前站立的这位姑娘,哪里是麦小乔?由其俏立的轮廓,以及她特赋的气质风华,立刻使关雪羽恍然警觉到,对方敢情就是今晨小店所邂逅的那位凤姑娘。

这可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事情,呆了一呆,苦笑道:“原来是你,凤姑娘。”

对方少女微微一笑,半嗔地道:“难得关先生还记得我的名字呢,我还以为你心眼儿里就只有一个……”

那麦姑娘三字,总算没有说出来,大眼睛滴溜一转,向外面瞟了一眼。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先出去再说。”凤姑娘打量着他,眉头微皱道,“你本事不是大得很么?怎么这会子成了这副德性了?”

说到这里,她忍不住笑了一声,瞧着他:“怎么样,能不能走?”

关雪羽平生何曾为人奚落过?想不到此刻为对方一个姑娘揶揄打趣,一张脸实在有些挂不住,无如对方救助之恩,不容抹煞,听其语气亦不过玩笑性质,自然不便为此发作。

当时听在耳中,冷冷哼了一声,倔强地道:“不碍事,我自己能走。”

一面说,霍地用力站了起来。

凤姑娘颇似惊讶地道:“啊?”

一声未毕,关雪羽只觉得两膝一酸,身子一闪,情不自禁地又坐了下来。

凤姑娘眼明手快,轻舒玉腕架住了关雪羽一只胳膊,总算没有让他摔倒地上。

“你呀,这就别逞能了吧!”凤姑娘又气又怜地望着他,“亏你还有什么一身好本事呢,却是一点儿见识也没有,难道你不知道,金鸡太岁的‘断魂指’毒入骨髓么?”

关雪羽原本心中就有几分疑惑,听她这么一说,只觉得心头一凉,一时万念俱灰,轻轻一叹,未置一词。

凤姑娘看着他,无可奈何地摇摇头:“得了,我背着你吧,不瞒你说,那只老金鸡要是再找回来,我跟你也差不多,一样打不过他,没办法的事,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来吧,少爷,你也就别拿架子了。”

一面说,转过身子真的蹲了下来,却侧过脸,似羞又笑地瞧着关雪羽,自己也怪害臊的样子。

关雪羽摇摇头道:“多谢姑娘一番好意,只是,我不能现在就走。”

“为什么?”

凤姑娘缓缓站起来,疑惑地看着他道:“难道你还不死心,还要找他拼命?”

“那倒不是……”

关雪羽很是伤感地摇摇头,道:“我此行发过重誓,只要我关雪羽有一口气在,绝对不令姓过的得逞。”

说到此,他黯然苦笑道,“此事因是万难,但我却别无选择,这里杀机四伏,姑娘方才援手之恩,在下永铭于肺腑,姓过的不是傻子,说不定过一会儿又会转回,姑娘为万全之计,还是早点离开的好。”

凤姑娘看着他,似嗔又怜,无可奈何地道:“听你这么一说,我倒像是怕死贪生的人了,那好吧,谁叫我们两个有缘呢……老实告诉你吧,姓过的那个跟班的,已经被我点了穴,制住了,麦老头跟那个姓黄的,目前也都没事,已经藏起来了。这一下,你总可以放心走了……”

一面说,杏目流转,打量着附近动态,显示着十足的机警伶俐。

关雪羽听她这么一说,不禁略放宽心,却又有几分迷惑,灼灼双瞳,直向对方注视不语。

凤姑娘轻轻哼了一声道:“你莫非还不相信么?好吧,我就陪你去一趟,你看见了他们,大概也就放心了,总可跟我走了。”

关雪羽微微点了一下头。

凤姑娘立刻面现笑靥道:“来,我背着你。”

关雪羽怔了怔,轻叹道:“在下与姑娘不过萍水相逢,何蒙姑娘如此思待……却是关某受之有愧。”

凤姑娘原是一张笑脸,被他这么一说,似乎微微一怔,继而竟呆住了。

好一会儿,她才又现出了笑脸。

“老实说你这句话,还真地把我问住了……”凤姑娘面上讪讪地道,“我要想一想才能告诉你……喂,你倒是走不走呀!”

关雪羽原以为她阅历既深,行为必然亦甚老道,此刻看来,对方分明真情未开,不失冥顽,倒是自己方才那一问,有失孟浪,似乎多此一问。

轻轻一咳,关雪羽道:“不能劳累姑娘,只请助我一臂之力就行了。”

凤姑娘一笑道:“好吧,真要是不行,你可得先招呼一声,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黑指逞杀功 金羽能却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长剑相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