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剑相思》

第15章 品茗论知已 少帮主受教

作者:萧逸

竟然又是月圆之夜。

张望着当空明月,关雪羽今夜思潮起伏,颇是不能自己。

婉谢了鲍玉的好意,他仍愿独自居住在这所偏僻的客栈里。对他来说,人情常常是一种困扰,接受了人家的招待,即使是出自善良的友谊,也应当思报,所谓“投挑报李”的正是这个缘故,一旦无能为报,便构成了内心的一份歉疚,关雪羽生平为人,是绝不愿对任何人形成歉疚,他所向往的是“来去无牵挂,心似皎月明。”

——就像是今夜,天上的那轮明月。

每一回,当他向天空注视着明月时,脑子里总会情不自禁地思索许多事情……

昔日,在青燕峰,每逢月夜,父亲总是亲自督导着他习武练剑,燕家那一套七十二手“燕子飞”剑法,便是在月下传授他的。

那是他们燕家当今犹敢夸耀武林的一门绝技,只可惜关雪羽只学会了一半,即使这一半,至今犹未敢论精。

雪羽之父燕追云常常感叹着说:“小羽天资颖悟,确是一块练武的好料子,只可惜命中多劫,心不能宁,历劫之后方能大成,那时成就或能在我之上,却不知道是否我还能亲眼看着这一天了。”

那七十二手燕子飞绝技,好不奇妙,并非仅仅口传心授就能学会,天时、地利、人和,竟是缺一不可。

天时,应当秋月之夜,特别应在秋雨燕出之时。

地利,应当雨峰爽峙之谷,妙在时有迂回之风。

人和,在于彼此深知,心领神会。所谓“心有灵犀一点通。”

三者缺一不可,最难还在“人和”那一点,如非透剔晶莹,心有灵犀,这一套剑法便是无能习会的。

如此一来,一年之中,难得有十几天合乎情况,还要心无杂念,无尘缘牵挂,七折八扣之下,一年之中,能有七天习技就算是不错的了。

这套剑法,关雪羽叫名是学了七年,事实上总结七年全部时间却未能超过七七四十九天。

燕追云常夸奖他说,这么短的时间,竟能习会了一半,设非天才横溢,心有灵犀之人,是决计难以达到,因鉴于未毕全功,生恐此一燕家绝学,就此中断,乃把余下一半,运用其特具智慧,绘于绢册。

现在这本绢册就在关雪羽随身携带行李之中。

每一次当他仰望明月之时,总会情不自禁地想到父亲传剑神情,虽隔千里,犹似眼前。每一次他也都由衷地感觉到惭愧,觉得有辱严父教诲、期盼。

举头望明月的另一感伤,显然正是在不久之前临淮关麦家浴血之战,那是他生平第一次的惨败。

那次惨败,在他心里所留下的痛楚,奇耻大辱,非但至今未褪,反倒与日俱增。

每一回想到这里,便不禁为之势血沸腾,从而提醒着他仇人金鸡太岁过龙江的凶狠猛厉,其心益悲,其志愈增。

老实说,上一次与过龙江的决战过程里,他并未能克尽全力,很多燕门绝技都未能施展,猝然落败,屈居下风,直是教人难以心服,下意识里,他甚至于渴望着与对方能有再见之机,这正是他为什么至今仍逗留在皖境不走的主要原因。

父母再三地告诫,出云老和尚的谆谆开释,都不能打消他的内心的火焰。

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

身怀绝技的奇人侠士,是绝不轻易甘心屈居人下,认败服输,这一口气如果也能吞下肚里,则天下无事不能忍,无人不能容了。

仰望着空中明月,悲愤填膺,关雪羽紧紧咬着牙齿,不自禁地握紧了拳,却是最终无以发泄的一腔仇恨,奈何,奈何。

明月在升,照见了庭前那棵参天古松。

乱叶飞校里,涵盖着几许诗情画意,这便又是一番滋味在心头了。

月如扇——团扇,团扇,美人用来遮面。

麦小乔诚美人矣。

凤姑娘又岂不然?

那一夜,明月当头,夜凉如水,雪羽持灯,小乔依附。风在林梢,落叶飘零,虽只是短短的一程,侠士不欺暗室,淑女默默无言,多情繁星,竞相奔告,彼时彼境,当是星星知我心,尽在不言中了。

说到“情”字,未免言之过早,但有此邂逅,则易生情,倒是真的,自此而后,麦家小姐,便扎实地闯进到了他内心深处

母亲爱子心切,此番离家前,再三嘱咐,年纪不小啦,该成家啦,东挑西选,倒头来真想当和尚么?

似乎天下的母亲,都是这个样,儿子大了,就想抱孙了,女儿大了,又怕没人要。

在娘跟前,儿子是永远长不大的。

“那可不一定。”做儿子的看着娘,“谁叫您长得这么漂亮,拿您跟别家姑娘一比,越加的就瞧不上了。”

“小油嘴,算你会说话。”

“我说的是真的,要娶也不能比您差太远。娘,您说是吧?”关雪羽还记得在家时对自己母亲说过。

母亲含着笑靥,微微摇头叹息。

儿子的话可是说到娘心坎儿里去了,嘴里不说,心里可不就这么认了。“也不知哪家姑娘有这个命,能叫我家小羽瞧上,真是前生修来的福……”

结束了风趣的母子对话,像是不着边际的闲话,却未尝不在心里留下了印象。

面对明月,关雪羽颇似有所感伤,站起来走向室外。

今夜他思潮起伏,竟自有些坐卧不宁。

恼人的别绪离愁,迫人的壮志怨仇,一股脑地齐集心怀,才刚刚兴起的豪兴壮志,一瞬间又即变成了统指柔情。

檐前燕子低飞掠过,明月、繁星、羁旅、深宵,真正是难以排遣了。

冷栈无客,野宿更残,想到了即将荒废的功课,忽然有些技痒,有心练一回剑。

这就返回,掣出了长剑。

燕家的剑法,以神秘高超见称于武林,即使是在平日,关雪羽练习的时候,亦极为严谨,不慾示人。

关雪羽持剑松下,正当他手掏剑诀,拉开了架式,慾发剑时,一个人影,已映向眼前,说得清楚一点,不是人影,而是真真切切的一个人。

这个人直挺挺地就站立在当门正中,向这边注视着,双方距离约有十丈,但月夜之下,却看得十分清楚。

一袭缀满了各色补丁的百结鹑衣,破格的却在腰上加了一根绦子,右望侧露出了尺许长短的一截剑柄,想是金丝缠柄,月色里闪闪有光,明明是一个乞丐,却偏偏没有乞者的寒酸,反之,那炯炯的目神,显示着的却是泱泱大度的武者风范。

关雪羽只看了一眼,几乎已可以确知他是谁了。

微微一惊之后,他缓缓的将手中长剑收入鞘内。

对方似乎颇为惊讶,在略一定神之后,一步步继续踏进,直到距离关雪羽两丈左右之处,才行止住。

“果然是你。”关雪羽微微一笑道,“我算计着你一定会来了,现在你真地来了。”

“我是不会让你失望的。”年轻的花子讷讷说着,脸上的神色较诸白天里的突梯滑稽却是严肃多了。

“少帮主此来是客,请入内一叙,如何?”

关雪羽闪身肃客,对方显然反而吃惊不小。

“你说什么?”

“阁下不必掩饰了。”关雪羽微微抱拳一哂,“难道阁下不是北丐帮童少帮主?失敬之至。”

年轻花子一声不吭地瞧着他。

良久,他才点点头道:“不错,我叫童云,你似乎对我知道得很清楚?”

“不多,不多。”关雪羽改变口气又道,“但却也不少,譬如说有关足下的负气出走,也略知道一些。”

童云挑动了一下长眉,冷冷说道:“这么说,今夜我就更不能放过你了。”

说着,他反手后肩,“刷”一声,掣出了身后长剑,冷森森如秋水一泓,端是一口好剑。

“拔剑吧!”童云脸色寒冷地道,“我知道你剑术必有可观,这里虽非理想之地,但我已察看过,除你之外,并无外客,大可尽情地施展。”

关雪羽道:“你要比剑,我一定奉陪,只是又为了什么?难道只因为我认出你是童云?还是白天之事让你心存芥蒂?”

“对了,这就够了。”

童云冷笑一声,接道:“白天人多,我不便当众迫你出手,却发觉阁下手劲大有可观,分明一流身手,客居无聊,想到尊驾亦有同感,这便前来请教。”

关雪羽观他谈吐不俗,虽有凌人盛气,却不失君子之风。再想到方才,对方只须少隐片刻,自己难免在大意失察之下,展开了燕门剑法,以童云之丰富见闻阅历,说不定就会被他看出了门户。这一点倒无所惧,若为他偷学了其中精华,或是仅有所悟,便为大失策事,武林中以泄露门户不传之技为不可饶恕,关雪羽险些疏忽之下,触犯门规,此时想来,犹自不免自责。

那童云果有私心,只须驻足片刻,便能由关雪羽剑法中窥出堂奥,然而他却显然不此之图,端的是一个不欺暗室君子。

这一点,先自赢得了雪羽内心赞赏。

“童兄有意赐教,不敢不遵,我们这就先武后文,再说其他吧!”

童云只是目不转睛地盯视着他。

聆听之下,他说了个“好”字,右脚侧跨,抱剑于怀,俨然大家之风。

关雪羽既然知道对方身分,且知他为人正直,倒颇是有意要交一交这个朋友。正因为这样,此刻便不得不全力以赴,剑上较个高低,让他心服口服。

有此一见,他也就不再多说,当时重新掣出了长剑,微微一笑道:“你我究无仇恨,犯不着以死相拼,这就向少帮主请教几手高招吧!”

话声方住,董云已忍不住冷笑一声,蓦地向前踏出了一步,道:“废话少说,快看剑。”声出剑到。

这一剑平肩而出,既直且快,寒星一点,直向关雪羽咽喉上疾点过来。

关雪羽左手一招,用燕门空手人白刃的拿剑手法,倏地往对方长剑剑尖上捏去。

童云陡地一振腕力,长剑“刷”地飞起来尺许高下。闪过了关雪羽的的手指,反向对方手腕子上削去。

关雪羽胸有成竹,倒也不惊,胳膊肘子向下一沉,霍地用左掌掌沿,向对方剑上封去。

一收一吐,掌上力道惊人。

童云身子向后一收,长剑反抗,随着他快速的一个转身之势,耳听得“叮!”的一声,两口剑首度交锋,却不是实力的交接,仅仅是尖锋相触。

是夜里,即见火星一点,一闪而进。

一个左翻倒卷。

一个斜起似鹰。

剑光交插影里,结束了第一个回合。

童云双手握着剑柄,脸上显示着无比惊异。关雪羽也不敢掉以轻心,正是惺惺相惜。

“好剑法。”

随着这声招呼,关雪羽已拧身现肘,第二次发出了剑招,这一剑施展的是燕字门绝妙的高招,一片轻啸里,长剑如电,力劈童去后背。

至此,变轻灵而怒掣,凌厉的剑风立刻使童云大有所警,这般狠厉的剑招,确是他始料非及,这才知道对方果然是罕见的一个劲敌。

猛可里,他身子向前一个快扑,却用脚尖力点地面,快速的一个疾转,身子已然纵出了七八尺开外。

关雪羽压剑后随,一声轻叱,脚下来一个急蹿,拔身而起,就在这一霎间,童云已倏地转过身来。

原来他故意避开,无非是诱敌之计,对方一跟踪而来,正是求之一不得。

所谓“兵无常行,以诡诈为道。”

童云一经交手之下,已觉出对方大是可畏,这才拼着弄险。以身为饵,诱使对方接近。

随着他飞快的一个转身势子,左手骈指如电,直向关雪羽剑身上力点过去,同时间,右手长剑大力挥出,一挥一挫,形成了一个“乙”字。

打咽喉,挂两肩,好厉害一式杀着。

观诸童云所施展的这一剑,真正称得上深领剑中三昧,有凌云驾虹之势,无缕冰剪彩之痕,这才是剑道中的上乘手法。

关雪羽何尝没有料到童云有杀手之招?只是没有料到这般凌厉害了。

在童人雷霆万钧的剑势里,关雪羽身子霍地向后一坐——含胸、拔背、沉肩、甩肘。

这一剑真可当上惊天之势。

“刷”一缕银霞起自身后,初起时不过飞泉一道,待到将临及对方头顶之上,这道飞泉才蓦地爆喷了开来。

急光流电里,幻化出一天剑影,童云全身上下猝然间为之一寒,已被对方弥天剑阵整个涵盖,这才知道,自己图人,对方图已,观诸眼前对方所施展,分明已达剑术中“分光掠影”境界,心里一惊,遍体生寒,此时此刻,抽招换式已是不及,更逞论从容身退了。

关雪羽其实原无意施展这般厉害杀招,只为对方狠毒剑招所逼,情急之下乃出此下策,双方并无深仇大怨,自不必以死相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品茗论知已 少帮主受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长剑相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