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剑相思》

第17章 细诉江湖事 南柯一梦醒

作者:萧逸

那是一只纤细白皙、修长适度的女人玉手。

那只手此刻正自在关雪羽的脸上缓缓移动着,尖尖的指尖,温柔的滑过他的发边,把那些为汗水所浸湿的散乱发丝一根根地理顺了,拢向耳后过日耳曼三十年战争,1629年定居荷兰,1649年应瑞典王后,于是那一张颇具有男性英飒个性的面颊便自现了出来。

折腾了老半天,这张脸早为汗水所污,左面一块泥,右面一撮子青,这都是刚才昏过去的时候不当心跌倒碰伤和弄脏的。看到这里“大同”学说,主张维新变法,由“小康”而进“大同”;坚,她轻轻皱了一下眉,摇摇头发出了一声轻轻叹息——

“真是的,老大不小的了,敢情连自己都照顾不过来,叫人看着心疼。”

姑娘心里这么想着,可没出声儿。

接着由对襟小马甲的左岔盘扣处,解下了丝绢,抖开来,轻轻地为他揩着。

揩着、抹着,渐渐地,这张脸就益发的为之清爽了。

那一块小小的碰伤,也为他细心地擦上一些专为治跌打损伤的“千金油”。

于是,不大一会儿的工夫,眼看着那小片青色伤痕,便为之消失。

凤姑娘美丽的脸上,总算微微现出了一丝笑靥。

打从上半夜开始到现在,天光已微微透明,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她一直守候在他跟前,为他理气、和血、定穴、顺脉,最后把本身所练的无极罡气,缓缓由对方脉门注入,直到与对方本身元气相接,才算大功告成。

这一连串的救护措施,说来容易,设非是具有凤姑娘这般内功的身手,更兼精通医术之人,换在另一个人,或是两者缺一之人,便万难奏功。

关雪羽必然十分的累了,痛楚既失,更兼百脉畅通,不自觉地便沉沉入睡,苦的是凤姑娘静守一侧,眼看着天光渐明,大半夜的折腾,可也有些倦了,想走吧,却又有些放不下,总要等到他醒转之后,问过了是怎么回事,好好告诫他一番,以免下次再犯了,可就麻烦。就这么,她一次次地耐着性子,便自留了下来。

窗外人影一闪,传过了大四儿的声音道:“姑……姑娘在里头么?”

凤姑娘哼了一声道:“当然在,你怎么还没走?”

“我……我侍候姑娘……”

“这里用不着你,你走吧!”

“这……姑娘你是在……”

话还未完,只听见“呼啦!”一声,房门敞开,凤姑娘已现身眼前。

大四儿顿时就像闪了舌头,呆了一呆,忙自后退了一步,侍候久了,当然知道主子的脾气,一经发作,那可是不得了,只吓得脸上变颜变色,一双眼珠子,只是骨骨碌碌在对方身上转个不停。

“你说我是干什么?”凤姑娘单手叉着腰,“我又能干什么?你说!”

“我……小的是为姑娘好,怕……”

“怕什么?”

“怕……你吃了人家的亏。”

“我……真想宰了你。”凤姑娘气极败坏地回头看了一眼,所幸关雪羽兀自在熟睡中,她的气可就不打一处儿来。

“以后你再敢管我的事,看吧,我非要……”

“姑……姑娘……”大四儿吃力地道,“大爷临行关照……说是姑娘若有任何失闪……要剥小的……我的人皮扎……扎灯笼。”

“哼,所以你就怕了?”

一面说,凤姑娘前行一步,厉声道:“我现在就剥你的皮,看你怕不怕?”

话声一落,陡然探出一只手,直向着大四儿当脸抓去,大四儿吓得身子一抖,竟是不及闪躲,顿时被抓了个紧。

“姑娘……饶命……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这一抓手底下可是真不留情,尖尖五指顿时深入大四儿的胸内,只痛得他啊唷叫了一声,却已被凤姑娘紧紧举了起来。

“姑娘饶命……”

大四儿吓得魂飞魄散,这才知道对方是真的出手,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一叫连声音都抖了。

“哼,”凤姑娘圆瞪着一双杏眼,冷着声音道,“我可是跟你说了好几回了,下次要是再敢偷偷的跟踪我,管我的闲事,我真的要你的命……这一次便宜了你,给我滚回去。”

话出,手翻,将手往外一抛,呼啦啦一阵衣袂荡风之声,大四儿偌大的身子足足被抛出了三四丈高下,头下脚上地直栽了下来。

这一头要是实栽在地上,就算他练过铁头功也怕是活不了。

总算他轻功不弱,紧急关头,蓦地在空中挺腹收背,来了一个倒翻,这才改成了头上脚下之势,“噗通!”落地,坐了个“屁股蹲儿”,直痛得龇牙咧嘴,哪里还敢再在这里多待一刻?爬起来向着凤姑娘磕了个头,一拐一瘸地走了出来。

凤姑娘这才转身回房,她这里虚掩上房门,方自转过身来,意外地发觉到,敢情关雪羽早已醒了,正自坐着,用着奇异的目光,向自己这边打量着。

“啊——”像是吓了一跳,凤姑娘含着笑说道:“你醒了?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

关雪羽由于醒了一些时候,早已把这件事想了个明白,平白无由的可又搭了人家的大情,这已是第二次了,心里好不惭愧。

“谢谢你,”他讷讷地说,“你又救了我。”

“到底是怎么回事?”凤姑娘打量着他道,“大概你喝酒了,是吧?”

关雪羽苦笑了一下:“不能喝么?”

凤姑娘哼了一声,细长的眉毛挑动了一下,道:“如果不是我来得正巧,你这条命,怕是保不住了。”

关雪羽忆及前景,料想她所说必是实话,由不住暗吃一惊。

凤姑娘道:“说来应该怪我,忘了告诉你,你虽然功力深湛,又借助上一次为你服下的‘续命金丹’葯力,可以把毒性控制于‘气海穴’内,暂不发作,但是如果喝了酒,哪怕只是一点点,也难控制,这一点你可千万要记住。”

关雪羽轻叹一声道:“我竟然忘了这一点,又劳姑娘援手救助,真惭愧……”

“用不着客气……”凤姑娘微微含笑道,“说来说去,还是全在你内功精湛,要是换了另一个人,这一次怕是无救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恭喜,恭喜!”

关雪羽苦笑道:“这种恭喜,我可是担受不起,姑娘何必取笑,倒是二度救命,恩重如山,却不知怎么回报,更增无限惭愧……”

“算了……我可不愿意听你这些感激话。”凤姑娘那双柔情似水的眼睛盯着他,“难道我这么做是为了要你心存感激,希望你回报我?”

“当然不是,”关雪羽道,“可是我却不能不记在心里……”

“你大可不必。”

站起来踱向窗前,向着微曦的天空看了一会儿:“这段日子你可好?”

一面说,她缓缓地又回过了身子,大眼睛里透露着神秘的光彩。

“很好。”关雪羽又问她道,“你呢?”

“我?”凤姑娘一笑,“我永远是老样子。”

“什么是老样子?”

微微一笑,凤姑娘道:“你问得好,就是一天,一百天,一千天,都没什么不同,这就是老样子。”

关雪羽点点头道:“原来如此,我倒是认为你是多采多姿。”

“不,”凤姑娘摇摇头,“我可不是。”

“也许我不该多问,”关雪羽道,“姑娘可以不说。”

“什么事?”

“我只是对你感到好奇。”关雪羽终于忍不住试探地问道,“姑娘离开七指雪山,千里迢迢来到这里,难道只是游山玩水?”

凤姑娘低头一笑,眨了一下眼睛:“我说过游山玩水这句话么?”

关雪羽这才觉出话中有病,笑了笑略遮窘态。

“那又为什么?”

“你真的不知道?”

“姑娘不说,我又如何知道?”

“那你还是糊涂点的好。”

停了一下,她回过身来坐下,微微含笑的眼睛盯着关雪羽,一会又把手支起来,托着下巴,妩媚中别有俏皮地望向关雪羽。

“你既然已经知道我的出身,当然应该知道,雪山金凤堂的规矩,我此行的任务,是不能透露给任何人知道的,这一点,也得请你原谅。”

关雪羽道:“这也罢了,我知道你是不会轻易透露出来的,不过——”

“不过什么?”

“我是说……”关雪羽慢慢地道,“即使你不说,我也应该猜出来。”

凤姑娘一笑,娥眉微挑,那意思是在说:是么?

“姑娘这次出山,我想是奉了凤七先生之命,大有问鼎中原之意。可是?”

凤姑娘笑了一下,未置可否。

关雪羽炯炯目神,逼视着她道:“据我所知,令尊凤七先生早有称雄武林之意,二十年前的那一次‘天地大会’其实已经表明了他问鼎天下的雄心壮志。”

凤姑娘明亮的一双眼睛,在他身上一转,哼了一声,半笑半嗔地道:“倒是看不出来,你知道的还不少呢,你才多大呀,二十年前的事情你都知道?”

关雪羽道:“这与年岁无关,而且,我不但知道令尊曾经举办过这次盛会,其中细节也知悉甚清。”

凤姑娘道:“让我长点见识吧?”

“据我所知,那一次盛会,令尊原意是想夺魁的,结果人算不如天算,想不到却由于其中一位武林前辈的搅局,结果那次盛会,竟然中途拆散,没有开成,那次对于你父亲来说,诚是大为失望之事。”

“原来是这样……”

凤姑娘心里想着一件事,微微点头道:“想来这件事必定是你父亲告诉你的了……你可知道那一位搅乱大会武林前辈的大名么?”

关雪羽哼了一声,说道:“这位前辈,便是有名的点苍派前辈元老红衣宫主任飘萍,姑娘大概不会没有听过这个人吧?”

凤姑娘微微惊了一下,若不是关雪羽现在提起来,她还一直蒙在鼓里,父亲似乎不大喜欢提起这件往事,她也就没有敢多问,一直是个谜团在心里闷着,现在被关雪羽一提起来,她才算有些明白过来。

“我知道了。”凤姑娘心不在焉地思索着什么,缓缓地道,“这位任前辈好像已经死了吧?”

“当然死了,早就死了。”

“为什么?”

“问得好。”关雪羽道,“姑娘真的不知道?”

“当然,要不然我干什么还问你?”

她表情一派真挚,显然真的不知道这件事。

关雪羽微微一愣,接着他即明白过来,暗忖道:想是当年凤七先生作此事时手段过于毒辣,有欠忠厚,自然不慾让他女儿知道,哼哼,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他岂能只手遮天?

想到这里他冷冷笑道:“既然令尊不慾让姑娘知道,姑娘也就不必再问了。”

凤姑娘道:“我偏要问,你说——”

关雪羽哼了一声道:“那么,我就告诉你,任飘萍是被你父亲杀死的。”

凤姑娘呆了一呆,微微笑道:“这也没有什么,试看当今武林中这些成名的人物,哪一个又没杀过人,包括你我在内,谁又能例外呢?”

“这不是一样的。”关雪羽炯炯双瞳,直直逼视着她,“令尊下手杀害任前辈全家上下,手段过于毒辣,非比寻常。”

凤姑娘道:“愿听其详。”

关雪羽冷冷一笑道:“如果我所听见的传闻是真的话,情形是这样的,令尊找到了点苍山,和任前辈约定三场比武,任前辈以二负一胜败北,你父亲偏偏不服,约定两年后再行比过。”

“不错,我爹爹的脾气确是这样……”凤姑娘笑着说,“他要胜一个人,一定要叫那人打心眼儿里佩服,后来呢?”

关雪羽哼了一声接下去道:“两年后,你父亲再上点苍,却发觉任老前辈不在点苍。”

“难道他们没有约好?”

“那倒不是。”关雪羽道,“只因为任前辈直觉不是你父亲的对手,又心知你父亲下手必重,惜命起见,这才特意避过,他原以为这样一来,等于自承不是令尊对手也就算了,哪里知道你父亲盛怒之下,一言不合,竟然将任前辈之红衣宫上上下下十二名弟子全数杀害,就连任前辈一名稚子也没有放过。”

凤姑娘原本含有微笑的脸,这时不再笑了。

“后来呢?”

“任前辈回家之后,目睹着此一灭门惨象,痛不慾生,偏偏你父仍是放他不过,留有书信,约他一会,定要与他分个高下。”

凤姑娘看了他一眼,有意地作出一副笑脸。

关雪羽道:“任前辈在忍无可忍之下,按照你父亲约定之日到了七指雪山,找到了你父亲。”

“这么说,他是自己来找死了。”

凤姑娘妙目微侧,斜斜地打量着他,这么惨烈令人发指的一件凶杀事件,她却偏偏不重视,希望轻描淡写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细诉江湖事 南柯一梦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长剑相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