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剑相思》

第18章 邂逅疯华伦 灵葯赠少侠

作者:萧逸

落日余辉里,过龙江身上白衣闪灿出一片刺目白光,整个身躯看上去柔若无骨,随着关雪羽拉开的剑势,成为环状坠了下来。

关雪羽一剑走空之下,大吃一惊。

此时此刻,过龙江的忽然来到,势若狂风怒涛,却是一发而不可收拾。

像是一枚突然滚过来的铁环,过龙江整个身子,其实就是一个圆圈,猝然而临,势若旋风,一俟来到了近侧,其时已走避不及。

一弯长虹,闪自过龙江这个滚动的人球,这一剑看似光华一道,容到眼前的一霎,忽地幻化为三,成了三段剑影,劈一挂二,直向着关雪羽正面猛力劈下来。

关雪羽一招失手,心知不妙,却没有想到对方剑势如此诡异莫测。

眼前情势,躲闪惧感不及,便只有实接硬架之一途。

一念之兴,掌中剑运力一抖,就势向外挥出,只听得“呛啷”一声脆响,双剑交锋之下,关雪羽格开了对方的一剑,紧接着利用后弹的力道,快速地向左面挥出,“当”一声脆响,格开了右侧面的一剑。

双剑交锋的当儿,关雪羽这才感觉出对方沉实惊人的臂力,然而这还不足为患,却有一道阴森森的剑气,蓦地闪出,直向他左心窝处疾刺而来。

以关雪羽之机智身法,对于末后这快速闪出的一剑,竟然不能防范,一惊之下,由不住吓了一身冷汗。

危机一瞬里,忽然想到了燕门绝技“七十二手燕子飞”中救命一招——“燕起秋波”,在紧迫一瞬里,陡地挥出左掌,直向对方来犯的长剑身上按去。

这一手显然出乎过龙江意外,不禁为之一惊。

掌剑接触的一霎,激荡出清脆的一声剑鸣。

似乎就借助着这些微力道,关雪羽已野鹤振空般地腾了起来,在空中一个快速的疾滚,呼啦啦夹带着大片的衣袂带风之声,已闪出了两丈开外。

当真是险到了极点。

落地之后的关雪羽,虽侥幸没有为对方剑势所伤,却也吓得面色苍白,一颗心通通直跳,这才知道对方非但一身内外功力惊人,即以眼前这手剑术而论,显然亦在自己之上。

他原来对于本身的剑术自视极高,想不到与对方一经接触之下,才知道自己仍然不是对方的敌手,一腔热念陡地降落冰点,内心之沮丧惊悸,真个到了无以复加地步,一时只管瞠目看向对方,作声不得。

眼前人影轻闪,过龙江已来到眼前。

“我几乎忘了,燕字门的‘七十二手燕子飞’剑法,确是高明之至,有幸既然相见,总要我长长见识。”

话声一顿,掌中长根剑已居中劈下。这一剑看似四平八稳,居中而下,直向关雪羽头顶正中劈下来。

然而关雪羽有了前车之鉴,却不敢再作如是想。

想念之中,他一面再提真力,贯注于剑身之上,并不急于迎架对方的剑身,足下前跨一步,陡地一剑直向着过龙江咽喉上力刺了过去。

这种以进兼防的剑招,确是厉害,况乎剑身之上真力贯注,不要说真的被扎上性命不保,就是为剑上光华沾上一些也不是好玩的。

过龙江何等精明之人,看到这里冷哼了一声,心中不禁暗吃一惊。

所谓“一人拼命,万夫难当。”正是说明了一个人气势驾人。

眼前关雪羽因眼见过龙江剑法了得,自己只怕不是对手,生死攸关,说不得也就存了破釜沉舟的决心,集全身功力于眼前一役,是以剑势一出,大异寻常,过龙江亦不得不及时回避。

两口剑在极端险象里,“当”的一声互相交接。

那只是微妙的一式交接。

交接之处只是剑尖部位,由于力道沉实,一触之下所生的反弹劲道至为强猛,两个人的身子,乃像风中燕子般忽地腾飞开来。

关雪羽把握住这一刻良机,猛可里在空中一个倒剪。

“呼”一声,反欺而上。

这一式大悖常情,快到了极点。

原来关雪羽目前虽然未能全部习会燕家七十二手飞燕剑法,却也精通过半,眼前这一剑即是剑法之中“风雨燕归来”之一招。

“呼!”随着关雪羽拉出的一只右手,这一剑有如银虹例卷,却于丈许长虹里,卷起了一天剑雨,猝然而临,使得过龙江全身上下,俱在剑雨覆盖之中。

即使以过龙江如此能耐之人,在骤然面临着这等剑势之下,亦不禁为之大吃一惊。

总算他身手确实有过人之处。

随着关雪羽腾起的剑势就空一个疾流,白衣如云一般霍地张了开来,隐藏在长衣内的肉身,这一霎间,竟像是变得异常的薄小,几乎是薄薄的一片,这等收气御风之功确是武林中极不易见的身手,更难能的是,他竟然施展得如此自然,乍看起来,简直与长衣合为一体,随着关雪羽展出的剑势在空中作一定的波浪移动,那么疾猛的剑势,竟然全走了空招。

随着关雪羽展出的剑势,但只见一片白光闪过,却将对方那雪白长衣的下摆,斩下了巴掌大小的一片。

然而作为动手拼命来说,这一招显然是失败了。

金鸡太岁过龙江一声冷笑道:“小子,你纳命来吧!”

话到剑到,快到无以复加,即使以关雪羽那等功力之人.亦无能看清,他这一剑的出势,随着过龙江极为轻灵的一个前跨之势,掌中剑笔也似地直抖了出去。

这真是精妙绝伦的一剑。

随着一缕尖锐的剑风,笔直的直刺而进,虽然是四平八稳的一剑,却令人万难躲闪,妙在他的时间部位准头,三者配合得天衣无缝,简直无懈可乘。

这一剑过龙江手狠心毒,直取对方心脏。其实是他早已处心积虑的一招,终于得逞。

然而,最终的结果,却难免令他大失所望。

锋锐的剑尖,在刺中对方心窝的一霎,想象中原应该是“噗”地一声,事实却并非如此,代之而出的竟是有如拨动琴弦“叮”然一声。

过龙江掌中那口长根剑,非但未能将对方身上刺穿,竟反弹了回来。

显然是在对方身上长衣之内,另外有物件防体。

过龙江不禁为之暗吃一惊,关雪羽绝处逢生,亦由不住为之吓出了一身冷汗。

当然,关雪羽肚里明白,要不是自己内里穿着那一件“飞燕护心宝甲”,眼前这一剑定当一命呜呼。

饶是这样,由于对方这一剑力道至猛,虽然仗着护甲的反弹之力,将对方剑上力道化解不少,余下的劲道犹有可观。

顿时,随着过龙江长剑力刺之下,关雪羽整个身躯蓦地腾空直飞了起来,这一个后退的势子。一半由于过龙江剑上的力道,一半是借助于关雪羽本身的用力,如此一来才算是把对方猛锐的穿刺之力化解干净。

容得关雪羽的身子落定之后,才意外的感觉到,敢情此身竟然站立在一方峭壁当前。

这座古堡原本就建筑在高山之巅,四面悬空,只是占地甚大,处身堡内,万难体会,落足堡外便自不同。原来环峙古堡四周,种植的有万竿修篁,关雪羽这一奋力腾起,便超越于竹丛之外,一面是强敌在侧,另一面是万丈悬崖,真可是进退维谷,左右两难。

过龙江原本可以一剑结果对方性命,却没有想到对方身上竟穿有护心宝甲,时不我与,一招之误,竟使对方得能逃过而有活命之机。

当然,他是绝不能就此甘心便放过了对方,冷笑一声,紧接着腾身而起,“呼!”一声,一掠数丈,紧循着对方腾起的身势之后,落身于竹林之外。

关雪羽仗宝衣保住一命,内心余悸犹存,这时乍见过龙江如影附形而至,犹自不肯放过自己,既愤又惊,怒啸一声,脚下力点,“嗖”地欺身而近,他掌中剑向外挥处,闪出丈许长短的一道银芒,斩上削下,划出了一个“乙”宇,直向过龙江上下齐斩过来。

这一剑由于关雪羽悲愤在心,自是出尽全力,凌厉的剑气之下,迫使过龙江不得不为之暂时后退。他这里方自闪身而避,关雪羽已陡地折过身势,随着凄厉的一声长啸,直向着万丈悬崖下纵身而逝。

随着关雪羽投落的身势之后,过龙江再一次的快速闪身,来到崖边。

目光所及,但只见云霞片片,苍苍茫茫几乎将整个崖口封锁,哪里分辨得出对方一些踪影。

这一手显然又是出乎过龙江意料之外,以他那般杰出的轻功绝技,对于关雪羽投身悬崖之举,也是不可思议,关雪羽必然只有死路一条。

然而,过龙江却又不能断然判定,作如此想,一时在崖前踱来踱去,苦苦不得良策。

自他出道以来,会见过扎手厉害的人物不知凡几,却没有任何一个像眼前关雪羽这般令他作恼头痛。这一霎,他目注着云霞满遮的洞底,亦不知是悲是喜,抑或是另有伤情别绪?

他武功奇高,目空四海,当今天下除了有限的一二元老人物之外,几乎没有一个人看在他眼睛里。百战百胜,所向披靡,金鸡太岁盛名之下,天下更是无一畏惧之事,无一可怕之人。然而这一霎间,关雪羽这个年轻人的影子,却在他内心蒙上了一层阴影……

那是一种奇怪的感触,当他俯身向着崖下云雾怅望时,下意识里,总是认定关雪羽这人还没有死,虽然这个可能性是极其微小……

极其微小,并不是等于零。

俗语说得好:人不该死,五行有救。听来像是无稽,其实若非知历其境者,万难体会。

总之,当关雪羽饱受虚惊,不胜狼狈地逃得活命之后,回首方才经历之事,简直匪夷所思,像是梦幻,其实却又是再真不过的事实。

当时的情形发生得太快,天下事也往往就是这么巧法,关雪羽投身悬崖的一霎,是因为他发现到半岭崖间岔生有一截松枝,以他的轻功造诣,足可用以借足,强敌在侧也就不慾多思,随即纵身投落。

哪里晓得,容到他身子方自纵落,那棵岔生的松枝即刻为波诡的云雾所遮住,是以后来的过龙江虽然仔细注视,却亦看不出一些端倪。

再往后的情况,想来虽是迹近神奇,不大可能,其实却也并不太困难。关雪羽挟持着他杰出的轻功、内功,运用着两手两脚,一路施展出“壁虎游墙”的绝技,在平如刀削的峭壁间沉实前进,约莫大半个时辰,终于攀上了侧面偏峰。

容到他爬上峰头,俯身地面,这才觉出全身像面人儿一般,真的连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如果说这座峰头再偏高一点,只消再高出丈许,后果便大堪忧虑。

在地上足足躺了半个时辰,才算恢复了一些气力,看看自己这副样子,真跟要饭的差不多,两只手掌多处都已磨破,身上衣服那就更别说了,再加上湿林淋的汗水、泥污,就像刚从阴沟里爬出来的那份德性,好在是天已经黑了,荒山野岭间也没人注意,一个人摸着黑往山下行走。

猛可里吹过来一阵透体的寒风,关雪羽由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附近草丛间“哗啦”地响了一声,像是什么人藏匿其中,关雪羽一惊之下,陡地拔出了长剑,却只见一条黑影穿出来,敢情竟是一只山狼,一径地落荒而去。

关雪羽由不住怅望着黝黯穹空,发了一阵子呆,叹息一声,这才把那口青桑长剑收入鞘中。

他这里自己唤着自己的名字,感伤着道:“燕雪呀燕雪,你本是不可一世的剑门人物,一向自负极高,想不到遇见了这个过龙江,竟而两度亡魂,险丧性命。今夜落拓至此,诚是丢尽了燕字门的脸,此时此刻连一只小野狼也能吓得我心惊胆颤,传扬出去,只怕江湖四海也无容我燕雪立足之处了。”

说着说着,只觉得一阵心酸,几乎落下泪来。

夜风呼呼,吹得他衣襟飞扬,猎猎作响,先时汗水所沁湿的薄衫,此刻给冷风一袭,越加的不是滋味,再加以身上多处为锋锐的石面割破,寒风袭下,简直像是刀割的一般。

然而这许多的疼痛,却都不比他内心的创痛来得更厉害。呆呆的停立在一堵山石之前,他的一切感受都仿佛为之停顿而麻木了。

对他来说,这是他生平第一次所感受的奇耻大辱,想到悲愤之处.真恨不得就着眼前大石一头撞死算了,猛可里他拔出了长剑,向着迎面大石,一阵疾风骤雨般地劈砍,霎时间石屑纷飞,溅了一片,落下的碎石屑,就像是冰雹般落向四野。

他这样像疯子也似的发泄了一阵子,独自个坐在当地喘息不已。经此发泄之后,心里才像是舒坦了一些,再看手中剑,兀自青光灿然,这般猛砍硬磕,却不会想到是否会伤及心爱宝剑?这时冷静下来,好不心疼,当下小心地把剑身拭抹洁净,细细观察一会,幸无片毫损伤,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邂逅疯华伦 灵葯赠少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长剑相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