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剑相思》

第33章 夤夜闯禁地 一睹混元功

作者:萧逸

凤七先生与关雪羽这局棋直下到日落黄昏时分,关雪羽以二子见负,输了这一局。既是这样,凤七先生却对他刮目相看,大力赞赏。他哪里知道,关雪羽存心忠厚,并未施展全力,一来给对方面子上好看,再者自己也好早一点摆脱他的纠缠。这局棋设若是关雪羽赢了,凤七先生是以长者之尊,必将不肯善罢甘休,势将继续下去,那可就是头痛之事了。

返回居住处,他先行静坐,练了一遍内功,只觉得遍体生温,虽然外面冰雪沃野著作有《论自然》,现仅存若干残篇。②芝诺(季蒂昂的),气温甚低,他却并没有觉出来一些儿寒冷之意,显然方才饮下的雪莲仙露,已经发生了效果,当真是“灵物生灵”不可思议了。天黑以前,冰儿照例送来了晚餐,一只烤透了的雪鸡,却将红米雪菇冬笋等配合作料置入鸡腹,是以鸡熟饭亦熟,吃起来别具滋味。

“味道好不好?”冰儿笑着说,“白天害你受了罪,特地弄点新鲜的给相公你尝尝新,这里的雪菇和雪笋味道美极了,别处任它哪里也比不上。瞎婆婆就最爱吃这个盾双方的同一性是有条件的、相对的,而斗争性则是无条件,再来上一杯大八片,咳,那味道可就更美了。”

关雪羽问:“什么叫大八片?”

“是茶!呶,相公你看。”一面说,随手揭开了携来的茶碗碗盖,现出了碗里的茶,碧澄澄的茶水里沉淀着几片如同小儿手掌般次小的茶叶,那茶叶色泽嫣红,呈半透明体,绝难想象,以红色的叶体,竟然会溶出碧色的汁水,也算是一奇了。

“这也是七指雪山特有的产品,是我们姑娘自己采下来炒制而成的,你等会一喝就知道了。”

雪羽倒是真的觉得饿了,不大会儿的工夫,整只雪鸡都下到了肚里。

冰儿笑眯眯地双手奉上了茶,他接过来呷了一口,果真异香荡漾,chún齿留芳。

冰儿转头把一个猩红色的软垫铺好在凭窗的一张靠背椅上,推开窗扉回头笑道:“来吧,我的爷,在这里歪一会;比什么都舒坦,你瞧瞧外面这花,开得可有多欢——”

一片姹紫嫣红,着实地使他着迷了。除了盘龙虬结的那株老梅树之外,光只是一些盆景亦是奇观,其中一多半,他竟然连名儿也叫不上来,善解人意的冰儿,偏喜多事。

“这是郁金香,这是虞美人,这是美女樱……”那个最迷人的坠有串串小红花,紫色花瓮,冰儿指着说:“这是我们姑娘最喜爱的‘吊钟冰海棠’,种植这盆花可费事了。”

这些花虽都比较耐寒,可是在七指雪山冬季这般气候里能够生存下去,不能不称得上是奇迹,显然是经过了一番特殊的培养方法,才能适应。

冰儿捧上了香茗,雪羽接过来呷了口,目光浏览在窗外那一片五色缤纷里,只觉得无比温馨。

一个念头陡然自脑中兴起:“我此来祸福尚在未知之数,岂能沉耽于眼前安乐之中?此间虽然好,却与我素行不符,焉得就此沉醉?却须振作才是。”

一念之兴,顿时有如兜头浇了一盆水,霍地心如明镜,一双眼睛随即自花丛中收了回来。

冰儿却是善解人意,立刻就觉出了有异。

“咦?相公,你怎么啦?”

雪羽摇头道:“你用不着这么服侍我,我一向自己动手惯了,再说这里也不是我的家……”

冰儿嘻嘻一笑说:“姑娘临去的时候,还让我关照你说,要相公你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一样,千万不要拘束,你可怎么又客气起来了呀……”

关雪羽微微一笑,心知与她说也说不清,倒是眼前一件事,却十足地令他觉得有趣。

“你可曾去过瞎婆婆那里?”

提起了瞎婆婆这个人,冰儿情不自禁地皱起了眉头:“去过了,每天一次,给她送饭去。”

“每天一次?”

“早就这样了。”冰儿说,“其实她早已练成了辟谷之术,十天半个月不吃一点东西也没有关系,却还要我每天送饭去,吃的都是一些古古怪怪的东西,简直都成了神仙了。”

关雪羽道:“她来到七指雪山有多久了?”

“总有一二十年了。”冰儿仰着脸想了一会儿道,“到底有多久我可是不清楚,在我来到以前她就来了……”

“她的武功如何?”

“谁也没见过,不过……”冰儿说:“听说是高不可测,不过,只可惜她是一个瞎子,一个人眼瞎了,本事再大,又能怎么样呢?”

话说到这里,也就差不多了,关雪羽转过话题谈些别的,“想不到七指雪山金凤堂,竟然会有如此气势,这么大的地方,却只有你们这么几个人居住,实在是太孤单,太冷清了。”

冰儿叹息道:“谁说不是呢!假使堂主与姑娘都不在家,唉……那就不用提了……”

“这里少了一个女主人。”关雪羽想起来忽然问道,“凤姑娘的母亲呢?”

冰儿神色微微一愣,苦笑着摇摇头道:“不知道……”

她左右看了一眼,用一根手指轻轻压在chún上轻嘘了一声,道:“可别再问了,这是我们家的忌讳,无论是堂主或是姑娘,谁都不愿提这件事,多年来早已成了习惯,相公你可千万别在他们面前提起呀!”

关雪羽微微一笑,也就不再多说,内心未免有些狐疑。想一想到底是人家家里的私事,既然不愿提起,自然有难言之隐,自己又何必要知道?

二人又谈了些别的,冰儿想到还有些事情有待料理,便自告辞去了。

关雪羽独自个在屋里看了半卷书,天色益晚,一片月色泻进来,显示着今乃良宵。

推开窗望出去,月色下的白雪,简直亮若灿银,刺迫得肉眼生疼,恍惚中,他又看见了那只小麋鹿,正自昂着一颗初出头角的脑袋,在雪地里左右顾盼,于是,老树、寒梅、苍松……在均匀的月光之下,俱是各有姿态。那是一种纯属灵性的静态美,只有心有灵犀的人,才能完全领会到。

关雪羽一霎间心灵上得到无比振奋,情不由己地拔身直起,“刷”地掠身窗外。

正自昂首的幼鹿,乍见人影,吓得转身就跑。

关雪羽似乎动了童心,心里呐喊着“哪里跑!”便自发足疾追下去。

假借着追鹿,就势活动一下身骨,关雪羽随即施展出杰出的轻功绝技,一泻如箭地直追下去。

一人一鹿,展开了亡命般的奔跑。

陡然间,关雪羽施展出燕家轻功绝技“追云箭”身法,一连五六个起落,最后这个纵势身子下落时,却已赶越在鹿身当前。

这势子施展得快极了,随着他落下的身子,右手霍地向前一递,“噗”地一声,已经按在了这只幼鹿的头顶上,鹿势奇猛,霍然间重心猝失,头部向下一沉,冲劲未去,至于整个身子都为之翻了起来,却为关雪羽左手一托,就势将这只麋鹿擒到了手,举了起来。

这番施展,真个痛快,淋漓尽致,自然,他无意伤害这只可爱的幼鹿,遂轻轻把它放下来,任其自去。

明月、白雪,映衬得极其清爽——一阵风袭过来,树叶子唏哩哗啦直是作响。

在摇曳开来的枝丫空隙之间,关雪羽忽然发觉到一幢巍然茸立的楼阁。

这里四面多树,且是参天古树,是以偌大的一幢楼舍隐蔽其间,设非来到近前,几乎不为所见。

关雪羽心里不禁为之一动,忖思着:“我只顾一路追赶那只麋鹿,眼前竟不知来到了何处,设若是主人的禁处,又当如何是好?”

心里这么盘算着,到底由不住有些好奇,身子微微一闪,便自来到了楼前。

在无数参天大树围绕之中,眼前这座石楼越加显得气势雄伟,想是年代久了,楼壁上爬满了纠葛的老藤,近看简直就像是一堵小山。

就在眼前大片楼影之中,隐约地透出了一点暗淡灯光,显然这里有人居住了。

关雪羽忽然猜想着,很可能凤七先生便居住在这里,虽说是自己无心来此,一旦被他撞见,却也是尴尬之事,心里念着,便即匆匆绕向一边,穿林而出。

地上积着薄薄的一层雪,关雪羽惟恐留下脚印,特意地施展出踏雪无痕的绝技,一径地向林内步入。

他原想尽快离开这里,不意这一存心回避,竟然反倒切入核心。

敢情这片树林,是主人有意栽来遮蔽什么用的,关雪羽原本脚下甚快,一脚待将踏出,忽然似有所警,赶忙把那一只待出的脚又收了回来。

正前方五丈开外,原来是一面高起的向天平台,很可能是这座山峰的最高峰顶,约莫有十丈见方,形成了一块地势高亢,极为特殊的空旷场地。

使关雪羽感到吃惊的倒不是这块空地,而是空地上直直伫立着的那个人——一身雪白大氅,迎风籁籁飞舞,两只手上各自调弄着一只同样白色的雪鹰。

关雪羽目力精锐,只一眼就看出了这个人正是凤七先生,如此深夜不去睡觉,却在这里玩鹰,倒是好雅兴。

随着他的衣袖挥处,那双雪鹰只管围着他翩翩起舞,一人二鹰在此雪夜这番戏耍,看上去真有仙人气派,却使得关雪羽不便造次而忽然现身了。

所幸他见机抽身得早,要不然势将为对方所发现,只是他却知道凤七先生听觉灵敏,只消一点声音,定必会为他所察知,不得不特别小心。

这时,他悄悄隐身于树后,一双眸子注意着场子里的一人二鹰,倒要看看下一步究属如何?

月白雪明,照见得场子里十分清晰,随着凤七先生双手挥处,那一双雪白大鹰霍地鼓翅而起,沿着现场四周翩翩飞舞起来。

看到这里,不禁使得关雪羽又自吃了一惊,暗忖着鹰性最是机灵狠厉,莫非凤七先生是借助这对雪鹰来放哨存警,以为戒卫不成?

果真如此,他又待将何为?

心里盘算着,关雪羽简直进退不能,生怕一个不慎,惊起了两只飞鹰,暴露了身形,倒像是自己存心来此偷窥了,岂非有嘴也说不清楚。

场子里的凤七先生这时已脱下了身上的大氅,现出了里面的一袭黑色便装。

忽然,他面向西面拉开了一个架势。

关雪羽顿时大悟:“噢——原来此老是在练功夫……倒要瞻仰瞻仰,看看是什么奇特的功夫,值得他如此心存警戒?”

关雪羽这一霎心旌频摇,生怕忽然被他发觉,却又不免心存好奇,一时掩身树后,大气也不敢喘上一口。

凤七先生果然是在练功夫,只见他左脚缓缓地向外跨出一步,成了左弓右箭之势,同时仰天的面,缓缓地吐出了一口长气,竟自行起了吐纳功夫来。

关雪羽不禁大是奇怪,武林中虽然门派迥异,各门派练习武功,都有他们自己的方法,但是就吐纳一门来说,却是大同小异,像眼前凤七先生这般拉着了马步练习的方式,却是前未之闻,不免引起了他极度的好奇,随即屏息凝神地仔细观望下去。

这一阵别开生面的吐纳之术足足持续了有半盏茶的时间,双方相距甚远,关雪羽极力辨认,亦难看出他的面部表情,却可以看见他原本瘦颀的身子,渐渐涨大起来,随着他每一次的呼吸,身形即涨大了许多,渐渐地,这个身子竟像是吹满了气的羊皮筏子,使得关雪羽大大为之骇异不止。

这种能使体魄元气涨大的功力,在内功中属于“混元一气功”,能练成这般功夫的人,多半全身上下刀枪难犯,且能以气机伤人百步内外,是一种极厉害的内家功夫。

武林中虽然很多人都知道这门功夫,但是识其门而入者,却少之又少,能够练成功的,更是千不闻其一,那就更少了。

关雪羽心里甚是惊异,这才知道眼前的凤七先生莫怪乎在江湖上有这么大的名头,敢情实在是有真功夫,今夜如非是自己亲眼看见,简直难以相信,他已练成了混元气功。

两只雪鹰兀自环绕这片场地四周,翩翩起飞着,略有风吹草动,势将逃不过它们那四只锐利的眼睛。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长剑相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