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剑相思》

第36章 双目既失明 陡然寻短见

作者:萧逸

山上飘起了白茫茫大片的雾,每到这个时候,也就是一天的将要结束。

麦小乔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姗姗向室外步出。

透过了茫茫的一天雾气,又看见了斜挂在天边的那一道五色长虹,她想走过去一点看个清楚,忽然只觉得脚下一软,由不住打了一个踉跄,差一点坐了下来。

迎面人影乍闪,现出了出云和尚高大的身影。

麦小乔心中一惊,叫了声:“老师父。”脚下再次一软,顿时一跤坐了下来。

出云和尚的忽然出现,显然正是与此有关,一声“无量寿佛”,长袖挥处,不偏不倚地正好拂在了小乔腰上,往起一带,已把她拉了起来。

紧接着,和尚前进一步,左手一托,已把小乔整个身子抱了起来,身形猝闪,快速地已回到了房中。

麦小乔不胜惊骇地道:“我怎么了?”

老和尚一声不响地把她放倒榻上,脸色甚是沉重。

麦小乔一惊,思忖道,莫非我真的病了?随即用一双迷惑的眼睛看向对方。

“暂时不要说话,怕是你的旧毒发作了。”

说话时,老和尚的一只大手,已扣在了麦小乔的腕子上,同时双目合上,随即运神默默地凝思起来。

麦小乔聆听之下,由不得猝然吃了一惊,她几乎忘记了身上还隐藏着致命的毒伤,一经发作,只怕性命休矣。

出云和尚缓缓睁开了眼睛,轻轻一叹道:“果然不错,你的毒伤发作了,目前虽然迹象甚微,但是到底不可轻视……姑娘,你的感觉如何?”

麦小乔摇摇头说:“没有什么……只是身上无力,老师父,你能救救我么?”

老和尚哼了一声道:“看吧,我必当尽心就是。”

随即关照那站在一旁发呆的明法和尚道:“去,到我那里,把桌子上的那个葯篮子给我拿来,快去。”

小和尚答应了一声,连忙掉身飞奔而去。

出云和尚看向麦小乔,苦笑道:“三天以前,我就发觉到了你的眼神有异,担心你近日来可能会病发,果然被我料到。昨天夜里,我叫明法给你送来的葯,你可曾服下去了?”

麦小乔摇摇头,却把头转向一边。

“为什么?”

“不为什么……只是生你的气。”

“这就怪不得了。”老和尚低低宣了一声“阿弥陀佛”,“那碗葯汁是我苦心调制,其功效虽然不能解除你身上的宿毒,但是用以延缓你的毒性发作,却是应该具效……偏偏你不听话……现在毒性发作,可就麻烦了。”

一面说,老和尚只是频频摇头叹息不已。

麦小乔早已在注视着老和尚,聆听之下,出乎意外的,脸上竟带出了一抹微笑,但笑容里别具凄凉。

“老师父,那就让我死吧……”

泪水顺着她的眼角汩汩地淌了出来,虽是伤心,看来却极平静。

“我真的不想活了,真的,就让我死了吧!”

出云和尚冷冷一笑,道:“胡说。”接着宣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姑娘你稍安勿躁,这件事情或有救。总之,你既然来到了老衲我的庙内,你的一切安危,便由老衲我负责便了,暂且由不了你做主。”

说话时明法小和尚已拿着葯篮子匆匆进来,老和尚接过来就其中选了几撮,交与明法,命他即刻置炉煎煮,快快送来。

这才转向麦小乔,喟然长叹了一声。

“我知道姑娘对老衲心存不满,怨我迟迟不肯为你剃度说三皈依,其实……现在无妨说明,姑娘你哪里是出家人哪?这件事待姑娘你伤势好转以后再说吧!”

麦小乔冷冷地道:“这么说,大师父你从一开始起就在敷衍我?你压根儿就没打算要收留我,可是?”

“阿弥陀佛!”老和尚道,“出家人不打诳语,姑娘你尘缘未尽,确非佛门中人,以人世眼光来看,正是大有可为,后福无量。”

麦小乔冷冷地道:“以人世眼光……哼哼……老师父你何不干脆就说佛门不要我……我一直敬重你的为人,想不到你居然也会骗我……”

说着眼睛一红,热泪泉涌而出。

“阿弥陀佛!”老和尚再一次地宣出了一声佛号,“姑娘你是个聪明之人,怎么说出这些糊涂话来了?”

麦小乔没等他把话说完,即把头转过一边,不再答理他,但只见肩头轻耸,竟自抽搐有声地哭了起来。

女人的哭,确是有相当力量,尤其是以麦小乔今日之处境、立场,确能引发聆听者无限同情,老和尚虽是早已适迹佛门之人,但以身当其事,受人之托,双重压力之下,亦颇感事态之发展,有些出乎意外。

他是个宿命论者,相信凡事俱有一定之定数,只是在事发之后,定数之前,这一段过渡时间,却是千奇百怪,常有不可思议之发展,一个处置不当,容或人定胜天,亦非无可能之事,那是因为一个人也许因为所谓的定数不能改造自己的命运,但是生命的本身,却是操持在自己手中,要是意图毁灭,自我结束,便是神佛有知,亦是无可奈何之事。

老和尚怕的就是她的任性,那是因为她确确实实是个任性之人。

“无量寿佛!南无阿弥陀佛!”

万般无奈之下,老和尚也只能祭起了他的最后法宝,一声声地梵唱,有时候确实颇有无比的威力,确能去浊生清,给人以振发深省之功。

只是这一次却像是在麦小乔身上,并未能产生预期的效果,忽然她转过身来,圆睁着一双流泪的眼睛:“老师……父……啊……老师父……”

麦小乔的声音里,充满了战栗、惊悸,出云老和尚被她这种突如其来的举动,不禁大大地吓了一跳。

“姑娘,你怎么啦?”

“没有……没有什么……”

原本她已经坐起来的身子,却又慢慢地躺了下来。

老和尚下意识地觉出了不妙,探出手来,意慾去捉住她的脉门,只是指尖方触及对方的肌肤,麦小乔却慌不迭地闪了开来。

“我很好,没有什么……”

说着她又把身子转到了里面,像是仍在赌气,只是那一双睁大的眼睛,以及含蕴着的无比惶恐却继续着,把她带到了一个极为陌生恐怖的世界里。

老和尚讷讷地道:“你可有什么地方不适么?”

老和尚说话时,只见明法小僧,双手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葯汁,战战兢兢地如履薄冰似的走了进来。

“葯……葯好了。”

老和尚接过来,注视了一下。

老和尚向明法道:“你可以退下去了。”

“是,老师父。”

合十为拜,明法退了下去。

老和尚注视着麦小乔轻轻一叹道:“来,把这碗葯服下去吧!”

“这是什么葯?吃下去有用么?”

汩汩的泪水,由她那双大眼睛里淌了出来,麦小乔这阵子莫名的伤感,确实使得出云老和尚大感纳闷。

出云和尚道:“此葯为老衲采本山四味灵葯,取其清新,功能阻止姑娘身上毒素扩散……”轻轻一叹之后,他才继续道,“不瞒姑娘说,你身上所中毒素,乃长白门之独家秘制。据我所知,当今天下,能解此毒者,除却长白门自身之外,仅一二人或能有此能耐……偏偏这两个人与老衲都有过节……老衲本身,虽亦擅解百家之毒,只是却独独对此一门未能称心,说来诚是令人大为叹息,不过无论如何,老衲当尽全力,以使姑娘身上所中毒性,暂缓发作——来吧,先把这碗葯汁喝下去,这对你会有好处的。”

“是么?”麦小乔笑得很凄凉的,“我以为……已经太迟了……”

当她凝视向老和尚时,那双大眼睛里情不自禁地又自汩汩流出了眼泪。

老和尚轻轻宣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姑娘还是饮下去的好。”

麦小乔摇摇头,冷冷地道:“已经太迟了。”

老和尚愕了一下:“为什……么?”

“因为她的毒性早已发作了。”

这句话并非出自麦小乔之口,而是由另一个人的嘴里传出来,声音清脆,一如新莺出谷,话声方顿,一条人影已自敞开着的那扇轩窗里飘身而入。

其轻灵巧快简直有似幽灵一般,快到不容交睫。

老和尚“啊”了一声,不啻大大吃了一惊。

他虽然手上端着那碗热腾腾的葯汁,却丝毫无碍于他快速的身法挪动,“呼”一声,已飘出四尺开外。

“什么人?”

话声出口,却已经看清了来人,敢情原是认得的。

来人是一个长身玉立的姑娘,高挑的个头,一身的紫色长衣,小蛮腰细细的一掬,扎得异常的结实。

一头长发甩向前启,其上结着紫色的绸花,清秀爽朗,端的是一副美人胚子,衬着随了身的佩剑,更出落得那般侠女子风范。

“是你?凤姑娘——”

“不错。”凤姑娘轻启笑靥地道:“老和尚记性真不错,我想你是不会忘了我的……”

榻上的麦小乔忽地坐了起来。

“是你,凤姐姐……”

凤姑娘身子一闪,已来到了小乔面前,后者本能地向后缩了一缩。

出云和尚只以为她意图要加害小乔,蓦地吃了一惊。右手轻启,宽大的袖面“呼”地发出了一股袖风、直向凤姑娘立身处袭去。

凤姑娘早已防到了对方老和尚有此一手,左肩猝沉,快速地劈出了一掌。

双方内力接触之下,整个禅房起了一阵剧烈的震撼。

老和尚功力自然是高过凤姑娘,只是由于他所施展的只是一股袖风,凤姑娘所发出的却是沉实的掌力,是以,两股力道接触之下,竟然不分轩轾,但却带给了他们所处身的禅房极大的震撼,十分惊人。

老和尚一股袖风,没有把来人击退,这才知道对方姑娘敢情不是好相与,但是他绝不能容忍来人对麦小乔有所伤害,轻叱一声:“大胆!”

第二次待得抬手,发出掌力。

凤姑娘冷笑一声:“别急。”

老和尚已将发出的掌力,忽地收住:“阿弥陀佛——”一双细长的眼睛,湛湛有神地直向对方逼视着,只待稍有不对,便起发难。

他虽是佛门中人,慈眉善目,只是却也有不怒自威之一面。凤姑娘当然知道老和尚的厉害,也知道自己不是他的敌手。

事实上她来这里,也不是和谁打架来的,看见老和尚这个样子,不禁有气。

“老师父你这是干嘛呀,我可不是来打架的,干什么一见面就欺侮人呀!”

出云和尚听她这么说,想到了自己确实是有些失之盂浪,长眉频眨,由不住又自宣出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姑娘你这是从哪里来?嘿嘿……却须知道,这里是佛门善地,可容不得你擅自闯入呢!”

凤姑娘后退一步,两只手往胸前一抱,笑了一声道:“说到不请自来,这一点倒确是我的理屈了,可是事情可也得分个轻重缓急。”话声微停,一双眸子向着榻上的麦小乔瞟了一眼,冷冷地看向老和尚,道:“大师父,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可是来帮你救人的,你难道认为我不应该来么?”

老和尚聆听之下,神色益见缓和。

“无——量——寿——佛——姑娘此话可是当真?”

“我从不说谎。”说着,她已轻移莲步,姗姗走向小乔。

麦小乔冷笑一声道:“我没有事……你用不着救我……我很好……”

声音里含着轻微的颤抖,一面说,缓缓地垂下头来。

“真的很好?”

凤姑娘那犀利的眼光,紧紧地逼视着她。

“我……很好……”

麦小乔却有意偏开了头,避开了对方的目光。

凤姑娘轻轻哼了一声,看向出云和尚说道:“大师父应该知道,七指雪山金凤堂的大小灵丹,有起死回生之妙,就是讲到毒之一道,也较一般医家要高明许多……”

“阿弥陀佛。”老和尚双手合十地道,“姑娘若然肯援手救助,老衲感激不尽,只是却要容老衲先行探过再行定夺。”老和尚医术高超,为防凤姑娘于医治麦小乔中途下手陷害,是以才会有此一说。

凤姑娘显然胸有成竹,微微一笑,退后一步。

老和尚随即上前,探出一手,待向麦小乔腕间把去,小乔倏地向后一收,道:“不!”

一时间,热泪滚滚淌出,她随即垂下了头,饮泣道:“大师父,谢谢你的好心,只是太晚了,来不及了……”

老和尚一惊道:“怎么……姑娘为什么要这么说?莫非……”

一旁的凤姑娘轻轻叹了一声道:“老和尚难道真地看不出来么?”

两位姑娘一人一句,真把老和尚弄糊涂了。

凤姑娘轻轻哼了一声,这才冷笑道:“她的眼睛瞎了。”

真好比晴空里响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章 双目既失明 陡然寻短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长剑相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