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剑相思》

第39章 雪山斗鬼凤 神功拯垂危

作者:萧逸

卢幽在关雪羽方自现身之初,确是有些诧异,只是转念一想,却为之释然。

此刻她反倒颇有赞许之意,倒要乘此机会,分辨一下自己这位衣钵传人到底实力如何?她其实对关雪羽是极具信心,认为不可多得的奇才,在某一方面来说必有名世者”(《孟子·公孙丑下》)。并历数尧、舜、汤、文,能够与陆青桐这般罕世高手对招,正是求之不得的绝佳机会。

自然,陆青桐又是抱着如何心意,却就耐人寻味了。

好在卢幽存心在一旁接应,即使有凶险之处,也可大为减低。

心里这么盘算着,卢幽便不再横加阻拦,身子轻闲,翩翩落向一边。

凤七先生倒是没有想到关雪羽竟然直言自己要求对剑,聆听之下,冷冷一笑道:“你要与我比剑么?只可惜,长剑我今天没有带在身上,这样吧,就以这双肉掌来接你几招,看看你可能伤得了我?”

关雪羽脸色一阵发热,他的一只手原已紧紧握向剑把,聆听之下,随又缓缓松开,空手抱拳,道;“既然这样,我也徒手奉陪就是。”

凤七先生哼了一声,冷笑不语。

这一霎,他眼睛里仿佛看见的不是这个少年,倒像是阔别多年的燕追云——此子显然继承了父亲燕追云的倔强不屈性情,自己若想不战而胜,让他俯首听凭自己左右,这个愿望只怕难以达到,这一点只凭对方那双眸子里所传出的强烈目神,即可认定。

其实关雪羽这种性情也正是凤七先生所深为赏识的,只是一旦用以对付自己,那可就有些不是滋味了。

“好吧……”他冷冷地笑着,“既然你要与我徒手对招,可就怨不得我手下无情,把你们燕家的不传之秘,尽管施展出来就是,我先让你三招。”

关雪羽摇摇头道:“我虽技不如你,却不食嗟来之食,前辈不必客气,这就请吧!”

话声出口,一双手臂已向外拱出。

这一手功夫,是他燕家最具威力的“亢龙”出手之势,由于力道十足,融汇有燕门的内家真功,出手伤人,被视为大忌。非到了事态严重,他是决计不会出手,眼前情势逼人,他也就不得不如此施展。

就在关雪羽这个拉开的出手姿态里,两股子力道左右齐出,汇成一团,正是抱元守一,均集于正前。

凤七先生呵呵有声地笑了,一双眼睛拉成了细细的两道长缝。

凤七先生道;“怪不得你胆敢如此放肆了,原来连你们燕家压箱子底的玩艺儿你都学会了,真是可喜。”

话声方落,只听见关雪羽那边一声轻叱,已自腾身掠起。

起势极快,有如飞猿扑崖,带着一阵子衣袂荡风之声,关雪羽的一只右脚脚尖,直向着对方天庭正中穴道上踢了过去。

凤七先生早已经在等候着他了。

关雪羽这一脚,又名“点天心”,实中有虚,虚中带实,诡异莫测。

凤七先生却是以追待劳,决计一上来就要把他折在手里,迎合着对方的来势,凤七先生的一双大袖呼噜噜地展了出去。

以凤七先生之功力,加以酝酿了如此之久,双袖这一挥之力,端的十足惊人。

空中“劈啪”一声骤响,两片袖影,宛若两朵飞云,劈头盖脸,连头带身地直向着关雪羽身上反迎了过去。

其势之急,有如疾雷奔电,简直不容缓。

乍看上去,关雪羽整个身子就似被包裹在凤七先生展开的袖影之中。

当然,厉害之处显然还不在这里,就在他盘错的双掌里,十根手指,却认定着关雪羽的两处腰助之间插了下来。

指尖未及,先有尖锐的十股风力,形同十把无形的剑,尖锐猛厉之极,所幸关雪羽早已防到了对方会有此一手。

随着凤七先生挥出的双袖,关雪羽双手凌空一分,不待那只脚踢实了,霍地就空一个滚翻,双手往下凌空虚按了一下,蓦地腾起了三尺上下——这一手“提升”之功,虽然较诸卢幽不可同日而语,却也颇具形象,施展得恰到好处。

凤七先生的双手原本应该是万无一失,偏偏在对方“提升”的身法之下,走了空招。

关雪羽虽然是运用恰当,躲过了对方凌厉的双手,却也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只是他第一次运用卢幽所传授的身法,竟然立刻就显出了神效,内心无不惊喜,当下把握着这一霎良机,借着前翻之势,一掌直向着凤七先生背后拍去。

凤七先生简直不能置信,对方这个少年竟然有这等身手,可真是“士隔三日,刮目相看”了。

即以方才那一手空中腾身之功,简直令人匪夷所恩,分明是轻功极流境界中的“提升术”——加以这门功力而论,凤七先生本人也正在摸索之中,关雪羽竟然能如意施展,岂非透着蹊跷?

眼前已不容他细思慢想,关雪羽这一掌由于是险中出招,更具有十分威力,凤七先生惊心之下更是万难闪躲。

他因一上来自信过甚,认为十拿九稳可以将对方制服掌下,却没想到事情竟然如此出人意外,一招失手,再回来闪躲对方的这一掌可就不易了。

千钧一发之际,凤七先生来了一个凌空翻滚,带着一声长啸,长桥掠波般地在空中划出了一个弧度,直向着侧下方落下去。这等身法,真足以惊人了。

虽然这样,关雪羽的这一掌却也放不过他。

随着他的手掌拍处,只听得“波”的一声,凤七先生那一袭长披之上,留下了一个透明窟窿,大小形状如手掌模样。

关雪羽一掌失手,为免对方的反手报复,右手前引,翩翩如夜蝠掠空,“呼噜”应声中,已闪出了八尺开外,与此同时,凤七先生的身子也翻了出去,两条人影,就像是交叉空中的一双大雁,双双落向两个不同地方。

一旁站立的卢幽,虽说是眼不能见,可是场子里双方动手的整个过程,几乎不分巨细地全部落在了她的察觉之中,一霎间,她苍白的脸上现出了笑容。

“青桐!”她唤着凤七先生的名字,微哂着道,“你也莫小看了我这个义子,他来日的武功造就,应当是在你之上,你可相信?”

以凤七先生之尊,竟然险些伤在了关雪羽这个后生小辈之手,对他来说,不啻奇耻大辱。这多年以来,他养性功深,喜怒不形于色,越是生气,外表越见随和,只是这一霎,却也有些脸上挂不住,微见狰狞,只是看向关雪羽,频频冷笑不已。

显然地,更厉害的出手,正在酝酿之中。

奚落了凤七先生之后,卢幽又转向关雪羽冷冷地道:“你那一招凌空腾身的功夫施展得不错,唉!你原是可以取胜他的,那一招云龙探掌,只要早一点出手,你就赢了。”

“是么?”她转向凤七先生道,“我看就到此为上吧,怎么,你还要继续再打下去?”

凤七先生冷森森地笑了笑,一双眸子瞬也不瞬地注视着关雪羽道:“小伙子,好本事,来!把你全身的能耐都施展出来,只要能逃过我十招,就由你下山自去,不然,你的日子可不太好过,你这就放手过来吧!”

说话之间,他早已第二次运施气机,双手前探,向外平分而出,拉开了架式,一时间风声飕飕,地面上落叶萧萧,紧接着他脚下已有所移动,向前踏出了两步。

关雪羽除了放手与对方一拼之外,别无选择。

当然他知道方才那一招险胜,不足自恃,一旦对方全力以赴,自己还差得远,只是此刻情势之演变,已无迂回转圆余地,说不得豁出性命不要,也要硬接下对方这要命十招。

凤七先生脚下这一切进来,立刻就显出了凌厉的杀机。

高手对招,杀机四伏。

一股凌厉的气锋,首先直向着关雪羽正面逼来。

关雪羽这些日子在暗室练功以来,对于气机动态的领会,极具心得。

眼前对方这股莫名气势,虽是由正面直袭而来,关雪羽却能体会出交接下去第二步的动态。

一霎间,他才感觉出,卢幽苦心孤诣所传授自己的暗室神功,敢情是具有如此不可思议的奇妙作用。

大凡一个练武的人,所讲究的不外是“血”“气”之功,一个高深的内家高手,尤其离不开“气”字一功,武功越高的人,气势越足,常常是人未至而气已先行,卢幽所传授他的这种“神宝无相奇功”,最微妙之处,便是在于由对方所传出的气机,探测出对方进一步的出手方位与行动,有了这个认识,便可制敌于先机,防范于未然,实在是前所未见的创新,堪称高明。

凤七先生脚下方自切进,关雪羽已感觉出来下一步力道的出处,必将是右侧方。是以,就在凤七先生招式还未经撤出之前,他已先行向左面闪开。

果然,就在他身子方一移动的当儿,凤七先生已横身向着他右侧方急切过来。

这进身的式子快极了,人还未到之前,先自发出了锐利掌风,这一掌有如劈空之剑,直向关雪羽右面肩臂上直切下来。

数月之前,关雪羽万万无能闪躲开这等凌厉奇招,现在,在他参习过“神宝无相奇功”之后,情形便略有不同,由于他的及时身退,凤七先生这一掌便自走了个空。

虽说这样,在凤七先生凌厉的掌力之下,关雪羽身不由己退了三尺开外,差一点坐倒在地。

关雪羽固然吃惊,凤七先生更为吃惊。四只眼睛直直地对看着,双方都充满了疑惑,关雪羽虽侥幸地又躲开了一招,却难以盘算,接下来的另一招杀着。凤七先生迷惑的是,面前这个少年,何以竟会较诸来前有了这么大的转变?

他警惕着告诫自己,对于面前的这个小子,可是再也不能心存丝毫大意了。

站立在场外的卢幽,忽然讷讷地唤道:“燕雪……你还好……吧?”

关雪羽应道:“还……好……”

卢幽频频点头道:“好好……你果然大有进步,干娘总算没有白疼你一场。”

忽然她转向凤七先生道:“他与你到底有何仇恨,你竟然下这个毒手,方才那一掌要是打上了焉能还会有他的命在?你……”

凤七先生冷冷含笑道:“卢幽,你就少跟我玩这一套吧,你的那点鬼心思还当我不——知———道么?”

说到最后三字时,一字一吸气,话声一顿,蓦地闪身而出,再一次已到了关雪羽身前。

原来卢幽生怕他以重手法待向雪羽出手,是以故意找些话说,可以略分其神扰乱他的运功,不意为凤七先生当场识破。

凤七先生既号神州鬼凤,可知他为人之狡智,这时身子一经扑近,双掌同时递出,一正一反,直向着关雪羽上顶下腹处拍来。

关雪羽顿时觉得身侧四周被一层扎实的气机紧紧束住,待得突破,并非不能,只是那么一来,行动必将大受牵挂,无奈之下,只能集中全力,双掌同出,用“进步连环掌”式一连击出了两掌,却向凤七先生中盘两处穴道上击来。

凤七先生哼了一声,暗忖着此子的确不可轻视。

原来关雪羽自忖着难以闪躲,在情急之下,乃自兴起了与对方同归于尽的毒招。这种玉石俱焚的招法,虽然在动手过招上来说是不足取的,但是,在某一种情况之下,却也有其特殊的价值作用。

关雪羽这双手掌上几乎是灌注了所有真力,他当然知道设非如此,便不足以为拒强敌,是以两掌之上,内力十足,凤七先生即使能领先击中对方,也不免会被对方后来的内炁真力所中,受伤在所难免。

两相权衡之下,凤七先生只得临时吞下了这口气。

他所施展的“正反乾坤掌”式,几乎已经击实,却在临时片刻交睫的当儿,蓦地把力道撤了回来,由于气血逆转过剧,整个身子不得不向后跃起。

带着凌厉的一声长啸,凤七先生身子野鹤掠空般地拔了起来,足足向后飘出了两丈开外。

关雪羽救命绝招得手,却不敢逗留在原来地方,身形微晃,向右面撤出了七尺,足尖轻沾,随即有如走马灯般地疾转起来。

他们燕家成名武林,当然绝非偶然,除了七十二手“燕子飞”剑法之外,还有很多鲜为外人所知的绝活儿,即以眼前这一趟“金燕乱飞”身法而论,便不为外人所熟知。

凤七先生却是知道的。

二十年前,他与燕追云动手较量时,使曾偶然见识过一次,一待他表示出极为关注时,燕追云便收起不再显露,以后虽然历次较量,燕连云却一次也未曾再现出过,足见这套身法,在他们燕字门中是如何被珍视了,自然非比寻常。

关雪羽一经走开了这阵“金燕乱飞”,即见场子里人影婆娑,虎虎生风。

他虽不愿把这类燕家绝学轻易示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9章 雪山斗鬼凤 神功拯垂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长剑相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