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剑相思》

第41章 弟子起贪心 偷取石马经

作者:萧逸

关雪羽不经意地拿出了凤姑娘赠送自己的那个绣荷包,特别是精工绣制的那方丝帕,上面经凤姑娘纤纤玉指亲手所绣下的几个字:“雪羽清赏”“永结同心”。

接下来的那一只绣凤更是栩栩若生,这说明了,凤姑娘不但武功高,心思灵敏,尤其还擅于闺中女红帝改为抽象的人本身,倡导普遍的人类之爱,为此制定了独,却是十分的难得。

美丽端庄,兰心蕙质的佳人,世间罕见,求一已是极难,偏偏同时间突然出现了两个存在。18世纪法国的狄德罗、霍尔巴赫等,19世纪德国的费,一双壁人居然竟让自己遇见了。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取舍之间,便饶是大费周章,呕心沥血之难事了。

记得出道之初,来去自如,了无牵挂,该是何等的逍遥自在?色不迷人人自迷,曾几何时自己这样自负的英雄主义理论。主要代表有西欧的伯恩施坦、俄国的合法马克思,竟然也效起吐丝的春蚕,作茧自缚,从何说起,从何说起?

一直自以为是天大的英雄,不知情之何物?待到一朝为情所困,才知道自己与别人并无两样,此时此刻,苟有所能为而治。,但愿能远遁千山,作一个避世的隐客,却又何能?

原是铁打的汉于,如今竟像是变了个人似的,想一想自己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为情所困的人竟会是自己?诚所谓“自古艳福修非易,一人情关出更难”学”、“美学”、“教育”、“艺术”中的“狄德罗”。,人何以堪?

想来想去,总是捺不下这一番反复的情潮,沾上了些儿伤,带着三分的懒,无限的惆怅与遐思始的存在方式。它和具体的存在物不可分,是具体存在物的,便自因此滋生,又岂怪此一霎的英雄志短,儿女情长?

山风呼呼地吹着……

两扇窗户吱吱呀呀不时地开合着,破碎了的阳光,蛛网似的洒落在地上,情绪的下沉,像是落在了无底儿的古井里……

关雪羽叹息着,收起了绣荷包,由床上下来,想到外面去走上一回。

特别是,当脚下践踏着那一径枯干了的树叶,发出的沙沙声响时,那凄凉最能解人情愁,慰人遐思。

门开了。

吹进来一阵子风,房间里纸巾,刷啦啦直响,他忙把门关上。

就在这将关未闭的一瞬之间,耳朵里听见了一阵子窸窸窣窣细声——就在背门贴壁处,站着那么一个高挑身材的倩丽背影。

“哦……”

一惊之下,关雪羽几乎呆住了。

那阵子窸窸窣窣声,分明出自对方的啜泣。她正自独个儿临风伤情,没料到忽然为人窥破,猝惊之下,倏地拧过了身子,递过来惊鸿的一瞥。

“凤姑娘……”

凤姑娘也呆住了。

极短的一霎,谁也没有反应。

忽然,凤姑娘倏地拧过身子来,脚下用劲,狠狠地“嗤”地掠身而起,直向着一面山坡上纵身而起。

“等一下。”

嘴里低唤了一声,关雪羽脚尖轻点,紧蹑着对方背影腾身追赶下去。

眼前是一片向阳坡地,除了稀疏的灌木之外,便只是高矮不一的巨大石块。

关雪羽一径追来这里,却看见前行的凤姑娘已快速闪身于当前巨石丛中。

“凤姑娘。”

他再次唤着,越加快速地追了下去。

关雪羽这里一脚方自踏入石林,猛可里眼前人影一现,凤姑娘倏地自面前闪身而出。

人出掌到,“哧”玉掌递处,直劈出了一股疾烈的掌风,直向关雪羽脸上劈来。

关雪羽没料到,她竟然会向自己出手。这一掌来得既快又猛,简直难以闪躲。

急切之间,关雪羽上身向左面一个快闪,施展的是一字“遁影”之术,“呼”一声,对方的手掌几乎是擦着他的脸滑了过去。

这一掌劲猛力足,要是打中了,势将皮开肉裂不可。

凤姑娘像是在气头上,一掌不中,娇躯倒拧着。叱了声:“你——”两只手交搭着,第二次向着关雪羽双肩上抓下来。

十指尖尖,真力内聚,若真是被她抓上,可不是玩的,关雪羽原本是可以闪开的,只是乍然发觉到是她,心里有一分内疚,行动不免就延缓了下来。

凤姑娘又在气头上,出招狠毒,略一迟疑,遂为她双手抓了个正着。

关雪羽只觉得双肩上一阵子裂肤刺骨的奇痛,更因前此由于受了些外伤,暂时已无能施展气功护体,如此一来,简直像是着了十把利刃,顿时皮开肉裂,被对方十根手指抓了个结实。

“啊……”

顺着凤姑娘尖尖的十指,冒出了大片的鲜血,一时连衣服都染红了。

凤姑娘原本是怒气头上,出手惟恐不重,容得忽然得了手,才发觉到自己下手过重,倏地惊了一惊,慌不迭松开了双手,发觉到手上的血,一时花容失色,面色惨变。

“你……这个呆子……”

倏地拧过身子,一头扑向身后的岩石,放声痛哭了起来。

心里郁积着的委屈太多太多了,借着这阵子哭,可都统统发泄无遗,那情景恰与当时麦小乔有心寻死前的悲声痛哭相似,只是后者身边少了个知心的人儿罢了。

“唉唉……”

关雪羽似乎只有叹气的份儿,竟然忘记了肩上的伤疼,眼巴巴地瞅着面前这个伤心的泪人儿。

“姑娘……你这又是何苦?”

凤姑娘偏偏不睬他,把头埋在胳臂弯儿里,哭个昏天黑地,只惊得群鸟纷飞,草木含悲。

关雪羽连唤了几声,看看劝阻无效,忍不住举手轻轻抚向她背上……

凤姑娘忽地转过身子,用力地摔下他的手:“你,别碰我。”

不意这一下又是用力过重了,牵动了关雪羽受伤的肩,只疼得他“啊!”了一声,连连吸着大气儿。

这情景瞧在凤姑娘的眼里,饶是一腔悲忿,却也狠不下心来,慌不迭扶住了那只被自己摔下的手,模样儿透着心疼……

“你怎么了嘛……成了纸糊的呀!碰都不能碰一下。”

又咬牙、赌气,更有一番蜜蜜的爱怜,两行情泪,小长虫也似的淌了出来。

忽然,她扑进关雪羽怀里,紧紧地拥抱着他,再次的放声悲恸起来。

关雪羽一连叹了两口气,饶是肩上带伤,还不得不安慰她,却又不知说些什么才好,想想自己果然有负对方一片痴情,无奈造化弄人,谁又能了解到自己内心的苦楚?眼看凤姑娘的真情一片,偏偏不能以心相许,甚至于连几句动情的话儿也不敢出口,心里一急,竟自落下泪来。

凤姑娘正自抽泣着,倏地仰起了脸儿,乍见此情,呆了一呆。

关雪羽忙自偏过头去,却是闪避不及,凤姑娘都瞅见了。背过身子来,她由袖子里抽出了一方丝绢,递过去道:“一个大男人家……还哭,也不害臊,擦擦……”

关雪羽苦笑着摇摇头。

凤姑娘自己倒是好生擦了擦,斜过眼,发现到关雪羽正瞧着她。一时臊红了脸,却忍不住又笑了,只笑了一声,又绷住了脸孔。

“来,我瞧瞧你的伤……”

一面说,就执着关雪羽肩膀,细细瞧他肩上的伤,早就被血浸红了一大片。

瞧在凤姑娘眼里,可是由衷的心疼。

“你是傻子呀……不是本事大得很么?怎么就不知道闪一闪我,看看伤成了这个样子……”

说着说着眼睛可又红了。

关雪羽可真怕又勾起了她的伤心,摇摇头说:“一点小伤,不要紧……”

“小伤?你看看流了多少血吧!”

随即把他拉起坐下来,一面褪下了他的肩衣,现出了伤处,十个小小的血窟窿,显然是自己十只手指头抓的。

凤姑娘瞧在眼里,又痛又怜,带着三分责怪的眼神儿,狠狠地盯了关雪羽一眼。随即由身上拿出了急救葯包,好在她七指雪山的灵葯种类繁多,小小皮肉之伤,算不了什么。

虽说是这样,凤姑娘可是一点儿也不马虎,细心地为他上了葯,又用一种薄如蝉翼的贴叶,为他贴上,外面缠上了一层细纱,这才住手。

“好了……”凤姑娘说,“大概三四天就能结疤,七天就全好了,这几天可不能沾水。”

忽然她“咦”了一声,注意到了他背后的那处伤:“这是怎么一回事?”

“是前两天伤的……”

“是我爹爹伤了你?”

“那倒不是……”

关雪羽摇头一叹,随即把金翅子过龙江寻仇经过简单说了一遍。

凤姑娘诧异地道:“他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到七指雪山来找你……总算你没吃亏,这么一来,他也该知道了你的厉害,下次就不会这么轻举妄动了。”

说着,她戚然地叹了口气道:“因为一个你,把我们家弄得七凌八乱,七婆婆竟然为了你跟我爹翻了脸,跟着你一块走了,真是让人想不透……”

一面说,她无限气馁地把背靠倚着身后的石头,抱着一双胳臂,颇是伤感地道:“你倒是给我说清楚了,干嘛要偷偷地走?是不是打算这一辈子都不见……我……了?”

关雪羽叹了一声,垂头不语。

凤姑娘冷笑了一声:“我只当你心里对我好呢……谁知你压根儿就没把我看在眼里……我……我要强了一辈子,现在,你叫我这个脸,可往哪里搁?”

说着说着,眼泪可就又汩汩地淌了出来。

关雪羽恨声道:“姑娘不要再说了……总之,都是我不好,我对不住你……”

“这可不是什么对不对得住的问题……你为我想想,今后我怎么做人……你……一走,往后的日子……我可又怎么活下去?”

关雪羽真不知说什么才好了。

凤姑娘擦了一下眼泪,怪委屈地道:“我知道我太任性……脾气不好……可是我可以改……”

“姑娘你错会意了……”

关雪羽觉得气闷得很,站起来走了几步。

西边的老日头,早已沉了下去,就连那一抹子红,也已消失,无数山鸟成群地在暮色里飞着。

已经有了些寒意,只是胜不过失意人儿所郁积的那种透心的寒……

关雪羽在现场走了一圈,仍然回到了老地方,他发觉到风姑娘那一双痴情的眼睛,犹在注视着他,等着他的回话,剖明心迹。

“姑娘你不要自责过甚,其实你并无不是之处……”关雪羽咬了一下牙,讷讷地道,“只是我不能……”

“为……什么?”

“因为我不能再伤害另一个人……”

“另一个人?”凤姑娘凄惨地笑着,“你是说麦小乔?”

关雪羽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他原想直率地回答这个问题,可又想到这么回答之后的后果堪忧,以凤姑娘之娇宠任性,痛心失望之余,保不住会生出一些意外之事,那就不如还是暂时沉默的好。

凤姑娘见他不说话,自知必是麦小乔无疑,顿时只觉心里一阵子透骨的凉,忍不住偏过头去,顷刻间泪水流了满脸满腮,这口气她硬是咽不下去,不知是怎么回事,别人她都不在乎,就是麦小乔,她绝不甘心输在她手上……

一想到这里,只觉得全身上下冷嗖嗖地向外直冒着冷气,仿佛魂魄已离休,整个身子都为之软了——朦朦胧胧里,只觉得面前还有关雪羽这么个人,却是再也没有力量答理他一句。

“姑娘……你怎么了?”

“没有什么……我明白了……你走吧……”抬起眼睛来,无力地看着关雪羽,“我要一个人在这里坐一会儿……你走吧!”

说着眼泪可就又籁籁淌了下来。

关雪羽重重地叹了一声道:“姑娘,你瘦多了。”

这句话的突如其来,并非偶然,那是他忽然发觉到对方消瘦的面颊,因而有感而发,只是听在凤姑娘耳朵里,颇觉有些“唐突”,“顾左右而言他”的意思,一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由不住悲从中来,眼泪更不禁淌个不已,赌气把身子转向一边,不再理他。

关雪羽倒是真心地关怀着她,因而他又说道:“姑娘你要好好保重身子……这都是……”

说着又自叹了一声,便不再说下去。

凤姑娘本来不想理他,偏偏对方话只说了一半,即行止住,既已听在耳中,总希望听个究竟,一时怪难受的,忍不住又转过头来。

当下微微嗔道:“都是什么,怎么不说下去了?”

关雪羽叹了一声,由不住苦笑道:“这都是我害了你,我真是罪人了……”

凤姑娘“哼”了一声,又把身子转了过去,小声嗔道:“知道就好。”

不过,这两句话总算还是知心之言,多少缓和了一下她伤感的情绪。

关雪羽见她止住了悲泣,心里稍安,遂道:“姑娘此行出来,令尊陆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1章 弟子起贪心 偷取石马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长剑相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