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剑相思》

第44章 抛开烦恼事 皈依我佛门

作者:萧逸

一阵寒风袭来,情不自禁地使得关雪羽打了个哆嗦。

这阵子冷风,使他忽然悟及眼前这个即将与自己见面的人,在自己心灵里,应该是有着何等举足轻重的分量。

仿惶、蹉跎、犹豫……都不能阻止住散播在无形空间的“清愫”牵连,如今他终于面对现实,毅然决然地来到了眼前。

冷见再袭,他的感触更见鲜明。

在他即将一步步走向麦小乔同时,并不意味着对另一位痴情凤姑娘的薄幸。

也许这是凤姑娘所不能理解的,她的勇敢挑战,百折不挠的爱的追求,已在关雪羽心中留下了极为深该的印象。

在这种印象的显示下,使得他对于未来感情的发展,不得不作了一次残酷的剖割剪裁,重新再作安排。

当他毅然地来到麦姑娘身边时,凤姑娘的声音仍在隐隐地呼唤着他……

接下来的这一步,该是关系着自己未来命运,关系着别人未来的命运,何等重要的一步?焉能不小心谨慎。

丝丝春雨,浸入了他薄薄一袭儒衫。

这一刻的宁静,一霎间的呐喊,对他来说,真有拔云见日的清新感召,清浊顿分,黑白立见,眼前已慢另一番境界,不再模糊了。

践踏着满地的水渍,关雪羽一径来到麦小乔所居住的小小偏殿院落,但见一行冬青为雨水洗刷得绿油油的甚是可爱。

美人蕉朵朵盛开,更是光彩夺人。

明法小和尚撑着一把油纸雨伞,独立院中。正自向着这边望着,看见关雪羽过来,顿时脸上现出了诧异笑容,忽然扭过身子向里跑。

关雪羽唤住他道:“小师父,你哪里去?”

明法只得转过身子来,向着关雪羽远远施了一礼道:“关大相公,您好……”

关雪羽一直来到了近前,向他点点头,道:“好好……我认识你,你是明字辈的小和尚,是吧?”

明法红着脸道:“是……我叫明法,老师父吩咐我来这里,是专门服侍麦姑娘的……”

一面说,他很留意地打量着关雪羽的表情,看看他有什么反应。

关雪羽微微皱了一下眉,点点头道:“麦姑娘她的病势怎么样?”

小和尚苦着脸道:“身上的病倒是好了,只是眼睛……关相公……”身子向前一步,声音放小了。“她的眼睛瞎了……一点也看不见了。”

倒像是只有他知道,别人都不明白似的。

“我知道了。”关雪羽点点头,“你带我瞧瞧她去吧!”

“好……好……”

一面说,明法小和尚赶忙越前带路,又回过身来为关雪羽打伞:“唉呀!关相公,你的衣裳都湿了。”

“不要紧,我们快过去吧!”随即移步前进,雨丝斜着由前面飘过来,飘在脸上,凉丝丝地,让人体会到那种淡淡的春愁滋味。

“关相公呀,你老可是回来了……”小和尚像是有一肚子的话要说似的,“你是不知道呀……麦姑娘她……她可是太可怜啦。”

关雪羽一句话也没说,脸色很沉重的样子。

明法道:“现在你来了,一切可都好了,麦姑娘她要是知道,一定高兴得不得了,这就好了,这就好了。”

穿过了这片空地,来到了厅子里。

小和尚收下了伞,用手指了一下道:“关相公请看……麦姑娘就住在那里,你老自己去吧!”

关雪羽点点头说了声“好。”

小和尚忽然想起来,又上前一步道:“关相……公……”

关雪羽站住了脚,小和尚红着脸讷讷道:“是……这样的,麦姑娘她的心里不舒服……这两天脾气不大好……关相公你要多担待她,回头见了面,可不要……可不要……”

倒看不出他傻里傻气的,还能有这番见地。关雪羽微笑了笑,心里微觉诧异,想不到自己与麦姑娘“莫须有”的一段宿情,竟然是尽人皆知了,他为人最重操守,最重信义,尤其是男女之间的交往,发乎情而止乎礼,更不敢稍有超越,饶是这样,仍然会惹下了一身情债,弄得里外不是,简直成了负心的人。真是从何说起,想起这些,真有说不出的懊丧……然而,对于麦小乔,他却是只有歉疚,没有一些儿怨怪的意思……

“关相公……你怎么了?”

关雪羽忽然警觉,微笑着摇摇头,径自向着麦小乔住处走去。

门显然是虚掩着。

木鱼声声,由里面传出来,麦小乔正在念经,关雪羽的脚步声,并没有使她停止下来。

关雪羽轻轻在门上叩了一下,道:“姑娘……”

木鱼声忽然停住了,接着传过来麦小乔的声音道:“谁?”

“是我——燕雪。”

室内的气氛,一下子沉静下来,紧接着“笃”地一声,像是木鱼落地的声音。

“是……你?”

像是一阵疾风,忽然房门大敞,麦小乔已当门而立。

“关大哥……么?”

“是我。”

“你来了……”

“嗯!”

麦小乔身子轻轻地颤抖了一下,缓缓地后退了几步,迎接着关雪羽进来的身子,春风有情,咿呀一声,把敞开的两扇门扉吹得虚掩上。

“雪羽……你来……了?你来得……太晚了……”

说着,她缓缓地把身子扭转过来,香肩轻耸,禁不住悲从中来,然而,这可不是哭泣伤心的时候,忍着一腔悲绪,她又转过身子来。

眼中有泪,却是笑脸。

“你可知道?我的眼睛瞎了……是毒……发了,我的眼睛全瞎了……”

说着说着,眼泪可就成串儿地往下淌着。

“我听说了,姑娘你先别难受,坐下来听我说。”

一面说,他扶着麦小乔在位子上坐下来,再一接触的时候,他感觉着麦小乔的手在微微地颤抖,可见得,她内心至今仍未能完全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对不起,我来晚了,我现在才来看你……”关雪羽颇为沉痛地道,“我知道,这些日子以来你吃了很多苦……受了不少委屈。”

“那倒是没有……”麦小乔微微摇着头说.“老师父他们对我都很好……只是到现在他们还不给我落发,让我真的皈依佛门,出家……”

“你真的要出家?”

“为什么不?”麦小乔苦笑着摇摇头说,“他们以前不愿收留我。现在当然更不愿收留我一个瞎子了……唉……我真是成了他们的累赘了。”

关雪羽在她说话时,一直注意地观察着她,发觉到她较诸昔日,确是瘦多了,原该是多么快乐的年岁,花样年华,黛绿前程,一切所能看见的,都该是无限美好,哪里又曾能想到,忽然间天降横祸,飞来了这么一只金鸡,一切俱将为之改变,然而这一切的打击,对于她来说,都似乎不若关雪羽所加诸于她身上的感情困扰来得大。这番悲痛,其实是永无休止地在啃噬着她的心……才下眉头,又上心头,痛定思痛,无时无已,美丽的容颜.就是这样消瘦下来的……

“真没有想到,你今天会来看我,凤姐姐呢?有没有跟你一起来?”

说得好自然、轻松,似乎关雪羽与凤姑娘早已结成佳偶,他们的同时出现,也应该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关雪羽苦笑了一下,这个时候,他实在无需来费时解释这件事情。

“姑娘,让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的眼睛也许还有救,你先把心放宽了,我就是来告诉你这个消息的。”

“是匡老前辈告诉你的?”麦小乔苦笑着说,“我看他并没有多少把握。”

关雪羽摇摇头道:“匡前辈怎么说,我还不知道,能为你救治复原的,却另有其人,等一会你就知道了。”

“另有其人?还会有……谁?”

“马上你就会见着她的了,是一个人海奇女子……”关雪羽道,“说起来,你们真还是同病相怜。”

麦小乔惊得一惊:“她是个女的?而且也是一个……”

“一个真正双目失明的人。”

“……”麦小乔真的惊愕了。

四只手掌紧紧地相贴着——卢幽、麦小乔对面而坐,每人头上蒸腾着一团雾气,汗下如雨。

时间已持续了几乎一个对时,也就是说将近十二个时辰。

天色仍然显得那么暗,细雨如丝。

霏霏雨丝里,正有几只燕子交叉掠过,整个天色显现得那般的意态朦胧,沉闷的气氛紧紧地压迫着,简直令人喘不过气来。

出云和尚、匡老人、关雪羽,三个人分踞三个蒲团跌坐一方,此刻已是第三度入定,已是先后醒转。

“阿弥陀佛!”老和尚长长地吸了一口气,“时候差不多了,匡施主,你看怎么样?”

匡老人由蒲团上站起,道:“来,我们看看去。”

三个人随即来到了前面殿房,隔着敞开的一排轩窗,正可见室内对面运功的二人,似乎已到了要紧时刻,每一次在卢幽双掌抖动时,麦小乔头顶上俱会蒸腾起大股热气,她的脸色,看上去更为红润,反之,对面的卢幽,却显着憔悴的倦容。

匡老人医术精博,固不待言。出云和尚亦深通医理,一看之下,俱已心内雪然。比较起来,倒是关雪羽对此一道谈不上什么心得。三人交换了一下目光,相继步出。

匡老人长长喟叹一声道:“卢幽真神人也,眼前这就大功告成了。”

“阿弥陀佛——”老和尚道:“这种‘内视’移换之术,如不是老衲亲眼看见,简直难以令人相信,想不到人世之间,竟然会有这等奇妙莫测的医术……真令人匪夷所思。”

听他二人这么一说,显然已是大功告成模样,关雪羽禁不住心里忐忑不已。

这个道理,他实在不能理解。

“匡前辈。”他向银发葯王请教道,“我干娘本身既是双目失明,又怎能以‘内视转移’之术把视力转移与麦姑娘?岂非有些不合情理么?”

“嘿嘿……这个你就不知道了。”他随即进一步说明道,“卢幽的双目失明与麦姑娘的情形完全不同,不可混为一谈,麦姑娘是毒入双瞳,眼睛内之一切俱为巨毒所掩,你干娘便是先以本身所练之至阴之火,用‘九转真功’,将之缓缓灌输于麦姑娘体内。”

说到这里,他深深地叹息一声,转向身边的出云老和尚道:“大师父,你可知这其中的奥妙所在么?”

出云老和尚点点头,道:“看起来,这位卢施主,像是以本身至阴之火,先行藏置于麦姑娘两眉视窍之间,再发动火力予以烹煮,用以蒸散麦姑娘目中之毒,无——量——寿——佛——善哉,善哉!这是老衲之粗见,不知是否如此,匡施主见笑。”

“老和尚这么一说,就足以证明你博精医理了……佩服!佩服!”

“老施主你见笑了。”出云老和尚接下去道,“只是老衲尚有不明之处,如果老衲方才所说不错,那么按说,麦姑娘眼中余毒既去,便可恢复视物了,那么又何需再劳卢施主施以‘内视转移’之术?”

“这便是卢幽的特别嘉惠了……”匡老人道,“我那孽徒,当日施展‘黑手功’时,所练之毒极为厉害,麦姑娘目中之毒,纵为卢幽真火蒸化,亦难免不为所伤,卢幽如再施以‘内视转移’之法,不啻为麦姑娘瞳子注入新机,大力整修一番。此番复明之后,非但无损,只怕较之以往更要精进了。”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老和尚双手合十,连连念道,“如果真是如此,卢施主可真是功德无量了。”

匡老人道:“昨日相会时,我曾细观卢幽,只见她目光微微泛蓝,即所谓内见真光,这等功力当今天下,还不曾有过第二人,她的内视功力,必然大为可观,如果以之转移麦姑娘身上,哪怕只是少许,麦姑娘也当受惠不少。”

说到这里,这位向有银发葯王之称的老人,不胜感慨地叹息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老夫只当这个天底下,论医德而言,再也无人超越过我,哪里知道较之卢幽而言,却仍然差上了老大一截,惭愧,惭愧。”

话声方落,却听得身后一人微笑道:“神医恁地过谦,我可是不敢当。”

各人听出正是卢幽声音,俱不禁转过身来,才见后者果然现身殿门,神色略带疲惫,却是面有喜色。

老和尚首先迎上,合十施礼道:“卢施主功德无量,大功告成了么?”

各人随即迎上。

卢幽微微一笑,面向关雪羽,道:“总算向你交得差了,大功虽然告成,后面的事却也疏忽不得,可就看你的了。”

匡老人立刻会意,连连含笑点头道:“然,然——这个忙却是非他不可,别人帮不得了。”

卢幽微微含笑点头,却向关雪羽道;“你过来,我交待你,却要留意听着。”

关雪羽因知麦小乔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4章 抛开烦恼事 皈依我佛门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