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如云》

第11回 生死两难 琴魔援手

作者:萧逸

这么一来,这位伍天麒可真又以为是遇见了鬼,口中惊呼了一声,一连退了好几步,吓得脸色突然一变,却听见头顶嘻嘻一笑道:“老头儿,我在这呢!”

伍天麒一抬头,白如云却微笑着,站于一横着的梁木之上,双手依然是袖着,一双瞳子内却是泛出逼人的光采。

金风剪伍天麒不由气得头脑轰然一声,差一点坐倒在地,方自挣扎了一下,慾向白如云再次扑去。

可是那怪异的白如云,却一伸手道:“慢着!”

老镖头倒是真听话,顿时一呆。

却见白如云冷峭地笑了笑,遂道:“老头儿,凭你这两手还差得远,何不就此收手下台,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才说到此,伍天麒又是大吼一声,腾身而起。

可是他身子方才腾起,再看横梁上,已自失去了白如云踪影,待他沉重的躯体落在横梁之上,白如云冷峻的声音,却又从另一边传了出来。

伍天麒自从出道以来,何曾受过别人如此欺凌,此时不禁发须皆立,一晃壮躯,飘身而下,震得这座竹楼吱吱直响。

老镖头连羞带愧,再一看,白如云一尊石像也似的,正自传立在书案之前,伍天麒一看他,白如云却冷笑了一声,道:“老头儿,我告诉你,因为你女儿的关系,我不想杀你,你也不要想激怒我……我决不杀你……”

他紧紧地弯曲着双手十指,像是在强忍着内心的潜怒,事实上,他对伍天麒确是没有一些儿好感。

金风剪伍天麒哈哈一阵大笑,道:“白如云,老夫在江湖上闯荡了一生,从没有把生死看在眼中,老夫技不如你,死而无憾,你要是可怜我,哈哈……白如云,你算是找错了对象,老夫可是不领你这番盛情……

“白如云,现在已经无话可说了……姓龙的既已死,我女儿就该守贞至终,也万无再嫁给你这恶魔的道理,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白如云,你要想借此对老夫讨好些,想令我老人家回心转意,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事……哈哈,你简直是作梦,我父女至死,也不会向你屈服,白如云,老夫对你这么说,你应该很明白了……”

老镖头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前胸疾烈地起伏着,又接下去道:“白如云……你今天不杀我,却要小心着养虎害已。老夫又怎会放过你……

“嘿嘿!那龙匀甫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竟手下不留丝毫余地,置其于死地……”

说到此老镖头竞自淌下两行眼泪来,用悲愤的声音继续说道:“可怜匀甫这孩子,出道未久,竟自丧生在你手,可是白如云你也不要得意,你可知道龙匀甫的三位思师,名震武林,这三位武林前辈,只要来一位……嘿,白如云,你能对付得了么……”

“白如云,你不是自诩聪明过人吗……嘿嘿!这一着看来你也没有料到吧!白如云,你认栽了吧……”

这伍天麒滔滔不绝地说了这么多,白如云只是静静地听着,不发一语。

可是他阴沉的面容之下,谁也忖度不出他内心的喜怒之情。

伍天麒在说完了这一大套话之后,立刻一摆手中金剪,发出了呛呛啷啷的声响。

在他预料之中,以为白如云一定会猝然扑近,向自己下手,自己也正可乐得有个了结。

却不想白如云听见这番话后,一点表情也没有,非但不怒,却莞尔一笑。

只见他徐徐走了几步,走至一边竹几前,伸手斟了一杯清茶,趋前往桌上一放,冷然道:“老镖头!你口渴了吧!喝点茶吧,润一润嗓门再说吧!”

老镖头不由一愕,气得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当时大吼了一声,此道:“白如云,老夫言尽于此,你还不下手,给老夫一个痛快,你还等什么?”

白如云这时才慢慢转过脸来,他脸色此时显得十分难看。

他那冷如电芒的目光,向伍天麒脸上一转,这位老头子不由打了一个冷战,意料到眼前这个少年,虽是外表泰然,实则已是被自己激怒了。

白如云慢慢点了点头道:“老头儿,你说得很好……可是白如云说话言行如一,我既说了不杀你,你就是想死都不行……你也太小瞧我白某人了,我要是怕了那三位老头儿,我也就不动他的徒弟了……”

伍天麒不由厉吼了声:“满口胡言,看剪!”

这一次出手更快,身形向前一扑,候地一沉双臂,用“浪卷黄沙”,双剪上挟着两股劲风,直向白如云拦腰扫打。

白如云心知这伍天麒此举不过是以求速死,当时微微一笑,他生就了一副怪脾气,只要他决定了的事情,一定要做到。

此时见伍天麒双剪来到,身形猛然向下一矮,用“沾衣进身”之法,滴溜溜已转到了伍天麒身后,口中笑道:“我说了不杀你,你就是死不了!”

老镖头一个转身,大吼一声,展开了平生绝学,“二十九手白虎剪”法,一时但见金光闪闪,衣抉飘飘,老镖头这一套剪法上,足有四十年火候,此时这一施将出来,直如惊雷骇电,点、劈、挑、刺、剪、削,一招一式全是险到了极点。

可是白如云,只是在他剪隙衣襟之问,滴溜溜地转着,也不知他施的什么身法,那伍天麒竞连他衣边也没沾着一下。

一时之间,但见这小楼上,人影晃晃,确若惊雷飞虹一闪闪耀目的金光之中,裹住两个人影,时分乍合,翩翩如飞鹰野鹤,又似闹海银龙。

这一阵疾斗足有盏茶时间,猛然间,只听金风剪伍天麒一声大吼!

倏地一团黑影似弹子也似地飞弹了出去,往楼边上一落,正是金风剪伍天麒。

这老镖头此时已通体大汗,可是他脸色红中带紫,他吁吁喘了一阵,用手中金剪一指白如云道:“白如云,老夫自知武技和你判若云泥……”

他忽然含恨向外看了一眼,一跺脚,恨声道。“罢了!罢了!白如云,我们来生再见吧!”

说完这句话,金风剪伍天麒一咬牙,右手金剪,猛地旋起了一片金光,直向自己头上绕了去。

突然白影一闪,呛啊的一声大响,金风剪伍天麒这口金剪竟自突地脱手而出,摔出丈许以外,伍天麒一只右手,虎口发麻,张目一看,白如云正自冷冷地立在身前。

他那丝毫不显惊奇也不同情的目光,似两枚午夜的明星,冷冷地瞅着伍天麒,长袖飘然,方才想必是以绝上内力,贯注于绸袖之上,倏地卷飞伍天麒手中金剪。

伍天麒不由脸一阵红,暗讨:“白如云真神人也,难道我自求一死都不得么?”

他心中这么想着,倏地一偏左手剪尖,往自己心窝上猛然扎了下去。

可是一只雪白如玉的手,如电也似的,已搭在了他左手手腕的“腕脉穴”上,伍天麒只觉得手上一麻,由不住这半口金剪,呛啷的一声,又掉了下来,真正是求生既不可,慾死也不能。

再看眼前人影一晃,白如云又飘出丈许以外,仍然是面色冷冷地看着自己。

伍天麒不由又羞又怒,一时只气得全身发抖,他大吼了一—声道:“白如云,你到底想怎么样?你……”

白如云冷冷地哼了一声,道:“老头儿,要死可不行,起码在我这里是不能死的,你要是一定要死,等以后在你自己家里你再死,我绝对不拦阻你!”

伍天麒不由冷笑道:“你以为我就没有别的死的方法了么?”

白如云至此,才露出了一些笑容,俊逸白哲的面颊之上,轻轻掀起了些笑纹,露出了又密又细的雪白牙齿,只是一霎那,却又恢复了原来的冰冷模样,他看着伍天麒那种激动的情绪,不由轻松地道:“好死不如赖活着,你又何必一定要寻死呢?……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我劝你还是少动这个念头,因为到底你只有令自己多增加痛苦,却是死不成!”

金风剪伍天麒,在白如云讲话之时,一双怒目四处乱看,他心中不禁暗自忖道:“笑话,你这小子也未免太狂了吧!求生固不易,求死还有什么难?哼!”

他又抬头瞟了白如云一眼,见他却对自己一笑,这么一来,老镖头的火可就更大了。

暗想我伍天麒,素日在江湖中,是如何的成风,今日落在一个后生小辈手中,却受尽欺凌,竟连死也都不能,要是传之武林,岂不令人耻笑。

伍天麒这么一想,可愈觉活之无味,心中更充满了一死的决心。

想到此,他偷偷一打量,自己所站立之栏下正是湖面,白如云却远远离着自己丈许。

金风剪伍天麒心中暗忖:“我不如投水死了算了,这白如云不救我还则罢,他要是下水救我,我定施全力抱住他,再如何也要给他落一个同归于尽……”

伍天麒想到这里,心中倒定了不少,他生就急性人,脑子可从来也不会拐弯,想到哪里就做到哪里,此时自认这一条投水之计,定能行通。

当时冷笑了笑,对白如云道:“好!我伍天麒落在了你的手中,也算是认定了,你说你预备对老夫如何吧!”

白如云点了点头道:“这碧月楼,你女儿曾在里面住过,如今你只要安心住在这里,我一定不为难你……”

方言到此,却见伍天麒脸上表情大异寻常,一双眸子更是不时朝水面上溜去。

白如云一向是智慧过人,看到此,方自心中一怔,却见那、伍天麒大喝一声道:“小子!你闪开了!”

他说着话,猛然一提双掌,排山运掌,用“百步劈空掌”的掌力,倏地往白如云身上劈去。

同时他那硕健的身躯,在竹栏之上猛然一个倒翻,随着一声长啸,直往水面上坠了下去。

白如云双手平胸一按,如海鸥也似的,突然拔空而起,轻飘飘地落在了竹栏之上。

随着水面上水花四溅,“扑通!”的大响了一声,伍天麒全身已经沉在湖水之中。

白如云微微一怔,注视着水面,轻叹道:“你这是何苦?”

立刻有一只小船飞快地驰来,站在船首的南水,仰头高叫道:“不得了……有人跳水了,北星喂!……赶快……下水救人呀!”

北星果然脱去了上衣,一面紧张地问道:“是……是谁?……是谁……是……谁?”

南水此时已把外衣脱了,露出了雪白的肌肤,一面用手指着水面道:“真是一个人,哎呀!糟了!可快淹死了!”

二小此时外衣已脱了个精光,正要往水中扑去,忽然自竹楼之上,如同怪鸟也似地扑降下了一个人。

这人候地降下,雪白的外衣,带起了噗噜噜的一阵疾风,往那小船之尖上一落!船头只轻轻地向下点了一点,南水北星各自一惊,遂听那人轻声此道:“不要下水!”

二小闻声一征,这才看清船头之人,原来是白如云,都不由收住身势。

水面上伍天麒,那分苦头可就吃大了,只见他时沉乍浮,一双手挤命地拍打着水面,浪花翻涌之中,露出了他花白头发的头颅,不时往这边顾视着。

二小这时才看清了,落水之人竟是楼上的老头儿,都不由吓呆了。

南水惊骇道:“少爷,是伍镖头呀!他……”

北星目光注视着水面,更是顿足道:“快……快淹……死了!”

二小口中虽这么说着,可是白如云不说话,二小是谁也不敢跳下,似如此又过了一会儿,水中的伍天麒,早已经气尽力竭了。

他本不识水性,更加以死心已决,所以落水之后,一连灌了好几口水,呛了个头昏眼花,可是他心中尚明白,满以为,这—次是死定了。

可是在死亡来临之前的一霎那,人们往往仍存着侥幸求生之心,即使是一个自杀的人,在他吞服了毒葯,或是悬梁上吊作最后挣扎之时,他们内心中,仍然冀求着,能在这一霎那,有人能把自己救下了,或是救活了。

因为“生存”虽然不一定是对每一个人都适合,但不可否认的,它却是人人要求的。

金风剪伍天麒也不能例外,只是他在于耻于开口求助,虽然他心中极想此时能有人入水把他救活了,却硬是不愿开口呼救。

当他怒凸气愤的降子,发现了船上的人,而他们只是对他采取观望态度时,这一霎时,他内心更是愤恨到了极点。

而远比白如云更冰寒,更无情的湖水,却在这时,毫不留情地从他的口鼻中冲了进去,几个起伏,又把他全身吞噬了。

小船上的白如云,依然是纹丝不动,湖风轻轻地展动着他雪白的秋衣。

他脸上没有笑容,但是却丝毫也不着急,尤其是那双亮若晨星也似的眸子,却瞬也不瞬地注视着水面的波纹,谁也不知他在想什么。

南水北星眼巴巴地看着水面,急得抓耳搔腮,只是白如云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回 生死两难 琴魔援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如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