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如云》

第14回 英雌救老 自投罗网

作者:萧逸

哈小敏也自惊觉,忙把船首掉转,逆流划了一阵,才至一石岔处,想就是那“桑询坎”了。

小敏把船驰进石岔口内,然后把船绳系好,父女二人才相继下船。

这时天色愈发黑沉,四野黯然,只是些秋虫的鸣声,噪耳不已。

琴魔哈古弦看了一下天色,点了点头道:“时间是到了!”

哈小敏跟着父亲身后,向前走了几步,已见到白如云这广大庭院的围墙,高有两丈五六,连绵曲折,乍看起来,真似有万里长城的威势。

哈小敏不知如何,心中一陈胆怯,口中叫了声:“爸爸!”小敏说着紧紧抱住了哈古弦一臂,竟自停步不走了。

哈古弦不由一怔,回头道:“你……怎么啦?”

小敏微微皱了一下眉道:“我……我有点儿怕……还是不去算了!”

哈古弦不由哼了一声,低叱道:“胡说!来也是你要来的,现在又不去了,你怕什么?”

哈小敏不由脸一阵红,吞吐道:“我怕要是小云哥回来了……见了面多不好意思……”

哈古弦怔了一下,连连摇头道:“到达时候,你还是放不下他……你放心,他没有回来,快走吧!”

哈小敏这时想是为父亲这么一激,胆力立刻又壮了起来,闻言后点了点头道:“好!我去!”

这时二人已来到那老大围墙之下,围墙四侧水声潺潺,敢情有七八处开口,供院内池水流出。往昔日子里,小敏都是身着油绸水衣靠,由这些开口中,纵身泅去,可直达那“碧月楼”。

可是今日跟着父亲,哈古弦因不会水,所以只对着那水面看了看,没发一言。

哈古弦明白女儿心意,当时点了点头道:“你还是用你老法子潜水进去,先想法子到碧月搂救人。”

哈小敏皱着蛾眉道:“爸爸呢2”

哈古弦笑道:“我自然翻墙过去……谁敢拦我?”

小敏点了点头道:“可是那伍老头子要是不会水怎么办?”

琴魔嘻嘻一笑道:“这一点我当然知道,就算他会水,你带着他一个老人也不方便。”

说着他手捻着颌下几根短须道:“我去给你弄船,划到楼下等你,可能有一会儿耽误,你要耐心等着!”

小敏这才笑道:“好!就是这样!”

她说着就自身上革囊中,取出一件极薄的油绸水衣靠来,匆匆穿好。

月夜之下,看起来真像是一个大马猴,只是通体又黑又亮,她把披在肩后的兜帽往头上一拉,连头也看不见了,回头对哈古弦一笑道:“您老人家多小心,我走了!”

哈古弦笑了笑道:“你还是管你自己吧!”

哈小敏点了点头,就见她并直了一双腿,足尖微微一点,已起在了半空,那婀娜的身材,在空中只轻轻一折小蛮腰,已临水面,再一挺脊,已成了笔也似直。随着那疾流的水面上,只炸开了一条大八字纹,并没有一点水响之声,她的人已不见了

琴魔哈古弦不由点头笑道:“这孩子好水性!”

然后抬头看了一下围墙,长吸一口气,那皮球也似的矮躯突然升空而起,往墙头上一落一滚,并不少停,已然翻了进去。

且说哈小敏纵身入水之后,只觉水寒更甚昔日;原因是夜深了,水温自然降低了。

她在水中打了两个寒噤,可是人已泅出了七八丈以外了,只轻轻一延玉臂,又分双掌,已把头冒出了水面,再看眼前形势,已进到了围墙之内。

这一条水路,在她本是轻车熟路,只略一打量,吸了一口气,一收后脊,又埋身于碧波之中,纤足在水中一阵猛踹,就活似一只大鲤鱼似的,泼刺刺又游出了十数丈以外。

又前行了一会儿,才再次把头抬了起来,水面上静静的,没有一点声音,也没有什么船只,只有一艘大花船,远远系在水中一小亭之上。小敏知道,那是白如云专用的游船。

她想了想,觉得花船太大,操纵不易,而且如此救人,定会令人发现,

她在水面环视了一下,心中想:“还是让爸爸去找船吧!我先去救人要紧!”

想着把身形游进到水边,一路轻轻泅水前行,此时已到了那大池。水面极广,往南可见自如云昔日宴客的“水镜轩”,拱形的大洞门,排水耸立着,门洞上朱红的大厦,映着月光,闪闪生辉。

哈小敏往左右看了一下,却朝北面游了过去。

这时她眼中,已看见了“碧月楼”的楼影,楼上似乎还有隐隐灯光。

哈小敏心中想着:“原来他还没唾,只是不知南水北星这两个小家伙,现在在什么地方?”

想到了这两个小鬼,哈小敏不由蛾眉皱了一皱,因为这两个小鬼平日和自己的感情处得不好,就是没事见了自己,还要故意刁难一番,更何况今日了。

而且使她担心的是:这两个小东西,一身武功,俱得白如云真传,真要是动起手来,自己虽然不怕他们,可是他二人要是齐上,那自己还真是自问不敌!

她心中这么喃咕了一阵,但身躯已泅进到碧月楼前十丈左右,果然楼上灯光清晰可见。

哈小敏正方自一喜,却听得身后水面哗哗一阵响,不由吓得她忙把头向水里一缩。

等过了一会儿,再把头浮出水面,却见竟是一艘两头翘的小船飞快地驰了过去。

船上迎风站着一个白衣童于,哈小敏只一眼已看出了正是南水。

哈小敏见南水,此时眼光正在水面上搜着,左右看个不停,心知这南水素以鬼诈见称,必定是被他发现了自己行踪。

想着眼前是一个小亭,小敏忙把身形靠进亭角,一面偷偷打量南水动作。

这时南水又把船头掉了过来,在小敏方才视探处打了一个转,口中咦了一声,自语道:“他妈的!是我眼花吗?一定是鲤鱼……明儿个叫厨房用网把鱼都网尽,省得老吓唬我……”

说着双手拢着竹篙,一路朝“碧月楼”驰去,小敏心想:

“糟了!这小鬼一定是去碧月楼。北星一定在那边,两个小鬼凑在了一块,可就不太好打发了。”

想着不由玉手在水面上轻轻一推。“哧!”一声,打出了一股水箭。

这股水箭在南水船后丈许处,才“哗!”的一声,落了下来,发出了不小的声响。

就见南水猛然一个倒身,已转过了身子,口中叱道:“谁?”

可是水面上除了一些震荡的水纹之外,任什么也没有,南水不由用手摸了一下脖子,道:“什么玩艺?”’

说着又把船头转扭过来,用手中竹篙,朝着先前水纹处,猛然搅了一下,口中尚发狠道:“我叫你跳!”

不想一竹篙下去,什么也没有捣着,这时小敏已潜水泅进了岸边,远远看见南水这种动作,甚为好笑。当时运足了内力,在水面上又劈了一条水箭。

这条水箭,哈小敏可是用足了力量的,他不是向水面打去,却是直朝着南水身上射去。

南水此时正低头看水,听得声音,心知不妙,一抬头,那水箭已临面门,不由大吃了一惊,尖叫了声:“好小子!真大胆!”

一面猛然朝那水箭上伸手迎去,“啪!”一声,水花四溅,弄了南水一身一脸都是水,南水口中怪叫了一声,不由把船朝着小敏藏处一路撑去,这时小敏却由水中猛然蹿起,伏身上了岸。

南水已高叫道:“好小贼,小爷爷看你往哪里跑?”

这时小船已离着岸边有五六丈距离,南水想是怒到了极点,口中骂着,猛然在小舟上,一顿双足,那小舟被跺得向下一沉,他人却如海鸟掠空也似,“飕!”一声,陡然腾身而起,宜向岸边上落去。

哈小敏这时已把油绸衣靠脱了下来,隐身在岸边芜草之中,南水连蹿带跳已差不多来至身前,哈小敏前后略为打量了一下情势。见远近无人,不由心中暗想,不如就先把这小子拾掇下再说!

想着猛然由草中往起一站,笑道:“南水,你干什么?”

南水回身一看,不由满面气愤地道:“咦!是你呀!”

说着他扭下了脸,道:“哈姑娘,你半夜三更不睡觉,到这里来干什么?”

哈小敏这时顺手拔了一根草,一面走出道:“玩玩呀!”

南水一双明亮的眸子,上下打量着小敏全身,哼了一声道:“玩?有什么好玩啊!”

小敏这时己走近他身前,笑道:“你身上怎么啦?下河洗澡了?”

南水就从来没见过哈小敏对自己说话有这么客气过,心中已知大有蹊跷。

当时只气得脸上一阵白,后退了一步道:“哈姑娘,你凭什么用水浇我?你今天可要给我说清楚!”

说着话,一只手叉着腰,气呼呼地,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武之势。

小敏见他一身雪也似白的衣服,已被水湿了个透,尤其是头发更是水淋浴的,都贴在了头上,样子狼狈已极,不由“噗嗤!”笑了一声。

这一笑,无疑已承认是自己捣的鬼了,可是她尚装着无害似地道:“谁用水浇你?你不要找麻烦!”

南水本已在气头上,只因为哈小敏是怪老道最喜欢的女孩儿,又是白如云的客人,自己虽怒,尚不敢发作,此时小敏这么一笑,南水这股气可真是再也忍不住了,只见他一翻大眼道:“麻烦?你装得倒蛮像呀?”

说着左右看了一下,想是也怕有人看见似的;见左右无人,他的胆子可就更大了。

哈小敏心说:“好小鬼!你还敢先动手,是又怎么样?”

想着又“噗!”地笑了一声,南水重重地向前跨了一步,厉声道:“笑什么!有什么好笑?没见过是不是?”

哈小敏也不生气,只用手指着他被水淋湿的身上,笑眯眯道:“我看你这一身穿得还怪体面的……真可惜……”

说着又格格笑了起来。

南水已被气得全身发了抖,但见他青着小脸,用手摸了一下腰,似乎忍了一忍又放下了。

哈小敏知道南水惯用一柄“蛇骨枪”,是用十二节亮银骨节连环串缀而成,一头为蛇形铜头,一头却是—个如意扣尾。

平日不用时,可当腰带似地围在腰上,用时只需用手按开如意扣,向外一抖即出,可谓是一柄极为厉害的兵刃,此时小敏见他用手摸了一下腰,已猜知他是在摸这条“蛇骨枪”,心中不由动了一下。

可是她依然不动神色,仍然是格格地笑着,南水这时已央叫道:“不要笑,不许笑!”

小敏才止住了笑容,道“干什么这样凶?我就要笑!”

说着又笑了两声,南水这时却用手指着她道:“哈小敏!我告诉你!一个男人,是无论如何,不能受女人的气的……今天你用水浇我,我是绝对不能饶你!”

小敏这时收敛笑容,口中啊哟了一声,翻了一下脖子道:“唷!你绝对不饶我?你还预备怎么样?想打架是不是?”

南水见哈小敏这种随便样子,似乎根本没把自己看在眼中,不由更是有气地道:“我的本事是少爷教我的,你欺侮我,就等于欺侮少爷,你就是等少爷回来告我,少爷也不会怪我。”

小敏心想这小子倒会拉关系,明明自己心里害怕白如云责罚,却用这种话来拉关系,好名正言顺地出手,可见这小东西相当鬼诈。

当时闻言看了看他,又笑道:“你说了半天,我也不懂你的意思,我还有事,我要回去了!”

南水冷笑了一声道:“哈哈!回去?打了人你想回去?”

小敏佯怒道:“你想怎么样?”

南水用手把淋湿的头发,向后归置了一下,冷笑了一声,道:“我先问你,黑天半夜,你来干什么?少爷又不在家!”

小敏笑了笑道:“我爱来玩玩不行呀!就是白如云在家,他也管不着我呀,你更管不着了!”

南水不待她说完,已冷笑着道:“你知不知道楼上关着人?你知不知道少爷叫我和北星负责一切,出了事是你担还是我担?”’

他像是说出了理,愈说声音愈大,哈小敏一摆手道:“我不听这些……你快让开路我要走!”

说着就往前走,南水却把脚斜跨出了一步,有意拦住她的去路。哈小敏用手一推他,道:“让开!”

这一下南水可算抓着理了,大叫了一声:“好!你先动的手,可不是我!”

说着猛然一闪腰脊,让开了哈小敏的手,就势一沉右掌,用“切手”,直向哈小敏手腕子切了下去,同时人却滴溜溜转到了哈小敏身后。

哈小敏其实早就有心下手了,见势此道:“南水,你敢对我无礼,可别怪姑娘我不客气了,今天我要给你点厉害尝尝了。”

南水见哈小敏身形一拱,已退出了三尺以外,并不逃走,这才知对方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回 英雌救老 自投罗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如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