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如云》

第18回 败北自恨 燕侣回巢

作者:萧逸

北星对着小敏,比了一下拳头,表示也只有以武力来解决的意思!

哈小敏忽然笑了两声,像一连串银铃也似的,她用一只纤纤玉手,指着南水道:“我要走,小云哥也管不着用法,以明确它们的意义,揭示它们的日常用法与哲学用法,而且是他亲口对我说的,我可以随便……你们又有什么权力来管我?”

话尚未说完,南水已发出了一声狂笑道:“权力?”

北星沙哑的喉咙,也笑了一声,道:“权……力?”

南水回头看着北星,身形微微摇曳了一下道:“我们不懂!”

北星本是站得好好的,见南水如此,他也学样,一只手叉在腰上,身形摇晃道:“我……我们不懂!”

小敏被气得一时也忍不住了。当时一抬手,“呛!”的一声,把宝剑撤出了鞘,寒光一闪,只见她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娇躯一矮,飕的一声,已蹿到了小船船首,掌中剑,往二小一指道:“你们废话少说,谁要是不服气,谁就上来,这一次姑娘我不会再留情了!”

就在她抽出宝剑的霎那,甫水和北星二人,一齐惊叫了起来!

北星破例先开口道:“乖乖!乖乖!好厉害的……婆……婆娘!”

南水回头纠正他道:“不是婆娘……是女人!”

北星连连点头道:“是……是……女人!女人!”

小敏叱了声道:‘你们是找死!”

一压手中剑,已翩若惊鸿似地蹿到了对方小船之上,举剑就刺。

南水闪身让开,他口中大叫了声:“慢着!”

北星也沙哑叫了声:“慢着!”

小敏果然顿了一下,却见北星慢吞吞地自颈后抽出了一口长剑,南水也把剑抽出来了。

南水因上次挨了白如云的骂,不敢再造次,当时回头对北星道:“北星,这一次你可看见的,我们是给她好好讲理的,她先抽出宝剑要我们好看,我们是被逼才还手的,好!现在我们开始对付她!”

北星傻傻地直点头,口中尚道:“号!我们开始对付她!对付她!””

二小说着话,一齐把剑尖意抬,比着哈小敏,四只亮闪闪的眸子,更是紧紧地盯着她,连眨也不眨意下,南水口中念道:

“远比一枝花!”

北星接道:“近看牛屎巴!”

然后换了一个角度,南水口中念道:“掀开裙子看!”

北星道:“满腿都是疤!”

接着他们足下转动,义换了另一个角度,哈小敏一时气得全身发抖。

论年龄,她比二人也大不了多少,本是童心末泯,南水北星编唱的歌,算是真伤透了她的心,当时尖叱了声:“混蛋!”

她向前舞了一片剑光,口中抖道:“两个小王八蛋!”

一时再也忍不住,嘴一撇,竟自呜呜有声地哭了起来。

二小被骂得脸色通红,南水看了北星一眼道:“什么玩艺嘛!骂人!”

北星最是怕事,此时见小敏一哭,早就失去了主张,当时结结巴巴道:“糟……糕!糟糕!”

南水冷笑了一声,红着脸道:“何必呢!有话好说!哭什么劲呢!”

北星忙把剑插回了鞘中,二楞子也似地道:“对……有话好说!何必呢!何必呢!”

说着双手一分,还做了一个无奈的姿态!

哈小敏冗自哭个没停,一面把宝剑收了回去,她哭了好;会儿,还擤了两次鼻涕!

南水北星只皱眉看着她,他二人本是抱定雄心,今夜,无论如何要给哈小敏一个好看的,却想不到现在竟会弄成这样。

于是都不禁互相埋怨了起来。

北星结巴道:“看,她哭!”

南水这时也挺不住了,红着脸道:“我们也没打她呀!”

北星扣了扣脑瓜,又点了点头,南水哭着脸说道:“好了,不要哭了……我和北星不打你了!”

北星傻傻地道:“我……和南水也不打你了!”

南水看了他意眼,骂了声“傻蛋”,北星翻了一下眼皮。

小敏愈想愈气,更认为是受了莫大的委屈,呜呜哭得更响了!

这一来二小急得连连搓手,瞻前顾后,南水叹道:“我们是吓唬你的,其实并不想打你。”

北星点头道:“是的,是……是这样的!”

哈小敏本是哭得伤心,听了这句话,忍不住抬头呸了一声道:“别不要脸……谁怕你们,呜……”

二小一怔,哈小敏又接哭道:“一对小饭桶,臭美?”

南水苦笑道:“谁知道?”

哈小敏正在哭,见二小急成这样,忍不住“噗!”一声笑了。

当时看了二小一眼,又抽搐了一下,绷着小脸,慾笑还泣,二小更是怔住了,北星咧着大口嚷道:“笑了!”

南水忙用手指在chún上按了一下,嘘道:“嘘!禁声!”

北星忙停住了笑声,看着南水,在二人之中,南水显然是个“主脑”人物,一切都唯他马首是瞻,、他把一只右手轻轻地按在右额上,极力地做出一个思索的样子,北星却是眼巴巴地看着他。

他对南水,一向是存有无比的信任,而南水每有思虑时,总是这副样子,因此北星一看,就知他是在思忖对策,南水放下了手,慢吞吞地道:“现在我们问你,那个老婆子到哪去了,我们只要对付她就行了!”

北星点头表示赞成,直直地看着哈小敏!

哈小敏抽搐了一会儿,心想给他们两个小鬼闹个什么劲,反正那星潭既走,自己也没地方去了,干脆还是回到竹楼上去,一切听凭白如云发落了。

她想着冷笑了一声道:“她走了,我哪知道她上哪去了?我现在上楼去,有什么事小云哥自会找我,用不着你们操心!”

说着正要往竹楼上蹿去,南水道:“请等一下好不好?”

哈小敏蛾眉一挑道:“我已经要回去了,你们还有什么好罗唆的?”

南水由袖筒里面,抽出了一个竹筒来,一边镶着一块亮晶晶的水晶,正是他们所特制的“缩地镜”,原理颇似今日之望远镜。

他扬了一下道:“让我先看看那老太婆在不在楼上?”

说着方往眼睛上一凑,猛然间人影一闪,一声尖叱道:“要死咯,这是什么捞什子?”

南水只觉得手中一紧,再看,那“缩地镜”,已到了别人手中了。

在他和北星之间,眼前却站着一个鸡皮鹤发的老太太,正是方才偷船的那个老婆婆!

星潭把竹镜抢在了手中,先对哈小敏叫了声:“不许上去!”

哈小敏抖声问道:“你老人家上哪里去了?”

星潭只是玩着手中的筒镜,也不回她的话,玩了一会儿又凑在眼睛上,往远处看了看,不禁大叫道:“妙呀!妙呀!”

南水这时已认清了敌人,猛然叱道:“哼,老太婆!”

星潭正在看得高兴,闻声不由吃了一惊,忙放下了“缩地镜”,往南水看了一眼道:“你叫什么?”

北星这时早已怒不可遏,在一边大叫了声:“打,打!打死老太婆!”

星潭把竹筒一合,揣在怀中道:“这东西还挺好玩,算是送我老婆子的礼物,看在这一点小礼物的面子上,我饶了你们,还不快给我滚!”

说到“滚”字时,她右手一扬,南水北星一齐向后翻了个滚儿。

二小仓促爬起,那老太太已在另一只小船之上,招手对小敏道:“你过来。”

哈小敏纵身到了老婆婆那条小船上,南水这时大叫道:“反了,反了,北星,我们上!”

北星结巴道:“老婆娘?打打,老婆娘!”

星潭本来已操桨出去了四五丈,听见二小这种骂语,一时不禁勃然大怒,顿时哼了一声,问小敏道:“这两个小子干什么的?”

哈小敏道:“是白如云的书童!”

星潭大声道:“太没有个样子,简直不像话!”

她回过头来,对二小子看了一眼,不想二小子也是篙桨齐施,飞快地向她们追了过来!

北星破锣也似的嗓子,仍然大叫道:“丑老婆娘……老婆娘!”

星潭猛然往起一站,小船定在了水面,二小的船霎时追近,南水把手中竹篙往船上重重一丢,叫道:“老太婆,你好大的胆,居然敢到这里来撒野,今天小少爷们可要教训教训你!”

北星此时也放下了手中的木桨,结巴道:“不要放她……跑掉……打!”

星潭有生以来,哪里被人如此戏耍过,此时满头鹤发耸耸慾立。

她那张老脸,更是愈发显得难看了,忽然呵呵笑了两声道:“无知顽童,满口无礼。”

她对着二小招手道:“来!来!来!你们过来呀!”

二小本是飞快地追来,此时见状,不由各自一楞,俗谓:“行行匹夫志,悠悠故难星。”星潭这种轻松满不在乎的样子,倒令二小一时莫测高深了。

他们不由马上停住,不敢妄动了。

二人四只眼,齐齐地注视着星潭,此时云破月来,如霜的月光之下,老婆婆这副尊容,仍是他们一生之中从未见过的!

只见她一双眸子,如同一对小铃铛也似地垂在目眶之外,摇摇慾坠!

脸上皱纹更是层层相叠,再衬在颈后的白发,便是画上鬼枭也不过如此。

二小本是一股子气,先前虽是和她亦曾答话,却是没有看清,此时这一细看,都不禁几乎吓得怪叫了起来,南水胆子最小,吓得叫了声:“我的妈,北星我们快走!”

北星傻傻地道:“不打……就走?”

南水尚未答话,只见那婆子已厉吼了声:“去吧!”

她双掌向外一翻,水面上立刻起了一个极大的漩涡,提起了丈许高的一个大浪,二小吓得各自把身形腾起,那巨浪,已把他们那足下的小舟,整个吞投了,就连星潭足下的小舟,也禁不住连连晃动不已起来。

二小往下面一落,各自发出了一声惊叫。

总算让他们踏着了一下慾沉的船板,各自把身形腾上了岸边。

他二人身形方目落地,当空一声冷道:“小东西,你们还想跑么?”

二人已是惊弓之鸟,猛一抬头,眼前一棵老树,那伸出的

一截枯枝之上,站着一个黑衣怪婆,赫然又是那怪老婆子!

南水尖叫了一声,掉头就想跑,却为北星硬拉住了,只见北星抖道:“我们两个……一齐……上……”

南水这时勉强仗胆,抽出了剑,北星也抽出了剑,星潭仰天一笑道:“好,我倒要看看白如云的高足,到底又有些什么厉害本领?”

她说着微一舒身,已由树枝上,飘飘地落了下来,大袖一舞,已扑了上来。

南水尖叱了一声:“北星你到后面去,我在前面!”

北星这时早已挺剑而上,用“鸟笼穿塔”的剑招,直点星潭后心!

南水矮下身躯,这时亦施了一招“风卷残叶”,剑上荡起耀眼青光,直向星潭腰上就斩。

二小一前一后,剑几乎是同时递出,就在双剑合击之下,那怪老婆子陡然一声长啸。

两口剑“呛”的一声,击在了一起,冒出了几点金色火星,再看时,却已失去了那老婆婆的影子。

南水北星,素日随白如云练功,也算是得承名师指点,虽然,白如云末十分指点,可是二小已颇有所获,对于武学之道,已可说是“登堂入室”了。

可是眼前这老太婆,所施出的这种身法,竟令他二人简直是见也没见过。

仓惶之下,再一抬头,那老婆婆赫然又坐在那截枯枝之上。

至此这老婆婆才启口一笑,露出一口极黑的牙床,仰天笑了两声道:“你们叫什么名字,”

南水似乎吓坏了,呐呐道:“我叫南水,他叫北星!”

北星重复道:“不,我叫北星,他……叫南水!”

星潭怔了一下,又嘿嘿笑了两声道:“你们的功夫差得太远了,太远了!”

她摇了摇头,自树上飘身而下,二小吓得后退了一步,老婆婆笑了一声:“别怕,我不会打你们的!”

她向前走了一步,顿了顿,道:“像你们这种本事,要想跟我动手,那简直想也别想,你们可以回去了!”

方说到此,二小撒腿就跑。

星潭大叫了声:“站着!”

二小又吓得马上站住了,星潭走近了几步道:“我也不是叫你们马上回去,现在我告诉你们,白如云要问,那位哈姑娘谁救走,你可以告诉他说是我!”

她哼了一声道:“我名字是星潭,也就是龙匀甫的师父!”

二小立刻打了个寒战,心想:“怪不得呢?原来是那姓龙的师父,……好家伙!”

南水听后一拉北星掉头就想跑,星潭已一晃身子,闪到了南水身前,右手一伸,如同抓小鸡也似的,一手把南水举了起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回 败北自恨 燕侣回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如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