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如云》

第19回 旧怨新仇 拒助炼葯

作者:萧逸

白如云突然狂笑了一声,他猛然右手一翻,已把伍青萍摔了出去。

伍青萍无意之中,她再也没想到,白如云会对她这样,顿时被摔出了文许,“砰!”的一声中和。三才异务,相待而成。”②指人的形、气、神。北宋邵,撞在了墙角之上,她口中“啊!”了一声,一时吓得花容失色!

白如云哈哈大笑了几声,朗声道:“伍青萍!你不是走了么?”

伍青萍傻傻地点头,白如云突地厉叱道:“那你为什么还要回来?”

“为什么还回来?你说?”他大声地吼着,连这所半倾倒的小竹楼,都不禁瑟瑟地摇晃起来。

伍青萍想不到白如云,竟会变得如此冷漠,当时连惊带吓,一时连眼泪都流出来了。

她拼命地叫道:“我……我是回来看你的!”

白如云一抬腿,踢起了一张椅子,怪笑了一声,呸道:“看我?哈哈!你还会想到我?”

他的笑声,几乎把伍青萍的耳朵都要震聋了,他走近了一步,冷笑道:“伍青萍,你不要把我看轻了,你以为我爱你么?你以为我少不了你么?”

他的脸色,这一霎那变得十分恐怖,他伸出那只颤抖的手,指着墙角萎缩的伍青萍,更加大声地道:“我曾经告诉过你,我永远和你们是不同类型的,你们虚假,做作……畏首畏尾……”

他一口气说到这里,却为伍青萍的大声哭泣所惊得顿住了!

伍青萍边哭边道:“好!好!我是虚假,做作……现在我一切都明白了,你原来是这种人!早知道我也不回来了!”

白如云狂笑了一声,道:“你回来是为我?哈……伍青萍你也太把我当小孩子了!”

他声音变得十分凄怆,伍青萍更是捂着双耳哭成了一片。

白如云一闪身,已蹿到了她跟前,猛然用双手,把她捂在耳上的一双手分了开来。

伍青萍惊道:“你要怎么样?”

白如云冷笑道:“说谎的女人!你是为龙匀甫,是为了龙匀甫你才回来……”

伍青萍不由得拼命地咬着下chún,眼泪一滴滴地淌了下来,她的内心感到受了极大的凌辱,不由点了点头,道:“是又怎么样?”

出乎意料之外,白如云并没再有更厉害的举动,池却反而把手松开。

他一连后退了好几步,伍青萍见他这样,心中反倒一软,暗责自己这句话说错了,她的脸霎那间绯红,她低头哭叫道:

“够了吧,够了吧,你不是要我这么说吗?现在我说出了总行了吧?”

白如云这一会儿,却像一个呆子也似的,他望着伍青萍苦笑了一下道:“对不起,我吓了你,可是,现在这总算一切都明白了!”

他挥手道:“你走吧!”

伍青萍这时心也伤透了,她由地上站了起来,拉了一下发皱的衣裳,道:“我走……我是要走嘛!”

白如云直直地站着,补了一句道:“永远也不要。回来了………我讨厌你!”

伍青萍哭得更大声了,一面回道:“我也讨厌你!”

她哭着又道:“这间竹楼,你爱怎么拆就怎么拆,我也不管了,我看着它和看着你一样气!”

白如云怪笑道:“这个我自会处理,你更不要管了!”

他猛然走近一步,有力地道,“伍青萍,你不要触怒我,我会对你不客气的!”

伍青萍回过头来,大声哭道:“你还能对我怎么样?……大不了把我杀了,可是我并不怕死,你杀吧!”

她把粉颈伸了出来,白如云苦笑道:“我干嘛要杀你?”

伍青萍见他气消了,不禁哭得更伤心了,也不再在这个地方逗留了。

她走下楼梯,才下了两步,白如云客气地道:“请你再等一会儿。”

伍青萍回过头来,抽搐道:“我们之间已完了,不是吗?”

白如云点点头道:“本来也没好过,谈不到什么完不完?”

伍青萍心想;“好狠心的白如去,这种人还有什么值得爱的,我何必还为他伤心?”

想着气得头一甩,又要走。

白如云冷笑道:“我请你等一会儿就不可以么?”

这个怪人,他的话仍然是充满了力量,伍青萍终于停住了脚步,半皱着眉头道:“什么事,你说吧?”

白如云这时伸手入怀,摸了一会儿,抖手打出一物,冷笑道:“这东西你还是拿回去吧,不要弄脏了我的衣服。”

伍青萍见地上只是一个纸团,不由怔了一下,慢慢拿了起来,打开一看,她的脸霎时红了。

原来那正是不久以前,她留下给白如云的诗句,这时看起来,真是不胜悲楚,她心中暗付道:“原来这东西,一直都放在他身上啊”

可是,现在她却不愿多想了,当时顺手把纸团往身上一揣道,“就是这点事么?”

白如云冷笑了一声道:“还有,你等一会儿,请在这里不要走。”

伍青萍正想问为什么,白如云已长啸了一声,拔身而起,霎时间落在水面了。

那嘹亮的歌声:

“悠悠天地心,

凄凄断肠人。

……

我有千腔仇。

世人皆我敌。”

伍青萍不由在白如云的歌声中饮泣了,她低头泣道:“狠心的白如云,……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你失去了我,你会后悔的!”

凄冷的长夜里,这所石牢之内,各自卧着两个老人,他们相互地叹息着,诉说着。

哈古弦打着呵欠道:“老道,你睡了么?”

墨狐子秦狸嘻了一声道:“睡着了还说话?”

哈古弦由白骨床上,翻身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道:“他什么时候,请我出去啊?”

秦狸叹道:“你何必为此烦心?想开了点,也就没事了,你看我,吃饱了饭,翘着二郎腿,不是也怪舒服的么?”

哈古弦笑道:“谁能跟你比?我是有家室的人啊。”

墨狐子嘻嘻一笑道:“那有什么办法呢?只有等小鬼头再来的时候,我去给你说说情,也许是有点办法。”

哈古弦禁不住又骂了一声,恨恨道:“这小子要对我老人家这样,那可有他后悔的时候,我是记仇的。”

墨狐子秦狸噗嗤一笑,道:“得了吧,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也许你老兄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

哈古弦翻了一下白眼道:“你别他妈的骂人了,还有什么福?”

不想方说到这里,窗外一苍老声音笑道:“秦老头全说对了,真是塞翁失马,……二位老朋友久违了!”

二人都不由大吃一惊,各自飞扑到了窗口,由那拳头大的空隙,向外一看。

却见石门处,那长竹竿挑着的灯下,正站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儿。

这老头儿高高的个子,白皙的皮肤,身着皂色长缎袍,腰系古铜儒巾,背后系着一口古雅形式的长剑,两道白眉又长又密,紧紧地压在眼皮上,一双眸子,却是慾开又合着,露出炯炯神光。

墨狐予秦狸怔了一下道:“朋友,你是何人?这地方岂能随便就闯进来,莫非不知有我墨狐子在此么?”

老人呵呵大笑道:“得了吧,秦胡子,别打官腔了……我们有几十年不见面了,来看看你,莫非有错了么?”

说着老人眸子一转,看着哈古弦嘻嘻一笑道:“天音兄也在此,倒真是想不到,哈哈。”

“天音”,正是哈古弦的名字,已多年不为外人道及了,此时这老人脱口呼出,二人更不由一惊。

哈古弦张大了嘴说道:“朋友,恕老夫眼拙,阁下大名怎么称呼,如何识得老夫?”

这老人手招银髯,细目往两人各自一扫,不由呵呵大笑了起来。

秦狸和哈古弦都不由发楞了。

老人笑了一阵,凄然地摇了摇头,说道:“七十年江湖岁月,白了头发,莫怪二兄是认我不出了。”

秦狸道:“朋友,你到底是谁呀?”

老人走近了一步,左手微微一扬,这才现出他左掌心上,铜钱大的一颗红痣。

哈古弦首先啊了一声,怪笑道:“原来是木兄,真是失礼了。”

秦狸不由皱眉道:“他是谁?……我怎么看不出来了。”

哈古弦隔墙怪笑道:“老道,他就是木苏啊,如今,人家是三百老人中的老大了。”

秦狸不禁心中一动,口中哦了一声,说也奇怪,他听到了“三百老人”四字时,那张老脸上,居然会现出了一阵绯红之色。

这时哈古弦和木苏,都不禁大笑了起来。

木苏嘻嘻笑道:“还是天音死记性好,不过秦胡子记性也太坏了,我和他少年时曾在一起相处过。”

墨狐子秦狸这时也哈哈地笑了,他伸出一只枯瘦的老手道:“你这一提我倒想起来了,你不是外号叫什么旗杆儿的木又平兄么?”

木苏笑道:“对了,我就是木又平,可是后来又改了名字,旗杆儿这外号,已没有人知道了。”

秦狸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

木苏反倒显得十分尴尬,只是笑着搓着双手,哈古弦也不禁扭头看秦狸问道:“什么事这么好笑啊?”

秦狸这才绷着脸,看着哈古弦,一只手指着木苏,忍不住又哈哈地笑了起来,半天才道:“那时候,我十三岁,他十五岁,他大我两岁……”

说着又顿了顿,木苏连连点头道:“不错,我是大他两岁。”

老道吃吃笑道:“我们是在一个庄上,还是对门儿,只是我们却不大好……”

木苏想不到老道居然翻出旧帐来了,一时之间不知他要说些什么?只是看着他微笑。

因为能够会见到一个自小的朋友,尤其是在百岁以后,这该是令人多么兴奋的事啊。

虽然过去也许并不都是愉快,然而,只看着彼此的须发,也就会为浓厚的感慨所陶醉了。

哈古弦皱眉道:“不要先笑,倒是说啊?”

秦狸点头笑道:“我说,我说!”

遂扭头向木苏道:“又乎,有一次,你被你爹老芋头,吊在一棵槐树上用鞭子打,你还记不记得?”

木苏尴尬一笑道:“小时候挨打,还不是常事,你还不是被打过?”

秦狸又呵呵笑了两声,道:“你听呀,你被吊着,一直到晚上,都没人给你送饭,也没有人去理你,那时候天又下雨了……你……”

木苏忽然脸色一紧,忙插口问道:“秦胡子你记性果然不错,这些古老的事了,还提它干嘛呀?”

不想哈古弦听出了味,大声道:“老道说下去,说下去,天下雨了怎么样?”

秦狸不由长叹了一声,苦笑着摇了摇头,翻了一下眼皮,木苏也低下了头。

哈古弦不由大奇道:“咦!你们怎么了?老道,你倒是说啊?”

秦狸抬起了头,一扫滑稽玩笑之态,点了点头道:“是的,天晚了,又下大雨,又打雷,木又平被他爹老芋头吊着,没人理……”

木苏不自然地笑道:“算了,提她干嘛,你的嘴还是那么刻薄?”

秦狸苦笑道:“莫非你忘了她么?”

木苏不由一呆,遂又哈哈笑道:“老道,今夜我来,不是来谈这些小时候的事啊!”

哈古弦忙制止道:“不,不行,要谈,要谈,我就从不知道,木老大还有这么一档子事呢?”

秦狸这时抬头看着黑沉沉的天,无限的往事,都在他脑中一幕幕地展开。

他微笑了一下道:“我虽然乎日和又平兄不大好,是因为他大我两岁,老爱欺负我,可是他人倒是挺好的!”

他看丁木苏一眼,木苏脸上挂下了一丝微笑,似乎同意老道说的话,并且多多少少还表现出一些歉意。

哈古弦已听呆了。

秦狸顿了顿又道:“所以,我不忍心,夜里淋着大雨,偷偷跑到老槐树下去救他。”

才说到此,哈古弦已怪笑道:“嗅,老道心还不错嘛,现在可不行了!”

墨狐子秦狸瞪了他一眼道:“你不要插嘴,要不然我不说了。”

哈古弦嘻嘻一笑道:“你可真难缠,说你心好也不行!得了,你快说吧!”墨狐子才接道:“不想我走到那棵大树下头,这小子却为人家先救下了……而且……而且……”

木苏不由脸色一红道:“这些你都看见了?”

秦狸苦笑道:“我怎么没有?”

接着又道:“后来……”

忽然木苏大吼一声道:“不要说了,秦狸你再说,我……”

他猛然举起一只右手,慾向秦狸击去,可是中途他又把手放下。

老道并没有一丝怒色,只微微一笑道:“其实你并没有错啊,说出来反可使你心里舒服些,不是么,老朋友?”

木苏这时面色十分凄凉,苦笑了一下道:“你还不是爱她?”

秦狸似乎怔了一下,半天才点了点头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回 旧怨新仇 拒助炼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如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