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如云》

第20回 父女重逢 师徒伤别

作者:萧逸

伍青萍待白如云走后,愈想心里愈难受,不由坐在一张竹椅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伍青萍对白如云确是寒心到了极点,想不到他竟是如此一个怪僻的人。

她哭了一阵子,隐隐听到竹楼之下有了响声,似有脚步之声,往楼上走来。

伍青萍不由把哭声停了下来,随着,那门打开了,青萍还以为定是白如云来了,当时赌气不想理他,仍然背向着门坐着。

忽然她听到那颤抖的声音道:“是萍儿么?”

青萍不由大吃一惊,猛然转过身来,黯淡的灯光之下,一个身材健壮的白发老人,痴痴地看着自己。伍青萍不由哭叫了声:“爸爸!”

她猛然扑过去,父女二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伍天麒老泪纵横地道:“想不到还能见到你,孩子,这些日子,你都上哪里去了,可急死我啦!”

青萍抽噎着道:“我很好,爸爸,你呢?”

伍天麒回头看了一眼,青萍顺着父亲目光向后望去,她不由一时愕住了。

原来梯口处,竟直直地站着一个人,这人正是白如云,他用那双炯炯发光的眸子,注视着这父女二人的重逢,却是一言不发。

伍天麒顿了顿道:“白如云,你既回心转意,我们既往不咎,我先谢谢你;”

白如云冷冷地道:“不用。”

青萍这时才知道,原来白如云是去把父亲找来,令她父女团聚,心中一时也不禁侧然!

她看了白如云一眼,遂把头低了下来。

白如云这时眨动了一下眸子道:“人,一生之中,总会做出一两件糊涂的事,就像我过去所做所为一样!”

他苦笑了一下,看了伍青萍一眼,遂又道:“妄想去获取自己得不到的东西,是最笨的行为,我总算想明白了。”

青萍用牙咬着下chún,差一点淌下了泪来。

她知道白如云对自己也寒心透了,而彼此之间,只是一个极大的误会,可是青萍因自尊心的关系,又因父亲就在身边,不能坦率地把自己的心意表露清楚而已。

这时她听了白如云所说,内心更是不胜悲楚,当时抖声道:“你预备如何来处置我们呢?”

白如云这时深深朝着她父女打了一躬,道:“这两个月来,多有简慢,尚请贤父女不要责怪我,我已经决定把你们送下山去。”

说到此,他脸色十分苍白,看了伍青萍一眼,嘴chún动了动,却是没说出什么。

这时伍天麒闻言不由大喜,连道:“少侠不必客套,只要指引一条明路,我父女自然会走……嘿!”

他欣喜得双手互捏着,连连低笑不已,白如云抬头微笑道:“这条山路非常难行,还是送你们一程好些。”

伍青萍心中此刻不胜依依,她虽顾全少女的矜持,不愿说出什么伤心的话,可是她心中却禁不住在想:“原来他是要亲自送我们,可见他还是对我有情,放不下啊!”

伍天麒这时对白如云已有了明显的认识,他这时上前,猛然拉住了白如云一只手。

这动作令白如云伍青萍,都不禁大吃了一惊,尤其是白如云惊得后退了一步,伍天麒却激动地说道:“白少侠,老夫一直错怪你了。”

白如云见他全身都在发抖,不由微笑道:“是我不对。”

伍天麒大声说道:“不!不!你是个好孩子……你有个性,只是过于偏激,你有感情,却是隐藏在内心……你……”

老镖头说着这话,竟不自禁哭了起来!

白如云这一霎时,心中有了无穷的感触,同时他心中有了一个突然的启示:“人都是易与相处的,只是你把自己封锁得太紧了,不愿人家进去而已。”

他反手握住了老镖头的手,他很少有这种纯真感情的举动,致令青萍也不禁惊得瞪目结舌。

青萍心中不停地想:“奇怪,这个怪人也会如此,这真是怪事了。”

尤其令她不解的是,他们二人这份感情,是如何建立起来的,因为她明白,自己父亲,确实是恨白如云入骨的,即使是白如云这一次放了自己父女,也不值得他如此激动呀?

白如云紧紧握住他的手道:“老伯,我……”

啊!“老伯”这两个字,竟会由这个年轻人的口中说出来,说得那么坦诚,那么真挚,这本是普通礼节上的一种称呼,可是由这个不平凡、孤僻的怪人口说出来,给人的感觉是不同的了!

青萍竟因此流下了泪来,伍天麒更是张大了嘴,这一霎间,他似乎体会到,这个年轻人的特具感情,而令他有所感触。

他呐呐地道:“老夫不敢当!”

白如云松开了手,直直地看着老镖头道:“龙匀甫没有死。”

伍天麒不由大喜,他又拉着了他的手,激动地问道:“他……他没有死,他在哪里?”

白如云黯然道:“在哈古弦家里养伤,现在可能痊愈下山了,你可去找他。”

伍天麒不由咧口大笑,他回头看了女儿一眼道:“萍儿,你听见没有,你龙大哥没有死。”

出乎意料之外,青萍竟是眼睛红红的,她正在为着白如云的话而伤心,老镖头这话,令她突然一惊,她看了父亲一眼,点了点头道:“知道——了。”

她用幽怨的眸子,扫了白如云一服,一种少女的矜持和骄傲,战胜了她临时的伤感。

不愿向所喜爱的异性,开始吐露真情,这是一般少女都有的矜持观念,伍青萍本是个性很强,何况正在和白如云负气的头上,她更不愿把感情的脆弱的一面,暴露得太明显了。

虽然白如云几句话,令她芳心慾碎,可是他仍是那么倔强。

她苦笑了笑,说道:“爸爸,我们走吧!”

白如云说:“我去预备船!”

伍青萍看了他一眼,含着泪水道:“不用了!”

伍天麒皱了一下眉头,小声道:“没船怎么行,傻孩子!”

他看着白如云,笑了笑道:“白少侠费心,容小女事情办完后,老夫当专程造访,面谢知遇之恩。”

白如云冷冷道:“老伯太客气了,小可实不敢当!”

他一面说着,自己身上取出了一个象牙口笛,就口长吹了三声,声调尖细悠远,遂收笛入怀,含笑道:“他们一会儿就把船划来了!”

这一会儿,伍青萍只是坐着发呆,她凝视放地上一点,脑中却是一片的混乱。

老镖头却是负手在室内走着,他走了两步,惊讶道:“少侠客,这房子怎么了……这……”

这极为幽雅的望月楼,竟是一片惨不忍睹,莫怪老镖头感到惊讶了!

白如云不自然地笑了笑道:“是我……我把它拆了!”

伍天麒张大了眸子,说道:“拆了?为什么?这楼不是挺好么!说老实话,我还真喜欢这座楼呢!”

白如云凄苦地看了他一眼,道:“老伯既喜欢此楼,改日小可重建一番,老伯再来时,可多盘桓些时日。”

伍天麒嘿嘿一笑道:“好,好,到时老夫一定打扰!”

说话时楼下已传来哗啦水响之声,白如云顿了顿,说道:“小船来了,我们下去吧!”

说着他首先转过身来,往楼下定去,他的脚步很沉重,心情很稳定。

伍天麒和青萍随后而下,才一下楼,果见南水北星二小,正往楼上行来。

二小一见白如云,不由肃然站住了,南水呐呐道:“是少爷叫我们不是?”

北星只是把一双眼睛,在青萍身上,上下转个不停,面上极为惊奇,当着白如云的面,他一句话也不愿多说,只用肘轻轻撞了一下南水。

南水正在给白如云说话,被他撞得一愕,白如云也奇怪地看了北星一眼。

北星正要指给南水看,被白如云一看,吓得脸色一青,忙把头低了下来。

白如云哼了一声,遂道:“小船在外面是不是?”

南水道了声:“是!”

白如云遂往外走,伍天麒嘻嘻笑道:“哥儿俩,辛苦了!”

说着,随对二小一抱拳,二小也忙回抱了一拳,这时青萍也走过来,南水咳了声道:“伍姑娘……”

青萍淡谈一笑道:“是的,我又回来了。”

遂问二小道:“你们可好?”

南水点点头,道:“谢谢姑娘,我很好!”

北星忙插口道:“我也好……我们,都好!”

青萍看了他一眼,北星忙把目光避开一边,脸红红的,十分羞涩,伍青萍不禁笑了笑,她心中想道:“这两个小鬼,倒是老样子没有变!”

这时老镖头已随白如云上了小船,伍青萍回头对二小苦笑了笑,道,“我走了,你们俩个好好侍候着主人!”

最后一句话,声音说得很小,但二小都听到了,南水点了点头道:“是的!”

北星结巴着重复了一句,但他却加重了一句话:“姑娘你还要……还回不回来?”

青萍本已转身,听到这句话,她竟然又转回来,张大了眼睛道:“咦!北星,你自己也会说话了?”

北星只小声答了一声“是!”,却又把头低了下来,一时连耳根都红了。

青萍顿了顿才微笑道:“其实说话并不难,你要多练习自己说,不要老跟着南水学——我走了!”

北星连连点头,南水却感激地说:“谢谢姑娘,谢谢姑娘!”

北星也点点头道:“谢……谢姑娘,谢……谢姑娘!”

青萍转过了身来,只觉得眼睛酸酸的,这一霎时,她像是对这两个小家伙也有了无限的感情,老镖头已在那边小船上叫道:“喂,你还走不走?”

青萍低低道了声:“来了!”

她慢慢走到船上,只见白如云直立在船尾上,他面色十分沉重,雪白的长衫,在夜风之下,前拂后扬,皎洁的月光映着他那修长的影子,他那明亮的眸子,像是西天的两颗小星星。

伍青萍只匆匆顾视了一下他的影子,已不禁神色黯然了!

小船起碇了,三个人谁也没开口多说话,这叶小舟逆水向前驶着。

白如云熟练地操着小舟,虽是逆水,却是其快如箭,老镖头首先打破了眼前寂寞的气氛,他咳了一声,道:“这一带风景真美!”

白如云爽朗地一笑,恢复了往日的风采,他的喜怒,有时候却是令人难以揣测的。

他用手指着两岸的青竹,道:“这些竹子,都是我命人栽植的,那时候很小很小,如今都长大了!”

在自己所创造的天地里,有时候他感到很自豪,现在他手指指处,目光见处,无不都是他的产业,这些难道不令他自豪么?

老镖头连连赞叹着,他想多了解眼前这怪人,不由乘机道:“白少侠,你只是一个人,没有兄弟姊妹么?”

白如云点了点头,伍天麒皱了一下眉,心想:原来他只是孤身的一个人啊,莫怪他有时候是如此的孤僻了!

当时笑了笑道:“少侠一身功夫,老夫真是佩服,足可当少年奇侠了,难得!难得!”

青萍秀眉微颦,暗怪父亲的话也太多了,她偷偷一看白如云,恰恰和白如云目光对了一下,她的脸色不由蓦然红了一下,忙把目光转过一边。

白如云微微一笑,对伍天麒道:“小可当年学艺,是吃了很多苦楚的,令嫒质禀根骨俱是上乘,只要遇名师指点,再肯下些功夫,将来成就不难超过小可之上!”

伍天麒呵呵大笑道:“少侠实在夸奖了!”

可是他仍然禁不住内心的狂喜,目光扫向默坐在一边的青萍,笑道:“女儿,你听见没有?也不谢谢人家一声,人家在奖赞你呢!”

青萍却噘着小嘴说道:“我才不稀罕呢!”

伍天麒不由一怔,脸色一红,道:“胡说,怎么一点也没规矩?”

他又尴尬地看了白如云一眼,窘笑道:“这孩子一点规短也没有……少侠请不要介意。”

白如云朗声一笑,伍青萍忙抬头看看他,却见白如云摇了摇头道:“没关系,我是不在乎这些的!”

金风剪伍天麒嘿嘿笑了两声,他心中也略微看出了些不对,因为他知道二人之间,原该是有相当的情感存在的!

伍青萍为白如云这种无所谓的大笑声,更加羞辱气恼了,她扭脸噙着眼泪对父亲道:“爸爸!我们自己走吧!……何必叫他送呢,我们也不是没有……”

老镖头厉叱了声:“胡说!你……”

然后他回头对白如云苦笑了一下道:“白少侠,我们不敢多劳了!”

白如云依然丝毫没有怒色,他莞尔一笑道:“老伯不必客气,好在快到了!”’

他说着话,将长篙微微向前一点,一扇竹篱水栏敞开了,小船遂窜隙而出。

出了这扇水栏之后,目光望处,所见尽是荒地野径,白如云把小舟向溪边撑了过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回 父女重逢 师徒伤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如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