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如云》

第22回 恶徒受刑 顿开茅塞

作者:萧逸

不大的工夫,舱中传出一个粗暴的声音道:“放你妈的屁!我最小的叔叔也四十二了!”

又听李八斗接口道:“东翁息怒!也许……也许你离乡之后,老太爷又生了一个小的……”

话末说完,那人又骂道:“滚你娘的蛋!我爷爷死了三十年了,我也曾去上坟,你们家才他妈死人还养儿子!”说着一阵踏步之声,那人已喊道:“那来的小王八蛋,敢如此戏弄我?”

又听李八斗的声音追着道:“东翁!说不定是远房的……”

话末说完,只听得“啪!”的一声,李八斗想是挨了一巴掌,怪叫不已。

那人又骂道:“什么远房,进(近)房?进你娘的房!”

接着“砰!”的一声,舱门被人一掌打开,出来一个粗壮的年轻人。他穿着一件锦缎的儒衣,边上滚有毛边,显得一派华贵。可是他生得粗眉大眼,虎虎有力,与他的衣着极不相称。

他身后跟着李八斗,用手掩着脸,歪着个脑袋,一脸的苦相。

那先前之人就是莫雨秋,他怒气冲冲地跨到船头,用手指着白如云,大叫道:“呸,你是个什么东西,竟敢如此侮辱你少爷?”

白如云始终坐着不动,举目笑道:“侄儿,你怎么连尊卑之礼都不懂啦?”

莫雨秋气得怪叫,便要作势扑来。白如云缓缓站起了身子,用手止住了他,慢吞吞地说道:“莫雨秋,看你也是练武之人,不过还不配与我动手,我此来专为教训你。”

白如云话末说完,莫雨秋又怪叫道:“小子真个胆大包天,敢捋虎须。”

白如云双眉一挑,喝断了他,说道:“莫雨秋,我要不现些功夫,谅你也不知道我是什么人,你过来。”

莫雨秋一晃身,已然越了过来,小船毫不摇晃,可见他轻功还不错。

他才一站定,便要动手,白如云突道:“你不用急,老实说,我实在不愿与你动手,现在我们定一个较技的办法,你看如何。”

莫雨秋昂然笑道:“一切由你,我如不胜,由你处置。”

白如云笑道:“好得很,我如不胜,蹈江而死!”

莫雨秋点头道:“好,你说说怎么比吧?”

白如云问道:“你身上可有玉牌或翡翠么?”

莫雨秋一怔道:“你问这做什么?”

白如云笑着由身上模出了一块翡翠,笑道:“你别担心我诈你的财,我自己有的是!你再拿一块来,我自有道理!”

莫雨秋见白如云手上的,是一块极上品的玻璃翠,真可说是价值连城。

莫雨秋自己虽然也有几块好翠,可是均未带在身上,当下他想起了上月曾送给师爷一块极好的翠牌。

于是,他转过了头,对着师爷李八斗道:“师爷,你先把我上次给了你的那一块翠牌借来用用。”

李八斗如中急电,睁大着小眼道:“什么?什么翠牌?”

莫雨秋大怒,喝道:“什么!什么!别装蒜,快拿出来!”

李八斗无奈,颤颤地由怀中摸出一个红绸包。

他极小心地打开,拿出一块翠牌,哭丧着脸,往前移了一步,说道:“东翁!你借……借去干什么?”

莫雨秋喝道:“你不用管!”

他飞身过去,由李八斗手中取过翠牌,又回到了小船上。

翠牌一离手,李八斗脸上的光彩几乎失去了一半,他差点没下泪来。

这时幸亏有两个汉子扶着他,不然只怕要掉船下去了!

莫雨秋倒是毫不在乎。

他把翠牌交给白如云,问道:“翠牌已有了,你说怎么办吧!”

白如云一笑,由舱门上拆下了手掌大的两块木板,把两块翠牌分别放上,含笑道:“现在我将木板丢在水面,人不能离此船,要以掌力把翠牌取回,你可办得到么?”

莫雨秋不禁一惊,那李八斗更是怪叫起来!

莫雨秋心道:“如果我用掌力,把浪花震起,木板震到船边,我就可将翠牌取回了!”

莫雨秋想了想,道:“好吧!”

他这两字一出,李八斗已然流下泪来,呜咽叫着道:“东翁!少爷,这可不是玩的,这是宝贝呀!我的天!哪有这么比武的?”

白如云及莫雨秋俱都毫不理会。

白如云望了他一眼,问道:“你可准备好了?”

莫雨秋将身子走近船舷。

接着他挽起了袖子,说道:“好了!你丢吧。”

自如云含笑把李八斗那块翠牌,放在木板中央,轻轻地丢出了七八尺,“啪!”的一声轻响,落在了水面上!

那翠牌平稳地落在木板上,立即向下游流去。

莫雨秋料不到白如云会丢得这么远,不禁大急,登时用足全力,劈空一掌,向那木板的旁边打到。

他的掌力也颇为惊人。

只听“轰!”的一声大响,浪花将那块翠牌,涌上了七八尺。

可是离船已有一丈,莫雨秋空白招手,却无可奈何,急得连连顿足。

等到浪花落下之后,水面上只剩下一块木板,随着流波,极快地向下游而去。

而莫雨秋两手空空,一无所有。

这时大船上一阵乱,只听众人叫道:“少爷,李师爷昏过去了!”二人看时,李八斗瘫在一个大汉怀中,翻着白眼,口角吐沫,已然失去了知觉。

莫雨秋咬牙道:“送进去!”

接着转头对白如云道:“该你!”

莫雨秋虽然失败了,可是他却怎么也不相信白如云会成功,因为这种功夫,根本是他平生没见过的。

可是这种功夫对白如云来说,可以说是雕虫小技,易如反掌的了。

白如云冷冷说道:“你注意了!”

他说完此话,抖手之下,他那片木板,脱手飞出了一丈,落在水上。

众人看得清清楚楚,板上那块上好的翠牌,随波而下,一直流出了一丈五六时,才听到白如云说道:“你看清楚!”

只见白如云略微地抬一下手,便见那木板之前,突然涌起一个小小的浪头。

又听得“波”的一声轻响,那块木板,好似受了一种奇怪的力量,被那浪头弹了起来。

翠牌立时离板而起,扬上了数丈高,落下之时,恰好落在白如云的掌心。

这一手奇技,立时使得众人大为惊奇,无不叹为观止。

莫雨秋大惊之下,他一咬牙,双掌一挫,便向白如云扑了过来。

他口中怪叫道:“我倒要看你是何鬼怪?”

白如云一声长笑,喝道:“你好大的胆。”

只见他长袖微扬,翻臂之下,莫雨秋已经“砰”的一声摔在了船板上,昏迷不醒。

白如云挟起了莫雨秋,点足之下,已然越到了大船之上。

船上的人又惊又怒,正要一哄而上,白如云已厉声喝道:“你们可是找死?”

他的声音并不大,可是全船的人,却没有一个敢动了,甚至连对他看一眼都不敢。

白如云冷笑连连,自语道:“这等功夫也敢为非作歹!……你们都在这儿等着,谁也不许逃,不然……”

白如云说到这里,右手二指向上微微一点,只听得“格咯!”的一声大响,那大船的桅杆,竟被他二指凌空点断。

众人都被吓得变了色,可是他们却无一人敢动。

舱内立时大乱,但他们知道是怎么回事,一个个不敢吭声。

白如云挟着莫雨秋进入舱内,只见布置得颇为华贵,在一桌酒宴之前,正有两个歌姬,缩作了一团。

那李八斗也醒了过来,正在不住地哆嗦。

白如云坐下之后,一掌拍醒了莫雨秋,喝道:“在旁边坐下!”

莫雨秋自知与白如云功夫差太远,只得应命而坐。

白如云凌厉的目光,射在他的脸上,良久之后,发出了一阵极轻视的冷笑,说道:“你这等功夫,居然也能称王,真叫我想不通,难道长江一带,就没有人能治你么?说!”

白如云的话就像律令一般,莫雨秋不禁低下了头,带愧道:“我的功夫虽然不行,可是我有个亲人,他可厉害得很!”

他说到这些,立时挺直了腰,好似有人与他撑腰似的。

白如云间道:“啊?你有靠山,此人是谁?”

莫雨秋带笑道:“你武功虽高,可是绝非他对手!”

白如云大怒道:“他叫什么?”

莫雨秋说道:“他是我表弟,云南龙匀甫!”

白如云闻言不禁站了起来,变色道:“啊?——你是龙匀甫的表兄?”

莫雨秋见状,只当自如云骇怕了!当下得意地笑了笑道:“当然是的,这还假得了吗?”

白如云发出了一阵刺耳的笑声,说道:“我有急事,本来不想过份罚你,以免耽误我的时间!既然你抬出龙匀甫来吓我,那可怨不得,要好好治治你了!”

莫雨秋这才知道,说出了龙匀甫,不但不是福,反而是祸。

他听白如云口气不善,不禁害怕道:“你……你要把我怎么样?”

白如云不答,命人将蔡哲唤进舱中,详细询问莫雨秋在这一带的所做所为。

原来莫雨秋也不是什么大恶之人,只不过是仗势欺人,搜刮富户的钱财等。

白如云详细问清之后,点了点头,取过三张白纸,匆匆就写。

莫雨秋简直不知白如云在弄些什么,但又不敢问。

白如云写好之后,朗声道:“莫雨秋,李八斗,你们过来!”

莫、李二人战战兢兢地走到白如云身前。

白如云望了他们一阵,突然笑了起来,他却伸出两只手,分别拍着二人的肩膀道:“坐下!坐下来说话。”

二人只觉肩头发麻,身不由已地坐了下来。

白如云慢吞吞地送过了一张纸条,给莫雨秋道:“你先看看,还有什么意见没有?”

莫雨秋莫名其妙地接了过来,过目之下,不禁吓得他浑身冷汗!

原来第一行写着:“铁旗侠白如云判”七个大字。

莫雨秋不禁心惊肉跳,付道:“完了!原来遇见了他!”

他强自镇定,看了下去,只见上面写道:

“莫雨秋,云南省人,三十岁,性别男。

犯罪事实:仗势欺人,鱼肉乡民。

判决:八年。”

莫雨秋惊出一身冷汗,问道:“这……这是什么意思?”

白如云冷冷道:“你先不用问,这上面写的有什么不对的么?”

莫雨秋又低头看了一眼,发出凄惨的声音道:“有……一点,我不是云南人,是河南人!”

白如云面上没有一点表情,却把白纸取过来,改成了河南,然后问李八斗道:“你也是河南人吧?”

李八斗颤声道:“是……河南……洛阳!”

白如云点点头,说道:“倒是个好地方!……多大年纪?”

李八斗吓得混身发抖,说道:“我……五十二了!”

白如云提笔匆匆写就,递给了他,说道:“你看看!”

李八斗双手接了过来,上面写道:

“李八斗,河南洛阳人,五十二岁,性别男。

犯罪事实:阴谋害人,助封为虐。

判决:九年。”

李八斗看完早已老泪纵横,哭道:“叔爷……我为啥还比他多一年?叔爷!”

白如云还听他叫自己叔爷,心道:“这人也简直太糊涂了!”

白如云由他手中取过那张白纸,然后将二张白纸摺好,套在了信封内。

白如云封好之后,对二人道:“你们已经被我点了‘生门’大穴,半月之内,若不解开,便要惨死!”

二人听到这里早已吓得面无人色,莫雨秋试一运气,只觉得混身酸麻,心知白如云所言不假,不禁泪下如雨。

白如云接道:“我已经给你们定了刑期,你们带着书信,到巫山十二峰顶,高呼三声老道,自有人来引接你们。我点之穴,天下只有老道一人能解,解过穴道之后,他自然会带你们入牢。”

白如云说到这里,莫雨秋、李八斗二人都叫苦不迭。

白如云又接着道:“你们回去之后,限三天时间,把全部家产散尽,救济贫困之人。我这几天就在附近,你们要再耍花样,那可是你们找死!”

莫雨秋早已深知白如云的厉害,低头道:“今天落在你手,但凭发落,可是日后你莫后悔,我的……”

他话末说完,白如云一声怒喝道:“住口!我没叫你说话,不准开口!”

莫雨秋又气又怕,浑身不禁颤抖了起来。

白如云继续道:“老道的脾气很怪,你们可不能招惹他,不然是准死无疑!另外还有两个小孩子,你们也不可招惹,否则苦头是你们吃,可就与我无关了!”

白如云说到这里,站起身子,把手上的书信交给了莫雨秋,说道:“我还有事,不能多耽误,你回去把所有的人解散,各散些银两,自谋生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回 恶徒受刑 顿开茅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如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