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如云》

第23回 向往学海 雅贼偷书

作者:萧逸

洞外狂风大雪,整个的天空,是一片可怕的灰色,恐怖已极。

洞内一片平静,裴大希温和自然的语调,充塞着整个的空间。

他的语气、神态、理论,都有着一股极大的魔力,把白如云深深地吸引着。

直到近午时分,裴大希停了下来,他们居然谈了一个上午。

白如云心中很高兴,他万料不到,会在这种绝无人迹之处,遇见这神奇的隐士,与他谈论天地问的道理。每一个人都有着强烈的求知慾,何况白如云这样要强好胜的人?

裴大希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笑道:“只顾得说话,把吃饭的时间都忘了!”

白如云由革囊内取出了干粮,说道:“我们边吃边谈吧!”

裴大希深知“慾速则不达”之理,含笑道:“我这些年,都没有谈过这么多话,太累了!吃饱后,我要休息!”

但说到此,向外边望了一眼,惊道:“啊!雪堆这么高了!要是把洞封上,那可不是玩的!”

白如云闻言向后望了一眼,只见洞口的浮雪,已积了两尺多深。

白如云倒不把这个放在心上,微笑道:“不要紧,我有办法!”

裴大希不放心地道:“要是封死了,你也有办法么?”

白如云点头道:“你放心,绝不会困在这里,封死了倒温和些!”

裴大希搓了一下手,说道:“我忘了你是会武艺的人了!”

他说着把洞中的枯枝收集了—些,堆在一处,笑着道:“吃饭可要舒舒服服的,我点个火!”

他说着由身上取出了火招,点着了这堆枯柴。

自如云与裴大希,同时移到了避烟之处。

他们烤着火,吃起干粮来。

这种生活白如云还是第一次经历,不禁兴趣盎然。

这时裴大希话题一转,讲些经典上的笑话,白如云虽然拘谨着,可是也忍俊不已。

裴大希又谈到二十年山居之乐,其中趣事无,穷,蝇娓道来,确实引人入胜。

白如云变了,他从不曾这么坐着听人谈话,也从不曾对人这么和善——包括他所深爱的伍青萍在内。

可是对于裴大希,他却表现得令人惊异,因为裴大希博学善辩,深深了解白如云的心理,加上白如云对读书人的一种崇拜,所以便有些不同了。

等到他们吃完干粮,又是一个时辰过去。

白如云取出马料,喂过了马。

他再看裴大希,已然靠在石墙,闭着双目,似在休息。

自如云心中不禁想道:“一个读书人,居然能耐此奇寒,也真是不简单了。”

白如云想着,低声地唤了他两声,不见答应,心中颇为奇怪,付道:“咦!他竟然睡着了!”

白如云轻轻地把斗篷给他盖上。

然后,他自己也靠在石墙上坐下,脑中思忖着这奇异的遭遇。

他付道:“不论他说得对不对,要找答案,自己念书以后就知道了!”

这时候,白如云对读书竟有着极大的渴望,他决心在雪顶学艺的这一段时间内,要把群籍读遍。

可是由什么地方得到这些书籍?”

白如云自然地联想到裴大希,他不禁望了一眼鼾睡的裴大希,忖道:“我可以找他借,有不懂的地方也可以问伺他。”

白如云做了这个决定之后,心中很高兴。

他深深感觉到,自己这一趟实在没白来。

他又在火堆上加了几根枯枝,洞内暖和如春。

白如云昨夜未曾睡好,便靠着墙壁,闭上了眼睛,静心养神。

这时他的心情很平和,耳听得洞外风雪咆哮之声,很快地入睡了。

不知过了多久,白如云醒来,觉得身上有些寒意。

燃着的火已经熄灭了。

洞外的风雪更大,洞口已然积了五六尺的雪。

白如云揉了揉眼睛,四下看时,却不见了裴大希的踪迹,

心中好不奇怪,暗忖道:“他到哪里去了?”

白如云正在诧异,只见洞口有一处,积雪被人打开,不禁想道:“这么大的雪,他到洞外去做什么?”

白如云想着站起了身子,略微活动,忖道:“我到洞外去看看。”

白如云想着,他单掌一挥,只听“砰”的一声大响,洞口如山的积雪,被他一掌打得四下飞溅起来。

白如云打开积雪之后,便缓步走了出来。

寒风凛冽,飞雪满天,加上阵阵的雪涛水哨之声,显得恐怖异常。

白如云雪中漫步,别有一番滋味!

由于风雪太大,白如云虽然目力极佳,可是也无法视物。

他施展出奇的轻功,身如飞尘,在浮雪上游行如飞,霎那失去影踪。

他把附近百十丈以内,都找寻了一遍,可是没有发现裴大希。

白如云寻了一阵,始终不见裴大希,心中好不奇怪,忖道:“这么大的风雪,他又不会武功,会到什么地方去呢?”

白如云想着,又往四下寻找一番,始终没有一丝踪影,只好回洞而去。

回到洞内,也是不见裴大希的踪迹,白如云心中奇怪,又忖道:“莫非他回去了?”

想到这里,白如云不禁有些生气,讨道:“他是读书明理的人,怎么竟不辞而别呢?”

白如云生气了一阵,也就坐了下来。

这时他按老道所传心法,静静地坐起禅来。

一觉醒来,洞内已昏暗异常,天色已是傍晚时分了。

白如云忖道:“我今天在此过夜,明天一早就走,不管他风雪再大,我也要上山!”

白如云正在想着,突听洞外有人喘息之声,连忙赶到洞口。

只见裴大希一身落雪,七倒八歪地向石洞走来,他手中抱着一大堆草藤之类。

白如云连忙击开洞口积雪,迎了过去,问道:“你到哪里去了?我找了你大半天呢!”

裴大希冻得全身发抖,说道,“进去再说!”

于是,他在白如云的扶持下,进入了石洞,已然喘成了一团。

裴大希进洞之后,立时坐在地上,喘道:“白兄弟,先把火点上!”

白如云连忙取过了火摺子,燃上了枯树。

裴大希伸出两只枯瘦的手,就着火上烤了半天,叹了一口气道:“唉!真是上了年纪,前几年还不致于这样哩!”

白如云问道:“看你样于跑了不少路,你到底到哪去了?”

裴大希用手指着地上的草藤,接着说道:“我突然记起了几种草葯,非常有用的,所以去采了来。”

白如云笑道:“你要采草葯可以告诉我,我去比你方便多了!”

裴大希摇头道:“你不懂,采葯没有这么简单!”

他说着,由草袋中取出一只瓦罐,对白如云道:“劳驾,取些雪来!”

白如云接过瓦罐,走出洞口,装满了浮雪,送了回来,问道:“你可是要煮葯么?”

裴大希点头道:“是的!”

他说着把瓦罐放在火上,然后低头仔细地挑选草藤。

白如云在旁,看得甚有兴趣,一言不发。

裴大希挑了好半天,才挑出了一大把,塞在了瓦罐中。

他把其余的草藤,小心地用布包好,放在了革囊之中,这才带出了一丝安慰的笑容,说道:“啊……这个冬天又可以过去了!”

白如云奇道:“莫非你是靠采葯为生的!”

裴大希笑着摇头道:“不是这个意思,你知道我不比你们练武人,如果住在山上,必须要有御寒的方法,这种叫‘烧藤’每天服用一杯,连服十天,就可以御一年之寒了!”

白如云睁大了眼睛道:“这也是书上说的吗?”

裴大希一笑道:“当然呀!这是葯理书上记载的!”

白如云却有些不信,说道:“这不过是些草藤子,难道有这么大功效?”

裴大希闻言,笑了起来,说道:“老弟!你不要小看了这几根草藤,恐怕除了我,还没人找得着呢!”

那些草藤,放在了煮开的雪水中,立时发出一阵嘶嘶之声。

白如云闻后立时嗅得一阵异香,忖道:“看样子还真像回事呢!”

裴大希折下了一节小木棍,慢慢地搅拌着。

他全神贯注地煮着葯,不时地用小木棍挑起一些来,嗅了一嗅,舔了又舔,其状甚是怪异。

白如云兴趣盎然地在旁观察着,这时裴大希又尝了一下,摇头道:“唉呀!可惜……”

白如云正要问故,裴大希已然又尝了一口,转忧为喜,笑道:“还好!还好!总算没有白费功夫!”

白如云被他弄得莫名其妙,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呀?”

裴大希小心地把瓦罐盖好,这才转过了头,笑眯眯地说道:“你哪里知道,这‘烧藤’极难取得,如果不懂的人,把它中茎割断,那么葯性就全没有了!”

白如云奇道:“你刚才尝一尝,怎么就知道了?”

裴大希笑道:“这就是学问了,中茎如果割断的话,香味虽然很浓,可是缺少苦味,刚才我头一次尝,毫无苦味,只当把中茎割断了,谁知道第二次尝,就有苦味了。”

白如云笑道:“居然还有这么多的名堂!”

裴大希笑笑搓着双手道:“这就是读书的好处啊!”

白如云心中一动,他聪明绝顶,忖道:“这裴大希总是在我面前说读书好,莫非他有意要我随他学文么?”

白如云想着问道:“你是不是想教我读书?”

可是出乎白如云意料之外,裴大希却摇头道:“我可不收学生,再说我又不知你的品行如何,我只是对你谈书罢了!”

白如云不禁为之语塞,说不出话来。

他们沉默下来,小瓦罐在火上被烧得咕噜咕噜地发响,香味充塞在空间。

裴大希又取了一团雪,加了进去,慢慢地搅拌,接着,他又打开了他的话匣子。

他谈话的范围极广,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山川河流,飞禽走兽,简直是无所不谈。

使白如云钦佩的,是他无论谈到什么,总能说出一篇道理来。

譬如山川是如何形成的,各种禽兽为什么有着特有的性能……等等。

白如云仔细地由他的话中,思索真理,不禁豁然开朗,把他乎日百思莫解的问题,都想通了。

过了大半晌,裴大希把瓦罐取下来,把葯水倒在了一只小木碗中,突对白如云道:“你可要吃些?”

白如云摇摇头道:“不了!我可以抗寒!”

裴大希也不再让,他慢吞吞地喝着,脸上的表情似乎很复杂。

他好像沉浸在喜悦之中,可是又紧皱着眉头,足见这葯吃起来,味道一定不大好受。

他一边吃着葯,一边问道,“白兄弟!你准备在山上住多久?”

白如云略一思忖,答道:“不一定,也许一两天,也许我就不走了!”

裴大希惊异地抬起眼睛,问道:“你也打算住在这里?”

白如云点头道:“大概如此!”

白如云说到这里,不慾多话地停了下来。

裴大希又问道:“你年纪轻轻,为什么要隐居山上?”

白如云反问道:“你二十年前上山,不是也很年轻么?”

裴大希抚掌大笑,说道:“你看走眼了,我上山的时候六十六岁了!”

白如云大奇道:“那么你现在八十六了?”

裴大希指一指葯碗,笑道:“就是靠这些葯,不然我老早走不动了!”

白如云惊异万分,裴大希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白如云迟疑了一下,答道。“我叫白如云!”

裴大希双目一阵闪动,他想起了一个老朋友,付道:“啊!原来是老道安排的……我可不能辜负他啊!”

大雪已停,庐山被披上一件白袍,套一句老话,真可以说是“粉装玉琢”,美得出奇。

在庐山顶峰的一片小岭上,有一幢用青石盖成的小房,四周遍生合抱的大树,这时都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条,披着白雪,挂着冰条。

在小屋前,有一条青石铺成的小道,这时也被冰雪所掩。

远远来了一匹骏马,坐着一老一小,他们就是裴大希和白如云。

笔者偷暇把这高人介绍一下。

裴大希本是六十年前的一位贵公子,熟读诗书,学问极佳,他生性豪爽,结交了不少江湖奇士。他与这一群奇士相处久了,也动了练武之心,可是却无人肯传,那时他遇见了一位奇人,名叫孙园诗。

裴大希虽然百般苦求,可是孙园诗只肯传医术,因此裴大希学成了一位神医。

六十年前朝中大变,他满门受了害,只身逃了出来,在江湖上游荡了四十年,二十年前才隐居庐山。

墨孤子秦狸也是他的故友,十年前曾来庐山拜访;当时便谈起了白如云,曾说:“将来有机会,就让他从你学文,免得和我老道一样,怪得叫人害怕!”

不料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回 向往学海 雅贼偷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如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