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如云》

第27回 娇娃助阵 深入虎穴

作者:萧逸

墨狐子不由又重复地想到,如果真能要到了葯,救活了徒弟的命,那虚伪的名誉又值什么呢?

如果这名誉,是为救自己的命而舍弃,那老道是不会做的;可是却是为了救白如云——这个占有他全心的爱徒,又有什么不可为呢?

想到此,他不由长叹了一声,暗想:“我真是……当时是。应该厚着脸皮向星潭讨的,她一定会给我的;可是我只为了自己的自尊心……”

想着,不由重重地拍了一下巴掌,深深地后悔不已。

这时打街跑过了一个人,匆匆跑到了老道眼前,他躬下了腰,看了墨狐子一阵道:“道爷!天这么晚了,你下店吧?”

伙计说着话,回身指了一下对街“悦宾老店”的招牌一下。

墨孤子皱眉,想了一会儿,点了点头,道:“好吧!”

说着沮丧地跟着这店伙前行着,这是一幢不十分讲究的木楼,由于多年失修,油漆多已剥落,几扇窗户在夜风之下,不时叭叭地打着,店中人竞没想到去关一下,可见生意不好!

店前古槐树上,拴着一匹雪白的大马,马背上盖着一条毯子,那马不时地低头打着喷嚏,地上有三捆干草,供那马嚼食着。

这店铺竟穷得连一间马槽都没有,店伙匆匆领着老道入店,用手指了那马一下笑道:“刚才来了个女客……骑马带剑!八成是个女侠客!”

老道只看了马一眼,对于店伙这句话也没十分留心,二人进店之后,堂屋里撑着一只羊角灯,三四张八仙桌子,歪七扭八地摆着。

一个全身黑衣的姑娘,背朝着老道,正在用膳,老道一进门,就怔住了。

他吃了一惊,付道:“原来是她,怎么她也来啦!”

想着先坐下,对店伙道:“给我来壶酒,四个馒头,随便弄两样小菜!”

伙计走了,老道又看了这姑娘背影一会儿,这才轻轻一叹道:“伍姑娘,你也来了!”

那少女正在暗思之际,闻声一惊,忙回过头来,这才惊喜叫道:“啊!老道是你!”

“是我!你过来坐吧!”

伍青萍点了点头,遂转坐了过来,老道长叹了一声,正想这话不知应从何说起,不想青萍苦笑了笑道:“白如云的事,我都知道了!”

她目光之中,隐隐现出些泪痕,老道啊了一声,皱了皱眉道:“哦……你怎会知道的?”

青萍又苦笑了笑道:“在九江遇到了南水、北星,他们告诉我了,说你是来云南讨葯……”

说着她眨着一双大眼睛道:“怎么样?要着了没有?”

老道叹了一声,沮丧地摇了摇头道:“唉!别提了!”

青萍不由惊骇得一站道:“没有要着吗?”

老道点了点头,遂又叹道:“你先别急,我们坐下再谈,好歹这事,是非成功不可!”

青萍这才怅然落坐,接口问道:“怎会没有要到呢?难道说三百老人连你老人家的面子都不卖么?”

墨狐子摇头道:“这里面原因你不明白!”

青萍这时脸色苍白道:“我自二小口中听到了这消息,真吓坏了,本来想到庐山去看他的;可是一酌量,还是到这边来,而且救命要紧,我就决定先到点苍山来了,想不到遇到了你老人家!”

她说着脸上还带着些红晕,当然一个大姑娘家为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忧心,这是十分不好意思的事。

老道叹了一声道:“姑娘!你也别不好意思了,现在我们的目的是:如何能尽力,把他这条命救过来,至于他救好了以后……”

墨狐子又叹了声道:“姑娘!如果真心爱他,你们就成婚吧,他是真爱你!”

青萍不由面色通红地低下了头,她眸子内本转着一眶热泪,此时,更是滚滚慾坠。

老道见她居然没有什么反对,不由心中一喜,登时笑道:“姑娘!如果你真心想救他,这倒是不难,只不知你肯不肯?”

青萍猛地抬起了头道:“怎么会不肯呢?”

老道大喜,看了左右一下,这时伙计见二人竟是朋友,似乎惊奇不已,把杯盘一一转了过来,老道的菜也一一上了来,这才退下。

老道待店伙退下之后,这才喝了一杯酒,叹道,“你方才不是奇怪,我为什么连一点葯都没有要来么?我说原因给你听听!”

说着遂把当初和哈古弦被关在石牢内,木苏如何求自己合炼此葯,被自己拒绝的情形一一道出,并把这次如何受辱而返的情形也谈了一下,只是对于星潭出面说情的一节却是省了!

伍青萍听后这才点了点头,伤心地道:“这么说,求葯还会有什么希望呢?”

老道叹道:“本来是如此,我本来预备休息一夜,明天再上山试一试,可是那也没有什么希望!”

说着他又笑了笑,轻轻拍了一下桌子道:“可是遇到了你,难得你还是专为此事而来,只要你肯出力,我想没有什么问题!”

伍青萍愈发不解道:“我又能够如何呢?”

老道吃了一口菜,又一仰脖子干了一杯,这才含笑点头道:“你忘了龙匀甫么?”

育萍脸一红,遂低下头小声道:“这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老道哈哈一笑道:“关系大了!”

青萍秀眉微微一颦,问道:“和他有何关系?”

老道低下头,小声道:“你忘了那龙匀甫不就是三百老人的徒弟么?”

青萍点了点头道,“是呀!”

老道又笑了笑道:“他现在就住在山上,你知道三百老人只有这么一个徒弟,很疼他。”

青萍脸又一红道:“疼他又能怎么样呢?”

老道咧牙一笑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青萍摇了摇头,老道又喝了一口酒才道:“我的意思是说,如果姑娘去找他,必定蒙其接待,可从龙匀甫身上下手,或见机行事。”

青萍不由低下了头,暗忖:“老道的话说得不错,要想救白如云,似乎也只有如此了!”想着抬起了头道:“我说这种行为,可是太卑鄙,不过为了救他,我自有办法。”

老道皱眉道:“不过事不宜迟,姑娘要快快从事才是2”

伍青萍点了点头道:“我知道,明天一早我就去,老前辈,你还是回去照顾他好了!”

墨狐子秦狸摇了摇头道:“小鬼头有裴先生照顾,你一个女孩子办事我真不放心,我还是候在这里,万一出事,好有个接应。”

伍青萍想了想道:“好吧!”

老道暂把这桩心事放开,叹了一声道:“要不是遇到你,我可真是一筹莫展了,不过姑娘行事要小心,那三个老东西,可不是好对付的,要是被他们发现了,可就糟了!”

伍青萍这时在深思着,她摇了摇头道:“这一点我会小心!”

二人草草吃了些东西,老道见她座前,有四个锦盒和一袋东西,不由奇道:“姑娘,你带着这些东西于嘛?”

伍青萍浅笑道:“这是给三百老人送的礼物!”

老道一怔道:“你早已想到了这一点吗?”

青萍摇了摇头道:“我并不知道龙匀甫也住在那里!”

老道叹了一声,低下了头,半天才抬起头来道:“你自己求葯是很难的,必须说服龙匀甫,要是龙匀甫去求,一点问题也没有,不过你可不能告诉他,是白如云要葯!”

青萍心中暗自盘算着,龙匀甫也是一个正直英俊侠士,自己如果这么利用他,似乎太卑鄙了,不过,一切只有看情形再说!想着并没有回老道的话,只默默地低头想着。

老道叹了一声又道:“么女儿也在那里,唉!这孩子心也真痴,到现在心里还惦记着小鬼头呢!”

青萍不由一惊道:“怎么?她怎会在那里呢?”

老道哼了一声才道:“哈老怪被三百老人请去合炼丹葯,自然她也就跟父亲去了!”

青萍不由心中一动,暗想这倒是一个好机会,可以大大利用一下,想着不由点了点头,门外白马又嘶嘶长鸣了起来,天已很晚了!

老道看了门外一下道:“姑娘休息吧!明天上午就上山吧!”

青萍点了点头,遂离座而起,上楼休息去了,老道一个人又喝了一阵子酒,这才醉醺醺地回房睡觉去了!

第二天日上三竿时分,伍青萍已打扮了一番,下得店楼,老道已早早候在下面了。

他见青萍今日换了一身紫色衣裙,愈发显得风姿绰约,婀娜多姿,老道望了望她,心忖道:“小鬼头到底眼光不弱,这姑娘真是好样的。”

想着笑了笑,说道:“姑娘准备好了么?”

青萍点了点头,老道遂由怀里摸出一张大红的名帖,递过道:“等会儿你上山,可投帖拜访!”

青萍接过来一看,只见红帖上正楷写着:

敬备薄礼一份,乞晒纳!<<伍青萍拜访>>

青萍点了点头,匆匆揣了起来,她心里也是紧张得很,尤其是当她听说龙匀甫在彼,她的心就乱了,自己真不知道见了这龙匀甫,该说什么好!

想着走出门口,店家已把那匹马喂好了,青萍回头又望了老道一眼,墨狐子秦狸拱了一下手道:“姑娘珍重,小鬼头的性命,可全在姑娘的掌心里了!”

青萍这时心里的难受就别提了,她勉强装着微笑道:“你老人家放心吧!我一定……”

她咬了一下牙,一纵身已上了马背,双腿一夹马腹,这马泼刺刺已蹿了出去!

老道一直到望不见影,这才慢慢转回店中。单说伍青萍忧心白如云性命,心急如火,上马之后,一路飞驰,不一刻已入深山!

好在三百老人在点苍山,有大片的家业,沿途都有显示的指标,是以并不难地就找到了这片庄园i

伍青萍在马上远远看见了这种阵势,心中不由也暗自一惊,暗付:“这威势不在白如云的归云堡之下啊!”

想着,远远下了马,脑中想着对策,一路牵着马,直向庄门行去!

她行到门前,只见松木大门,尚自紧紧地关着,大风吹时,围墙上偶尔发出一两声“叮!叮”的铃声,青萍看了看暗道:“原来墙上还设有铃挡,幸亏我并未冒失入内,否则说不定就出丑了!”

想着走到门边,手持门环,轻轻击了两下,内中传出了声音道:“什么人?”

青萍没有说话,又叩了两下,只听见“呼啦!”一声,开了一扇小门,伸出一个头来,上下看了青萍一会儿,才道:“这位姑娘,你来此何为?找谁?”

青萍脸色微微一红,道:“请开开门,我是河南来的,龙公子可在?”

这人口中啊了一声,遂把头缩了回去,停了一会儿,门开了,出来一个矮胖的中年人物,他背上还背着一对黑铮铮的铁拐杖,出门之后,笑道:“姑娘贵姓?”

青萍遂递上了名帖,这人接过了名帖看了看,脸色十分惊异,遂道:“原来是伍小姐,在下刘景立失敬了!”

青萍轻轻道了声:“岂敢,刘师父请快快通禀一声吧i”

刘景立一面接过了马,一面连道:“是!是!姑娘请进!”

青萍遂迈步进门,刘景立把门关好后,把马送到了槽内,这才回身含笑,道:“伍小姐请跟我来!”

青萍也不说话,跟在这人身后,一路穿花过道,来至一所精舍,刘景立躬身让道:“小姐请在客厅内先坐,容在下入内通禀一声!”

说着提着礼物,向后室绕去,青萍一个人坐在客厅内,心中真是紧张万分。

只见客厅内铺着厚厚的地毡,名家书画更是悬挂四壁,琳郸满目,美不胜收。

青萍哪有心看这些?她紧张得两只手紧紧地互捏着,这时一个丫鬟,过来献上了香茶。

青萍心中正在举棋不定,忽闻得室外一阵急促的皮靴之声,一人朗声道:“是她本人来了?不可能吧?”

先前刘景立的声音说道:“是的!少爷!”

青萍脸方一红,那扇正门开了,一个全身蓝衣的长身少年出现在眼前了。

他那斜飞抛出的一双剑眉,又俐落又俊逸,衬在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上,更显得英气勃勃,那种赳赳雄姿,比之白如云的飘逸,似乎又是一种令异性一见倾心的美!

青萍匆匆看了他一眼,忙把目光转向了一边,龙匀甫也似出乎意料之外,被青萍这种美丽而惊住了。

他愕了一下,才含笑道:“是伍姑娘么?”

青萍遂由位子上站起,点了点头道:“正是小妹,龙兄近况可好?”

他二人本是自幼青梅竹马的儿时玩侣,可是一别十数年,如今见了面,居然彼此谁也不认识谁了。

龙匀甫伤感地望着青萍,苦笑道:“妹妹还认识我……真乃难得!”

青萍苦笑了笑,她不敢看龙匀甫一眼,同时她内心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回 娇娃助阵 深入虎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如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