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如云》

第28回 偷葯失手 双美被囚

作者:萧逸

小敏拉着青萍的手高兴不已,这时五老各自离座而起,既然请假,大家都散了,有的在蒲团上打坐,有的干脆下楼找地方睡觉了,星潭交待了小敏几句,也下楼去了!

龙匀甫陪二女在院中走了一圈,哈小敏微微一笑道:“我们要休息了!”

匀甫脸一红道:“那么你好好照顾她,我们晚上再见了!”

青萍待他走后,秀眉不由微轩,她低下了头轻轻叹了一声。

哈小敏笑了笑道:“姊姊心中一定有事,所以我设法把他遣走,想私下里问问你。”

青萍一惊,暗想这哈小敏原来这么聪明,我心中有事,居然也被她看出来了!

当时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的苦衷,不便与人谈起,不过,我想你总会知道的!”

小敏笑了笑道:“姊姊!我始终有一句话想问你,但总是开不了口,现在我也厚着脸皮了,我想姊姊同情我,也许不会笑我!”

青萍一惊,微笑了笑道:“当然不会笑你,什么事?”

小敏不语脸先红,她呐呐道:“姊妹虽然一直没见到小云哥,但他的近况可曾知道一些么?”

青萍心中不由一怔,暗暗道:“原来她心中自始至终,二直都在惦念着白如云啊!”

想到此,她不禁楞住了,她心中自语道:“是的!一个人爱上一个人,就是把他烧成灰,爱的本质也不会变的……所不幸的是,她竟和我同时爱上了一个人!这又该如何处理呢?”

想着,竟出了一身冷汗,对于哈小敏的问题,一时真不知如何答复。

哈小敏见她突然如此,不由脸一红道:“姊姊!你……”

青萍这才惊觉,不由苦笑了笑道:“妹妹!你住在哪?我们慢慢谈!”

小敏不由一把握住了青萍的手,颤声道:“是不是小云哥出事了?”

青萍噙着泪道:“我们慢慢谈,我和你一样关心他,走!到你屋里去!”

小敏一时吓得几乎呆住,半天才拉着青萍手腕,匆匆道:“来!我带你去。”

当她抓着青萍时,只觉得她一只手,和自己同样的冰冷,而且还在微微地颤瑟着。

小敏的眼泪不自禁地淌下了,她边跑着,边道:“小云哥……怎么了?他怎么了?”

只是青萍并没有回答她,二女进房之后,小敏关上了门,颤抖道:“好姊姊快告诉我吧!”

青萍擦一下眼睛道:“你先要发誓,我说出的话,你不许对任何一人泄露!”

小敏连连点头,说道:“我发誓!我发誓!”

遂发誓道:“我要是把姊姊告诉我的话,泄露一句,叫我不得好死!”

青萍这才点了点头道:“妹妹你道我来此是为什么?”

小敏摇头道:“不知道。”

青萍叹了一声道:“实在告诉你吧!我和龙匀甫虽是自小订亲,可是并没有感情,我此次来,主要是为了救白如云!”

小敏吓得张了一下嘴,遂慢慢道:“救小云哥?他怎么了呢?”

青萍这才把白如云如何练功入魔情形说了一遍,并说出自己如何途中遇二小,如何遇到老道,详详细细说了一遍,哈小敏听完之后,一时呆若木鸡,她脸上眼泪,已流成了两条小河,但是她却没有用手去擦。

最后她喃哺念道:“可怜的小云哥……可怜的……”

说着竟趴到床上,香肩连耸地哭了起来。

青萍用流泪的眼注视着她,心中感念到小敏此时的情形,竟是和自己初闻二小口中说出的情形是一样的,可见她爱白如云之心,竟不在自己之下。

一个女孩子在得悉另一个女孩,和自己同样爱恋着一个男人时,她心中必会生出一种莫名的感慨,这时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争取”,再一种就是“退让”了。

可是眼前情形似乎不同,因为白如云本身已是在性命不保的危难之中。

她们眼前的大题目,是在如何救人,却没有太多时间,去斤斤计较这份感情的得失了。

青萍此时的感想是这样的,至于哈小敏,她只知真心地去爱,去得到,却从没想到过失败了怎么办的问题,她们两个女孩,个性有着显著的差别。

青萍轻轻唤了声:“妹妹不要哭了,我们应设法救人要紧!”

小敏一听,马上止住了哭声,由床上一翻而起,结结巴巴地道:‘姊姊说得对……还是救人要紧……可是怎么救呢?”

青萍心说:“这好,我已乱了方寸,她比我还乱。”

当时叹了一声道:“眼前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偷葯。”

小敏吃了一惊道:“偷?”

青萍点了点头道:“现在只有这一条路了,你没听见么?今晚上他们休息,这正是一个大好的机会……本来我还觉人手不够,如今有了你,我们二人就比较容易一点了!”

小敏由床上翻起,仰了一会儿头,遂点头道:“对!今夜三更,我们两个人一齐下手,那放葯的地方,我知道!”

青萍苦笑了笑道:“要小心些,失了手,我们可就完了,白如云也死定了!”

小敏喃喃自语道:“他不能死……我们一定要拿到手!”

她忽然转过脸来问青萍道:“你也爱小云哥?”

青萍脸一阵红,她低下头,半天才抬起头,叹道:“此时不是谈这些话的时候!我只是希望他能活命……至于……我自己,我根本不愿深想!”

小敏苦笑着点了点头道:“我们两个可怜人凑在一块了,其实你爱小云哥,我早知道!”

她忽叹了一声道:“到时候,我会知趣!”

青萍忽然抓住她一只手道:“你……你说什么?我……只是想救他的命,救活了,—我就走!你们可以……”

小敏怔了一下,忽然抱住了青萍,流泪道:“姊姊……你不要说这话,我们两个人都是苦命的人,我是想得得不到,你却是得到了不能要,让我们把悲伤的命运连在一起吧!”

青萍也激动地抱着小敏,流泪道:“你说得对,让我们把命运连在一起吧!”

月黑风高,正是夜行人出没的时候,这时由两院花圃里,兔起鹘落地,翻起了两条人影,身形之快巧,体态之优美,确实为近年来,武林中少有的人物!

这两条疾劲的身影甫一现身,却又消失在一旁的花丛阴影里。

待月亮从云彩里钻出来,才清清楚楚地照着她二人的容貌,那是两个绝色的佳人。前行个儿略高一点的,娥眉微皱,杏目冷骄,那是伍青萍,后面那个睁着一双大眸子,完全一副小孩子气的少女,那正是琴魔哈古弦的唯一掌上明珠哈小敏。

二女在这午夜的突然现形,自然有非常的任务,“只见她们东张西望了一番之后,哈小敏轻轻嘘了一声,说道:“姊姊,有人!”

青萍忙向地面上一伏,却见正楼瓦檐上,电闪星掣也似地扑过来一双人影,二女吓得紧紧爬在一块,连一口大气也不敢喘。

这两条人影向前一扑,如同两片枯叶也似地,飘下了地面,却没有带出一点声音。

二女清清楚楚地看见,是两个瘦小干枯的老人,二老全是一身玄色长衫,高简白袜,一下地,其中之一,口中咦了一声道:“方才我好像看见这里有人的,怎么会什么都没有?莫非是我眼花了不成?”

那另一人冷笑了一声,道:“我看你是被那牛鼻子老道吓破了胆了!哪有什么人,我就是没看见!”

前行老人也冷笑了一声道:“兄弟!少说风凉话吧!那晚上是兄弟你运气好,要是你碰上了,嘿,还不是一样!”

二人边说边向前走着,慢慢走过了这片花圃,二女这才算出了一口大气,相继由花丛之中,抬起了头来,青萍秀眉微皱道:“这两个老家伙是干什么的?功夫不错啊!”

小敏笑了笑说道:“这就是三百老人重金礼聘来此护丹的人,外号人称金银双翅,幸亏投叫他们碰上了,否则还真麻烦呢!”

青萍这时一颗心,差不多已提到了嗓子眼了,悄悄地问道:“不是星老婆子说今天晚上请假的么?怎么这两个人还在这里呢?”

小敏皱了一下眉道:“这……这大概是他们两个还不知道吧!”

她看了四周一下,轻轻拉着青萍的手道:“姊妹!你还记得那放葯的地方么?我可是有些忘了!”

青萍用手往阁楼上一指道:“就是这楼……怎么没有点灯呢?”

哈小敏点了点头道:“没有灯才证明里面没有人。”

她脸上现出了笑容,紧紧地拉着青萍的手,青萍考虑了一会儿道:“这么好了!你在外面把风,我进去!”

哈小敏摇了摇头道:“不!我进去,姊姊把风!”

二女争执了一阵子,才决定二人一起进去,万一遇到了敌人,也好一并予以还击!

商议决定之后,青萍在先小敏在后,各以“海燕穿帘”的轻功绝技,翻上了阁楼。

青萍模到了墙角,照着白天龙匀甫带自己入内的方法,用手一按机钮,一片丝丝之声,错开了一扇石门,青萍此时可真是胆大包天,芳心之中,只是惦记着白如云,自身安危却是早已置之度外了。

石门一开,二女不禁全是喜得心花怒放,双双闪身入内,只觉室内黑沉沉的,伸手不辨五指,二女不禁紧紧偎在一起,

青萍又摸到了机钮,把石门关上了,于是室内就更黑了。

哈小敏低声道:“姊姊!你记清楚没有?可别乱来!”

青萍这时心中紧张万分,可是仍然大着胆子,轻轻笑道:“你放心,今天真是天助我们,看来白如云这条命,是保住了!”

她说着又往前走了两步,略微辨了一下屋中情形,只是四窗下帘,这室中简直太黑了,哈小敏倒还能分辨一下室中情势,因她曾经练过夜眼的功夫,可是青萍却苦了,简直不辨东西!

她摸索着由囊中掏出了千里火,迎风一晃,室中立刻光亮十分!

只见四窗都垂着厚厚的软帘,灯光绝不致外泄,伍青萍一手举着火摺子,娥眉微颦,道:“小敏!你来拿着,我去把门弄开!”

哈小敏胆子最小,抖瑟瑟地接过了火摺子,还用手在外面捂着,一面小声道:“快呀!”

青萍身形一纵,已到了前壁,她附耳墙上听了听,果然内中没有一些声音,遂回过头来对小敏道:“敏妹!你戒备着点,万一要是有人进来,可说不得只好下狠手对付他了!”

小敏连连点头道:“我知道啦……姊姊快点吧!此处不是善地,我可真有点害怕,万一要是那三个老怪物来一个,我们两个就惨了!”

青萍噗嗤一笑道:“看你吓成这样!你看我的!”

她说着单手往壁角机钮上一按,那幅大壁图哧哧一阵响声已自卷了起来,露出了一个八尺来高的洞门来,同时一阵清香由室内溢出,正是五老合炼丹葯的丹房,伍青萍回头一笑道:“快来用灯照着!”

哈小敏见伍青萍对于室内情形,居然如此熟悉,竟连丹房的门也弄开了,一时不由又惊又喜,胆子也大了,闻言后慌忙跑了过去,嘻嘻笑道:“你真行!”

二女匆匆进了丹房,只见五个蒲团梅花状的散放着,正中一个三尺的铜鼎,兀自袅袅地上冒着清烟,青萍扑了过去,正要打开,小敏摇手道:“你不要动那个,那是没炼好的……来!先看看这个!”

她说着往旁边一个小金炉子走去,青萍忙蹑步跟进,一面轻轻问道:“那冷玉膏是什么样子?不要拿错了!”

小敏这时把火摺子点亮了一盏油灯,收在当中,含笑道:“听爸爸说二十四管为一封,他们已炼好了不少……”

青萍这时也走了过来,二女四只玉手,轻轻搭在炉盖上,慢慢把盖子举了起来,只见炉内密密插着百十管斑竹,都有火漆封头,只看得二小一阵心花怒放,差一点喜叫了出声。

阵阵清香由炉中透出,哈小敏耸着小鼻子道:“乖乖,好香啊!”

青萍匆匆拿了二十支揣入怀中,小敏却笑道:“三个老家伙平日小器极了,咱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给他们来个席卷而空。”

青萍脸色一变,道:“使不得,我们旨在救人,这些已是够了,这些葯,人家也费了不少功力呢。”

小敏还是不依,最后又多拿了十支,才把炉盖盖了起来!

哈小敏抖出了一块绸子,铺在桌子上,青萍把冷玉膏一支文排好,正在包扎,忽见那开着的壁门突地自行关了下来。

二女不禁大吃一惊,青萍口中方自叫了声:“不好!”

突地一声尖笑道:“好孩子……好孩子……哈哈……”

二女再一抬头,不由吓得脸色一阵苍白,一连后退好几步!

不知什么时候,这房中的横梁之上,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回 偷葯失手 双美被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如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