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如云》

第29回 少侠仗义 救美赠葯

作者:萧逸

经过一夜的相处,二女感情显然又和好如初了,她们又试图上攀,可是每一次都失望地落了下来,如果没有人来接引,要想逃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二女本来心中尚存着万一的希望,可是到了晚上,她们终于再次失望了。

青萍默默坐在蒲团之上,她心中想,老道也许早就走了……自己一时大意,落得身受苦禁,这还不说,却耽误了白如云的性命。

想到此,她真是难受透了,抬头一看,哈小敏一双明眸,也正自痴痴地看着墙角发呆。

青萍叹了一声道:“你在想什么?”

哈小敏脸一阵红,吞吐道:“我是在想,我们两个同时爱上了一个人,该怎么解决呢?”

青萍征了一下,暗忖到了这个时候,她还在想这些,她对白如云也真是痴心到家了。

当时不由苦笑了笑道:“还说这些干嘛呀?”

哈小敏似乎美梦突破,不禁苦笑道:“想想也无妨!”

青萍心中忽地一动,当时眨着眸子道:“你想的结果如何呢?”

小敏忽脸色一红,她眸子转了一下,道:“我想……如果可能,我们都嫁给他也无所谓……”

青萍不禁微笑道:“你愿意么?”

小敏抬了一下眸子,噘着小嘴道:“谁叫我们同时爱上了一个人呢?而且我们又这么好?”

说着,忽然又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道:“这只不过是空想罢了。”

伍青萍似有所思地站了起来,她皱着眉头道:“如果我们现在能出去,再能偷到葯还来得及,老道也许还在旅店里等我呢。”

哈小敏抬头看了一下井口,失望地道:“谁会来救我们呢?”

忽然她吃了一掠,小声道:“姊姊快看,有人来了!”

青萍不由一喜,忙抬头一看,果见洞口似有人影一晃.只是距离太远了,看不清楚是谁,不过可以断定,那确是一个人!小敏欢喜得紧紧抱着青萍道:“哦,该是来救我们的吧?”

青萍摇了摇头道:“你先别高兴,我看不一定!”

二女抬头向上望去,只觉井口光华大增,微微听到一个声音传下道;“下面有人么?”

小敏立刻紧张道:“是龙大哥……这就好了!”

青萍不由娥眉微皱道:“是他,不会吧?”

小敏已跳起来笑道:“是他,一点也不错,我一听声音就道。”

这时上面又传下声音道:“伍青萍、哈小敏,你们可在下面么?”

青萍脸色一红,小声说道:“果然是他!”

小敏已仰头高叫道:“龙大哥,我们在下面,你快点想个法子,把我们救上去吧。”

无奈龙匀甫内功充沛,他是用“千里传音”的功夫向下发话,而小敏虽然内功也不错,可是要想把话传上去,却是不容易。她扯着嗓子叫了半天,上面的龙匀甫,也听不见她说些什么。

不过他却知道下面是有人了,遂听他道:“你二人不要急,我救你们上来!”

哈小敏不由喜得紧紧抱着青萍,连道:“这就好了……这就好了……龙大哥来救我们。”

青萍这时又喜又悲,她小声道:“他怎会来救我们呢……他……”

小敏又抬头叫了两声,这一次倒似传入了匀甫耳中,只听他道:“我听到了,你们不要急!”

遂听到呼啦啦一阵阵绳索之声,只见当空一串黑影闪动着,垂下了绳梯。

小敏忙拉着青萍.双双由绳索上爬上去,匀甫还在上面道:“要小心一点,不要摔下去了!”

不一会儿二人已爬了上去,小敏在前,青萍在后,上去之后,早见龙匀甫立在井边。

他穿着一身黑亮的丝质长衣,背上背着一把长剑,和一个行囊,像是要出行的模样!

二女上来之后,他苦笑了一下道:“二位受惊了!”

青萍低着头,小声道:“谢谢你!”

小敏这几个月,早也和匀甫处熟了,她笑着上前拉着匀甫的衣服道:“大哥,你怎么来的?”

不想匀甫却往后退了一步,他淡笑道:“不要这样!”

小敏也不由一怔,匀甫遂淡淡一笑,他道:“我还是下午才知道,所以偷偷放你们出来,要不然我早就来了,二位请多原谅!”

二女一时都感动十分,都不禁又羞又愧,把头低下了。

龙匀甫这时一双眸子在二人身上转了一转,深情款款地道:“师父他们也太狠了!其实感情这种事,又如何能勉强!”他苦笑了笑又道:“我真羡慕白如云,可是我并不妒嫉他。”

他说着探手入怀,摸出了一包东西,双手递在青萍眼前道:“这是姑娘想要的东西……其实姑娘要是明说,我也一样会设法的!”

青萍痴痴地接过道:“这……这是……什么?”

她几乎不敢多看一眼这个诚挚感人的少年,他瞳子里散出的目光,是那么感人和失望。

龙匀甫微笑道:‘这是冷玉膏,是我从三位师父那里偷来的,足够救白如云的命!你收下快去救他吧!”

青萍接过来,只觉鼻子一酸,禁不住眼泪则喇地淌了下来。

她哭道:“龙大哥!我太对不起你了……可是你要原谅我……因为我……”

匀甫低叹了一声道:“我明白……姑娘你不要伤心。”

他说着眼圈一红,遂后退了一步,目光向小敏一瞟道:“怎么?你也要走么?”

哈小敏这时也哭了,地点了点头道;“我……是的!”

匀甫怔了一下,半天才笑了笑道:“这样很好,我心也死了!”

他忽然顿了顿道:“那么,趁天没有亮以前,你们快走吧!”

二女只是低着头,谁也没有动,小敏红着眼圈道:“龙大哥你呢?”

匀甫忽地呆了一下,遂苦笑道:“我也走!”

青萍忍不住问道:“你上哪去?”

匀甫一霎那,心中可真有说不出的悲哀,他闪着那双被泪水浸满的眸子,呐呐道:“我……我去一个地方。”

小敏哭道:“你不回来啦?”

匀甫动了一下脚,叹道:“我放了你们,又偷了师父的葯,已犯了本门家法,我自然不敢回来啦……”

他顿了顿,遂又一笑道:“不过,男儿志在四方,我有一身本事,到哪里也不会饿着我的。”

他说完了这句话,一时却再想不出什么别的话,二女更是只剩下吸鼻子声了。

一时唏唏声不绝于耳,远远钟声响了三下,龙匀甫忽然一声苦笑,道:“快走吧,不走快天亮了!”

二女这才惊觉,慌忙向外走了几步,龙匀甫忽地回过头来,看了小敏一眼,嘴皮动了动,却是没有说出什么来,小敏忍不住又问道:“谢谢龙大哥……以后我们要找你,可到哪里去啊?”

匀甫惨笑了一下道:“也许在镇江金山寺。”

他忽然脸色一变,忙改口道:“哦!不!不!我以后会去看你们的!”

哈小敏心中一动,她这一霎时,忽然对匀甫有了极深的感情,不由呆了一呆。

龙匀甫走到外面,他用手往一条小路上指了一下道:“走这一条路下山最近,恕不远送,我走了!”

他说着猛然身形一起,已蹿起了五六丈高下,落向了一棵老树之尖。

二女都不由呆了一下,方要出声,他已再次腾身,消失于沉沉黑夜之中了。

二女痴痴呆呆望着他的背影,良久,青萍才叹息了一声道:“龙匀甫居然是如此一个君子,真想不到!”

小敏只是用手在擦着眼睛,青萍看在眼中,心中不禁微微一动,暗忖:“看来,哈小敏倒似乎和龙匀甫之间也有了感情呢!否则她又何至于如此悲伤?”

当时低低叹一声道:“我们走吧!”

小敏才似惊觉,微微点了点头,二女遂顺着条小路直扑而下,果然是一条出山捷径。

途中虽有两三处暗卡,她们都不费力地过去了,因恐被三老发觉,所以一路飞驰,待天亮时,已到了山下了。

哈小敏途中一直闷闷不乐,有时候谈到了白如云,她才会欣慰地笑笑,可是只要一提到龙匀甫她立刻又神色黯然了!

青萍对匀甫,虽也十分感愧,可是到底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感情,想起来至多难受一会儿,也就算了,因此她私下揣度小敏的神态,不禁十分奇异,可是她不好说破,她心中不时地想:“如果他二人结成一对儿倒是挺合适的呢。”

这是她心中的想法,却不好说出,中午时分,她们已来到了老道住的那所旅店之中。

可是不巧得很,老道昨天已走了,店伙拿过一封信,说是老道留下的。

青萍勿匆把信拆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的是:

“字示青萍姑娘:

久候不来,忧心似火,惟恐小徒命危,不及见贫道最后一面,是以先返庐山,姑娘不论成功与否,即来庐山一晤为盼!

秦狸手启”

青萍看过匆匆收起,小敏却皱眉道:“他写些什么?”

青萍急道:“他等不及先走了,叫我们赶去庐山!”

哈小敏把信接过来,又细看了一遍,她苦笑了笑道:“信中根本连我提出不提,如何说是我们呢!”

青萍不由脸一红,心知小敏又在吃醋,当时不由“噗!”地一笑道:“你呀!你这人真是……人家也不知你也来,要知道还会不高兴?”

小敏淡淡一笑,说道:“我看也不见得。”

她忽然眼圈一红,嘴皮动了动,却是没有说出来,青萍惟恐她又想起什么伤心的事来,当时忙催道:“我们快走吧!还要赶多少路呢!”

小敏也自惊觉忙道:“到庐山的路,你可认识?”

青萍点了点头道:“我知道,就是忘了也可以问……”

于是二人匆匆上道,一路上加紧奔驰,看看已快到了庐山。

笔者乘二女赶路的这段时间,再掉过笔头来,叙一叙那垂危中的白如云吧。

原来白如云自老道去后,虽然裴大希细心地照料,无奈病势已深,看看已是奄奄一息!

裴大希采回了几种葯,煎熬成葯汁,给白如云服下,少缓病势,只见他喘得愈发厉害了。

这一日天方亮,裴大希轻轻走近他床前,见白如云只不过几天,双目已深深陷在目眶之内,瘦成了一副皮包骨头,不由一阵心酸,差一点流下泪来。

他见白如云上胸连连起伏着,呼吸甚急,不由轻轻问道:“白兄弟,你感觉如何?”

白如云张开了眸子,喃喃:“我很好!”

他随着笑了笑道:“老裴,这些日子里,可把你累坏了!”

裴大希连连摇手道:“唉!你何必还说这些?……兄弟!你……”

他强自忍着泪,总算没有流下来,白如云遂看了他一眼,他嘴角兀自带着和往常一样的微笑,道:“你不要难受,放心,我不会这么就死的!”

裴大希破涕为笑,说道:“是啊!你要死了,我到哪里再去找这么一个好兄弟呢1”

自如云浅浅一笑,露出编贝的一口细齿,他看了左右一下,裴大希忙问道:“兄弟!你想干什么?”

白如云含笑道:“老裴你坐下……我有话要给你说!”

裴大希忙拉过一张椅子,一面坐下,一面尚自皱眉道:“你还是尽量少说话,说话伤神的!”

白如云摇头笑道:“无妨!我要不说,才伤神呢!”

裴大希心中一怔,暗想以他个性,很少如此过!他要说的,一定是藏在他内心深处的话,到了现在他说出来,足见他自己对于自己的病势,也没有太大的希望了。想着不由黯然地点了点头,佯笑道:“那你就慢慢地告诉我吧!”

白如云含笑地点了点头,他一双眸子,仰视着屋顶,叹了一声道:“老道去了有几天了?”

裴大希皱眉道:“有好几天了,大概也快回来了!”

自如云点了点头,眸子遂即转到了裴大希身上,他苦笑了笑道:“其实死对于我,并没有什么可怕,因为这是每一个人都不可免的!”

裴大希干笑道:“你是不会死的。”

白如云点了点头又接下去道:“可是,我却有一件压在我内心,而最感遗憾的事……”

裴大希一惊,暗忖:“果然我没有料错!”

白如云遂即叹了一声,说道:“本来,我决心要把这一件事完成的,不论海枯石烂,那怕天涯海角……”

裴大希张大了眸子,细心地听着,他相当地吃惊,因为由这人口中所说出的话分明是儿女之私,而像白如云如此一个人,居然也会为此而烦恼,这却是令他想不通的了!

他只是静静地听着,不能丝毫打扰他,白如云眨了一下眸子,无力地又闭上,痛苦地道:“可是,看来,这一愿望是达不到了!”

裴大希握住他一只手,半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回 少侠仗义 救美赠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如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