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如云》

第04回 痴情娇娃 喜结姊妹

作者:萧逸

最奇怪的是,南水和北星每人脖上均是挂戴着一尾用细柳枝穿好的大鲤鱼,正在二人胸前乱跳不已。

青萍走近一看,这才看出南水及北星均是被人点了穴道,当下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红着脸替二小解开了穴道。

二小相继醒来,各自翻身爬在船边,吐了一阵水,青萍早就将二人上衣丢过,转过身道:“你们先把衣服穿上再说!”

南水、北星二小闻言,已先各将胸前的鲤鱼取下,随手抽出了柳枝,放它逃生,这才把衣服穿好。

青萍扭回了身,问道:“你们俩到底怎么了?怎么被人家点了穴道?”

南水闻言愤愤说道:“我们下水去摸鱼,因为天黑了,鱼都沉了底,或游到湖边去了,所以我和北星一起游到湖边,刚捉了两条鱼,就发现那个不要脸的女人,以前有一次我们在湖里也碰见过她,被她戏弄了一阵,叫我们转告少爷,不服气可以找她,我们少爷没有理她……刚才我们一看是她,当时也顾不得捉鱼了,一起和她打起来,谁知道她功夫极高,水性更好,连北星这么好水性都比不过她……”

南水说到这里,用手指着北星,北星这时将头连点,表示同意南水的说法。

南水又接着说道:“……我和北星两个人围着她,还是斗不过她,后来被她点了穴,把我们送回来了,谁晓得她还挂了两条鱼在我们脖子上……真他妈的!”

南水说着愤怒不已,北星也是怒形于色,狠狠道:“真他妈的,真他妈的!”

他一直说这句话,青萍等他们骂完了,这才道:“她为什么要找你们少爷呢?……你们少爷认不认识她?”

南水摇着头,说道:“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找我们少爷,我们少爷根本就不认识她。”

南水才说到这里,突听一声长啸,声震山林,接着一条黑影,疾如闪电地落向湖心,再一点足已然落在了船头上。

青萍见状大惊,只道是来了敌人,当下连忙挫掌迎敌,却听那来人冷冷地喝道:“萍姑娘,是我!”

青萍这才看出来人,正是白如云,他仍是一身黑色的劲装,面上还是戴着面具,露出了一双精光四射的怪目。

他手中尚拿着那把铁旗,匆匆地卷起来,插在脖子后面,随后对青萍道:“姑娘,你怎么下楼了?”

青萍听他声音颇为愤怒,当下心中有气,冷冷一哼道:“我闷得很,怎么,难道你还不准我下楼呀?我又不是你的犯人!”

青萍话音方落,白如云闻言一怔,但他立时怪笑了两声道:“不错,不错,你闷了应该下楼逛逛……”

青萍这时真是悲愤已极,她自幼娇生惯养,哪里受过这等臭落和欺侮?当时不由掉下了两滴泪来。

思前想后青萍这时想跳水而死,可是她知道白如云在旁,自己就是想死也办不到,只有流泪伤心。

青萍正在难过,突听白如云在自己耳旁,低声道:“姑娘,你……你不要生气,我脾气太坏,真是该死……”

青萍把头偏向一旁,白如云一赔礼,她反更为伤心,眼泪扑簌簌地落个不停。

白如云焦急地站在一旁,他生平就没有向任何人赔过礼,这时不由得有点手足无措,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他坐在青萍的身旁,面上硬生生堆着微笑,道:“姑娘,是我说错了,向你赔罪,你还生我的气吗?”

青萍见他如此刚强狂妄的人,居然肯向自己低声下气,心中的气已消了一大半,但是女孩子总是有几分做作,尤其是男孩子向她们赔不是时,那一霎那是她们发挥本能的最好机会。

青萍虽是侠女,但也不例外,她把头偏得更远一点,冷冷地说道:“谁生你的气……”

青萍才说到这里,突见一只雄壮的膀臂伸在自己的面前,那一只粗大,极有男子气息的手中,正拿着一块雪白的白手巾,她耳中又听得白如云那温和的声音道:“姑娘,你擦擦脸……这是干净的……”

青萍顿时心中一阵激烈的震动,她整个的脸都红透了,紧紧地盯着那块白巾——应该说是那只手!

短暂的沉默……

在这种情形下,短暂的沉默,是最适合的,也是最美的。

青萍格摇头,轻声道:“谢谢你,我不用,我已经不哭了!”

但她这句话把白如云说得一阵轻笑。

白如云不依,仍是坚持着:“你还是擦一擦……这块手巾是干净的,我还没有用过,我不骗你的……”

青萍闻言又是一阵心跳。

她简直不敢再看那只手一眼,最后她还是伸出了纤纤玉手,轻轻地捏住了手巾的一角,从白如云手中抽了过来,一颗芳心已像小鹿般地乱跳起来。

白如云感到非常快乐,他含着笑,看着青萍把脸颊擦了擦后,又慢慢地递了回来。

白如云连忙伸手接过,不知他是有意还是无心,他的食指轻轻地碰了青萍的掌心一下,这一个短暂的而又微小的接触,竟产生了一股猛烈的电流,使他们都绯红了脸,连刚强若斯的白如云,也不禁心跳怦怦。

青萍有些惊怕,她深深地低下了头,低声道:“我们回去吧……”

她话出口,才觉得有语病,当下更把一张玉脸,羞得红过了海棠。

白如云为她这句话大为高兴,他感觉到这个姑娘,距离他已经不是那么远了。

他是一个怪人,人人想亲近他,可是他却冷酷地拒绝了,然而这个姑娘,在他看她第一眼的时候,他就已经深深地爱上了她。

虽然有人反对“一见钟情”这种说法,但是白如云确实是如此的,当他看青萍时,他就觉得自己必须要亲近她。

可是青萍的表示使他非常失望,那种冷漠就好像他所给予别人的一样。

现在,他觉得青萍慢慢地靠近了他,这将是多么值得兴奋的事啊!

白如云痴痴地笑了一阵,回头对南水道:“把船划回去!”

白如云说着,把木桨抛了过去,南水接在手中,答了一个“是!”字。

小船如飞,一霎那间已抵竹楼,众人相继离船,白如云回头对南水道:“你们换了衣服,马上到楼上来!”

南水及北星连忙恭身引退。

白如云随在青萍身后上了楼,陪着青萍入了房,白如云把领后的铁旗取下,随手放在了书架上笑问道:“姑娘,这问房子你还喜欢吗?”

青萍美目稍视,随点头道:“喂,这里真好,难为你怎么找的……我真喜欢这里,比我家好多了!”

白如云见她高兴,心中亦颇痛快,笑道:“我也是最喜欢这座楼,以前我差不多的时间,都是住在这里!”

白如云话音方落,青萍闻言,一阵莫名的心跳,她看了床铺一眼,低声说道:“啊!你就睡在这里?……”

白如云见她面有娇红,一双明媚的大眼睛,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心中早已明白,忙道:“床上的东西我都换过了,全是新的!”

青萍料不到他会如此重视自己,芳心颇为感动,不由得对他又加了一分好感,娇笑着道:“真是!你还这么费心!”

白如云含笑不语,一双仅露的眼睛,紧紧地盯在青萍的脸上,青萍被他看得不好意思,偏过了头,嗔道:“看什么?你又不是不认识我!”

白如云朗笑了两声,他背着手,走到窗前,望了一阵子湖山夜景,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回头笑道:“姑娘,难得今夜美景非常,少时我们对月共饮如何?”

青萍闻言,玉面又红,她想道:“和一个男孩子在一起喝酒,那……”

她轻轻地摇头,低声道:“不!我不喝酒;”

白如云一笑不语,这时南水北星二小,已然换了干净衣服,畏畏缩缩地在门口推挤着,谁也不敢先进来。

白如云笑容立敛,他又恢复了往常冷冰的神态,高声道:“你们进来!”

少时,房门推处,南水在前,北星殿后,二人愁眉苦脸地进来,青萍见他们均有慌恐之色,当下忖道:“白如云也太厉害了……”

二小站在白如云面前,深垂着头,各叫了一声“少爷!”

白如云哼了一声道:“我已经再三告诉过你们,不准随便划船,更不准下湖摸鱼,你们竟政不听我的话!现在由明天起,你们二人在湖水中泡三天,让你们过足瘾!”

二小听完吓得面无人色,但他们均知白如云执法如山,言出必行,他所说的话无人敢不听从,这时不由暗暗叫苦,并且纷纷拿眼睛看着青萍,一脸的乞求之色。

青萍料不到白如云待人如此苛严,心中大是不忍,连忙走到白如云的身前,微笑道:“白……白少侠,今晚是我叫他们划船的,如果说犯了你什么忌讳,错也在我,理该罚我,你为什么要罚他们呢?”

白如云闻言,当下双目一闪,射出了一股凌厉之色,但立时又变得柔和起来,微微笑道:“这两个小东西,一天不知叫我生多少气,南水虽然聪明,但却是个鬼灵精,什么坏点子都是他出的,不用说今天晚上,一定是他仗着水性好,要在你面前卖弄,才想出摸鱼的花样!北星倒是个老实的人,只是太无主见,一切跟着南水学,听人烦得很……他们两个如果不严加管训,将来只怕不好管了!”

青萍闻言心道:“他倒是执法如山,真是个不好惹的人物!”

青萍想到这里,心中对白如云越发敬服,‘笑道:“今天的事不怪他们,是我要他们下水的,你这样处罚他们,只伯他们不会心服呢!”

白如云闻言思索了一下,对二小喝道:“今天看在伍姑娘份上,烧过你们一次,现在下去准备酒菜,在走廊摆好!”

二小闻言喜出望外,白如云一向言出必行,却未料到他居然收回成命,当下连忙向白如云及青萍致谢退下。

白如云等南水及北星退下后,转身对青萍说道:“我一向言出必行,可是这一次却收回了!”

青萍闻言心中一动,并且感到些微的不安,她只漫应了一声,她实在并不知道,她在白如云心中,估着多么重要的一个地位啊!

短暂的沉默,却在他们的心里,泛起了轻微的涟漪,青萍虽是江湖侠女,可是她却从没有与男孩子单独相处过,即使是她的未婚夫,她也是只见过几次面,彼此都陌生得很。

自从她被掳以来,她才算真正地接触一个年轻的异性,加上白如云怪僻的天性,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笑,都在青萍的心田里,留下了一个很深的印象,有着巨大的力量,使青萍感到迷惑起来。

他们二人静坐了一阵,似乎都想不出什么话说,空气显得很冷静,但是并不寂寞。

青萍想到了一个话题,于是,她整理了一下被夜风吹乱的秀发,轻声道:“你为什么要做强盗呢?”

白如云闻言一怔,他没有料到青萍会问出这个问题来,思索了一下才答道:“做强盗有什么不好?这个世界只有强行才能成功,如果你是一个软弱的人。别人会把你欺负得喘不过气来……我吃过这种苦,所以我要强硬起来!”

青萍闻言心中一惊,白如云的话充满了偏激、愤世的意味,这是一种极其错误,而又颇难纠正的想法,青萍心念之间,想着:“以后我定要慢慢把他感化过来,现在且不可太快!”

青萍想着,抛开此事不谈,转问道:“你功夫这么好,可是从小就练的?”

这一句话,无形中又刺中了白如云酌痛处,他站起了身子,来回地踱了两步,用着发抖的声音说道:“我小时候是很苦的!……不像你,我的命是捡回来的,我的娘……”

白如云说到这里,也许是过于激动,逼得他停了下来、用力地搓着双手。

青萍觉得自己不应该提起他的痛事,当下强笑道:“可是,你现在很好了,你可以按照你自己的意思去做,谁也管不了你2”

白如云转过头,他的一双眸子,射出了异常的光芒,连连地点着头道:“是的!你说的一点也不错;我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谁也不能管我!”

正在说时,二小已然摆好洒食来请,白如云挥手令他们退下,对青萍笑道:“姑娘,我们来小饮数杯罢!”

青萍面上一红,轻声道:“我已经说过我不喝酒的。”

白如云闻言一怔,似乎感到有些失望,接着道:“也泡有香茶,你就以茶代酒如何?”

青萍闻言不好再加推辞,何况她心中早已悠悠然,无形中对白如云产生了亲切的感觉,当下点头道:“好!我就陪你坐坐。”

青萍说着移动身躯,随着白如云出了房,走廊之上已设好了木案竹几,清风拂过,酒香扑鼻。

二人坐好,青萍见一拱清月,银辉四射,微风拂面,吹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回 痴情娇娃 喜结姊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如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