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如云》

第06回 醉语心声 春蚕作茧

作者:萧逸

白如云看了她一眼,微笑着眨了眨眼,青萍心知有意,当时也就没再多问。

此时喝得已有七成醉的墨狐子秦狸不由纵声大笑道:“北星!不要怕他,去给他打去,我保证你摔不着就是了!”

北星正在愁眉苦脸地紧着腰带,闻言不由一喜,因为他知道,平常这怪老道,一向是对自己最好,今天他既然对自己这么说了,—定是错不了。

当时不由愁眉一展,胆力大增,青萍和哈小敏俱已听出那墨狐子秦狸颇有暗助北星的意思,不由心中都存着稀罕,暗存一观那秦狸到底怎么暗助法的心理。

此时青萍心中才明白,为什么白如云一定要北星上阵的道理。

她偷偷地看了白如云一眼,后者也正以一双智慧的明眸看着她,各自作了—个会心的微笑。

南水远较北星聪明,人也机灵,所以论武功来说,他确实已得了白如云的真传,北星虽远比他愚笨,然而他却有一副极好的根骨,若以武功一道论之,固然他学起来远比南水吃力,可是只要他学会了,永远就不会忘记,可说是脚踏实地,将来如果再肯下功夫,成就绝不会在南水之下的。”

二小都有一副好强的个性,平日是谁也不服谁,论轻功,北星虽然较南水略次一筹,可是论掌功,南水又似较北星稍逊一些。

此次在众人面前,自然都想一分胜负,好为自己争一些光荣。

二小整理完毕之后,一齐走向白如云面前请示,白如云含笑探手入怀,摸出了二十粒木球儿,球外都涂着黑色的油漆,看来光亮异常。

这是他平日教二小练功夫时,自制的暗器,用时可按铁莲子、五芒珠、亮银丸等打法,只是全系木制,若非有意贯以真力,中人却无大碍。

白如云各分给了十粒,用手向眼前地面一指,对二小道:“这整个生着莲茎的池面,都是你们比试的范围,你们可以任意着足,只是不许出这范围以外,还可以对发暗器,发完十粒为止!”

二小领命后各自退下,南水看了北星一眼道;“我们上去吧!”

北星呐呐地点了点头:“我们上去吧!”

众人都不由被逗笑了起来,南水气得红着脸,当时不敢再多话,只看北星一眼,右手微微一提长衣下襟,身形已如箭也似地蹿了出去。

“嗖!”一声,已纵出三丈四五,单足尖一点,找一根较粗的荷茎,“金鸡独立”式,已把身形给立住了,北星此时也拧动下身,平分着二臂,似一只燕子也似地平纵了出去!

他身形往下一落,倏地一个疾转之势,待身形落在了两根荷茎上,竞和南水立了个脸对脸儿,那足下两根荷茎,被压得弯得像弓似的,并连连摇晃着,北星的脸都吓白了……

南水见机会难得,口中道了声:“招打!”

只见他向前一耸双肩,已飞扑在了北星身前,北星还不及再重复他的话,南水候地一沉双腕,双掌上用了十成力,直往北星前肋击去!

北星见他双掌来得沉实有力,哪里敢大意,他那张开着的二臂,霍地一收一按,居然在荷茎之上,施出了“按挤力”!

南水向外一划足尖,虚点了一下荷茎,用“揽雀尾”的招式,直取北星胸腹“心坎穴”。

北星“按挤力”一施出,全身已摇摇慾坠,不得已忙一弹双足,向后跃过了丈许。

他身子方一站好,南水又已疾扑了过来,北星向下一矮身子,南水已扑至眼前,就见北星一沉右腕,指尖向外如梭也似地递出。

这一招名叫“海底针”,掌出如飞梭,确实是又疾又快,青萍万料不到,北星居然还有这么一手,不由脱口叫了一声:“好呀!”

南水此时如不上腾,定会被北星这一招逼下荷池,可是他却不那么做。

北星右掌已快贴上了他的小腹,南水忽然一屈双膝,“老子坐洞”式,向后一坐,北星哪知是计,一掌没有沾上,人却向前冲了一步,差一点跌落池中。

白如云看到此,不由点了点头,他口中喃喃道:“北星果然大有进步,这一招用得太好了!”

此时池上二小,一度相接之后,正是一左一右,各自展开身形,倏起倏落,如巧燕掠空也似,一霎时,已把这偌大的池面绕了一周。

此时北星在左,南水在右,又往当中凑了过来,北星因恐南水又先下手,故不待南水足下站稳了,身形恢地腾空而起,在空中头下脚上,好一招“苍鹰搏兔”,直往南水立身处扑了下来。

南水见北星来势太猛,不敢硬接他的来势,忙一抬双臂,施了一招“一鹤冲天”,身形方自拔起,北星已扑了下来,竟扑了个空。

北星连番几招,竟连对方的边儿也投沾着,不由大感不是味儿。

此时身子甫一落下,已探手入怀,摸出了三粒木丸儿,就着他下落之势,就见这北星往下一伏身,“犀牛望月”式向下一探上身,右腕突地向颈后一翻一扬,口中喊了声:“南水!”

南水方自一惊,这三粒木球儿,已由北星掌中脱手而出。

一出手,连成一线,却是齐立着一排,直往南水身上上中下三处要穴上袭来。

那琴魔哈古弦看到此,不由哈哈大笑道:“好小于!真有一手!”

这三枚木球如电闪星驰也似的,一闪已至南水身前,南水身子尚未落下,身在半空之中,想躲开北星这一掌三丸,却不是容易的事了!

青萍和哈小敏都不由惊得叫了起来。

南水惊慌之中,只见他一卷长袖,将最上一枚木丸挥落,同时盘左手,“海底捞针”,将奔腹中的另一枚捞在了掌心。

同时踢右腿“叭”的一声,把最下一九木球也给踢得飞在数丈以外。

一举手之间,南水已把这三丸木球给收拾了个干净,可是他也不由吓了个脸色苍白。

下落的身子也因失去重心,一连跳了好几根荷茎才算拿桩站稳。

南水见北星身形已耸耸慾动,不由有意向后一转,果然北星接踵而来。

他目光后扫,见北星已跟上了步位,不由有意装着身形向前一栽,口中“啊呀!”地惊叫了一声,看似足下一个踉跄,北星方自一喜。

忽见南水右手向后一挥,样子虽像是一个栽势,却合了“孔雀剔羽”的一记绝招,他口中叫了那声“啊呀”之后,却连着道了声:“打!”

一枚黑木球儿,由他掌心甩手而出,快同电闪星驰也似的,直往北星的前心打去。

北星因无防之下,相隔又近,当时不由吓了个失魂落魄。

就在这时那座上的墨狐子秦狸,忽用手一指池中二小道:“北星真行!”

那枚黑木球儿眼看已快打在了北星前胸,说也真怪,就在墨狐子秦狸这一句话方一出口,那球儿竟突然向左一偏,接着北星衣边打了过去。

众人之中,除了哈古弦和白如云以外,哈小敏和伍青萍,真不知这木球儿怎么拐了过去。

北星本人更是大大出乎意料之外,南水满以为这一招“孔雀剔羽”,定能将北星逼下水去,却不知如何眼看已打上了,竟会突然拐了弯。

他心中虽万分惊异,可是尚没想到其他,只以为自己手劲弱了一点,只要再加一分力,北星一定被打中而落下水去了。

南水想着不由深为后悔,当时依然向前蹿着,同时已偷偷探手入怀,这一次却是摸了一大把木球儿,墨狐子秦狸嘻嘻一笑!

他手中本拿着一只螃蟹的大蟹钳,在口中吸吮着,此时想必肉已食尽,却用右手拇食二指,把那残壳捏成了极小的一堆碎片,在掌心盘弄着,一双精光四射的阵子,却是目不交睫地注视着池中的二小,看到精采处,竟是仰天大笑不已。

这时北星,南水又交手数度,南水依然是起腾捷快,可是北星已有气势衰弱之态,不时面红气喘。

这时南水往右落下,北星斜刺里猛然扑到,猛见他双掌向前一探,全身下伏,口中又大喝了一声:“打!”

只见他双掌齐出,竞把余下的七枚黑木球几一齐打了出去!

这一掌木球是按满天花雨的打法出手的,一出手像一窝蜂也似的,朝着南水全身上下,一涌而至。

南水不由蓦然吃了一惊,他身子是背着,此时口中叫了声:“来得好!”

只见他反身甩掌,以“倒打满天星”的暗器绝招,将掌中事先扣好的木球儿,全数挥了出去。

只听见当空一阵叭!叭!相击之声,纷纷击成了木粉,像下雨也似地落向了池面。

南水这一掌挥出九枚木球,除了七枚和北星打出的七粒在空相击以外,另外余下两粒,却是并排着,挟着一股劲风,宜往北星前额两肩上直袭了过去!

北星万万没有料到,这么厉害的“满天花雨”手法,居然没有伤着南水!

竟不知道他掌中早已扣好了暗器,看来自己确实是大大地失算了。

这两粒木丸儿,一霎那已飞近眼前,北星惊讶地“啊呀!”叫了一声。

青萍眼看着这一次北星是万万难以再逃开了,不由急得往起一站。

却见一旁的墨狐子秦狸,忽然伸出鸟爪也似的枯手,往空弹了几下指甲,发出“嗤!嗤!”的几声细响,他一面张着大嘴道:“好厉害!”

白如云却见老道弹指时,有丝丝极细的白光,破空而出,若非是自己用心观察,定是看它不出,当时已知墨狐子秦狸,竟以武林绝学、“弹指神功”,把事先捏碎的蟹壳,弹了出去暗助北星一臂之力。

果然那两枚木球儿,眼看已打上了北星的身上,倏地就空“赫赫!”一阵细响,竞被斜着错开了尺许,依然是连北星的衣边也没沾着。

这一来非但是南水心中一动,就连北星自己也是暗吃了一惊,深觉得这事情太离奇,当时忙回身往大厅看了一眼!

南水更是口中嗅了一声,当时在荷茎之上一振双臂,以“巧燕钻天”的身法,拔起一丈四五尺直往这石厅廊边上纵过来。

这时那沉默良久的琴魔哈古弦,忽然哈哈大笑了一声,道:“老道太偏心了。哈哈……”

他说着忽然伸出一指,往那七弦古琴琴弦上一挑,但听“铮!”的一听脆响,众人俱都觉得心神为之一荡,他这挑一下琴弦可不要紧,就听得那尚在池面上的北星口中啊呀了一声。

紧跟着“噗通!”的一声,水花四溅。

那北星竟自双腿齐掉下了水中,青萍不由心中大吃一惊。暗忖:“好厉害的哈古弦,这分明是已把内功练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竟能借着琴声,把内力带出,令北星足下荷茎折断,这种神乎其技,真足以骇人了。”

就在北星落水的霎那,一旁的墨狐子秦狸一声长啸,只见他单手一按那紫玉桌缘,身形却如箭也似地陡然拔空而起。

简直比电还快,只一腾身已起至半空,尚离那北星足有丈许,就见这秦狸平空向下一探双臂,平伸着蒲扇大小鸟爪也似的双手,凌空一抓一抖,北星偌大的身子甫一落水,竟被像皮球也似地抛了起来。

北星已吓了个忘魂,在空中“鲤鱼打挺”一拱背脊,倏分双臂,已轻飘飘地落在了石台之上,只是他已吓得面无人色。

墨狐子秦狸此时也在空中一坐枯躯,又像旋风也似地回到了原来的座位。

这种来去如风的动作,总共只不过是弹指之间,伍青萍和哈小敏都不由看得膛目咋舌。

就连一旁的琴魔哈古弦,见状也不由老脸一红,遂堆下笑脸哈哈一阵大笑道:“老道,可真有你的!”

墨狐子秦狸此时一看北星,虽然身上尚未被池水所湿,只是双脚自膝以下,全被水浸湿透了,当着众人的面前,这就算是自己输了一招,不由回眸怒视了琴魔哈古弦一眼,满头银发一阵耸立。

他冷笑着哼了一声,对哈古弦道:“老魔头,算你占了个便宜,我们往后还是没完。”

北星和南水,此时在石台上相顾黯然,他们至此才晓得原来两位老爷子,竟是借着二人斗开了功力来了,都不由冒了一身冷汗。

白如云见状,不由哈哈一笑,手一挥二小退下,他扭过脸来,用那双精光四射的睁子,扫了墨狐子秦狸和哈古弦一眼,遂收敛了笑容,冷冷地道:“你们真是好兴致,好好的一场比试,被你二人弄得乌烟瘴气,真是扫兴之至!”

墨狐子秦狸立刻堆下笑脸,用着温和的语调,嘻嘻一笑道:“小鬼头,你别生气,我们这是比着玩的,你看现在月亮已经出来了,我们吃饭吧,要知道今夜是欢送我啊!你可别惹我不痛快。”

白如云本是满脸不愉之色,此时间言后,果然重新换上了一层兴奋之色,重新走到后面关照厨房上菜。

于是各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回 醉语心声 春蚕作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如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