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如云》

第07回 抱疚自罚 红粉垂怜

作者:萧逸

竹楼内只剩下了青萍,她思前想后,满腹委屈,不禁悲声大放,哀哀地哭了起来!青萍这一阵直哭了将近一个时辰,只觉得浑身发麻,这才止住了悲声,默默地想道:“我是一个女孩子,可是我在这里受的侮辱太大了……爹爹与龙哥也没有消息,每天与野兽一样的人在一起……我前辈子犯了什么错?”

青萍想到这里,悲从中来,忍不住又掉下了眼泪,她认为自己太无辜了!

刚才白如云野兽般的行为,使青萍犹有余悸,她在极度恐骇和失望之下,不禁想到了“死”。

大凡女孩子的心胸都是狭窄的,青萍想到了死,她认为这是唯一能解决痛苦的方法。

于是她哭泣着坐在桌前,取过了一枝羊毫,在洁白的宣纸上写下了她的遗言。

青萍一共写了两封信,一封留与伍天麒,要他为自己报仇,另一封则是给白如云,把他痛骂了一切,最可笑的是,其中有一段写着:“……我死后要变作女鬼,女鬼的指甲很长,我就要用长指甲来刺死你……”

青萍写完了这两封信,早已是柔肠寸断,泣不成声,悲哀地走到了竹栏旁,楼下寒水如镜,她不禁又伏在竹栏旁痛哭起来。

终于,她咬紧了牙关,把身子翻出了竹栏,闪电般地点中了自己的“软穴”,于是,这个美丽的姑娘,就似乎半空滴翠似的,由竹楼落下了湖心。

但听“砰”一声大响,青萍只觉一阵昏迷,寒凉透骨,接着喝了几口湖水,人便昏死过去了!

当青萍醒转的时候,发觉自己仍然睡在竹楼上,身子盖着一床软软的棉被,很是温暖。

青萍觉得头脑昏昏,全身隐隐作痛,思索着刚才发生的事情,真如一场恶梦,忍不住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青萍这一声叹息,惊动了倚在门口的南水,闻声连忙赶了进来,小心翼翼地陪笑道:“姑娘,你醒了……”

青萍想起刚才的事,很不好意思,只低声地嗯了一声。

南水又笑着说道:“姑娘,你是个侠女,怎么会自杀呢7刚才可真把我们吓死了……”

青萍闻言,越发觉得不好意思,低声道:“好了!不要说了……”

南水闻言连忙停了下来,含笑望着青萍,青萍突然想起一事,不禁问道:“南水,刚才是谁把我救上来的?”

南水高扬着头,拍了拍胸脯,非常得意地说道:“当然是我呀!除了我谁还有这么大能耐?”

青萍闻言倒是有些意外,抬目望了南水一眼,缓缓地说道:“啊?真是你把我救上来的么?”

南水用舌头舔了一下嘴chún,笑道,“当然哪!难道我会说假话……姑娘为我的事,与少爷吵架才跳湖,当然由我来救你呀……”

青萍见南水说到后来,脸上竟微微地发红,心中甚是疑惑,当下说道:“恐伯不是你吧?要不然你的脸为什么红?”

这一句话把南水问得愈发脸红,呐呐了半天才道:“姑娘……你真精……告诉你实话,我刚才是吹牛的……你是我们少爷救起来的!”

南水说着面如红柿,并把头低下了,青萍见状,虽然满怀忧悒,也不禁笑了起来。

青萍笑着,叹了一口气道:“唉……跟你们小孩子说话真讨厌,这有什么好吹牛的嘛……”

青萍说到这里,突然发觉自己身上,已然换了一身丝质的睡衣,当下不禁大惊失色,嚅嚅道:“南水……是谁……我的衣服……”

青萍这么说,南水立时明白了,当下含笑道:“姑娘不必着急,是少爷请了一位老妈妈来料理的,姑娘身上的衣服,是少爷派小的骑马到镇上买来的呢!”

青萍闻言这才放心,哼了一声道:“哼!谁领他的情!”

南水颇为诧异地望了青萍一阵,说道:“姑娘,你们莫非就是为了我的事,吵得这么厉害7”

青萍心乱如麻,摇了一摇头,不慾多说地道:“谁为了你?……出去吧,我要休息一下!”

南水脸上微微一红,顿了一下,又道:“姑娘刚才吐了不少水,现在既然清醒了,就吃点东西吧!”

大凡一个人,死了一次没有死成,多半是不再想死了,青萍闻言果觉腹饥如绞,迟疑了一下,低声道:“好吧!弄些清淡的来!”

南水这才喜笑颜开,答应了一声,走到门口,大声叫了一声:“北星!把东西送上来!”

接着便听见北星在楼下沉声地答应一声,南水又转回房中,由桌上一只玉瓶中,倒出两粒火红色的葯丸来,并倒了一杯温水,走到青萍的床前,说道:“姑娘,你元气大伤,先把这两枚葯丸吃了吧!”

青萍仍然在生白如云的气,闻言哼了一声,道:“哼!谁要吃什么葯,死了最好!”

南水闻言却笑了起来,说道:“哎呀!姑娘你可真难伺候……身体是自己的,你赌气不吃葯,到底算什么呢?”

青萍被南水说得面上一红,暗想他的话也对,当下点了点头,由南水手中取过葯丸吃下。

这时却听楼下传来一阵沙哑沉浊的歌声,唱的是:

“妈妈不要我歌唱,

我说妈妈是冬瓜,

冬瓜煮汤真好吃,

就是吃多要拉稀……”

青萍闻声差点没笑出来,奇道:“呃!北星怎么也会唱歌了?”

南水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也奇怪,最近他居然会说话了,可是我说话他还是要学……”

南水在说着,歌声已近,便见北星双手捧着一只紫木盘,摇着脑袋,张着大嘴,不停地重复着这四句歌词。

青萍再也忍不住笑出了声音来。

北星把食物放在桌上,走到青萍床前施了一礼,只见他脸红脖粗,张口结舌地,哼哈了半天,才说出一句:“姑……姑娘,你……好了……”

青萍见他居然能说话,心中颇为高兴,当下点着头,含说道:“是的,我已经好了!北星,你刚才唱的歌很好听,叫什么名字呀?”

北星被青萍夸奖了几句,显得又是喜悦又是害臊,低下了头,慢吞吞地说道:“哪里……姑娘夸奖……这……这个歌叫:……‘冬瓜和妈妈’……”

青萍闻言大声地笑了起来,南水也忍不住摇头大笑,北星被他们笑得不好意思,用手指着南水说道:“是……他教给我的!”

这一句话说得南水立时不笑了,青萍白了南水一眼,嗔道:“原来是你教的,你还笑什么?没出息!”

南水被青萍骂得满脸通红,往后面退了一步,突然扬起了头,对着北星大声叫道:“傻蛋!还不把饭送上去?叫你来干什么的?”

北星闻言把腰一挺,跨上了一步,用着更大的声音对南水叫道:“傻蛋!还不把饭送上去?叫你来于什么的?”

北星叫完之后,立时回身去端盘。

南水无防之下,被北星这声大叫,吓得一连退后了好几步,气呼呼的,偏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青萍在床上,被这一对宝贝逗得不住地笑,心中的烦闷也解除了不少。

这时北星已然端了饭来,青萍鼻端早已嗅到一股清香,一看之下,是五只极精致的白磁描红小碟,分盛着五样小菜,依次是四川兜兜咸菜,鲁山小黄瓜,藕片糟鱼,豆瓣辣子鸡丁,香菇麻油拌豆腐。

这五样清淡香腴的小菜,单是看几眼,就令青萍馋涎慾滴,食指大动了!

这时南水北星二人,忙着把青萍扶了起来,为她披上一件外衣,并盛了—碗稀饭送上。

青萍接在手中,鼻中已然嗅到一股浓郁的米香,再看粥成淡黄色,原来是“香稻米”煮成,当下心中好不惊奇,忖道:“这白如云,真是有通天彻地之能,他这里就是一草一木,也是大有来历呢!”

青萍想着,就口慢慢地吃了起来,两小背手旁观,他们本是吃过了饭的,可是见青萍吃得如此香,不禁又被勾起了食慾,北星更是暗暗地吞咽口水。

青萍吃了片刻,室内静寂无声,她抬目之下,才发现四只明亮的大眼睛正在紧紧地盯着自己,当时不禁羞得面红过耳,嗔道:“看什么?你们没吃过呀?……都到外面去!”

二小闻言,互对了一下眼光,颇不愿意地走了出来,出房之后,青萍还听见南水低声地骂北星道:“八辈子没吃过东西,看你刚才那副馋相!”

北星立时大声地重复一遍,还骂南水,南水气得连忙说道:

“小声点!你不怕丢人呀?……”

北星果然放低了声音说道:“小声点!你不怕丢人呀?……”

青萍听到他们争吵,不禁摇了摇头,这时室内只有青萍一人,她实在是饿急了,当下也不再拘谨,呼噜噜一阵,连吃了三碗,肚子还未饱,但磁罐中已没有了,此外五个碟子也空了三个。

育萍都吃完之后,只觉得不好意思起来,看着几个空盘发呆,忖道:“哎呀,一个女孩子,吃了这么多,怎么好意思叫他们来收盘子呢?……”

青萍越想越不好意思,不禁深恨自己吃得太多,坐在那里发起呆来。

过了一阵,想是二小在外面等不及了,南水叫道:“姑娘,你还没有吃完呀……真慢!”

北星立时接着说道:“姑娘,你还没有吃完呀……太慢!”

这句话里北星改了一个字,把“真慢”改成了“太慢”,也许他认为青萍的程度,该用“太”字来形容才恰当,由此可见这傻小子的智慧还蛮高呢!

青萍听见二小在外边催问,心中虽然着急,但已无可奈何,忖道:“管他的,吃东西也不算什么丢人的事……”

青萍想着,低声说道:“好了,早就好了,你们收了吧。”

青萍说完,立时躺了下来,把被窝拉得高高的,遮住了一半脸,假装憩息。

二小闻言先后走了进来,当他们发现茶几上的饭菜,被青萍吃成这种惨况时,不禁都吃了一惊,二人对了一下目光,北星咧嘴就想笑,还是南水心灵,他见青萍装睡模样,心中立时明白,连忙对北星作了个手势,北星才强自忍了下来!

可是在他们第二次对目光时,北星再忍不住,终于噗嗤笑出了声音来,边笑边低声道:“乖……乖,吃这么多,哈……哈……”

不笑则已,一笑就忍不住,南水也被他引得笑了起来,但他伯青萍生气,当下强忍着道:“混蛋,你笑什么,吃这点东西还算多呀……不过,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是多了一点……”

他不说还好,这一说再加上北星大笑着重复一遍,青萍不禁恼羞成怒,再也忍不住,—翻身爬了起来,满脸通红地喝道:“出去,滚……这有什么好笑……”

青萍气得说不出话来,二小端着木盘;连忙跑了出来,在他们下楼时,青萍听见他们在纵声大笑,南水还说:“吃饱了果然有力气了……”

北星竞还照例再重复一遍。

青萍已气得在床上直跳,却又奈何不得。

时光如流,又是三天过去了,这三天育萍连房门都没有出,她只有每天看书吟诗,三餐均由北星及南水侍候!

这日傍晚,两小又送了饭食,侍候着青萍吃完,青萍把南水叫住,问道:“南水,白如云到底要干什么?他人也不见,把我留在这里,他究竟存的是什么心?”

青萍委屈得直想哭,南水摇了摇头,作了一个冷然无知的表情,说道:“少爷为什么要把姑娘留下,小的也不知道,大概是他太闷了,要姑娘陪他聊聊天吧。”

青萍知道问他也是白问,当下气得哼了一声道:“哼!陪他聊天?……我问你,这几天他到底死到哪里去了?难道把我丢在这里不管了?”

南水闻言,迟疑了一下,低声说道:“姑娘你还不知道么?自从少爷和你吵完架后,他就把自己泡在湖水里,已经泡了三天啦,连一粒米也不肯吃,我们劝他上来,差点投被他打死呢。”

青萍闻言吓了一跳,张大了一双眼睛,紧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这么冷的天,他为什么把自己泡在水里?”

南水含笑摇头,说道:“我猜少爷一定在练功夫,他时常做些怪事,让人猜也猜不透。”

青萍闻言哦了一声,低声说道:“啊!原来这样……他真是个怪人。”

二人正在说话,北星已送完了碗回来,用手指着楼外,口吃地说道:“哈……哈姑娘来了。”

青萍正在气闷之际,听说哈小敏来了,不由心头一喜,立时站起了身子,娇笑道:“啊!太好了,我正在发问,赶快请她进来吧。”

青萍说时南水早已到楼外看过,跟着回来说道,“哈姑娘坐着小船,已经过去了,看样子不准备到这儿来呢。”

青萍连忙赶到竹栏旁,果见哈小敏摇着一叶小舟,已然绕过了竹楼,向一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回 抱疚自罚 红粉垂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如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