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如云》

第09回 冲冠一怒 双雄拼命

作者:萧逸

此时虽有星月之光,可使三人分辨面貌,略可看视四外景物,不过若是真要交手对敌,尤其是在这千仞石峰尖顶,那可说是险到万分了。

白如云见二人相继入亭,他不由飘身而下,一语不发地坐在石凳之上。

龙匀甫见状不由冷笑了一声道:“白兄引到此处,实在妙极,但不知阁下之意,是准备如何比试呢?”

白如云冷目旁扫,chún角微微向上一挑道,“悉听尊便。”

龙匀甫不由一怔,遂看了一旁的伍天麒一眼,哈哈一笑道:“白兄这么一说,倒叫我二人为难了,有道是客随主便,阁下就不必客气,切出这儿来吧;我们一定舍命相陪!”

金风剪伍天麒一听,不由忙用目光,向龙匀甫看去,可是龙匀甫话已出口,不内心中暗探,忖道:“你这孩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这白如云是出了名的难惹人物,你居然叫他划出道来,自然你是不伯,可是却苦了我老爷子了!”

果然他一念方毕,自如云已偏过头来,微微一笑,那白暂的瘦削面颊之上,显示出末有过的光采,他露出细白的贝齿道:

“你说的是真的?”

龙匀甫不由俊脸一红,颇为不悦道:“丈夫一言,如白染皂,白兄你就不必再谦虚了,请划出道儿来吧!”

白如云冷笑一声,点了点头道:“既如此说,白某如再坚持,那就显得太固执了……”

他说着悠然地站起身子,徐步下了亭阶,始起头看了看天上的星月,倏地回过头来,对着龙匀甫冷冷一笑,道:“我知贤岳婿,此番来找白某,本就安着洗雪前耻之心,决不容区区在下再能逃生……”

他说着忽然两道剑眉,倏地向两下一分,冷冷地一笑,用着低沉的口音,道,“可是,我白如云,生就一副傲骨,决不服人的傲骨,贤岳婿既要取白菜性命,却要拿出些惊人的功夫来……否则白如云虽有一死之心,恐怕也难蒙成全吧!”

金风剪伍天麒,在一旁闻言阵阵心惊,因为他发现此一时,白如云的脸色愈发难看了,他那句冰冷冷的语音,几乎令人一听起来,就会觉得心惊肉跳,而下意识体会到,这个年轻人,每说一句话,都能达到似的。

白如云苦笑了一下道:“白骨何需埋青冢,人生无处不坟墓,能够在二位当今奇侠手中丧生,也是一大快事……”

伍天麒愈听愈觉心惊胆战了,可是他却一时又插不进口去,只急得一时眼睛满处乱转。

龙匀甫却仍是在一旁微笑不语。他只是在尽力地思索着,白如云这话中的意思,闻言之后,他不由也从位上站起了身子,慢步下了小亭,冷然道:“白如云,龙某既随岳丈来访,自然也非怕死贪生之辈,只是我们此行目的,是为了向阁下讨回伍姑娘……”方言至此,就见白如云一声长啸,一晃身躯,已蹿到了龙匀甫身前。龙匀甫一时不知就里,不由被吓得后退了几步,瞪目不知其意。

就见白如云用着颤抖冰冷的声音,大声道:“不要再提起伍青萍……我不是已经对你们说过了么,她已经不在这里了,地走了……”

这一来,不要说龙匀甫了,就连那金风剪伍天麒,也再沉不住气了,当时一个踉跄,由位子上向前抢步,到了二人的身前。

他用着沙哑的声音道:“你说什么?我女儿真的不在这里了?”

白如云用冷冷的目光,扫了这老人一眼,冷哼了一声道:“信不信由你!”

此言一出,就听伍天麒大吼了一声:“好小辈,你纳命来吧!”

这老头儿,此时倒真是动了无名火,他竟一挫壮躯,似鹰隼放的,已扑到了白如云身前,扬起一只蒲扇大的巴掌,向前一递,用“阴阳翻掌”,直朝白如云前心小腹两处要害上猛然递了去。

这种动作,就连龙匀甫也没想到,因为若论功夫上来说,伍天麒的功夫,比起白如云来说,简直是差远了,谁也不会想到,他竟敢先向白如云下手。

他这一招方一递出,龙匀甫已不由大吃了一惊,他忙向前一探身,方想在白如云还手的第一招之时,自己先行代伍天麒给接任,然后,再说两句场面话,先暂时不要动手,听听白如云的比试方法。

不想龙匀甫这么快捷的动作,在白如云来说,依然是慢了一点。

金风剪伍天麒这一式“阴阳翻拿”方一递出,就见白如云剑眉一挑,他那修长的身形,似微微一侧,伍天麒这对掌上,曾有二十年的“绵掌”功夫。

只要为他这一对掌风所罩上的任何人物,休想轻易地逃开他掌下。

伍天麒此时更因为心恨爱女下落不明,所以对白如云已恨入骨髓,双掌之上,更是用了十成功力。

他这一手“阴阳翻掌”,和“双阳恶手”配合着施用,更有无穷威力。

果然白如云无备之下,已为他掌风而罩住了,伍天麒口中叫了一声:“嘿!”

他双掌用滚批把的厉害手法,猛然向当中一合一搓,满心想把白如云,搓得骨碎肉烂。

可是白如云那修长的身子,就在伍天膜初一接触之后,先是一阵冰冷。

就在他用力一合之际,却生出一股如火也似的剧热,真是炙手可焚。

金风剪伍天麒就觉得,自己如果不把双掌急速撤回,非被那股奇热,烧至焦烂不可。

他一时情急之下,不由口中“啊!”了一声,略微一停滞之际白如云那修长的躯体,就像是一条鲤鱼一般,由伍天麒双掌之中滑了出去。

伍天膜不由大吃一惊,右足向后一退,用“倒采莲荷步”向后撤出了两步。

他猛然向后一伸双掌,可是白如云却“哧!”地轻笑了一声道:“且慢!”

也不知他这双手是怎么伸的,“噗!”一把,已叼在了伍天麒一双手腕子上,双手倏地向两下一分,略用了三成功一按,伍天麒已不由痛得冷汗涔涔而下。

遂见白如云晒然一笑道:“镖头你先别慌,要打也得等一会儿。”

他说着话双手微微向上一翻,金风剪伍天麒健躯竟由不住又后退了七八步。

他觉得一双手,竟齐根都麻了,当着龙匀甫面前,他这张老脸,确实觉得无处可放了。

一时连气带窘,直气得整个身子阵阵发麻,一时木然呆在当场。

龙匀甫此时也觉脸上无光,上前了一步,朗声道:“白如云!休要逞咸,龙某这里候教了!”

白如云哈哈一笑,忽然他脸上笑容尽失,用手往当空一指道:“看!炫极星就要出来了,龙匀甫你不要急,我不会使你们失望就是了!”

龙匀甫和一旁发楞的伍天麒,不由顺着白如云的手指往当空一看,顿时都不由得心中一阵惊奇。

只见此时天空中,一朵朵白云,都似万马奔腾般,直向一边卷带而去,天空中更显得星皎云净,同时整个天空呈现出一重极为爽目的紫色彩气。

一时大地上光华顿盛,只是却不见那什么“炫极”星出现。

白如云脸色顿时现出一片从未见过的阴沉之色,他扭过头来,对着伍天麒冷冷地道:“炫极星霎时现出,可有话说和前头,我若死在你二人手中,算我学艺不精,没有什么好责怪的,可是你二人若有不慎,也怪不得我白如云手狠心毒!”

这几句话说得严词峻口,伍天麒不由打了个冷战,但他仍然冷笑道:“你放心,我老头子此番前来,已抱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心,如死于你手,决无一丝遗恨之处,白如云你就快快划出道儿来吧!”

白如云倒想不到,这老头于居然也如此硬了起来,当时笑了笑,道,“好!”

他说着话,用手往那一片为白云埋没得仅露出了尖头的百十石蜂道:“炫极星出时,此一片石峰,光亮如同白昼一般,我们不妨各以全身所学,在这石峰之上,一决胜负,胜者自不用说,败者势必翻落涧底,想必是没有活命了,二位以为这么比试可好么?”

此言一出,非但金风剪伍天麒突然色变、就连龙匀甫也不由一阵心惊,暗忖:“好恶毒的白如云!这石峰之上,几乎连着足都成问题,又怎能在其上较量功夫,稍一不慎,不需敌人来攻,自己一个失足,怕不成肉泥了。”

但不论如何,对方既这么说了,以自己名望身份,也只有硬接着。

当时稍一考虑,不由晒然一笑道:“白兄所说比武方法,真是妙极了,在这石峰之上,较量身手,内外轻三功都需极佳,否则可真是徒然自取灭亡……”

他说着话,眼角不由偷偷看了一旁的伍天麒一眼,暗示伍天麒留心。

伍天麒哪能不懂龙勾甫眼色的意思,当时脸红了一下,冷笑了一声道:“老夫对阁下所言,稍有意见,不知可容老夫发言否?”

白如云眨了一下眼睛,冷声道:“方才所言,只是和龙兄较量之法,和老镖头另有方法,不在此列!”

金风剪伍天麒,不由心中一喜,当时接口道:“老夫愿闻其详!”

白如云看了看天色,知道炫极星霎时既出当时不愿多耽误时间,只冷然道:“我知你拳掌兵刃功夫极佳,却不大擅长轻功,所以容我和龙兄领教过之后,再和你比试别的,你意若何?”

金风剪伍天麒闻言后,表面不说,却由不住心中暗暗钦佩,钦佩这白如云,果不愧是个英雄,闻言之后,手捻银须,一时倒发起楞来了。

龙匀甫突然晒笑道:“白如云,你也太狂了,你又怎知道,我龙匀甫,就一定不是阁下的对手?倘若侥幸龙某赢了,那么和家岳之一阵,倒是可免了……”

他说着,不由负手微笑了起来。

白如云电也似的眸子,忽然侧扫了龙匀甫一眼,他对这年轻人,那一种安闲的态度,确实也不由不深深赞许,可是他是那么自信,他用着冰也似的语言,回答着龙匀甫的话道:“龙匀甫,那是不可能的!也许我们会比试很久,但最终,你终于会死在我的手下!”

龙匀甫再也忍禁不住,冷笑了一声道:“那也未必!”

白如云用手指了一下天边的彩气道:“你看,炫极星出来了!”

果然他的话声一了,就见天空“唰”的一声,打了一个极为明亮的闪电。

一霎时,一颗遍体紫明的大星,由穹空中闪了出来,立刻紫焰如电,照得三人眉目皆紫,那光显现之后,几乎令三人耀目难睁。

金风剪伍天麒和龙匀甫,先只以为,一颗星光,又能亮到哪里,此时见状,不由惊得口中啊了一声,各自退后一步。

再看四外山谷峰涧,历历在目,比之白昼实不相上下,俱都不由暗中叫奇。

白如云脸上立刻挂上了一丝笑容,可是,只是那么的短暂和阴沉,否则将是一个男性最美的笑容了。

他回过了头,对着龙匀甫道:“你看见没有,这颗大星,就是炫极星,它是我们的明灯,一出一没,时仅一个时辰,我们比武只限于星没之前,否则作为罢论,另外再谈如何?”

龙匀甫略为思索,遂点头道好。

白如云此时见龙匀甫既答应,遂不再说,只见他右手一提长衫下摆,冷然道:“龙匀甫,你随我来,你可要小心了,我手下对你是不会留一点情面的!”

这个颀长微带书卷气息的年轻人,在他说完这句毫无感情的话之后,人如穿云野鹤似地,突然离开石亭,射空而起。

他身子又像是一文脱弦的疾矢,直直地射向了半空,引得二人目光,都向他直直望去了。

他们都奇怪和震慑着,这种惊人的轻功,真可说是举世罕闻。

思念之间,白如云的身子,已像是一朵棉花似的,轻飘飘落在一座石峰的顶尖之上。

他身上那袭湖绸的长衫,为猛烈的山风,吹得扯起老高,配着他清逸的面颊,真有意态出尘之感。

龙匀甫此时也是气贯丹田,方要纵身而起,耳边却听得金风剪伍天麒的声音道:“匀甫你要当心,万一真不是他的对手,还是早些退回来好些……”

他说着,用力地握住了龙匀甫一只手,叹了一声接着道:“小女既不在此,我们犯不着把命赔在这里,你就是不敌他回来,也只有我看见,算不了什么丢人,不必太和他认真!”

说到最后,语音竞变得有些颤抖和哽塞了,龙匀甫不由一愕,在老人的眼中,他领略到一份纯真的感情,一时他不禁也深深感动地,反握起伍天麒一手,道:“你老人家放心吧!小婿是不怕他的!”

伍天麒用眼偷看了远远的白如云一眼,才又接道:“记住!不要忘了用暗器,你去吧!”

龙匀甫不由微微一笑道:“小婿知道了!”

他说着话,白如云已在那边感到不耐了,他只是运行着捷快如梭的身形,在这远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回 冲冠一怒 双雄拼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如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