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十九妹》

第18节

作者:萧逸

尹剑平想阻止已是不及,不想起动之间牵动伤处,疼得他立刻又躺了下来,暗忖着这个小兄弟必然是找“云中鹤”金步洲去了,那金步洲虽为自己掌势所中,可是看来亦不过仅受轻伤而已,燕姓少年虽然像是个练家子,可是到底能否就是云中鹤的对手,却是难说。一想他极可能去寻云中鹤拼命,不禁心里大是焦急,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情谊作祟,虽然他与这个燕姓少年不过初交,但是情谊之进展,却有一日千里之势,尤其感念他的患难相扶,伤榻关杯,不辞微贱,这些都是最能增进情谊的因素。一想到他的处世不深,可能涉险,尹剑平真有点躺不住,当时勉强坐起来,正待持剑外出,忽然房内人影一闪,燕姓少年去而复返。

“怎么?”尹剑平倒是松下了一颗心:“你上……哪去了?”

“真气死人,晚了一步。”一边说,他忿忿地坐在了床角,“那家伙真的住在这个客栈里,只怪我竟是早不知道,白白地便宜了他……哼!”

尹剑平奇怪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燕姓少年耸了一下眉尖:“你猜猜怎么着,敢情他跟我还往在一个跨院里,两间房子还挨着,我居然会不知道,你说气不气人?”

尹剑平一怔:“有这种事,现在他呢?”

燕姓少年沮丧的摇摇头,气恼地道:“走了,听小伙计说,他连房里的东西都没来得及拿,就匆匆地套马走了。”

尹剑平冷笑一声,没说什么。

燕姓少年越想越气,站起来在房里走了一转,又偏过头来打量着尹剑平,目光里显现出一片难以割舍的关怀之情,忽然又回过身子坐下来。

“你何以心情不定?”尹剑平看着他:“莫非你有什么事,一定要追着这个云中鹤不成?”

燕姓少年点点头,蹙着双眉道:“当然哪!我好不容易才发现了他的踪迹,却又让他跑了。”

尹剑平费解地问道:“是为了尉迟太爷的事?”

燕姓少年又点了点头,只管用着一双清澈的眸子,打量着自己的一双足尖。

尹剑平道:“你是想追上他,不让他跑了可是?”

燕姓少年点点头,看着他轻声责道:“你真聪明,还不是为你,我才又改了主意。”

“为了我?”

“因为……”燕姓少年脸上又现出一些红晕:“我记挂着你身上的伤……放不下心!”

“哦,”尹剑平爽朗地笑了:“我还有什么好记挂的,倒是我担心你才是真的!”

“你担心我什么来着?”

尹剑平一笑道:“燕兄弟,你到底还年纪轻,涉世不深,那个云中鹤必然是狡猾之徒,我怕你不是他的对手!”

“哼!你竟然轻视我?”

“那倒不是,你可千万不要误会!”尹剑平陪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燕姓少年眸子里,交织着那种凌厉,赌气地把脸转过一边。尹剑平看到这里,更不禁暗中好笑,因为对方所显示的一切,在在说明他的童性未改,正想拣几句好听的话说出来逗他开开心,不意燕姓少年却似气已经消了。

“你可别小瞧了我,”他微微笑着说:“过几天,你的伤完全好了以后,我们比划一下再说,你不一定就胜我多少,信不信?”

“这一点倒是深信不疑,”尹剑平道:“从你刚才进出来去的身手,就可判断燕兄弟你必然身怀绝技,改天一定要向兄弟你好好讨教一番才是。”

果然这几句话,立刻使得燕姓少年脸上容彩倍增,先前的一点不愉快,顿时一扫而光。

尹剑平想起前事问道:“那个为云中鹤套马的伙计,可知道他上哪去了?”

“不知道,他只说往南边去了。”

尹剑平想了一下,点头道:“你只管放心就是,他绝不会离开这里,早晚我一定还能见着他,那时他再想脱身可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燕姓少年道:“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尹剑平扬了一下手上剑:“就凭着这口‘海棠秋露”他也势将不肯甘心情愿,迟早一定会找上我的。”

燕姓少年点头道:“对了,我一时竟然忘了这回事了,嗯,这么说,他一定暂时躲在附近,以便寻找机会好向你下手夺剑,哼哼,我倒要看他这一次怎么逃开我的手心去。”

尹剑平道:“话虽如此说,兄弟你也切记不要露出了痕迹,云中鹤这个人刁滑得很,一个打草惊蛇,只怕再想诱他上钩可就不容易。”

燕姓少年点头道:“我知道,这个人若是容易对付,尉迟太爷他老人家又岂会败在了他的手上?只恨我刚才晚来一步,要不然你我合力,一定能把他活生生地擒到手中。”

尹剑平想起方才动手光景,不觉怀疑道:“我听说尉迟太爷失了一件家传至宝,可有此事?”

燕姓少年微微一怔,轻笑道:“你听谁说的?”

尹剑平道:“黄昏时分在酒店遇见的那两个人说的,你莫非没有听见?”

燕姓少年摇摇头道:“我没有听见,想不到这件事竟然也传遍江湖……”

尹剑平道:“这件事是真的?”

燕姓少年缓缓点头道:“是真的,老实告诉你吧,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才来的。

顿了一下,他略似失望地摇了一下头,又道:“既然事传江湖,再要想追回这件东西,可就难了!”

尹剑平道:“失落的是一件……”

“锁子金甲!”燕姓少年道:“尉迟家的传家之宝,也是武林中梦寐以求的一件稀世奇珍!”

尹剑平道:“可有防身之利?”

“岂止防身之利?”燕姓少年苦笑一下:“听尉迟太爷说,那件宝物一经穿在身上,水火兵刃皆可无害,武林中人自然会引为无上至宝。”

“这就是了,”尹剑平冷冷地道:“我是奇怪,何以云中鹤竟能经得往我那一掌,原来身上竟然事先穿有这件宝衣,这就难怪。”

燕姓少年道:“尉迟家门视这件‘锁子金甲’为家传之宝,绝不甘心落在外人之手,云中鹤有这件衣服,更不知又要做出多少伤天害理之事……这也就是我为什么要急慾找回这件衣服的道理。”

尹剑平点头道:“原来这样。”

燕姓少年看着他,微微笑道:“你这一次不是要专程去尉迟家拜访他们父女吗?”

“不错!”尹剑平苦笑道:“看来,我来得的确不是时候,只是我却一定要见到他们才行。”

燕姓少年道:“你真的有很重要的事?”

尹剑平点点头:“很重要。”

燕姓少年眸子微转:“难道一点也不能透露?”

尹剑平看着他无可奈何地苦笑了一一下:“我只能告诉你一点,那就是,这件事与那位尉迟姑娘的婚事有关……”

燕姓少年莫名其妙的脸又红了。

他站起来走向一边,忽地回过身子:“这么说,你是来迎亲的?”

“我……”尹剑平喃喃道:“兄弟,这件事我一时很难向你启齿,你还是不要逼我说出来吧。”

燕姓少年点点头,却笑笑道:“我不问你就是,不过在这个时候,我以为你还是最好不要提这件事……”

尹剑平心里明白,却仍然不由自主地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燕姓少年看着他,窘笑了一下:“我想在这个时候,那位姑娘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离开她父亲的,再说,你在人家家门遭遇不幸的时候,来提这件事,岂不是有些不合时宜?”

尹剑平愕了一下,一时却也不知说什么才好。

燕姓少年缓缓走到了他身边,道:“你很失望?”

“那岂止是失望……”尹剑平频频苦笑,说道:“燕兄弟,你到底认识我还不够深,如果你我情谊结交得够久,你就会发觉到,我是一个很不幸的人!”

“不幸的人?”燕姓少年缓缓坐下来盯视着他:“为什么?我倒不这么认为。”

“那是你对我过去的遭遇还不清楚。”

“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似乎并不能影响你的未来,”姓燕的温和地笑了笑:“你还年轻,人品武功都不错,岂能对未来就丧失了自信?”

尹剑平摇摇头:“你还不了解我。”

“我正在要了解你,”他眸子里的确充满了关怀:“我一直对别人漠不关心,但是对你……我却很希望了解得更清楚一点。”

尹剑平不自觉地与他视线相对,深邃锋犀的目光直直地逼视到他脸上。起先燕姓少年尚能“刘贞平视”,终于抵不住那股锋锐,把眼睛移向一旁。

“你一直都喜欢这么看人家?”

“那倒不是,”尹剑平笑道:“我只是对我想了解的人才这么注视。”

燕姓少年微微一笑,斜视着他:“那真巧,我想了解你,你也想了解我,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

尹剑平道:“你问我什么?”

燕姓少年瞋目望着他道:“你的年岁不大,却有这么一身杰出的武功,着实令人羡慕,而且我可以猜出你出身世家,当然无虑衣食,正是春风得意,锦绣年华,像你这样的人,是不应该有什么忧虑的,更不会是如你所说的不幸之人。”

尹剑平苦笑道:“你猜错了,我虽然出身并非贫贱之家,但是却绝对称不上什么世家,再者我的整个少年时光,都充满了荆棘困苦,更当不上你所说的春风得意,锦绣年华……”

燕姓少年微微一怔,睁大了眸子,似乎心里充满了疑惑:“这么说,是我猜错……”

忽然,他脸上现出了一种欣慰,看着尹剑平道:“你能再说得清楚一点吗?”

尹剑平看了一下窗外:“天晚了,你还不休息?”

燕姓少年摇摇头道:“不,如果就这样回去,我会整夜都睡不着,反正明天你还不能走,干脆我们就再谈谈,效古人秉烛夜谈也无不可!”

尹剑平一笑道:“用不了这么久,我的过去也许几句话就可交待清楚,倒是你……”

燕姓少年道:“我们正在谈你,又怎么转到了我的身上?我倒想知道你的少年经过,以及你的这一身杰出武功是怎么练出来的?”

尹剑平苦笑道:“要是细说起来,可就一言难尽了,我们长话短说吧,刚才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我少年时光确是饱受颠沛流离之苦,曾经发下了一个很傻的意愿,要吃尽人间至苦,学尽人间至功!”

姓燕的少年瞬也不瞬地盯视着他,微微点点头。

尹剑平看了他一眼:“谈到学武,我练的门派极杂,先曾入‘行易’‘冷琴阁’‘岳阳’以及‘双鹤堂’学过功夫!”

姓燕的少年眸子里显现出无限向往倾慕之意!

“你不要以为那是很惬意的事情。”尹剑平感伤着道:“天下没有一项成功是廉价可以买来的,要学惊人艺,须下苦功夫,这两句老话说得一点也不假,不身体力行,万难体会。”

燕姓少年点点头道:“我明白……你虽然吃了这么多的苦,如今却也都得到了应有的代价,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如今回想起来,你不是应该觉得很值得吗?”

尹剑平点头道:“的确如此,对于过去我从不抱怨,然而……”

“然而怎么样?”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是一个很不幸的人!”

“这话太矛盾了,”姓燕的少年道:“不幸的人岂能有这些不平凡的遭遇?”

尹剑平苦笑道:“这可要看话是怎么来说了。”

姓燕的以手支颐道:“洗耳恭听!”

尹剑平轻轻叹息道:“说来也许你难以置信!”

燕姓少年道:“不,我现在觉得你是一个足堪信任的人,你说的我一定相信,就怕你不愿多说。”

说话的人眼神里流露出无限的真挚,在久走风尘之后,尹剑平感觉到这是一份可望而不可求的纯情真谊,他对眼前燕姓少年这般垂青的原因正在于此!

“我不妨告诉你,燕兄弟!”尹剑平喃喃地道:“我刚才所告诉你的这些师门,如今几乎都遭遇到了空前未有的巨大变故,除了南普陀山的‘冷琴阁’尚还未曾波及以外,其他各大门派,如今俱已荡然无存!”

燕姓少年惊得一惊:“你是说这些门派,都已经遭遇到解体之危?”

“岂止是解体之危?”尹剑平冷笑一声:“他们已经不存在了!”

“不存在……了?”

“这些门派中人,全都死了!”

“啊?”燕姓少年面色一变:“全都死了?”

尹剑平点点头:“上至掌门,下至门中各弟子,无一幸免,我是其中唯一的例外,所以,不容我有所抉择了,这副沉重的复仇担子,就落在了我的双肩上,这种情况下,你还认为我是一个幸运的人吗?”

燕姓少年那张清秀的脸,渐渐地变得很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甘十九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